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百六十三章 唤醒了渴望/山野那些事儿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柳叶梅坐在车里,傻愣愣望着,心里一阵犯堵。

等那人抓到钱回到车前时,见柳叶梅仍坐在车里,就冲着她大喊了一嗓子:“你还坐在里面干嘛?”

柳叶梅傻傻地问一声:“你……你那腿这不好好的吗?”

那人利索地开门上了车,白她一眼,理直气壮地说:“我好好的咋了?”

“你不是说残疾吗?”

“是残疾呀,脚趾头少了半根。”那人说着,发起横来,“你赶紧下车,赶紧了,别耽误我做生意!”

柳叶梅感觉自己像是受了侮辱一般,边下车边叽咕道:“啥也好拿来骗人,明明好好的,却少自己是残疾人……”

那人发起狠来,气势汹汹地吼道:“我愿意你管得着吗?再不下试试,非把你拉去卖了不可!”

柳叶梅头皮一阵发麻,下了车,站在路边,再次朝着那人打量一眼,心里纳闷起来:上车的时候,看上去还是个很善良的一个人,咋一转眼就变得一脸凶相了呢?难道城里人就是这样,说变就会变?

很快,柳叶梅就重新调整好了心态,自我劝慰道:自己是来办大事的,相比之下,这点小事算啥?再说了,自己也没吃多大亏,不就是二十块钱嘛,人家就顺顺利利地把自己送了过来,这不就行了嘛……

这样想着,心情就渐渐舒畅起来,抬脚进了宾馆大厅。

刚刚迈到富丽堂皇的大厅,柳叶梅就有了一种虚渺的感觉,连双眼都有些昏花了。

正犯着傻,一位身材高挑,模样俊俏,身着石榴红旗袍的美女迎了上来,燕语莺声地问一声好。

柳叶梅连声说着好好。

美女上下打量了她几眼,问道:“这位大姐您是来住宿的吗?”

柳叶梅拘泥地点了点头。

美女突然问道:“您是从凤凰镇的桃花村来的吗?”

柳叶梅一愣,结结巴巴地问道:“你……你……你是咋知道俺从哪里来的呢?”

美女接着问:“您是叫柳叶梅吧?”

“你连这个都知道?”柳叶梅更是一头雾水了。

美女甜甜一笑,说:“是您就好,大姐您请,请跟我来。”

柳叶梅随口问一声:“不是还要登记吗?”

那位美女说:“您就不需要了,已经有人为你登记过了。”

柳叶梅大脑一阵虚空,简直都有些不着边际了,问道:“是谁给登记的?”

美女一笑,说:“对不起,我暂时不能告诉您,因为我们宾馆是有规定的,不能随便透露客户的秘密,请您原谅。”

柳叶梅哦一声,随着旗袍美女朝着电梯的方向走去。

边走柳叶梅边嘀咕着:其实本来自己就不该多嘴多舌地问人家,多余了不是?除了自己要找的吴法义还能有谁?

可再往深处一想,觉得也许是另外一个人,会不会是让自己倾心倾意的李朝阳呢?

等进了房间,旗袍美女客套几句便退了出去。

柳叶梅站在床前,四下里打量着,突然觉得眼前所有的一切都是那么熟悉。再拉开房间门,朝着外面看了看,也都还是记忆中的模样。

闭紧门,返身回来,又推门进了洗手间,转着圈地仔细看着,依然是从前的模样,就连那股淡淡的香水味儿都一模一样。

于是她断定,这次住的跟上次是同一个房间。

她禁不住泛起疑惑来——难道这仅仅是巧合吗?

一个几层楼的大宾馆,房间多得自己数都数不清,偏偏就两次住进了同一间房,这的确是有些蹊跷。

琢磨来琢磨去,柳叶梅断定,一定是他们有意识这样安排的,可这个人是谁呢?

李朝阳?

