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百六十四章 被吓怂了/山野那些事儿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吴法义望着柳叶梅,深情款款地说:“柳叶梅,一听到你要来的消息,别提我有多高兴了,一上班就着手做好了一切,就等着你来,好好感受一下这种幸福的滋味了。”

柳叶梅心跳脸烧起来,羞涩地望着吴法义说:“你可真会说话,都快把我说晕了。”

“我可不是耍嘴皮子,你不知道,之前我多次想到过找你,可我没有那个胆量。再说了,我也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,担心你不喜欢跟我交往,所以就一直没敢惊扰你,等着盼着,好不容易才把你盼来了。”

“你说的是真的?”

“你不信是吗?”吴法义瞪大眼睛问她。

柳叶梅摇了摇头,没说话。

“那好,你把我心抠出来看看吧,看是不是真的。”吴法义说着,握住了柳叶梅的手,按到了自己的胸前,一脸沉醉地念叨着,“你摸吧……掏吧……把我的心掏出来送给你!”

柳叶梅的手真切地感受到了他温热的肌肤,以及内在里那颗砰然跳动的心脏,一瞬间竟晕眩起来,眼前似乎飞满了色彩绚烂的蝴蝶,沸沸扬扬,扑朔迷离,小腹处一阵滚烫,充涌着,交织着……

吴法义身子靠了过来,紧紧拥住了她,颤声说道:“柳叶梅,我好想……真的好想……”

柳叶梅心旌狂乱,热血喷涌,但她紧紧咬着牙关,克制着,收拢着,不敢随意让自己的欲望怒放。

因为她的理智始终没有迷失,她知道自己此行的目的,而自己的身体极有可能就是达到那一目的唯一筹码。

于是,她边轻轻往外挣脱着,边低声说道:“别……别……我是为了很……很重要的事情才来找你的,听我说……”

吴法义一只手狂热地摸索着柳叶梅光滑的后背,回应道:“柳叶梅,我实在……实在忍受不了了,先让我亲亲你,好吗?”

“不……不……我是来求……求你的……你听我说。”柳叶梅紧闭着眼睛,扭动着身子说。

“柳叶梅……你放心……放心好了……我都给你办妥了……办妥了……”吴法义梦呓一般说着,游走在柳叶梅后背上那只手稍加逗留,又划到了她的前面……

不知道是因为吴法义那句已经办妥了的话使得柳叶梅踏实下来了,还是她被撩拨戏弄的缘故,她竟然陡然松弛下来,浑身热气蒸腾地舒展开来……

“柳叶梅,咱们躺到床上去吧。”吴法义爱抚了一阵,停了下来,伏在柳叶梅的耳根处说道。

柳叶梅被念了咒语一般,答应一声,起身爬上了床,平躺了下来。

吴法义走过来,亟不可待地扑上去,悄声说:“柳叶梅,我突然改变了主意,有了一个新想法。”

“啥想法?”柳叶梅一激灵,睁开眼睛,直直望着吴法义,问道:“你……你反悔了?”

吴法义摇摇头,亲昵地刮一下她的鼻子,说:“你这个傻老丫头,我有啥好反悔的啊?只是我想着……想着慢慢品味你的美丽,细细品尝你的风情,好不好?”

柳叶梅甜甜一笑,努着嘴说:“你可真是个酸秀才,说得啥呀?俺一点儿都听不懂。”

吴法义在她桃花一般的粉面上亲重重亲了一口,说:“我想先养养眼,把你看个透彻,然后就喝酒吃饭,等吃饱喝足了,再跟你真枪实弹的来一场,踏踏实实玩一个通宵,你说好不好?”

柳叶梅逗弄道:“还一个晚上呢,你身子骨受得了吗?”

吴法义往前一挺身子,磨蹭了起来,嘴上说着:“你试试这身子骨怎么样?硬朗不硬朗?保准能够让你上天入地。”

神使鬼差,柳叶梅竟然真的伸手触了上去,轻轻一撩,便受了惊吓一般,猛然缩回手,娇声道:“你坏……你坏……简直……简直坏透了,咋这样呢?吓死俺了。”

“嗯,我就是坏……就是坏……今晚把所有的坏都使出来,让你当一回天仙女,让你飞到天上去!”吴法义说着,动手解起了柳叶梅的衣服。

柳叶梅双手掩面,微微娇喘着说:“你不是说先吃饭吗?”

