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百七十二章 神神秘秘的男人/山野那些事儿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就像平地炸响了一声巨雷,把柳叶梅震得大脑一片空白,连眼前的所有一切都模模糊糊起来。

直到手机响了起来,她才清醒过来。

看一眼号码是蔡富贵打过来的,就按下接听键。

蔡富贵上来就问:“柳叶梅,你在哪儿呢?”

柳叶梅说:“在村里呢。”

蔡富贵说:“那就好,我还以为你在路上呢。”

柳叶梅心里一梗,问他:“你知道我去哪儿了?”

蔡富贵说:“是啊,村长告诉我了,你去替他办事了。”

柳叶梅说:“你知道了就好,免得疑神疑鬼的。”

蔡富贵说:“村长的忙该帮还得帮,人总该要有点良心,对不对?要是没良心,会被累劈的!”

柳叶梅觉得这话有点儿逆耳,随问他:“蔡富贵,你啥意思?”

“没意思,村子有人被劈死了。”蔡富贵说完,就挂断了电话。

柳叶梅被说得云山雾罩,琢磨了半天,觉得蔡富贵也没其他意思,就是牵挂自己罢了,干脆就不去想了,专注地看着眼前的一切。

这时候曹山妮家的亲戚陆陆续续来了,一个个跪伏到树下的灵前吊丧,一家老少也跟着齐声哭号起来。

柳叶梅望着眼前老老少少一大片人马,身披麻戴孝就地跪倒,又是磕头,又是哭号。

嘈杂的悲切声中,偶尔会冒出一句与众不同的音调来。

细细一听,才知道是曹山妮她爹梁木匠在骂,咬牙切齿,骂得很恶毒,很尖刻。

老婆死了他骂啥?这让柳叶梅觉得有些不可思议,反正他骂自有骂的道理,也没人拦他,由着他去骂。

这样的氛围之下,柳叶梅心里跟着涌出了一阵强烈的恐惧与伤痛。

她回过头,无意间看见毛四斤正站在自己身后几步远,土灰着一张脸,正呆呆望着那个死了的女人。

柳叶梅走过去,问他:“毛四斤,曹山妮她娘是咋死的?”

毛四斤摇了摇头,没说话。

“瞧你个死熊样子!”柳叶梅偷偷在毛四斤后背上拧了一把,说,“还想做人家女婿呢,就这样的态度?”

“别胡说!谁想做她家女婿了。”

“那你来干嘛?”

“瞧惹恼呗。”

“不对吧,你们不是早就好上了吗?是你踹了她?还是她蹬了你?”

“嫂子,你打住吧,不要捕风捉影好不好?”

“我咋就捕风捉影了?”

毛四斤朝着右侧挑了挑下巴,小声说:“人家名花有主了。”

柳叶梅顺着毛四斤的眼神望过去,见大柱子灰塌塌站在这儿,双眼一直盯在正哭得死去活来的曹山妮身上,就问蔡富贵:“你说大柱子?”

蔡富贵点了点头。

“小鳖羔子,你就撒手让给他了?”

“啥叫让给他了?我跟那个谁压根儿就没那事好不好?不跟你瞎扯了,闻闻你身上的味儿吧,熏死人了!”

“啥味儿?”

“骚味儿!”毛四斤扔下一句,头也不回地走了。

柳叶梅心头一紧,难道是自己两天来跟男人缠来缠去,水乳交融、风雨交加的,身上就留下了怪味儿?

这样想着,就低下头,不易察觉地嗅了嗅,也没闻出有啥不对劲,就走到了大柱子跟前,问:“大柱子,人是咋死的?”

大柱子看都没看她一眼,黯然回一句:“让雷劈了。”

柳叶梅不再问他,转身走到了五保户曹老太面前,大声问道:“老奶,曹山妮她娘是在哪儿被雷劈的?”

曹老太连头都没回一下,根本就没理她这块菜。

柳叶梅这才想起,自己真的是犯傻了,竟然连曹老太是个聋子都忘得一干二净了。

站在前边的大柱子像是回过味来,觉得刚才的回答太冷了点儿,就主动靠了过来,对着柳叶梅一咧嘴,说:“听说是老两口一起回娘家,在返回的路上遭遇了雷电,就那样了。”

柳叶梅点点头,看看四下无人,就瞧瞧问他:“大柱子,你是不是看上曹山妮了?”

