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百五十九章 深夜敲门声/山野那些事儿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话还没说完,柳叶梅就敞开嗓子对着里屋喊了起来:“杨絮儿……杨絮儿你赶紧起来,周校长家访来了。”

周校长戛然咬断了话把儿,呆呆望着柳叶梅,问:“孩子爸爸是不是也在家里?”

柳叶梅摇摇头。

“那就是屋里还有外人了?”

“是啊,我妹妹在呢。”

杨絮儿也没下床,只是懒散地应了一声:“姐,家访又不管我的事儿,你们访吧,我睡了。”

柳叶梅装模作样地埋怨道:“人家周校长辛辛苦苦来家访,你咋好睡觉呢?赶紧起来烧水泡茶。”

“人家干了一天的活儿,累了嘛,眼睛都睁不开了,我睡了啊。”

周校长摆摆手,苦笑着说:“不用了……不用了……”然后压低声音,直冲着柳叶梅说,“你看,我来的不是时候。”

“没事,您可别在意啊周校长,她在屋里睡她的,咱在外面聊咱的,你看中不?”

周校长紧盯着灯光下柳叶梅一张不解风情的面孔,摇摇头说:“那就算了吧,我来的目的吧,也就是给你一份惊喜,这次全镇要搞一次数学竞赛,我想让小宝也参加,你觉得怎么样?”

柳叶梅果然眼睛一瞪,一丝喜悦飞上了眉梢,叫嚷道:“那敢情好……那敢情好……”随后又担心地问,“小宝的数学成绩一直不好,能行吗?”

周校长说:“要说差是差了点儿,但这一阵子他进步很快,我呢,再抽时间给他开点小灶,估计肯定没问题。”

柳叶梅再次兴奋起来,说:“周校长,那就麻烦您多费心了,真不知道该怎么感谢你才好。”

周校长撇起了官腔,说:“这还用得着客气了,孩子进步是我们的责任,也是我们所希望的,孩子能够取得好的成绩,将来能有好的发展,才是我们真正的目的,你说是不是?”

“那……那数学竞赛的事情,我们当家长的,应该做些啥呢?”

“这个简单,好好激励他,引导他,照顾好他的生活起居就行了。”

柳叶梅点点头,连声答应着。

周校长说:“本来还有些具体的细节问题,想跟你谈谈,看来今天有些不方便,还是改日吧。”

“不碍事的,咱谈咱的就是了。”

“算了……算了……我回去了。”周校长转身朝外走去,语气里流露出一丝沮丧。

柳叶梅心里竟然七上八下起来,一时也不知道该说些啥才好,只得默默地跟在身后送了出来。

等走出了院落,进了胡同口,周校长突然转过身,一把攥住了柳叶梅的胳膊。

柳叶梅被吓得一哆嗦,顿时毛发倒竖。

周校长的手慢慢下移,迫不及待地抓住了她的手,用力握着。

“校长,别……你别……”

“不是……我不是那个意思,我是有事想求你。”

“有事你尽管说话,先放开手好吗?”

“黑夜里没人看到的,就让我攥攥吧。”周校长压低声音哀求着,“自打有了那一回,心里就天天念想,可又不敢老找你,真是折磨啊,都快……都快被折磨死了,你说该咋办呢?”

柳叶梅心里咯噔一下,语气却淡定得很,她说:“周校长,那事过去了,就不想了。你要是没事的话,就赶紧回去吧,时间久了,我妹妹会怀疑的,万一出来看到,那可就说不清了。”

周校长应一声,摩挲着柳叶梅手上的一丝滑滑的细腻,说:“上次你跟我说了去治病的事儿,我也去问过了,可一直没有勇气去。再说了,一个人去不光不好看,也有很多不方便,医生肯定会问我家里女人呢……”

“你的意思是,让我陪你去?”柳叶梅问道。

“是啊……是啊,我就是这么想的,你看……你看合适不?”周校长拘泥地说。

柳叶梅直截了当地说:“周校长,这事我真的去不得,名不正言不顺,传到外面难堪死了,还不知道人家会编排出些啥来呢。”

“可是……可是我思来想去,最理想的人选也就是你了,毕竟我身上那毛病也就是你一个人知道。”

“那你老婆呢。”

“我不是早就告诉过你了嘛,早就不在一起了。”

“校长,你听我说,这事吧,无论如何我去不得,真的不合适。”

周校长突然松开了紧紧攥住柳叶梅的那只手,叹一口气,情绪低落地说:“我还以为你会答应了,这才来找你,要不然……”

“周校长,我真的不是不帮你,实在是不方便。”

“那好吧,我就不去治疗了,反正治不治的都无所谓了。”

“你还是去治治吧,治好后再找个正经女人,一起过日子。”

周校长颓然说道:“算了,不治了……不治了,治与不治都没意义,那……那我先回去了。”

说完,埋着头朝前走去,看上去脚步很轻乏,就像踩着棉花。

柳叶梅站在沉沉的夜色中,心里躁乱得如同满锅煮沸腾了的饺子。

懵懵懂懂回到屋里,杨絮儿诡异地瞥着柳叶梅,夹枪弄棒地说道:“柳叶梅你倒是挺能耐的,这么快就把他拿下了?”