吴法义哼哼唧唧地说:“我实在……实在是太饿了,都成饿狼了,一刻钟都等不了了。”

“别,这样也太……太急了些,你……”

“求你……求你……”吴法义就像剥一根硕大的葱,有条不紊地开始了进一步的行动。

不知道为什么,他竟然发现,这一次柳叶梅越加美丽动人,就连这双天生丽质的脚丫子似乎都做了精心修饰,已变得面目全非。

“柳叶梅,你真美……真美……我都被你陶醉了。”吴法义呆呆看着,咕咚咽了一口唾沫。

柳叶梅眯眼看着,说:“看你,眼都直了,简直就成一个大花痴了。”

吴法义鼻腔理哼唧一声,说:“我从来都没……都没见过这么美的女人,简直无与伦比,美不胜收,真的!”

柳叶梅抿嘴一笑,说:“你又拽酸溜溜的词了,尽骗人,都是结过婚的人了,咋会那么稀罕呢?不就是那么回事嘛,到了你嘴上就成美景了。再说了,像你这么优秀的男人,还……还不知道看过多少大姑娘小媳妇呢,俺一个乡下的半老太婆了,有啥好稀奇的?”

吴法义摇摇头说:“不一样……真的不一样……那些人长的是垃圾桶……你长的才是仙人胚,是……是喷香扑鼻的万花筒。”

“老小子,我突然觉得你是这个世界上最……最会说话,最会讨好女人的男人了。”

“不是的,都是真情流露,情不得以,是你改变了我,自打那一次见到你,我就……就变成情痴了,时不时就想起了你的美丽,你的香气,还有……还有你给我的疯狂和迷醉。”

“不管是真的假的,这些话说出来,倒是真的让我感动……”柳叶梅微眯着眼睛,迷离的眼神里流露出桃色的光芒,一闪一闪打在吴法义痴狂的脸上。

说话间,吴法义的手突然动了起来,在柳叶梅身上疯狂地奔跑着……

“大孩子,瞧你那个熊样子,咋的了?傻了吧?”柳叶梅嘴上这样说着,却越发坦然起来。

“别……别的……我……我……”吴法义眼珠一转,活泛起来,像是贪婪地观赏着一件珍贵的千年丝帛,唯恐用劲过大,伤及了它,显得倍加爱惜呵护,小心翼翼……

“观赏”过一阵子,刚想跃身上马,楼道里突然想起了一个男人的喊声:“熊娘们,你就是个狐狸精,就是个潘金莲,真他妈的不要脸!”

柳叶梅被吓得一哆嗦,僵住了,“不好,怎么是我男人的声音?”

吴法义说:“我怎么没听到?”

柳叶梅说:“是他,肯定是他,我听得真真的,自家男人的声音,我再熟悉不过了,不行,你下来……下来,一定是他跟过来了。”

吴法义说:“这不可能,他怎么会跟踪你呢?“

柳叶梅侧起耳朵,说:“不信你听。”

吴法义皱起眉,仔细听了起来,这一听竟然听到楼下响起了警报声。

这一下子可炸了锅,他就像被电到了一样,返身跳下床,手忙脚乱的穿起了衣服,嘴上说着:“坏了……怀坏了……来警察了。”

柳叶梅倒还算冷静,她走到了窗前,拉开窗帘朝下望了一会儿,然后返身回来,说:“是,是警车停在院子里。”

吴法义已经穿好了衣服,拿起了茶几的公文包,说:“不行,我得赶紧离开这儿。”

柳叶梅一听急了,拽住他,说:“不行,你可不能走呀,我还有重要的事情求你帮忙呢。”

吴法义说:“不行,万一被逮住了,我就完蛋了。”

“胆小鬼!”柳叶梅骂一句,说,“这有什么好怕的,你坐下来,我们又不干坏事,就算是他们进了屋,又能怎么着呢?”

“大姐呀,那可不一样,你别忘了,我是啥身份呀,一旦传出去,不但饭碗砸了,说不定还要蹲大牢。”

“有那么严重?”

“是,很严重!”

柳叶梅硬拽着他的包不松手,说:“你放心,警察要是来了,我就说你是我表弟。”

“可人家能相信吗?”

“你放心,没做亏心事,不怕鬼叫门,咱们只吃饭还不行吗?”柳叶梅说着,坐到了沙发椅上,把吴法义带来的菜肴拿了出来,一样样摆在了茶几上。

吴法义想了想,说了声那好吧,勉强坐了下来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