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百六十七章 翻江倒海的难受/山野那些事儿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见吴法义没有回应,柳叶梅就把手摸上了他的胸口,这才知道心跳还算正常,再往下一看,那个地界儿依然热情高涨,心里就跟着烧起火来。

很明显,人还活着,不但活着,并且还活得挺有劲儿,只是已经烂醉如泥罢了。

这让柳叶梅很疑惑,人都醉成那个熊样子了,咋还是一副斗志昂扬、剑拔弩张的的模样呢?

人家常说酒能乱x,兴许就是这物儿惹的祸……

其实这个时候,柳叶梅的酒已经完全醒了,头脑异常清醒。可越是清醒,她心里面就越是复杂,越是愧悔不安,一时间翻江倒海,五味俱全。

她绵绵不断地回味着之前的言行……这一切的一切,与半年前那个简单纯朴,洁身自好的自己完全判若两人,简直就是脱胎换骨的改变!

唉,都说时间能改变一切,可自己转变的速度也过于快了一些,快得几乎连过程都没了踪影。

柳叶梅这样乌七八糟地想着,一直熬到了天亮。

当她看到窗子上有了明晃晃的光影,这才收起了搂在吴法义身上的那一只胳膊,轻轻起身,去了洗手间。

她蹲下身来,勾头一看,只见自己那处的颜色竟愈发鲜亮,多了一些灵动的弹性。

柳叶梅傻傻一笑,瞬间桃色染面。

她转身来到了洗脸盆前,放开凉水,捧起大把大把的水,洗起脸来。

洗完擦净之后,又在镜子面前细细打量了一番自己,这才开门走了出来。

当她回到房间的时间,却大吃一惊,她竟然发现,之前睡得死猪一样的吴法义竟然已经穿戴整齐,坐到了沙发上,在吸吸啦啦喝着水。

“你……你……醒了呀?”就这么一句,柳叶梅却问得吱吱唔唔。

而此时的吴法义已彼时的吴法义,看上去像是刚刚从外面走进来的一个陌生人似的,硬巴巴地说:“单位离这儿有些远,我得赶去上班了。”

柳叶梅问:“你身体没事吧?”

“没事,有啥事儿?不就是喝点酒嘛,小意思。”吴法义的脸上依然不见一笑和缓的笑容。

柳叶梅就有些纳闷,难道自己哪儿做得不好,做得不对,无意间伤着他了。却又不敢随便问,只得傻傻地杵在那儿,没了话说。

吴法义意识到了什么,淡然一笑,说:“是喝多了点,过于放松了。不过,城里的夜生活就是这样,放得开,烂得很,再正常不过了。有句话说得好,黑夜是对白昼背叛,哪一个虚伪,哪一个真实,只有自己的灵魂明白。”

柳叶梅也咧嘴一笑,却有些惨然,她说:“你又成酸秀才了。”

“昨晚酸了吗?”

“可不是,都让你酸透了。不过吧,你的确很有才啊,出口成章的,听得俺云山雾罩的,像个木头人似的。”柳叶梅拘泥而又不乏恭维地说道。

“哦,你再休息一会儿吧,我去洗把脸。”吴法义说着,走进了洗手间。

柳叶梅应一声,赶忙动手收拾起了地板上一片狼藉的“残局”,先是把吃剩的东西,以及空酒瓶啥的归拢到了一起,然后又把被子叠好了,抱到了床上去,正在抻着床单的时候,听到吴法义走了出来。

“放下……放下……用不着你动手打扫那些。”吴法义站在柳叶梅的身后说一声。

柳叶梅没有停下来,边做着边说:“弄成这个样子,咋好扔在那儿不管呢,难看死了。”

吴法义不屑地说:“有服务员呢,专门打扫卫生、整理房间的,你都帮忙干了,岂不是让她们失业嘛。”

“咱们给弄得太乱了,不好意思就这样走了。”

吴法义说:“那我先走了,要不就来不及了。”

柳叶梅停下手中的话,直起腰,双眼直直地紧盯着他,似乎有很多话要说,但却一个字都吐不出来。

吴法义一笑,说:“看你那样吧,用不着不好意思,我明白你的意思。”

“不是……不是……是……”柳叶梅讷讷着。

吴法义望着柳叶梅,表情严肃地问一句:“那个姓尤的真是你表舅?”

