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百六十二章 柳叶梅进城/山野那些事儿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可不是,这是明摆着的事儿,人家付出了,就该有收获,人之常情嘛。更何况做那些是有一定风险的,咋好让人家白白承担呢,你说是不?”

柳叶梅推让起来,说:“就算是,也用不着那么着急呀,等办妥之后再去给他也不迟。”

尤一手坚决地说:“不行!你必须带着,这是现如今办事的必然程序,你一定听我的。”

“这……这咋好呢?”

“你就别跟我客套了,又不是送给你,赶紧收起来……收起来!”

柳叶梅只得拿了起来,装在了裤兜里,然后说:“没用其他事的话,我就回家准备一下了。”

“那好,你回去吧。”

柳叶梅刚刚走到门口,尤一手又喊住了她,问道:“昨夜里杨絮儿住你家了?”

“是啊,咋了?”

“操,我睡不着,想找你说说话,偏偏她在你家里。”

柳叶梅这才知道,周校长走后那个叫门的正是尤一手,就说:“她家里有客人,睡不下,就到我家借宿了。”

尤一手随后又问:“你没听说昨夜里村里又发生怪事了?”

柳叶梅知道他指的是啥,就说:“听说了,很多女人都在街上喳喳呢,说是看见鬼影了。”

尤一手眨巴了眨巴眼睛,问柳叶梅:“你觉得是真的吗?”

柳叶梅直言道:“可不是,连我家里都进去了,那鬼影清清楚楚,就印在窗玻璃上,怪瘆人的。”

“他奶奶个x的!看来桃花村还真有能人,装神弄鬼都这么像!”尤一手骂道。

柳叶梅说:“好在这次只是吓唬吓唬,没下手糟蹋女人。”

“是啊,可他这样到底是为了啥呢?”

尤一手若有所思地想了一会儿,说:“我也觉得蹊跷,跟原来不太一样,他到底想干啥呢?”

“按理说这时候不该再出这种事情了,大多数男人都回家了,他就不担心被抓到?”

“先别管那个了,你抓紧进城吧,等回来再说。”

“回来能咋办?”

“看看再说吧,估计只是个无赖吓唬人,没啥大不了的。”尤一手说着,朝着柳叶梅摆了摆手,嘟囔着,“赶紧走……赶紧走,别误了大事儿。”

回家的路上,柳叶梅看到大街上仍有许多女人圈在一起,一个个面色仓皇,窃窃私语。

一看就知道她们还是在议论闹鬼的那事儿,柳叶梅不想再浪费时间,绕道径直回了家。

到家之后,又重新洗漱了一番,并拿出了平日里很少用的化妆品,仔仔细细在脸上涂抹了一阵子。

一切收拾停当后,拿起手包往外走。

走出大门的时候,柳叶梅脸上竟然掠过了一阵鲜活的红润。

他先去了二婶家,这次早在心里想好了,推开门就直接撒谎说是自己要去县城开会,可能要明天才能赶回来,小宝只能放这儿了。

二婶一听,高兴得直拍手,神神秘秘地问:“柳叶梅,这回真的是当上村干部了?”

柳叶梅含含糊糊地说:“这不还没宣布嘛。”

“你还真行!真行!赶紧去吧,安心开会,小宝就交给我了。”二婶说着,欢喜地在柳叶梅后背上拍了一巴掌。

这一拍,让柳叶梅心潮一阵涌动,难为情地说:“二婶,又让你操心了。”

“跟二婶还用得着客气了?走吧……走吧,别耽搁了正事儿。”

柳叶梅应一声,抬脚往外走去。

等出了村子,柳叶梅抬起头,朝着天上的太阳望一眼,这才知道已经时近正晌了。

不望还好,一望随就觉得肚子里面饿得不行了,吱吱啦啦直叫唤。

但也只能硬撑着往前走,走出了一身虚汗,几乎把身上单薄的衣服都湿透了,才好不容易挨到了镇上的车站。

来不及多想,先去边上的小卖部买了一袋面包,站在树荫下,三口两口就吞进了肚子里面。

最后一口,竟然噎在了嗓子眼里面,只得憋着通红的脸,返回到了小卖部,比比划划买了一瓶矿泉水,拧开盖,就倒灌了下去。

一瓶水喝下了一半,停下来,长吁了一口气,觉得身上舒坦了许多。随一手抓包,一手提着半瓶矿泉水走进了车站门厅。

进门一打听,才知道去县城的车刚刚开走了十分钟,下一班要等到五十分钟后才能发车。

柳叶梅有些后悔,觉得肯定是自己贪着吃面包的时候,那车开走的,干嘛就不边吃边进候车厅呢?

