第四百五十七章 看到了鬼影/山野那些事儿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能给点就不错了,也是一块不小的贴补,这事还真得谢谢你。”

“切,跟我还客气,咱们俩谁跟谁呀?”村长说着,一双浑浊的老眼又开始放光了,随问道,“他今天晚上回来不?”

柳叶梅摇摇头,说:“这就不知道了,有时候回来也不回家,直接来村委值班了,我连个人影也见不着。”

尤一手望着她,压低声音说:“这几天夜里,因为那事,总睡不好,要不……要不我去你那儿吧。”

“可别,万一他突然回家了呢?”

“我又不傻,回来还能赖在那儿呀。”尤一手眼珠子一阵转动,接着说,“其实吧,我也是想过去陪陪你,担心你一个人在家不安全。”

“胡扯!这一这阵子好多了,也没听见哪一家的女人又遭事,连睡觉都觉得舒坦了,还有啥不安全的?再说了,很多男人都从城里回来了,哪一个有种的还敢胡作非为啊!”

尤一手摇摇头,故作神秘地说:“我说了你可别害怕,昨天夜里头睡不着,出门逛荡,走到老油坊的时候看到了一个黑影,就像前几次看到的那样,轻飘飘,游来荡去的,我壮着胆子喊了一声,黑影一蹿老高,就飞走了,差点没把我吓个半死!”

“真的?”柳叶梅怯问道。

“骗你干嘛?都这个时候了,我哪还有心思跟你开玩笑。”尤一手一脸正经地说道。

柳叶梅虽然头皮发紧,但却嘴硬说:“没事,把门关好了,再在枕头下面掖把菜刀,还有啥好怕的?”

“其实也用不着那么紧张,说不定啥时我就转到你家了。”

“可别,好好睡你的觉吧。”柳叶梅说完,抬脚走出了村委办公室。

走在路上,柳叶梅琢磨着尤一手刚才的话,似信非信,难道那个消失已久的“鬼影”又回来了不成?

可也没听说闹出啥动静来呀,莫非是有人家吃了亏,一直哑着,怕丢人,有意不对外声张?

难道……

柳叶梅满脑子忽忽悠悠想着,竟然莫名其妙地就想到蔡疙瘩身上去了,自打奶奶的坟子“被扒”之后,貌似就没了他的踪影,就连他那个“疯侄子”也跟着“蒸发”掉了,他们究竟去了哪里呢?都干啥去了呢?

……

神使鬼差一般,柳叶梅脚步匆匆地走着,猛然驻足抬头时,才发现自己竟然来到了蔡疙瘩家的大门前。

她站在门前回了回神,梳理了一下意识,突然听到院子里有人在说话。

柳叶梅好奇地走过去,透过虚掩着的门缝,往里瞅着。

她竟然看到蔡疙瘩跟那个“疯侄子”正在有说有笑地聊着啥,并且从衣着及神情上看,那个“疯侄子”一改往日的邋遢相,完全是个正常人了。

柳叶梅推门走了进去,说笑声戛然而止,一老一少两个男人齐刷刷扭头看了过来。

“柳叶梅啊,你咋过来了?”蔡疙瘩问道。

“我来还有啥奇怪的?你是我叔,过来看看你不行吗?”柳叶梅说着话,脚步已经挪到了院子中央。

“你是不是又有啥事?”

“是啊,是有事要问你。”

“啥事?”

柳叶梅站定了,盯着蔡疙瘩问:“前几天你去哪儿了?”

蔡疙瘩想都没想,随口应道:“手头紧,去县城找了份零工,挣几毛零花钱。”

“谁信呢,一辈子都不见你铺下身子干活儿,这老到土埋半截了,才想起出去挣钱了?”

“这不没法子嘛,没人孝敬,不自己挣咋活?”

