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百六十六章 焦渴之夜/山野那些事儿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柳叶梅会意,只得迎合上去,芳唇微启,把他口中的酒缓缓吸纳进了自己嘴里。

那一口合了男人唾液的白酒就像一团火种,一旦吞进了肚子里,别立即引燃了烈焰,呼呼着了起来,把一张粉红的俏脸蛋儿烧得火红火红。

“你好坏……好坏……”柳叶梅手捂着脸,辣得直吐舌头。

“这可不是坏,这事感情的表达呀,来,我等着你喂我呢。”吴法义笑嘻嘻地说。

柳叶梅故作姿态地扭捏一阵,然后照着男人的样子,把酒喝进嘴里,凑过去,喂了起来。

吴法义咽下口中的酒后,无声无息咽了下去。

柳叶梅目光躲闪地盯着吴法义,羞涩一笑,说:“你这个老小子,真没出息。”

吴法义一脸茫然,问她:“我怎么就没出息了?”

“瞧瞧你,咋还那样呢?”

吴法义这才知道柳叶梅笑自己啥,低头嘿嘿一笑,说:“还不是怪你嘛,长得实在是太好看了。”

“什么呀,我不就是个庄户娘们嘛。”

“那可不一样,你有种一种天然的美,这是城里的女人无法比拟的,真的,柳叶梅我不是刻意讨好你,实在是叫人难以克制。”

“坏蛋,就说会说。”

“不只是会说,还会做呢,可惜,我的身份特殊,不敢随意造次。”

“还不敢呢,已经很过分了。”

“看看,你还是思想不开放吧。”

“不是不开放,是……是……”

“是什么?”

“你呀,就别刨根问底了,就是个没羞没臊的大孩子。”

吴法义拍了拍身边的被子,对着柳叶梅说:“别站在那儿了,赶紧坐下,继续吃喝。”

柳叶梅移动着小步走过来,背对着吴法义坐了下来。

吴法义嗤一笑,说:“转过身来,你不会脊背上也长着嘴巴吗?”说着话,双手搂住了柳叶梅圆润俏美的肩头,轻轻扳了过来。

“你羞煞俺了,前面不好看,难堪死了……”柳叶梅僵硬着身子,跟吴法义较着劲。

“你不乖乖转过来,我可真动手了。”吴法义说着,手就伸了过去。

“别!”柳叶梅惊叫一声,捂得更紧了。

吴法义像是被吓着了,傻傻地问一声:“你怎么了?”

柳叶梅埋下脸,小声叽咕道:“不行……不行……外面的警车还没走呢,我刚刚去卫生间的时候看过。”

“真的?”

柳叶梅点点头。

“看看,我这不是试探你嘛。”

“你在试探我?”

“是啊。”

“试探我啥?”

“还说好好陪陪我呢,我看一点诚意都没有。”吴法义板起脸来。

柳叶梅急了,说:“俺都这样了,咋就没诚意了?”

“有诚意能拒绝我吗?”

“不是我拒绝你,刚才都已经那样了,是你害怕了,把自己给吓软了,这能怪我吗?”

“其实我是被你男人吓的。”

“你也听见了?”

“对呀,我怎么就没听见呢,是不是你故意吓唬我?”

柳叶梅见吴法义真的不乐意了,心里就有些慌,担心前功尽弃,把尤一手那事给办砸了,扭一下腰肢,说:“我怎么会骗你呢?清清楚楚有个男人喊我的名字。”

“你确定是你男人了?”

柳叶梅咬着嘴唇,点了点头。

吴法义埋头想了想,说:“柳叶梅,你跟我说实话,你是不是故意带你家男人来的?”

“你……你啥意思?我带他来干嘛?”

“是不是设下圈套,等我钻进去,就关门杀狗吃?”

“你怎么这样想呢?”柳叶梅呼一下站了起来,说,“你把俺看成啥人了?俺有那么无耻吗?”

