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百七十五章 被人当枪使了/山野那些事儿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尤一手冷着脸,扬起了巴掌,咬着牙根说:“麻痹滴,我不但骂你,还想揍你呢。”

柳叶梅头心一横,仰起头迎了上去,嘴里不服气地嚷嚷着:“你揍……你揍……半天半地的,抽啥风呀你?”

尤一手却软了下来,垂下了胳膊,发着恨地指责道:“柳叶梅呀柳叶梅,你咋就那么不开窍呢?脑子进水了是咋的?”

柳叶梅被骂糊涂了,一时云里雾里,紧皱起眉,问道:“我咋就不开窍了?咋就进水了?”

“这还要问我?你说你要多傻有多傻,让人当枪使都不知道。看上去龙睛虎眼的怪聪明,可实质上连个傻瓜都不如!”尤一手没脸没皮地斥责道。

柳叶梅急红了脸,喊一声:“你到底在说啥呢?”

尤一手抬头朝着四周环视着,见不远处有人朝这边鬼鬼祟祟打量着,就气呼呼地说:“走,跟我去办公室,别在这儿丢人现眼了。”说完倒背起手,朝着前面走去。

柳叶梅稍加思量,只得抬脚跟了上去。

到了村委会,进了尤一手的办公室,不等尤一手说话,柳叶梅便憋不住了,绛红着脸,火冒三丈地喝叱道:“你凭啥在大街上骂我呢?没脸没皮的,骂孙子一样!”

尤一手这时候反倒软了下来,不急着回答她,慢悠悠坐到了办公桌前,抽出一支烟,点燃了,大口大口吸起来。

“你倒是说话呀!为啥那样骂我?”

尤一手瞄一眼气势汹汹的柳叶梅,吐一口烟雾,说:“你先坐下。”

“我不坐,就站在这儿听你解释。”

“你看你这德行吧,泼妇啥样你啥样。”

“我是泼妇就好了,早把你那种赖嘴撕碎了!”柳叶梅依然不依不饶。

尤一手看上去没了丁点儿火气,说:“你还是去坐下吧,站在那儿还真让我害怕。”

“还有害怕的事儿?”

“照镜子看看你的模样,整个儿一头母狼。”

柳叶梅忍俊不禁,心里暗笑了一声,再也吼不起来了,朝着外面打探一眼,降低音调问尤一手:“就为昨夜里那事?”

“昨夜里啥事?”

“不就是不让你去我家嘛。”

“操!”尤一手骂一声,流里流气地说,“鬼才为那点小事骂你呢。老尤我睡个女人还不简单,等着盼着的多了去了。”

“美死你吧,你以为你是唐僧啊,争着抢着的。那你说,到底为啥那样狠毒地骂我?”

尤一手扔掉手中的烟蒂,双眼直直地盯着柳叶梅,问道:“都到这份儿了,你还不知道我为啥骂你?”

“你不告诉我,我咋知道。”

尤一手举起被香烟熏得焦黄的手指,朝着柳叶梅戳点着,说:“你咋就这么不长脑子呢?竟然帮着黄仙姑搞起了封建迷信,暗地里也就罢了,竟然还满大街地游说宣传,影响坏透了,你知道不知道?”

柳叶梅这才幡然顿悟,原来竟然是为了这事儿,辩解道:“我还不是为了村里的老老少少嘛,万一真的都像曹木匠两口子那样,那还了得呀。”

“你就是过于信黄仙姑那一套,说啥你都听,她那是在搞牛鬼蛇神你知道不知道?”

“你之前不是也相信她那一套吗?”

“我那是一时糊涂,身上不舒服,巧合了。可你呢,信得一塌糊涂,半点都不打折扣,简直都五体投地了,竟然还帮着她做起了宣传,你知道别人都说你啥了?”

“说我啥了?”

“说你跟她合伙骗人,挖空心思敛财呢。”

“我骗人了?我敛财了?钱财在哪儿呢?”

“你还嘴硬,不是骗人家钱财是啥?只在一片黄纸上划拉一下,就收二十块钱,也太黑了吧?”

“可人家黄仙姑收的那只是香火钱,为的是帮着大伙消灾,咋就不识好人心呢?不但不感激,反倒诬赖人家,真没良心!”

