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百六十章 猴头鬼影/山野那些事儿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杨絮儿笑而不答。

柳叶梅装模作样地问她:“对了,不会是丁有余过来喊你回家吧?”

“他……这时候怕早就晕过去了。”

“才怪呢,一定是丁有余酒喝多了,心里面痒痒,又想干那事了,这才晕晕乎乎过来叫你了。”

“瞎扯吧,我又不是听不出来,知道外面那人是谁。”杨絮儿直接地说道。

“你听出来是谁了吗?”

“还能是谁,那个死老东西呗。”

“哪个死老东西?”

“装……装……你就装吧,还能是谁,死老尤呗!”

柳叶梅心里一动,若有所思地想了想,说:“可别说,还真有可能是他,上次咱们三个喝酒嬉闹,他耍上瘾了,还惦记着再乐一乐。一定是知道你今夜里住我这儿了,就想着过来玩一次。”

“滚吧你,还用得着骗我了?你们俩好了又不是一天两天了,瞒得了天,瞒得了地,能瞒得了我杨絮儿吗?”

柳叶梅抡起手掌,狠狠掴在了杨絮儿的大腿上,说:“杨絮儿再别瞎猜疑试试?我跟他平日里真的没有啥,只是帮了他一些忙,他挺感激我的,这才对我好一点罢了。”

“柳叶梅,别解释,越描越黑,别人不知道,我还不知道嘛,只是不愿意说破罢了。”

柳叶梅冷静下来,说:“杨絮儿,真的不是你想的那样,他只是对我很感激,可从没做过出格的事儿。”

“心里都有了,做与不做,还有啥两样?好了,不说这些了,睡了。”杨絮儿说着,拉灭电灯。

黑影里,柳叶梅小声说:“杨絮儿,其实尤一手这人没原来想的那么坏。”

“可他也好不到哪儿去!”

“说句良心话,他这人不但不坏,还挺有人情味的,知道帮着村里人办点实事儿。”

“是啊,他吃着老百姓的,喝着老百姓的,贪着老百姓的,咋好意思不帮助老少爷们干点事情呢?这是理所应当的事情啊!”

“你说他贪?”

“可不是,够贪的了。”

“你咋知道?”

“这还用着说了,就拿上次开闸放水浇麦地那事来说吧,明明是咱要来了水,他却收了钱,揣进了自己腰包,你说他够贪不够贪?”

柳叶梅心头一凛,问道:“杨絮儿,你咋知道这事儿?”

“你别问那么多,我心里清清楚楚的,不过……不过……这一次他搞不好要屙下了。”

“杨絮儿,这事你是听谁说的?”

“死逼,你还装模作样啊?”

“杨絮儿,你这话啥意思?”

杨絮儿沉吟了一会儿,说:“你不会不知道吧?有人把尤一手给告了,直接告到县里去了。”

“告他啥?”

“告他贪污呗。”

“你咋知道那么多?”

“这……这你就不要管了,肯定是有人告诉我了。”

柳叶梅翻一下身,转动着眼珠想了想,突然问道:“杨絮儿,你实话告诉我,是不是吴有贵告诉你的?”

杨絮儿想了想,小声说:“是不是都无所谓,反正这一次是够尤一手喝一壶的了,搞不好还得蹲大狱,柳叶梅你信不信?”

柳叶梅忙不迭地问道:“是不是吴有贵问你啥事了?”

“你咋知道?”

“他是不是问你咱们去要水的事了?”

“是问过。”

“你全说了?”

“没有,你以为我傻呀,屎盆子尿盆子都往外端。”

“吴支书他还问你啥了?”

杨絮儿想了想,说:“看看你吧,紧张个屁啊?他们之间的事情,与咱们有啥关系?”

柳叶梅心里一阵起伏,她觉得杨絮儿已经离自己越来越远了,分明已经站到了两派势力的前沿,难道她真的站到了吴支书的拿一边吗?

难道她……

正想着,大腿内侧突然被杨絮儿拧了一下,疼得她直吸凉气,嘴上骂着:“死杨絮儿,你干嘛下狠手呀?”

“别……别说话,你看窗子上面。”杨絮儿说着,用手指了指窗口。

柳叶梅头皮一阵发麻,仰脸一看,差点晕过去,窗口的玻璃上,一张猴头的倒影清清楚楚印在上面……

屏住呼吸盯了一会儿,柳叶梅低声问杨絮儿:“你是不是看花眼了?”