唉,白白耽搁几十分钟。

可细细一想,早去也白搭,人家吴法义要等到下班后才有时间见自己,倒不如趁着这个空打个盹呢。

于是,柳叶梅就走到了角落里的一个空凳子坐了下来,见四下里没人,就把手包搂在怀里,闭眼打起盹来。

刚刚开始犯迷瞪,柳叶梅突然就想起了包里还有尤一手交给自己的那五千块钱,就觉得包无限重了起来,沉甸甸的有些压怀。顿时,睡意全无,灵醒了起来,瞪大眼镜直直瞅着墙上那块足足有一扇窗子大小的钟表。

越是瞅着,时间像是过得越慢,心里面就急得慌,中间站起来游逛荡了一回,又去了两次厕所,好不容易才听到售票员喊了起来:“去县城的上车了……上车了……”

……

到了县城,出了车站大厅,往路边一站,柳叶梅一阵发懵,他不知道该怎样去哪一家叫“吉福瑞”的宾馆了。

左瞧瞧,右看看,满脑子里转了八十个圈,也没想起那天早上自己是怎么从那家宾馆走到车站来的,甚至连个大概的方向也记不清了。

正想着,突然听到身后有人问她:“这位大姐,你搭车吗?”

回头一看,是一个灰头土脑的中年人驾着一辆三轮车停在了自己身后,就告诉他自己去“吉福瑞”宾馆,并礼貌地喊了一声大哥,问他路该咋走。

那人笑了笑,说:“那路可远着呢,拐弯抹角的,一点都不好走,你要我说都说不清。”

柳叶梅说:“我记得也没多远呀,上一次我就是步行着从那边来车站的。”

那人说:“你以为我骗你是不?实话告诉你,车站在最西边,那个宾馆算是在最东边,这段路怕是开车都得四十分钟,你步行不走到天黑才怪呢。”

“有那么远吗?”

“大妹子,你就别受那个罪了。来,上车,我顺顺当当把你送过去。”

柳叶梅瞄一眼,见这人长相倒也憨厚,就问:“要多少钱?”

“你给三十吧。”

柳叶梅想都没有,就摇起头,嘴上说着太贵太贵。

那个人就是:“那就二十五。”

柳叶梅说:“十五吧,你去不去?”

那个哭着脸说:“妹子来,你也太狠了,那么远的路,就只给十五块呀?你就当行善积德,可怜可怜我这个残疾人吧。”

柳叶梅眼睛瞪得溜圆,问他:“你说你是残疾人?”

那人拍拍自己的左腿,说:“这不,小儿麻痹后遗症,重活干不了,还得养家糊口,这才干起了这营生。”

柳叶梅心里一软,语气也柔和了起来,说:“那这样吧,我给你加五块,二十吧,你看好不好?”

那人像是很不情愿地说:“那好吧,二十就二十,上车走吧!”

三轮车大道没走多少,钻小巷,穿市场,不大一会儿就来到了“吉福瑞”宾馆门前。

车停稳后,柳叶梅禁不住问道:“师傅,咋觉得也没你说得那么远呢?”

那个说:“你就没看到我都是抄的小道,走的近路嘛,要是走马路,那可就远了去了,我这还不是为了你节约时间呀,你说是不是?”

柳叶梅仍然心存怀疑,但都是已经讲好的价格了,也不好再反悔。再说了,人家又是个残疾人,跑车养家糊口也不容易,自己咋忍心去计较呢?

想到这儿,柳叶梅就从衣兜里掏出了一把子零钱来,凑齐了二十元,递给了那人。

那人埋怨一声:“咋都是零钱呢?你就没两张十元的?”边说边把钱抓到了手里,刚展开,却被一阵骤然刮过来的急风吹跑了两张,轻飘飘从敞着的车窗口飞了出去,打着旋儿飘荡着……

不等柳叶梅缓过神来,那人抢先一步拉开门下了车,撒腿追钱去了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