“狗曰的,这太平盛世,哪来的那么多灾难?你也不分青红皂白就跟着掺和。”

“你说得轻巧,没有灾难曹木匠一家是咋的了?其实之前早就有神灵告诉黄仙姑了,说是村里有灾难降临,这不就应验了嘛。”

尤一手虎起脸,呵斥道:“柳叶梅你咋这么死脑筋呢?曹木匠那不就是个意外嘛,下雨天在野外乱逛荡,旁边就是一溜电线,那还不容易引下雷电来吗?”

“你那解释谁信啊!满坡的电线多了去了,别的地方咋就没劈死人呢?”

“你就别跟着装神弄鬼了,我都已经从上头找来技术人员看了,就是电线引来的落地雷,把人给击穿了,根本用不着怀疑啥。”

“可……可你说黄仙姑为了啥才编那些瞎话?”

“为了啥?为了钱,为了敛财!”尤一手干脆地说。

“我觉得黄仙姑不是那种人,她骗一个人两个人行,能豁出去骗全村人吗?万一被人家识破了,她还有法在这个村上住吗?”

尤一手生气地说:“说你傻吧,一点都不假,但凡这些事情,都是老娘们出面去办,一个个早就被鬼迷了心窍,谁去怀疑?谁还敢怀疑呢?”

柳叶梅嘟嘟哝哝地说:“我就觉得黄仙姑不是那种人,她可帮着村里的人干了很多好事,再说了,她整天价行善积德还来不及呢,咋会坏了良心去骗人?”

“柳叶梅,你……你丫的简直是执迷不悟!”尤一手吼了一声,接着说,“就算是她黄仙姑是为了帮助村里人,那也不允许你跟着掺和,让她一个人折腾去,一人做事一人当,一旦出了事,也免得沾染到你身上。”

“可我也没掺和啥呀?”

尤一手苦笑着说:“你看看你,都抓你现行了,还死不认账,你宣传都帮着做到家了,还不算是帮忙?”

“我那不就只是说说嘛。”

“只是说说?可别人会咋看你?咋说你?好几个人都跑来反映了,也就是你,要是换了别人,不报告给镇上派出所才怪呢。”

柳叶梅白一眼尤一手,说:“至于嘛,不就是那么点小事呀。再说了人家黄仙姑本来就没啥恶意,更没伤天害理做歹事,就算是警察来了,又能咋样?”

尤一手说:“你说得倒是轻巧,这事如果上纲上线理论起来,那可不是你说得那么简单,加上个非法聚集、妖言惑众、欺诈敛财的罪名一点都不过分。抓了黄仙姑,你也逃不掉,因为你的行为已经构成同案犯了。”

柳叶梅心虚起来,叽咕道:“有那么严重吗?”

“有,绝对有,甚至比我说的更严重!”尤一手冷着脸说。

“就算真是那么回事,那你有本事去治治黄仙姑呀,朝着我没脸没皮的吼算个啥本事!”

尤一手撇了撇嘴,说:“你这个熊娘们儿,真的不知道孬好,你也不想一想,你现在处在啥时期。”

“啥时期?”

“死脑筋!不正是提拔重用的考察时期嘛,这时候如果有好事者,打一个电话,或者写一封举报信,就说你柳叶梅带头搞迷信活动,看你不落了空才怪呢!前功尽弃不说了,以后就再也没有机会了。”

柳叶梅这才被敲着了实处,蔫了下来,恹恹地说:“我也是被曹木匠的事儿吓懵了,光想着为一村老少好了,也就没往别处多想,这才……才……”

“行了,别再跟着掺和就行了。”

“黄仙姑那边呢?”

尤一手想了想,说:“就由着她去吧,这个时候我出面去制止,满村的老娘们儿还不都拿我当敌人了。到时候真的谁家出点啥孬事儿,不怪罪到我头上才怪呢!”

“这个倒也是。”

尤一手接着嘱咐道:“你记着,以后少跟黄仙姑黏在一起,我看她胆子越来越大,都收不住脚了,总有一天会栽跟头,不信等着瞧!”

柳叶梅若有所思地说:“谁知道呢,她的事我也说不清,有时候觉得还真是很灵验,可也是爪子长了些,太贪钱。”

“可不是,话又说回来了,但凡给她钱的,都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,与咱也扯不上边,爱咋着咋着吧。”尤一手说到这儿,话锋一转,问柳叶梅。“这两天你见杨絮儿了吗?”

柳叶梅摇摇头,随问道:“咋啦?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