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百六十一章 村长有求于她/山野那些事儿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嗨,可别提了,睡了半宿,突然听到外面有个啥动静,睁开眼往窗子上一看,竟然有一个黑影在晃荡的,吓得我裹着被子就钻进了床底,一宿都没敢爬出来。”看上去四嫂仍是心有余悸,说话的时候嘴唇有些微微哆嗦。

“瞧你这胆子,究竟看见啥了?把你吓成那个模样。”柳叶梅问她。

“模模糊糊的,蒙眼一看,像个老虎,又像个猴子。”

“后来呢?”

“后来也没怎么着,就走了呗。”

另外几个人也纷纷说起来,都声称家里进怪物了,同样都是窗子上有黑影在晃动。

柳叶梅心里就纳闷,到底是谁这么大的本事,装神弄鬼的不算,竟然还挨家挨户走了个遍。

有人又说了:“听说前天夜里就有人看见过那个猴影了,会不会还是村里的哪一个坏蛋装神弄鬼,在吓唬咱们呢。”

柳叶梅接着问:“头天夜里谁看见了?”

另外一个人接话说:“不就谁嘛,那个……那个杨絮儿呀。”

柳叶梅问:“她告诉你的?”

“是啊,看来是把她吓得不轻,赶急着就找人来做铁笼子,严严实实把窗户给堵上了。”那人说。

有人跟话说:“咋就叫铁笼子了呀?人家那叫防盗窗,我昨天下午过去看了,结实得很,不用炮轰是进不去的。”

柳叶梅心里就开始疑惑,杨絮儿这次是咋了?原来总是把自己的隐私包裹得严严实实的,甚至连自己这个好姊妹都不轻易说出来。这次可倒好,连家里进了“鬼”这样的晦气事儿都四处张扬,唯恐天下人不知道,她到底是咋想的?又想做啥呢?

四嫂见柳叶梅发呆,就问她:“柳叶梅,你们家也打算做那种铁笼子防盗窗吗?”

“还没……没想好呢……”柳叶梅心不在焉地回应道,接着说,“我还有急事要办,你们说话吧,我去了。”说完,抬脚朝前走去。

几个女人站在那儿,继续交头接耳嚼着舌头。

到了村委会,站在院门外朝里面一阵打量,见村长尤一手跟支书吴有贵正站在院子里说着话,你一言,我一语,看上去平静得很。

柳叶梅心里就想,看来举报尤一手非法集资,贪污挪用的那个人一定不是他吴有贵,要不然,他们俩咋没事人一样,在一起心平气和地有说有道的呢?一定是尤一手自己小心眼了,疑神疑鬼,硬往人家身上泼脏水了。

再说了,要是真的是吴有贵坏了心眼,去告了黑状,他还能这么镇静地面对着尤一手吗?最起码脸上的表情也不会那么自然,还有……

正琢磨着,兜里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。

赶忙掏出来,一看号码,竟然很陌生。

她稍加犹豫,但还是按下了接听键,紧扣在耳朵上,小心翼翼地喂了一声。

对方问道:“你是柳叶梅吗?”

声音听上去很陌生,柳叶梅赶忙问道:“你是……你是哪位啊?我咋没听出来呢。”

对方说:“柳叶梅,你真是贵人多忘事啊,这么快就把我给忘记了?”

“你是……你是……”柳叶梅依然没半点印象。

“哦,我是李朝阳的老同学呀,姓吴……吴法义,你记起来了吗!”

柳叶梅这才豁然开朗,禁不住喊了一声:“哎哟,是你呀!”

电话里,吴法义首先向柳叶梅道了个实实在在的歉,说昨天晚上因为一把手过生日,实在脱不开身,所以才拒绝了她,请求她原谅。

柳叶梅也跟着客套了几句,然后说:“我也是因为有急事,所以才想到去找你,实在也有些冒失了。”

“你有急事?啥急事呢?电话里不能说嘛。”

柳叶梅下意识地朝着院子里瞅了瞅,见尤一手跟吴有贵都拧着脖子望着自己,就压低声音说:“现在身边有人,不太方便,再说了电话上也说不清,还是等见面以后再细细说吧。”

“那也行……那也行……”吴法义满口应着,遂又问:“事很急吗?”

柳叶梅极力压低声音说:“是啊,很急很急的,越快越好。”

吴法义想了想,说:“那……那这样吧,我今天上午有个犯人要提审,等下午吧,可能稍晚一些,争取下班前见面吧,你看好不好?”

他如此爽快,令柳叶梅兴奋不已,满口答应了下来,并约定了大概的时间和具体的地点。

挂断电话后,柳叶梅心里一阵滚烫,因为对方选择的碰面地点让她没法不多想——竟然就是上次两个人一起“过夜”的那家叫“吉福瑞”的宾馆。

正愣怔着,尤一手走了出来,边对着柳叶梅使着眼色,边嚷嚷道:“你待在外头叽咕个屁啊?”