还是吴法义……

一切只能等人来后,才能揭开谜底。

柳叶梅忐忑地在房间里来来回回走动着,心里莫名地兴奋躁动,烧开了锅一般煎熬着,几次躺到床上去,眼睛却大瞪着,连一丝丝睡意都没有。

直到房间里光线渐渐暗淡了下来,窗外汽车、摩托车响成了一片,听上去人仰马翻的很热闹。柳叶梅走到了窗前,刚刚撩开厚重的窗帘,不等探头往外看,突然听到身后响起了开门声。

柳叶梅慌乱起来,心里怦怦直跳,紧紧盯着恍然亮起来的门洞。

“怎么不开灯呢?”门口一个黑乎乎的身影立在那儿,粗声大气地问道。

柳叶梅身子紧绷,直往墙根处躲。

“你怕啥呀?是我。”话音未落,男人已经走了进来。

虽然相隔了很长一段时间,但柳叶梅还是一眼就把吴法义认了出来,忸怩地说:“黑乎乎的,看不清,还以为是谁呢。”

“还能是谁?你还约其他人了?”吴法义一只手里拽着鼓鼓囊囊的袋子,一只手提着黑色公文包,站在电视柜前,问柳叶梅。

“没……没有……”

“那还不赶紧把东西接下来呀。”吴法义落落大方地对着柳叶梅说,就像面对着自家老婆一般自然。

这让柳叶梅紧张的情绪多多少少舒缓了一些,她走过来,顺手接过了他手中的袋子,提着手中掂量着,问道,“啥好东西呢?这么重。”

吴法义边把手中的公文包放到了电视柜上,边说:“买了一些吃的,知道你累,就在宾馆里面将就一下吧。”

“咋好让你破费呢,该我请……请你的。”柳叶梅客气道。

“是看不起我呢?还是帮我当外人了?”吴法义说着,脱起了外套,只穿了一件瘦身的背心,一屁股坐到了单人沙发上,舒坦地靠在了后背上,双手搓了搓面颊。

柳叶梅不经意地瞅着他宽阔的胸膛,思绪沸腾起来,想象着不久前,自己柔软的肢体曾经被这幅结实的身板压着、揉着、冲撞着……

直到把自己化成了一汪水,一波浪,在那片伟岸之上一波一波地翻卷着缠绵的浪花……

“你发啥呆呀?过来坐啊。”吴法义喊道。

柳叶梅还是放不开,拘泥着走过来,坐到了另一张沙发里,身子僵硬地朝外趔趄着。

“看你,还真把我当外人了?”

“没……没有……”

“还没有呢,你看看你吧,都紧张成啥样子了,就像我是一只老虎似的。”吴法义笑着说。

“俺是乡下的女人,没见过世面,能不害羞吗?再说了,那一次我……我……”

吴法义知道柳叶梅想表达什么,伸手在她细嫩的手掌上摸一把,坦然地说:“只因为有了那一次实实在在的亲密,我才对你念念不忘,真的,自打那之后,我几乎对其他女人失去了本能的念想,包括我的老婆。”

柳叶梅脸一红,说:“我有那么好吗?让你念念不忘的。”

“可不是,那一次,我才知道啥是纯粹的女人味了。”

“你就知道哄我开心,那你老婆呢,她就没女人味儿了?”

吴法义轻轻摇了摇头,说:“不瞒你说,我讨厌城里女人那股娇娇滴滴的酸样子,觉得她们一点都不真实,满脸涂着厚厚的化妆品,甚至连身上,连有些不见天日的部位都使用了化学制剂,就算不恶心,可也让人觉得像搂着一个假人。而你呢,就大不一样了,让我找到了那种天然的感受,所以才爆发出了那种冲动,恰恰是这种冲动,带给我无穷的快乐和美好享受。所以……所以才令我念念不忘。”

一番话说得柳叶梅心里灌了蜜浆一般,再看看吴法义一脸沉醉的模样,禁不住激动起来,但却极力克制着,低声道:“你这样一说,那我不是成……成罪人了嘛。”

“啥罪人不罪人的,你让我真正认识到了人之美,欲之妙,唤醒了我对美的渴望和需求。对我来说,你是天使,是美神啊!”吴法义一改上次缩手缩脚,唯唯诺诺的模样,激情高昂地说着,俨然是在演讲。

那些话虽然听上去有些有些空洞,酸溜溜,但柳叶梅偏偏就喜欢这种咬文嚼字的味道,她不经意地张开了自己的手掌,迎合着吴法义坦然的小动作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