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百六十五章 把酒论事儿/山野那些事儿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你咋买这么多吃的呢?吃不了多浪费呀。”柳叶梅说。

吴法义苦笑着说:“这还多呀,才几样呢?本来应该请你到酒店吃的,可想到出去有些不方便,万一被人看见,就麻烦了,所以才买了,在房间里吃得了。”

柳叶梅随口问:“你咋就那么怕呢?”

吴法义说:“没法不怕呀,这孤男寡女的在一起,肯定会惹出一些口舌跟猜疑来。我是个什么人你也不是不清楚,多一事不如少一事,你说是不是这个理儿?”

“这倒也是,我一个乡下女人倒无所谓,他们爱咋说咋说,可你就不一样了,你是领导干部,搞不好会影响你的前程的。”

“唉,身不由己呢。”

吴法义说完,又想起了啥,起身走到了电视柜前,拿起了他的公文包,从里面拿出了一瓶白酒,冲着柳叶梅晃了晃,说:“难得一聚,咱们就来他个一醉方休,你看怎么样?”

“才不跟你喝呢,我本来就没酒量,醉了咋办?”

“醉了好啊,醉卧花丛,多浪漫呢。”

“喝多了就不省人事了,丑态百出的,还浪漫个啥呢,我才不那么傻呢,要喝你自己喝,你醉了我也好照顾你。”

“不行,今晚你必须陪我喝,良宵美人,怎么好没酒呢?来,斟上……斟上。”吴法义往茶几上的两只玻璃杯里倒起了酒,边倒边说:“你闻闻,这酒香着呢,放在我办公室里很长时间了,一直没舍得喝。”

柳叶梅也不好再推辞,她怕扫了吴法义的兴,毕竟今天来是有求于他的,只得顺从着他,讨他欢心,要不然就等于白跑一趟了。

倒满酒,吴法义坐了下来,举起杯,跟柳叶梅轻轻一碰,说:“为了咱俩的一份情缘,干一杯。”

柳叶梅浅笑着说:“你这人真够浪漫的。”

“我,浪漫吗?”

柳叶梅点点头。

“可从来没人这样说起过,也可能是因为你的缘故吧。来……喝!”说完,吴法义猛喝了一口。

柳叶梅也跟着轻抿了一口,皱着眉,直摆头。

“对了,你来县城,没告诉李朝阳吧?”吴法义突然问道。

“没……没告诉他,咋了?”这个时候,柳叶梅不但不想提起他,更不愿意想起他。

“哦,那就好。这事你就别再跟他说起了,就当没见过我,一定要记住了,千万别说漏了。”

“咋了?你的意思是?”柳叶梅疑惑道。

吴法义想了想,突然轻淡地说:“倒也没啥,只是事先没告诉他,以后知道了,会瞎猜疑的,搞不好就把事情往歪处想了。”

柳叶梅哦一声,说:“你们是老同学,关系那么好,咋会往歪处想呢。”

“没事……没事,只要你不说,他是不会知道的。”

柳叶梅随即问道:“李朝阳他……他现在还好吧?”

吴法义点点头,说:“好着呢,这小子现在正是春风得意时,连我都难得见上他了。”

“你是说他提拔了?”

“现在已经是办公室主任了,手头权利大得很,往上爬的速度惊人,据说已经是副局长的候选人了,前途无量呢!”说着话时,吴法义脸上的表情明显低沉了许多。

“他可真是厉害,才多短的时间呢,都当那么大的官了。”柳叶梅由衷感叹道。

“来来,喝酒,继续喝酒!”吴法义没有接着话题说下去,而是举杯邀起了柳叶梅。

柳叶梅陪着喝过一口酒后,问吴法义:“这宾馆的房间是你安排的吗?”

“是啊,你觉得还满意吧?”

柳叶梅点点头,说:“我说嘛,你这人就是有浪漫情调。”

“也不全是,那要看面对谁了,只有你柳叶梅才是唯一,知道了不?”吴法义说。

柳叶梅满怀感激地点了点头,说:“你记性也好,竟然还记得咱上次住过的这个房间。”

“是啊,这叫重温旧梦,你说是不是柳叶梅?”吴法义眉飞色舞地说着,又举起了杯,豪爽地说,“来,咱们干一杯,一口见底!”

“不行啊,你的心意我领了,可……可这酒我实在喝不下呢!”

“你就放开来喝,喝多了我们接着睡。”吴法义坏笑着说。

柳叶梅心里急躁起来,她担心这样喝下去,万一吴法义喝醉了,那正经事儿可就没法谈了。等到明天天一亮,他肯定会急着赶时间去上班,那自己岂不是白来一趟了嘛?

正七上八下地琢磨着,吴法义突然说话了,他说:“柳叶梅,你就尽管放开来喝,放开来玩就是了,你们村长那事儿我已经知道了。”

柳叶梅一怔,直瞪着眼睛问他:“你……你是咋知道的呢?”