“你还指望别人咋孝敬你?人不人,鬼不鬼的,还有个老人样子嘛。”

“柳叶梅,你以后说话别夹枪弄棒的中不中?我哪儿招惹你了?一见面不是讽,就是刺,咋就那么不待见我呢。”

柳叶梅不屑地哼一声,说:“这还要问了,你自己还不明白。”说话间已经转到了“疯侄子”面前,细细一瞅,这小子果然精神了很多,头发理得不长不短,脸蛋儿洗得白白净净,连衣服也都传得一板一眼的,禁不住问道,“咋突然好起来了呢?”

“疯侄子”赶忙低下头,一只手捏着另一只手的指头,把玩着,看上去很腼腆。

蔡疙瘩开腔了:“咋了?他好起来你还不高兴呀?”

“谁不高兴了?只是觉得奇怪,才这么几天工夫,就换了个人似的,出脱成个不错的小伙子了。”柳叶梅声调缓了几分。

蔡疙瘩说:“我去县城干活,遇到一个老中医,给扎过几针后,就慢慢清醒了起来,我又带着他去洗了澡,换了衣服。”

“嗯,那个老中医可真厉害。”柳叶梅弯下腰来,前前后后,左左右右仔细打量着,直把嫩生生的小伙子看得满脸通红。不禁唏嘘道,“原来一点儿都看不出,还是个挺俊的小伙子呢。”

蔡疙瘩说:“可不是嘛,对了柳叶梅,说起来他可是你弟弟,等遇到合适的,帮着他张罗个对象吧。”

柳叶梅笑着说:“好说……好说……可……可……”

“可啥可?”

“人家一打听,跟你住在一起,还敢应承吗?”

“你咋说话呢?我是他叔,他不跟我一起跟谁一起?”蔡疙瘩拉下脸来,不高兴了。

柳叶梅轻蔑地瞄他一眼,讥讽道:“就你,不说是臭名远扬了,方圆几里地那可是无人不知,无人不晓吧。他成天跟你搅合在一起,人家还跟近前吗?”

几句话把蔡疙瘩惹恼了,瞪着眼睛叫嚣道:“他不跟我搅合在一起,还能跟你搅合在一起呀?你少在外头给我嚼蛆,李家摊上你这样的媳妇真是倒了八辈子霉了,人家是家丑不外扬,你可倒好,专把屎盆子往外倒。”

柳叶梅也毫不相让,尖刻地说道:“你也配拿李家说事儿,尿泡尿照照自己,脏得还有法子看吗?”

蔡疙瘩气得脸红脖子粗,指着柳叶梅说:“你赶紧走,别在这儿气我了!就你这种人,我不治你,有治你的,不信试试。”

“你还真拿自个儿这个破家当成金銮殿了呀,谁还稀罕着来啊!我这种人咋了?你八辈子都赶不上,看到时候谁治谁!”柳叶梅说完,气冲冲地出了门。

走回家的路上,柳叶梅突然哑然失笑,她觉得自己咋就像个不懂事的毛孩子,又没为啥事儿,就跟蔡疙瘩没脸没皮的吵上了。不管咋样,他也是个长辈,自己也着实有些过于不恭了。

可那么一闹腾,心头倒是豁然轻松了许多,像是把压在里头的东西全都搬走了一样。

回到家里后,想到很久都没有吃饺子了,正巧昨天东邻五奶奶家给了一捆鲜韭菜,自己又割了肉,就盘算着动手包。

可刚刚把白面从袋子里盛到了盆里,又犯起懒来,一个人做太费劲了,又是和面,又是剁馅的,就为了吃那几个饺子,也太不值了。

可心里就是不安生,痒痒着想吃,越想越流口水,就想到了杨絮儿。

电话打过去,刚把让她过来包饺子的意思说出来,杨絮儿就说:“浪逼呀,我正忙着呢。”

“忙啥呢你?”