“我……我……”柳叶梅一时竟不知该作何答了。

倒是尤一手老奸巨滑,说道:“对了,那个谁,五保户卖兔子的事你办得咋样了?”

“这不,我过来向您汇报一下嘛。”

“那你待在外头干嘛?还不赶紧到办公室来。”尤一手说着,转身回了自己办公室。

柳叶梅也紧随其后,走了进去。

刚刚坐定,就听吴有贵在外面喊了起来:“老尤……老尤……我去镇上一趟了。”

尤一手也敞开嗓子客客气气回一声:“好吧……好吧……赶急去吧。”

听见吴有贵踢踢踏踏走出了院子,柳叶梅禁不住小声问尤一手:“不是他告发的你?”

尤一手说:“你咋就觉得不是他了?”

“你们在一起说说笑笑的,那么客气,哪像个有仇有恨的样子?”

“这你就不懂了吧,这恰恰说明他做贼心虚了,他装得越和气,越热情,就越说明他心里面有鬼。”尤一手断言说道。

柳叶梅摇摇头,说:“这俺就不懂了,真让你们给弄糊涂了,就算是他会装,你也够会演的,之前可从来没见你对人家那么客气过,简直就像家里来了客人似的。”

尤一手淡然一笑,说:“这还不简单,他装是为了向我表露,他不是告我的人;而我装呢,则是向他显示,我从来都没有怀疑过他。”

“你们这些人,简直就不是些人,鬼里鬼气,猴精猴精的!”

尤一手收敛了脸上仅有的笑容,问柳叶梅:“刚才你跟谁打电话了?”

“哦,就是县里的那个亲戚。”

“他咋说?”

“电话里没法说,他答应要我去一趟。”

“那你打算啥时去?”

“上午他忙,下午去。”

“去他单位吗?”

“不……不是……他说是让我直接去……去……”说到这儿,柳叶梅脑子一转,改口道,“让去他家。”

尤一手闷着头想了想,叹一口气,说:“这事吧,眼下看只能靠你了。”

“你的意思是……”

“我儿子那头找的人不可靠,进局工作才没几年,只是个打杂的。镇上的领导那边也指望不上,谁都怕把屎沾染到自己身上,看样子吧,还真她娘的凶多吉少了。”

柳叶梅安慰他说:“你用不着想太多,不就是那么两万块钱的一点儿小事嘛,没啥大不了的,等我去了,好好缠磨他一下,没准就成了。”

尤一手依然沉着脸,说:“你也别想得太简单了,这种事情敏感得很,没人愿意管,是要担风险的。”

“风险,啥风险?”

“这还要问了,搞不好不就成了叫啥来着?叫……叫利用职权,徇私舞弊,容易影响到人家的前途。”

听尤一手这么一说,柳叶梅心里发起毛来,看来自己真的是把事情想简单了,自己跟那个吴法义只是一面之交,也就是多亏着有了床上那点事儿,这才貌似多出了一份说不清道不明的情谊,可真正要人家豁出那么大的代价来帮这个忙,怕是也未必能答应。

可眼下已经没了退路,只得硬着头皮去走一趟了,为了尤一手,也是为了自己。

于是,她掩饰着内心的慌乱,装出一副沉着的表情来,说道:“我去好好求求他,估计一定会帮这个忙的。”

“那好,你赶紧跑一趟吧,一定多说好话,让他无论如何把这个忙给帮了。”尤一手脸上流出了一丝难得的温顺。

“你就放心好了,我都跑到门上去了,他不会让我难堪的。”

“对了,你就说我是你家要紧的亲戚,近得不能再近的那种。”

“那……那说啥关系好呢?你姓黄,我们娘家姓王,婆家姓李,半点都不搭边呀。”

尤一手沉吟一阵,然后说:“笨啊你,就不会说我是你大舅!”

柳叶梅抿嘴一笑,说:“啥大舅二舅的,俺姥爷家明明姓房,又不姓黄,咋好那样叫法呢?”

“脑子又不打弯了,他问急了,你就说是表舅得了,我就不信了,他还能去翻你家祖宗的户口吗?”

柳叶梅笑着说:“好……好……表舅就表舅。”

尤一手沉着脸想了想,说:“这样吧,下午我给出租车打个电话,直接送你去县城。”

柳叶梅想了想,觉得出租车司机去送自己不合适,说不定就会露出马脚来。再说了,吴法义让自己去宾馆,那意思就已经很明确了,肯定是想着与自己重温旧梦,绝对不会让自己当天返回,就说:“不用了,我是去走亲戚家,悄悄去就行了,别搞得太张扬,会让别人猜疑的。”

“这样也好……这样也好。”尤一手点点头,说完拉开抽屉,从里面拿出了一个厚厚的信封,递给了柳叶梅,说,“这是五千块钱,你带在身上,等把事情原委向他说清了,再好好瞅瞅,听听他的语气,如果他有帮咱的意向,你就把钱递给他,就说是我的一点心意,无论如何要他收下。”

柳叶梅愣住了,问:“这还得送钱吗?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