柳叶梅点点头,说:“那还假的了,我娘的姑家亲表哥。”

“那好吧,我尽量办就是了。”

柳叶梅一听这话,似乎有些模棱两可,昨晚明明说定了的,今天咋就变味儿了呢?于是就哀求道:“这事我们可就指望你了,你一定要帮忙啊,要不然我老舅这一辈子可就全完了。”

吴法义垂眉一想,然后高谈阔论地说:“现在老百姓对那些腐败案子恨之入骨,政府也不得不重视,暗下决心要惩治那些害群之马,一旦有顶风而上者,准得死死盯着,所以说操作起来必须要慎重,搞不好就连自己都带进去了;还有,挂靠这个案子的,又不只是我自己一个人,必须全都要通气,万一有人在里面插一棒子,那后果就难以想象。”

柳叶梅更傻了,一股凉气从脚底泛起,直往上冒,刹那间就把自己周身全都冻透了,止不住瑟瑟打起寒噤来。

“你看看,没说不给办呀,只是把情况跟你说明了,万一办不成的话,你也好心中有个数,到时候可千万别怪罪我。”

柳叶梅觉得吴法义突然间完全变成了另外一个人,变得陌生而疏远,像是自己压根儿就不认识他似的,呆滞地盯着那张冷飒飒,似乎已经找不出半点感情色彩的脸,说:“你的意思是……是还有其他人……也跟你一起管那事儿,那要不要……要不要……”

说到这儿,柳叶梅突然想起了什么,转身走到了床头处,从枕头下面摸出了自己的手包,拉开拉链,从里面掏出了尤一手给的那五千元钱,返身回来,递到了吴法义的面前。

吴法义竟然一脸平静,他望一眼那钱,再望向柳叶梅的脸,问道:“这钱是谁的?”

柳叶梅说:“你别管那么多,拿着就是了,也好请办案的其他领导一块吃顿饭。”

“我问你,这钱是那个村长给的吗?”

“嗯,是的,是他给的。”柳叶梅点点头。

吴法义伸手接了过去,数都没数,就放到了公文包里,然后说:“我要早去上班,你休息一会儿再回去吧。”

没等柳叶梅说啥,吴法义又接着说:“关于那个案子的事,我尽量办,你告诉老村长,放心好了,有啥特殊情况,我会电话告诉你。”

柳叶梅点头应着,然后问道:“你能告诉我那个人,他……他是谁吗?”

吴法义打量她一眼,问道:“你问哪一个人?”

“就是……就是告尤村长的那个人。”

吴法义僵硬地摇摇头,说:“那可不行,我们是有严格纪律的,绝对不能透露。”

“我只是心里边好奇,你告诉我,我绝对不告诉第二个人,包括我表舅,行不行?”

吴法义摇着头,说:“这不可能,并不是我不相信你,是因为我得为自己的饭碗考虑,你知道不?”

“有那么严重吗?”

“有!”

柳叶梅眼珠子一转,想玩点小聪明,说:“那我说人名,不是你就摇头,行不行?”

吴法义坚决地说:“不行!你就别费那个心思了,我该上班去了。”

柳叶梅撅着嘴巴,佯装不高兴地说:“白白跟你好了一场,这么点事儿都不告诉我。”

“工作上面的事情连我爹、我娘、我老婆都不能透露,我已经告诉你够多了,如果传出去,非免了我的职不行。”

柳叶梅吃惊地问:“有那么严重吗?”

“有,说不定比这更严重!好了,我走了,再见。”吴法义朝外走去。

不等到门口,突然又想起了什么,停下来,对着柳叶梅说:“你休息一会儿直接走就行了,房费用不着你管了。”

柳叶梅说:“还是我结吧,你帮我的忙,咋好再让你破费?”

“啥破费不破费的,又用不着我掏一分钱,管他呢”

“你不掏谁掏?”

“有一家企业的大老板跟我关系不孬,从这家宾馆给我预留了一个房间,什么时候用得着就用,所有的消费全由他包圆了。”吴法义不无炫耀地说。

柳叶梅倒是显得满脸疑惑,问一声:“还有这样的好事?”

吴法义不无得意地说:“这还用得着怀疑了,这个房间我都用了几年了。哦,你如果没玩够的话,就再住一天吧,随便你。”

“不了,我还急着回去呢,家里的麦子都熟透了,也该开镰了。”

“那好,你啥时想走就走吧,我忙得很,没时间送你了。”说完,脸上堆出一丝僵硬的笑容,道一声再见,开门走了出去。

随着砰一声门响,柳叶梅心里一阵颤动,接着便翻江倒海起来,说不出是个啥滋味来。

等稍稍平静后,她梳理一番,觉得其实最令自己添堵的也就两点——

一是为昨夜里自己那些淫秽不堪、伤风败俗的行径深感愧疚;

二是因为吴法义不动声色地接受了那五千块钱,接得是如此的轻巧,如此的自然,又是如此的理所应当,甚至连一句推辞的话都没有,这让她觉得难以理喻,越发觉得吴法义这个人深不可测,难以捉摸,根本就看不出他真实的一面。

吴法义走后, 柳叶梅突然觉得又困又乏,几乎连站立的力气都没有了。一头栽倒在了床上,斜倚在被子上,迷迷瞪瞪睡了过去。

突然,她听到了有人在骂:“柳叶梅,你这个臊娘们,简直就是个潘金莲,怎么就越来越不要脸了呢?在村子里浪就罢了,竟然还到城里跟野男人开房了,你这样对得起自家男人吗?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