吴法义扮一个鬼脸,笑着说:“想知道是不?那好,你喝一大口酒,我就告诉你。”

“你真坏,就不喝……就不喝。”柳叶梅撅着嘴巴,装出一副生气的模样这样说着,手却把酒杯端了起来,真的就大口喝了下去。

吴法义见她被辣得大张了嘴巴,满脸痛苦就摇着头,这才说:“那我告诉你吧,其实这个案子就在我手上。”

柳叶梅一下子安静下来,呆呆地望着吴法义,质疑道:“你……你说的是真的还是假的?”

吴法义伸手抓起一条鸡腿,递给柳叶梅,自己也拿起一条,边啃边说:“我骗你干嘛?不就是那个叫尤……尤什么来着?”

“尤一手。”

“对,尤一手,是个村长不是吗?”

“是啊……是啊……是村长,这回可好了,总算是找对人了。”柳叶梅激动地说着,接着问吴法义,“你是咋知道我是为这事来的?”

吴法义呲牙笑着说:“事情也凑巧,李朝阳给我打电话的时候,我正在看卷宗,他一说你有急事找我,我就猜到一定是案子的事情,就问了李朝阳你们的村名,以及村长的名字,一对照,就全明白了。”

“我们在家都快急死了,多亏想起了你,这次总算是找对人了。”

吴法义沉下脸来,问:“那个姓尤的村长是你什么人?”

“是我家老表舅呢,很近很近的那种。”

“哦。”吴法义应一声,接着说,“这要是一般关系的话,这些事儿不管也好,那些土皇帝欺压百姓,贪赃枉法,就该好好治治他们。”

柳叶梅一听急了,说:“可别……可别……他是我老舅呢,咋好看着不管,无论如何你可要帮帮他啊!”

吴法义说:“你的事情我怎么好不管呢?你放心吧,我一定管,一定好好关照。”

“那这事我可真得好好谢谢你了,来,我敬你一杯酒吧,也算是表达一点心意。”柳叶梅说着,举起酒杯,跟吴法义轻轻碰了碰。

放下酒杯后,顾不上吃菜,柳叶梅接着问道:“表舅那事严重不严重?要不是落到你手里,会不会被判刑呢?”

吴法义咽下口里的菜,说:“判刑,肯定要判刑!”

“会判多少年呢?”

“这事儿可真的不好说,就这种案子,说他严重就严重,说他轻松那也很轻松。”

听吴法义这么一说,柳叶梅竟有些蒙了,傻傻地问:“啥叫说严重就严重,说轻松就轻松呢?不是有法律吗?”

吴法义举起杯,说:“干了这一杯,再说这事儿。”

“先说给我听,再跟你喝。”柳叶梅有意撒着娇,拧着不喝。

吴法义自己一口喝干了,说:“好不容易把你盼来,就是为了彻底放松放松,你却又让我说案子,可真有些扫我的兴了。”

柳叶梅伸手在吴法义脸上撩了一把,说:“这不是着急嘛,你先把事情说明了,咱们再放开来喝,你说好不好?”

吴法义顺势抓住了柳叶梅的那只手,攥在手里把玩着,说:“但凡这些案子,如果真得立案查起来,那还有个逃吗?就像你表舅,他都干了二三十年的村干部了,常在河边走,哪能不湿鞋,稍微一划拉,那就够判个三年五年的;可如果把眼前的这事压下,或者找个为他掩盖罪行的借口,那不就大事化小,小事化了嘛,你说是不是?”

柳叶梅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。

吴法义接着说:“不过这个案子吧,你表舅做得也有些过份了,那不等于发国难财嘛,本来麦子都快旱死了,放点保命水浇一浇地,他倒好,竟借机敛起财来了。”

柳叶梅赶忙解释道:“其实吧,他那钱也没进了自己的腰包,都是花到集体身上去了。”

“柳叶梅,你还真用不着为你表舅遮掩,人家检举信上写得清清楚楚,收来的钱直接进了腰包,既没立账目,也没专人管理,就放在他自己家里,这不明摆着是贪污吗?”

“那……那该咋办呢?”

吴法义说:“你回去后,让他赶紧立一本收支账,交给会计,关键是把支出项目列清就行了。”

柳叶梅想到那些钱根本就没用到正道上,支出项目肯定不好列,就说:“钱都花出去了,支出项目咋好列呢?”

吴法义轻松地说:“你只管把话捎到就行了,你表舅那些人都是老油条,做一点假账目还不是小菜一碟吗?”

柳叶梅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,问:“那这事就算是过去了?”

“是啊,其他事情都交给我了。”

柳叶梅看上去有些激动,说:“小吴大兄弟,这一回你可真帮了大忙了,真不知道该咋谢你。”

“咱们之间还言啥谢呢,来……来……继续喝酒……喝酒……”吴法义豪爽地举起杯,说道。

柳叶梅随即举杯迎了过去。

吴法义却停在了那儿,紧盯着柳叶梅的越发艳红的嘴唇,说:“那可不行,不能白白便宜了你,得让你谢谢我。”

“你的意思是?”柳叶梅一时猜不透他的意思。

“你喂我酒喝,就等于你谢过我了。”

柳叶梅忸怩着,问:“这酒咋个喂法呢?”

“简单着呢,来,我先喂你,示范一下。”

吴法义说着,喝下一口酒,含在嘴里面,然后凑到柳叶梅跟前,两张嘴贴到了一块儿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