“你好好看看,那影子不是清清楚楚的嘛。”杨絮儿声音有些发颤。

“他想干嘛?”柳叶梅问。

杨絮儿说:“还能干啥,不是劫财就是劫色。”

柳叶梅问:“那该咋办?”

杨絮儿说:“你不是有菜刀嘛,麻痹滴,如果真的进来了,就跟他拼了!”

柳叶梅说:“咱是女人,能行吗?”

“别也没用更好的办法呀,你赶紧把菜刀拿出来吧。”

柳叶梅不再说话,光溜溜下了床,手扶着墙去了外屋,灯也不敢开,费了很大的劲才把菜刀摸索到了手中,紧紧握着,回到了里屋。

在抬头看时,窗口上已经没了那个猴影。

杨絮儿说:“快上床睡吧,那鬼一定是走了。”

柳叶梅举着菜刀说:“他既然来了,不会轻易就走了的。”

杨絮儿说:“你傻不傻呀,那鬼一定听到了咱俩的说话声,要不然还真不知道会出啥事情。”

“你说真走了?”柳叶梅仍然心跳如鼓,一点都不踏实。

“听我的,上床睡吧。”

柳叶梅这才把菜刀放在了窗台上,抬腿上了床。

杨絮儿责怪道:“你把菜刀放在那儿,就不怕被坏人拿去用上了?”

“死杨絮儿,你越说越玄乎,吓死个人了,他能有那么大的能耐吗?”

“你不服是不?就那薄薄的一层玻璃,轻轻一碰就碎了,伸手就把刀拿去了,不但你手上没了武器,人家反倒拿着吓唬你了。”

柳叶梅不再说话,干脆爬起来,把菜刀拿过来,放在了枕头下面。

杨絮儿说:“干活累坏了,我睡了,你也睡吧。”

“嗯,睡吧。”柳叶梅嘴上答应着,眼睛却闭不上,心慌意乱地紧紧盯在窗口上。

也不知道啥时候睡了过去,直到听到身边有了窸窸窣窣的响动,这才惊慌地睁开了眼睛,看到杨絮儿已经下了床,在慢条斯理地穿着衣服。

“你起那么早干嘛?”柳叶梅问。

“我得赶紧回去看看,说不定昨夜里他们喝成个啥样子了,男人一着酒就发疯,真没治!”杨絮儿说道。

柳叶梅叽咕道:“女人还不一样,自己又不是疯过一回了。”

“去你的死柳叶梅,还不都是被你教坏了呀。”

“你还怨我?又不是别人给你灌下去的,要怨只能怨你自己没数。”

“乌鸦落在猪腚上,没一个白的。不跟你扯了,我走了。”杨絮儿说完拉开了里屋门,突然又想起了什么,转过身,对着柳叶梅说,“听我的,赶紧把防盗窗装上,那样就可以睡个安稳觉了。”

“等我想好再说吧。”柳叶梅不以为然地说。

“你还嘴硬,等你吃了亏可就晚了。不听好人言,吃亏在眼前,不信你等着试试。”

柳叶梅不耐烦地说一声:“你走你的吧,我还想睡一会儿呢。”

“那好吧,你想好了跟我说一声,也好让丁有余同学过来给你装上,咱们是好姊妹,肯定能便宜点儿。”

“知道了……知道了……你把门给我带上来。”

柳叶梅又结结实实补了一觉,醒来的时候屋里已经是明灿灿一片了,看一眼手机上的时间,已经快九点半了。

慵懒地坐起来,可感觉仍是睡意沉沉的,真想再好好睡一觉。可突然就想起了尤一手被人举报那事儿,自己既然已经答应帮他找人“灭火”了,那就该踏踏实实帮到底。

她强打起精神,下床穿好了衣服,出门到院子里洗漱了一番,然后又把昨夜里剩了几个水饺吞进了肚子里,便锁门走了出去。

走到胡同口的时候,看到几个老娘们儿围在一起,叽叽喳喳说着啥。

见柳叶梅走了过来,柳家四嫂就招着手喊了起来:“柳叶梅……柳叶梅你过来……过来……”

“咋了四嫂?有事吗?”柳叶梅边走边问道。

“你过来,嫂子有事问问你呢。”

“啥事啊?神神道道的。”说着话已经到了跟前。

四嫂问:“柳叶梅,头夜里睡得咋样?”

柳叶梅一愣,不知所云地摇摇头,又点了点头。

“到底是睡得好啊?还是不好啊?”

“还行吧?四嫂你问这个干嘛呢?”

“你就没看见啥?听见啥动静?”

柳叶梅心里一动,意识到了什么,却并不急着说啥,反问道:“那你一定看见啥了?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