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百七十四章 黄仙姑作法/山野那些事儿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这会不会就是黄仙姑说的大灾大难呢?难道他们的无常之死才仅仅是个开始,接下来会不会……

柳叶梅不敢往下想了,哪儿还有心思再去看麦子,手拿着镰刀就直奔着黄仙姑家去了。

本来担心黄仙姑会不会已经去了土坑那边,拐过墙角,就看见门楼子下面的两扇破木头门大开着,这才松了一口气。

等进了院子,往里面一瞅,见低矮的屋子里挤满了人,黑幽幽一片,啥也看不清。

柳叶梅满腹疑惑地靠过去,挨近门口,跳着脚朝屋里面望过去。

正巧有人挤扁了身子钻出来,柳叶梅一看是近邻的王婶,手里捏着一个拳头大小的纸包。

“王婶,你手里拿的啥?”

王婶竟被吓着了,哎哟惊叫了一声,不由得往后退了半步,手中的那纸包却紧紧捏着,就像捏着自己的命一样。

“婶,是我呀,吓着你了?”柳叶梅小声说着,向前扶她一把。

王婶一看是柳叶梅,这才松弛下来,说:“可不吓着我了,心里本来就绷得紧紧的,屋里又暗,一出来啥也看不清,你那么一咋呼,没把一下子把我吓死就不错了。”

“婶子你也太胆小了。”柳叶梅扶着王婶走出来,盯着她手中的纸包问道,“那是啥?”

王婶满脸森然,扭过脖子往屋里瞅了瞅,反手扯着柳叶梅的衣袖,走到了靠近大门的地方,神秘兮兮地问:“你还问我,你不是来取这个的?”

柳叶梅摇摇头,一脸茫然,说:“我……我没想来取啥呀。”

王婶手捂住那个纸包,说:“是神符,黄仙姑给求的。”

“啥神符?”

“就是逢凶化吉,消灾祛祸的神符呀。”

“这个……这个干啥用的?”

“拿回家煎水喝啊,看你怪聪明的一个人,咋连这个都不懂呢,是不是在跟婶装糊涂呢?”

柳叶梅浅笑着说:“不是……不是装糊涂,真的不懂那是干啥用的。”

王婶就说:“这些事心知肚明就行,可别乱传,拿回家后,一家老小煎水喝下去,神仙就会保佑全家平平安安,没灾没难。”

柳叶梅蹙着眉,质疑道:“婶,这……这玩意儿有那么灵验吗?黄仙姑从哪里讨来的宝贝呀?”

“去,破嘴!咋能这么说话呢,啥叫玩意儿啊?这是神灵之物,可不能不恭呢。”王婶一脸虔诚地说,“黄仙姑好不容易才从上仙那儿求来的,珍重着呢。”

“哦,可就算它珍重,可平白无故的,喝那个干嘛呀?”柳叶梅还是一脸不不屑。

王婶满脸诡秘,极力压低声音说:“你还没觉出热乎来吗?人家黄仙姑说了,咱们村招惹了神灵,降罪下来了,怕是要取走大半人的性命呢!”

“有那么严重?”

“可不是,你不可能不知道吧?”

“知道啥?”

“曹木匠家的那事呀。”

柳叶梅点点头,说:“大概听说了一点,可那也许就是个巧合吧,估计他们出事的那地方有啥东西引下了雷电,击倒了他们。”

“傻呀你,以前咋从来就没出过那档子事儿?又偏偏是这种时候,那地儿平日里来来往往的人多了去了,却单单劈了曹木匠家两口子,这还用得着用嘴说了,自己心里一琢磨就知道是咋回事了。”

“可是……可是……”

柳叶梅话还没说出口,王婶就摆摆手说:“柳叶梅啊,你可别不服,赶紧排队去领神符吧,俺回家燃香煎服了。”说完,迈着与年龄极不相符的小碎步,一溜烟地走了。

柳叶梅站在原地,半信半疑地思忖着王婶的话,先是想起了黄仙姑曾经对自己说起过的有大灾大难降临的谶言,又联想到了曹木匠两口的无常之死,心里就发紧发毛,禁不住惶惶然起来。

她把镰刀放到了墙根下面,悄无声息地进了屋,紧挨在了后头,一步步前移着。

等到半晌的时候,好不容易才进了黄仙姑的里间。

只见屋里正中靠墙处,燃着大片的香火,烟雾缭绕的,透着一股空灵神秘的气息。

黄仙姑盘腿坐在香炉右侧,见柳叶梅进来,睁开了眼睛,对着柳叶梅说:“你可来了,这两天就没坐卧不宁?”

在这种幽冥恍惚的环境中,柳叶梅头脑发蒙,心地虚空,身不由己地虔诚起来,她摇摇头,又点点头,说:“村里出了那么吓人的事情,能安宁得了嘛。”

黄仙姑叹一口气,慨叹道:“时辰已到,不得不报呀!”