“这不,从镇上请了人来按防盗窗。”

柳叶梅一阵纳闷,问道:“村里除了陶元宝家,还有谁家按那个的?家里一没钱财,二没宝贝的,用得着按那个了。”

“浪货,你身子不值钱呀?”

“身子还不好说啊,一把菜刀就管事了,不信就试试,一刀准抹能抹掉他半截儿。”柳叶梅说着,扑哧一笑。

杨絮儿说:“你就别在那儿瞎咧咧了,先把面和好等着。再一会儿就按好了,过去后边包边说话,这边正忙着呢。”说完就挂了。

收了手机,柳叶梅就动手忙活了起来。

直到和好面,剁好馅,拿出擀面杖准备擀皮了,杨絮儿才风风火火地跑了屋,嘴上埋怨道:“以为你都包好了呢,想着进屋就能吃上热乎乎的饺子,你动作也太慢了点儿。”

柳叶梅就骂她:“你这个浪蹄子,让你来帮我干活呀,你就想着吃!”

杨絮儿边落座边笑嘻嘻地说:“我可真馋了,都老长时间没吃饺子了。”

“可不是,就是那一次咱俩一起包了,打那再也没吃过。”柳叶梅说着,突然想起了啥,问:“丁有余呢?咋不一起来。”

“他陪着按防盗窗的师傅去了村东的小饭馆。”

“咋还得管饭呢?”

“啥呀,按防盗窗的一个人是他初中同学,无意间遇到一块了,又是帮咱干活,让他们一起热闹热闹。”

“杨絮儿,这点你可真好,听上去很有人情味的。”

杨絮儿擀着皮说:“终于挨你一回表扬,这比吃饺子都舒坦。”

“对了,杨絮儿,你们两个都好起来了吧?”

“你说啥?”

“没在为那事闹别扭?”

“都已经过去了,还闹啥闹?越闹还不越生嘛,你说是不是?”

柳叶梅包一个饺子放在桌上,打量一眼杨絮儿,说:“杨絮儿,我发现你有了男人在家里就是不一样,不但人水灵了,连脾气也跟着变好了哟。”

“去你的吧,啥滋润不滋润的,还不就是那么回事儿。”杨絮儿话说得寡淡,心里面却抑制不住透着一股甜。

“咋还像个小媳妇是的,腼腼腆腆的?”

“谁腼腆了?”

“你自己照镜子看看吧,脸都红了,还不腼腆呢。老实交代,是不是天天让男人耕种浇水了?”

“没……咋能天天那样呢?不怕毁了男人的身子呀,不过……不过……”

“不过啥?”

“不过你们也可以学着赶赶时髦,开放一下。”

“咋开放?”

“也不是多开放,就是吧,变变花样啥的。”

“你们变花样了?咋变的?”

“你啥不会呀,还问我?不就是用用那些个套子啥的,要不就看看录像片,学着人家的样子,换一换架势,慢慢就得要领了,本来嘛,这些都是你的强项。”杨絮儿坏笑着说。

“怪不得呢,这几天连个人影都见不着了,难不成是天天在家折腾着弄那事儿了!”

“你别喷粪了,不是忙嘛,准备着麦收的东西。哦,对了,柳叶梅你知道我们为啥急着按防盗窗吗?”

柳叶梅一楞神,问她:“为啥?”

“前天夜里头我们被惊着了,这才想到按那个了。”

“你们……你们被啥惊到了?”

“窗子上看到鬼影了,差点被吓死了。”

“鬼影?啥鬼影?”

杨絮儿就说,他们吃过晚饭后,先是看了一会儿电视,然后两个人就上了床,VCD里放着了那种教学片儿,虽然声音调得很低,但外面一定也能听到。

正当他们随着电视机画面上的样子开始忙活起来的时候,突然听到外面咕咚一声响动。

两个人被吓得愣住了,转头朝着窗口一看,上头竟有个猴脑袋一样的影子在晃动。

杨絮儿说她当时就被吓得缩成了一团,滚到了墙根里面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