大柱子脸一红,朝着曹山妮的背影瞥了一眼,啥也没说。

柳叶梅接着问:“她对你有那个意思吗?”

大柱子点点头,说:“我都帮她们家干过活了,还……还守过几次夜呢。”

“哦。”柳叶梅往前推了他一把,说:“那就别站在一边看热闹了,长点眼色,过去搭把手,他们家没儿子,亲戚又少,正缺人手。”

这一回大柱子脸上有些血色,挠了挠头,说:“柳叶梅姐,那……那样……合适吗?”

“咋不合适,他们肯定不会撵你,啥也不说,只闷着头干你的。”

“姐,人家不会笑俺吧?”

“这有啥好笑的?人家遇到那么大的难处,就算是乡里乡亲的帮个忙,还有啥?没事的,去吧,快去吧。”

大柱子还是放不开,扭捏着说:“俺也这么想,可……可就是没那个胆儿,迈不出那一步。”

柳叶梅打气说:“去吧,大胆点儿,等他们家缓过劲来后,我给你们保媒去,只要曹山妮乐意,保准没问题。”

大柱子竟然忘了所处的环境,咧嘴笑了起来。

柳叶梅骂他:“瞧你个没出息的,人家家里死了人,你还笑得出来?赶紧过去吧。”

“哦……哦……”大柱子缩手缩脚走了过去,站在人群后面,清理起了地上散落的石头。

柳叶梅眼睛紧盯在曹山妮的身上,只见她间或把一张悲恸欲绝的脸转过来,沾满了涟涟泪水的目光在大柱子身上瞥一眼,不见表情有任何改变,旋即又转回身去嚎哭去了。

看来她并不反感大柱子过来献殷勤,估计他们之间也许真的就有了那种情感。

不知道为什么,柳叶梅心里竟然莫名其妙地跟着微微一甜。

这种甜仅仅有了荡了几秒钟,继而涌上来的是满心满肺的惊恐和后怕,现在回头想想,假若昨天自己没有遇到陶元宝,说不定此时此刻自己也就像曹山妮她娘这样,冷冰冰直挺挺躺在这儿了。

那样以来,还不得把自己的爹娘哭死啊!

还有自己的儿子小宝,那么小就没了娘亲,还不得生生难受死啊!还有……还有蔡富贵,对了,如果自己死了,他会不会伤心呢?看他这一阵子对自己冷冷淡淡的,怕是在就不在意自己的死活了……

就这样天马行空,噩梦一般胡思乱想着回了家,浑身又酸又痛,一头栽倒在床上,直挺挺躺着,直楞着双眼,紧瞅着房顶,真就像死过去了一样。

她想睡,可睡不着。

闭上眼睛,面前就是自己惨遭雷劈的悲壮场景——

一道雪亮的闪电自乌云间射出,直刺到她柔弱的身上,她匍然倒地,跌进了泥浆里,连腿都来不及蹬一下,就成了一具冰冷的尸首……

柳叶梅几乎被自己这些阴森恐怖的虚构的想象给吓疯了,她心里清清楚楚,这是在自我折磨,是在跟自己过不去,可就是摆脱不了。

无奈之下,她从床上爬了起来,去外间的橱柜里拿出了一瓶白酒,对着嘴就灌了起来。

可酒气太呛,呛得她直想呕吐。

他只得从菜橱里摸出了一块干渍了的咸菜,猛咬一口,把恶心劲儿压了下去。然后趁机一憋气灌下了小半瓶的白酒,再走到水缸处,舀起一瓢凉水,敞开嗓子,咕嘟嘟喝了下去。

转身返回了里间,爬上床,没一会儿工夫,就轻飘飘天旋地转起来,转来转去,就把自己给转迷瞪了过去。

醒来的时候,睁眼一看,已经是下午两点多了。

扭着脖子往窗口上望去,见玻璃上已是光灿灿一片,这才知道,已经是个大晴天了。

突然想起儿子小宝,自己都两天没着家,也不知道他咋样了。

心里油然冒出了深深的愧疚,自己还配当妈吗?竟然整夜整夜地躺在别人家的床上,还那么下流地乖乖顺顺卧在野男人的怀里,竟然还……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