“老姑,您的意思是说,曹木匠他们……他们一家子做下了昧良心的歹事儿?”

黄仙姑颔首说道:“可不是咋地,看上去还不是一般的亏心事,大着呢,肯定是人命关天!”

“老姑,你可别乱唬人,咋会有那么严重?平日里看曹木匠一家子也不像那种心狠手辣的人呀?咋会种下那种冤孽呢?”

黄仙姑哼一声鼻息,说:“人不可貌相,有些人吧,表面上看着像个绵羊,可背后做的那些事吧,狼心狗肺都不如,你说是不是?”

“哦,对了老姑。”柳叶梅问道,“那天,你在土坑边跟我说的灾难是不是就这事儿?”

黄仙姑摇摇头,声音低沉地说:“这还不算,顶多也才是个开头,说不定那一天,满村子的人就像坏透了的地瓜一样,叽里咕噜倒下去,就再也爬不起来了呀。”

柳叶梅惊惶起来,瞪大眼睛望着黄仙姑,问一声:“老姑,你说的是……是真的?”

黄仙姑眉一横,激昂回一句:“神道仙道,何来戏言!”

柳叶梅觉得心被提到了嗓子眼里,气都喘得不顺畅了,颓然道:“那……那可该咋办呢?”

黄仙姑声音缓下来,说:“这不是老姑已经在想办法了嘛,都已经忙活了两天了。”

“你是说他们从你这儿取走的那些神符?”

“是啊,只要心存诚意,煎服下去,定能躲过这场灾祸。”黄仙姑煞有介事地说道。

柳叶梅面露虔诚,感慨道:“老姑,您真是普度众生的活菩萨,咱们桃花村村的老少爷们该给您树碑立传了。”

黄仙姑摆了摆头,坦然笑道:“老姑是在替天行道,不图回报。”

柳叶梅竖起大拇指,语无伦次地夸赞道:“老姑你真行,真是活菩萨……真是活雷锋……真是个悬壶济世的济公!”

“行了……行了……你就别乱夸一气了,赶紧拿一个救命神符回去服下吧,越早越好,免得生出事端。”黄仙姑说着,递给柳叶梅一个黄纸包。

柳叶梅接到手里,深鞠一躬,感恩戴德地说:“老姑,您真是好人……不……不……真是好神……好仙……”

“好了……好了,跟我你还瞎客气,我可不愿意听你耍嘴皮子。要是真有良心的话,你就帮帮村里这些就要大祸临头的人们吧,可千千万万别让他们也像曹木匠了。”说到这儿,黄仙姑看上去忧心忡忡。

“可是……可是我咋帮他们呀?”

“见人就说,让他们赶紧过来那神符,喝下去就太平了。”

柳叶梅点头应承道:“好……好……我这就去满村子转转,逢人便对他们讲,让他们赶紧来您这儿,这行了吧。”

“行……行……这样以来,你不但帮了他们,也是为你自己,为你们全家行善积德呢。”

柳叶梅欲转身,突然想起了什么,问黄仙姑:“老姑,我该给你钱的。”

黄仙姑摆摆手,说:“咱娘俩还扯得清楚嘛,谁跟谁呀,赶紧走吧……走吧……”

柳叶梅偏拗上了,从兜里摸出了二十元钱,递到了黄仙姑面前,嘴上说着:“这可不是一把韭菜半把菠菜,这是救命神符,可是无价之宝,无论如何你得收下……收下……要不然我良心难宁!”

“瞧你这个认真劲儿,倒把老姑说得不得不收了,那好,我就收下,权作接受了你的一片诚心。”

“就该收的,你不收我心里肯定不踏实的。对了,老姑,我对他们咋说这收钱的事呢?”

“你就实话实说呗,我收的只是香纸钱,用不着躲躲闪闪。”

“那好吧,我就照您说的去办了。”柳叶梅说完,走出了烟熏火燎的屋子,顺手拿起了靠在墙根处的镰刀,甩开步子出了院门。

如此以来,柳叶梅就成了一个流动广播员,逢人便讲,逢人便说,越发把灾难虚张得摄人魂魄;越发把黄仙姑吹嘘得神乎其神。

而听着多也信以为真,心悦诚服,道一声谢后,就仓仓惶惶地直接奔着黄仙姑家去了。

正当她使命等身,满怀济世之诚满街游说的时候,远远看见尤一手脚步匆匆走了过来。

慢慢走近了,柳叶梅看到他竟然一脸凶相,怒气冲冲,脸不是脸,鼻子不是鼻子的,心里禁不住猛然一振。

“你个死熊娘们儿,想找死啊!”尤一手压得声音,在嗓子眼里恶狠狠地骂道。

“你咋……咋骂人呢?”柳叶梅被骂愣了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