“别……别……我这不是在跟你开玩笑嘛,来……来……坐下了,继续……继续……”吴法义攥住柳叶梅的手,往下拉着。

柳叶梅本来就是做做样子,顺势坐了下来。

“我知道你是个好人,一个好女人。”吴法义站起来,走到电视柜前,从公文包里取出了一包面巾纸,再翻身回来。

柳叶梅目光躲躲闪闪地打量着吴法义,越发心慌意乱起来,为了放松自己,故意调侃道:“这城里的文化人就是不一样,大方洒脱不说,连模样儿都不一样,看上去也干干净净,利利索索的,一点儿都不像乡下的男人。”

“有啥不一样的?”吴法义坐下来,问柳叶梅。

“我笑你就像个孩子呀,在大人面前一点都不知道遮掩,晃来晃去,没羞没臊的。”

“咱俩都已经是夫妻了,还用得着遮掩了?”

“滚,谁跟你是夫妻了?”

“都已经入洞房了,还不是夫妻吗?”

“那也不是!”

吴法义一笑,说:“露水夫妻总算得上吧?”

柳叶梅咬了咬嘴唇,说:“算就算吧,反正都已经这样了,要不是警察在外面,俺真的就是你的了。”

吴法义一听警察二字,打一个激灵,举起杯,说道:“不谈别的了,只喝酒……喝酒!”

柳叶梅跟着举起杯,一口闷了下去。

一来二去,一瓶酒就喝干了,两个人极其投入,几乎到了忘我的境地,直到双双烂醉如泥,才身子一歪,沉沉睡了过去。

也不知道睡了多久,柳叶梅先醒了过来,她小声喊了几次,不但没有把吴法义惊醒,反倒觉得嗓子眼里越发痒得要命,里面呼呼燃烧起来的酒劲儿拼着命地往外冲。

无奈之下,她只得咬牙切齿把趴在自己身上的吴法义推到了一边,慢慢悠悠站起来,踉踉跄跄跑进了洗手间,抱着坐便器就哇哇吐了起来……

这一吐就吐了个痛快,几乎把吃进去的东西全都吐了出来。

然后又伏在坐便器上打了个盹儿,眯了一会儿,这才觉得舒服了很多,头脑也清醒了许多。

柳叶梅站起来,仍然觉得有些脑袋发胀,双眼发花。

于是,就挪到了淋浴头下,摸索着找准了开关,随便一掀,也不管冷水热水,蹲在地上便冲起了澡。

好在她本来就没穿衣服,也好在放出的全是冷水,一阵猛淋,酒气渐消,意识也慢慢恢复了起来。

又淋了一会儿,柳叶梅站起来,随手扯过了挂在搭杆的浴巾,潦潦草草一阵擦拭,然后披着浴巾便走了出来。

此时的吴法义仍然趴在地上呼呼大睡,她走到饮水机旁,接了一杯纯净水,走过去,伸手轻轻晃动着,“醒醒……醒醒……起来喝点水再睡吧。”

吴法义眼睛紧闭着,嘴里哼哼唧唧应了几声。

柳叶梅把水杯放到了他的唇下,说:“口干了,喝点水再睡,来……喝点水……”

吴法义果然就喝了起来,闭着眼,一口气喝干了杯子里的水。

柳叶梅放下杯子,搂着吴法义的肩膀,伏在他的耳根处,低声说:“上床睡去吧,地上太硬了,来,我扶你上去。”

吴法义摇摇头。

柳叶梅又说:“要不你去洗手间吐出来吧。”

吴法义嘴唇微微翕动起来,含糊不清地说了一句:“睡一会儿就好了,没事。”接着又沉沉睡过去。

尽管他自己嘴上说没事,可柳叶梅心里依然惴惴不安,唯恐出点啥意外。

越想她心里就越忐忑,就越觉得后怕,真担心吴法义他有个啥闪失,那可就难以收场了……

这样想着,柳叶梅吃力地站起来,重新倒满了一杯水,放在了一边。又从床上拿过了一床毛巾被,轻轻搭在了吴法义的身上。

然后再转过身来,拿起了自己的衣服,窸窸窣窣穿在了身上,这才走到了吴法义身边,斜躺下来,轻轻搂住了他。

吴法义醉意沉沉,睡得就像一头死猪,直挺挺躺的,大半个晚上,几乎连身都没翻一下。

有好几次柳叶梅睁开眼睛,竟然发现他真得就像死过去了一样,甚至连气都不再喘了,随就连声叫唤起来:“吴法义,你醒醒……你醒醒呀……不要吓唬我好吗?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