“滚,你胡说啥呢?”

杨絮儿一脸奸笑着说:“不过吧,新校长这个人看上去还真不错,像个知书达理的人。”

柳叶梅气呼呼地嚷一句:“他是啥人与我有个屁关系啊!”

杨絮儿自顾自的说着:“不过吧,咱们一个村子,也就是你柳叶梅能配得上他,看来他对你也有那份心思,要不然……”

“要不然啥?”

“要不然他能对你儿子的学习那么关心吗?”

“去你的吧,他关心学生不是很正常嘛,那是义务,你懂不懂?”

“啥义务不义务的,糊弄傻子还差不多。他是校长,又不是班主任,用得着他亲自跑来关照了?”

“不是啊,小宝前些日子不是跟那个女老师欺负了嘛,新校长来家访,表过态的,答应一定帮小宝把学习成绩提上去。”

“还骗我,刚才你们在外面叽叽咕咕老半宿,没有猫腻才怪呢?也就是我在这儿,要不然早就串糖葫芦了。”

“杨絮儿你个浪货,你胡说啥呢!”

“不跟你说了,说了你也不懂。”柳叶梅说着话,关门上了床。

杨絮儿这才想起,还没跟男人说一声呢,就拔通了手机,告诉丁有余,说自己住在柳叶梅家了,就不回去了。

柳叶梅听了,揶揄道:“瞧瞧你这个没出息吧,一时一刻都离不了男人了,有瘾啊咋的?”

杨絮儿扯一床被单盖在身上,说:“再没出息,那也是俺自家男人,不像有些浪货,一天到晚闹哄哄,专招苍蝇喝蚊子。”

“死浪B,谁招苍蝇蚊子了?”

杨絮儿望着脱衣服的柳叶梅说:“我就是觉得你跟以前不一样了,好像浑身都透着香气似的,村里村外的男人都喜欢你。”

柳叶梅听了,心里竟有些沾沾自喜,嘴上却骂道:“死杨絮儿,你就别满口嚼蛆了,谁喜欢我了?”

“那可多了去了,还用得着我说吗?你自己心里最有数!”

“你这个臭娘们儿,尽胡说八道,赶紧闭上你的臭嘴睡觉吧!”

杨絮儿笑一笑,边摆弄着枕头边说:“柳叶梅,我有感觉,今晚或许还会有男人来,你服不服?”

“滚,蔡富贵要是回来了,让你跟你睡,让你难受!”

“村里人谁还不知道呀,他在村委会值班。”

“那还别胡扯个屁啊!睡吧,我可真犯困了。”柳叶梅说着,直挺挺躺下来,闭上了眼睛。

果然就像杨絮儿说的那样,刚刚迷迷瞪瞪地睡了过去,外面突然就响起了的推门声。

“咯吱……咯吱……”门板响过几声后,就听到有人夹着嗓子喊起来:“柳叶梅,开门……开门呢……”

柳叶梅一骨碌爬起来,不说话,仔细听着,这才知道是村长尤一手来了,一时慌了神。

杨絮儿不咸不淡地说:“咋样?被我说着了吧?”

“杨絮儿,别吱声,仔细听听,是谁在喊。”柳叶梅摆摆手,装出一副正经的模样来。

“还能是谁,你老相好呗。”

“不要脸的,谁有老相好了?”

杨絮儿突然问柳叶梅:“柳叶梅,你说吧,想不想让男人过来陪你?”

“说啥呢?乱放屁!”

“柳叶梅,你也用不着瞒着我,咱俩谁跟谁呀,尾巴朝哪一边翘谁还看不明白呀!”

“行了……行了,你把我看成啥人了?”柳叶梅恼火地说。

“别就别跟我装了!你说吧,如果想男人了,我这就走,给那人腾出地方来。如果想清净,那我就帮你挡回去。”

“你以为你是谁呀,想挡回去就挡回去了?”

“你不服是不?那好,我挡给你看。”杨絮儿说着,爬了起来,对着窗户喊:“外面是谁呀?你听好了,柳叶梅已经睡了,我在这儿陪着她呢。”

外面果真就没了动静。

可停了一会儿,门板又响了起来。

柳叶梅就哧哧一笑,说:“看,不管用吧,人家根本就不理你这块咸菜。”

杨絮儿就干脆下了床,嘴巴贴在窗缝上,喊着:“我是杨絮儿,不是柳叶梅,她身子不舒坦,已经睡着了,你还是赶紧回吧。”

柳叶梅伸出一只光脚丫,朝着杨絮儿的屁股蹬了一下,骂道:“杨絮儿你疯了!让邻居听见多不好。”

“人家都睡了,才懒得听这个呢。”

“那也不要咋咋呼呼的,传出去多不好。”

“好,这就没事了,睡吧?”杨絮儿说着,跳着脚回到了床上,舒舒坦坦地躺了下来,打一个哈欠,说,“这个人吧,我大概能猜到他是谁了。”

“谁?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