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百七十六章 头破血流/山野那些事儿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尤一手往外望一眼,说:“我觉得她这一阵子有些反常,形迹可疑,并且有也私下里跟我反应过了。”

“她还有啥可疑的?你听说啥了?”

“搞不好,她也在装神弄鬼。”

柳叶梅嘴角扯出一丝笑来,摇头晃脑地说:“不可能……不可能,她人实诚得很,心思直得连个弯都不会打,咋会弄那个呢?”

尤一手趁着脸,叹一口气,说:“人不可貌相,一开始别人说,我还没在意,后来说的人多了,我就注意观察,才知道是真的。”

柳叶梅好奇地问:“她也像黄仙姑那样神神道道的?”

“那倒不是。”尤一手抽一口烟,问柳叶梅,“有件事,你没觉得很蹊跷吗?”

“啥事?”

“就是村里那么多人家安装防盗窗的事儿。”

“那不是很正常嘛,多数男人不在家,按上那种铁笼子,娘们一个人在家不就安生了嘛,还有啥好怀疑的?”

尤一手微微点点头,说:“理是那么个理,可为啥偏偏来人按防盗窗时,夜里头就又出怪事了呢?”

“你是说,夜里头闹鬼影的事儿?”

“是啊,你不是也看到了吗?”

“对呀,我是看到了,杨絮儿就跟我睡在一起呢。”

尤一手站起来,边来来回回踱着步边说:“有人跟我说,那几个装防盗窗的有时候就住在杨絮儿家,并且天天到村东的小饭馆吃饭,还常常喝得烂醉,呼天号地,不成体统。”

柳叶梅解释说:“那也没啥奇怪的,听杨絮儿说起过,那些人中,有一个是丁有余的同学,一起喝个酒也是再正常不过的,就算是喝高了,那是情理之中的事儿,没啥好怀疑的。”

“还有个事儿也不算正常,为啥每次喝酒都是那些外来的人付账,人家远来为客,杨絮儿男人不会那么厚脸皮吧?”

“你的意思是丁有余帮了他们的忙,人家答谢他,才天天请他喝酒?”

尤一手点点头,说:“我觉得真有这个可能。”

“一定是你疑神疑鬼了,人家住在他们家里头,情面人过不去,就请他去喝酒,这一点都不奇怪。”

尤一手走到门口,院里院外望了望,然后转过身来,对着柳叶梅神秘兮兮地说:“柳叶梅,你觉得有没有这个可能,他们为了发展业务,故意夜里装神弄鬼跳进人家院子里,故意在人家窗前晃荡,等把人吓破了胆,自然而然就争着抢着的装防盗窗了。”

柳叶梅呆着脸琢磨了一番,然后点着头说:“也不是没有这个可能,可咱没有依据,话不好乱说,再说了,装了防盗窗也不是坏事,没啥大不了的。”

“虽说没啥大不了的,但这种行为可是违法的,真要是被逮着了,那可是要被判刑的,如果杨絮儿一家也参入了,那可就成同案犯了。”

“杨絮儿那么本分的一个人,不会做出那种事的。”柳叶梅肯定地说。

“那可难说,不是跟你说了嘛,人不可貌相。这样吧,你瞅个时间,去一趟她家,探一探虚实,看看有没有可疑之处。如果真发现有啥蛛丝马迹,咱该报案就报案。”

“那好吧,我这就去看一看,正好也寻思着去联系一下,把我们家防盗窗给按上呢。”

“反正你跟杨絮儿的关系铁得很,去了就多待会儿,里里外外的好好观察观察,兴许就能发现些啥。”

“你以为人家傻呀,就算真的是那么回事儿,也会做得严严实实,不可能轻易让人抓到尾巴的。”

“村里装得可不老少了,这一回他们可发大财了。”

柳叶梅不再说话,朝着外面走去。

尤一手又在后面警告道:“可别再去当黄仙姑的帮凶了,万一出了事,我可救不了你啊!”

“哦,知道了。”柳叶梅答应着,走出了院子。前脚刚刚踏出了村委大门,就看到大柱子风风火火朝着这边跑来。

柳叶梅打眼一看,顿时傻眼了——此时的大柱子已经不再时彼时的大柱子,他双手捂在头上,满脸是血,连眼睛在哪儿都看不到了。

走近了,柳叶梅惊呼道:“大柱子,你这是咋的了?”

“被人用砖头拍的。”大柱子说这话时,竟然都没看到他的嘴巴在哪儿。

“谁把你打成了这样?”

“还能是谁,吴法天呗。”

“你说吴法天他打你了?”

大柱子点点头。

“他为啥要打你?还下手这么狠。”

“还能为啥,还不就是那事儿。”

柳叶梅这才知道,一定是两个人为了曹山妮争风吃醋了,就动手打起来了。就问他:“是谁先动的手?”

“我正在帮着烧纸钱呢,根本就不知道是咋回事儿,他就把一块砖头拍了过来,严严实实砸在了我的头顶上。”

柳叶梅走过去,细细看了看,见血已经不再流了,两腮上的血迹也已经有了干涸的迹象,绷着的心弦才慢慢松弛下来。

她望着血痕中的一抹眼白,问道:“那你没问问他为啥打你吗?”

“问了,他说没拿住,掉我头上了。”

柳叶梅咬着牙根骂一句:“麻痹滴,吴法天这条癞皮狗,心狠着呢,成心害人还不认账!那后来呢?”

“后来……后来……曹山妮就走到我跟前,淌着眼泪,递给我一个手帕,暗暗使了一下眼色,意思是让我走。”

“那手帕呢?”

“在兜里呢,没舍得按在伤口上。”

柳叶梅一脸疾色,问他:“那你不赶紧去包扎伤口,跑这里干嘛来了?”

大柱子嘟嘟哝哝地说:“我本来想去找医生包扎的,越想心里越别扭,就来这里了。”

“你来这里有啥用?”

“我想找他爹,告他一状,让吴支书知道他养了啥样的儿子。”大柱子气呼呼地说。

“哎哟,你看看,咋就把人打成这样呢,赶紧进屋吧,别呆在那儿,你也不怕再伤了风。”说着拽着他的衣襟,返回了尤一手的办公室。

尤一手见状,懵头懵脑地站起来,问柳叶梅:“这……这谁呀?”

“还谁呢,大柱子!”

尤一手低头细瞅瞅了,问:“咋成这样子了,被车撞了?”

“不……不是……”大柱子在尤一手面前拘谨起来。

柳叶梅就把事情的经过简单说了一遍。

尤一手听后,稍加琢磨,然后问大柱子:“你觉得现在咋样?头晕不晕?疼不疼”

“不晕,也不疼。”大柱子回一声。

“大脑还清醒吗?”

“清醒。”

“那你就坐下来等一等,对了,如果试着有啥不好的感觉,马上吱声,一定不能挨着啊。”尤一手说着,掏出了手机。

柳叶梅问他:“干嘛?你不会想报案吧?”

尤一手说:“这样的事报啥案呀,警察以来,啥问题也解决不了,咱还得管吃管喝的,弄不好还得掏钱,白搭!”

“那你干啥?”

“我找吴有贵,让他也知道点热乎滋味儿,再怎么着,不能让大柱子白白挨这顿揍吧!”尤一手说着,又骂了起来,“他奶奶的逑的!仗着老子当村支书,就随随便便想打谁打谁了,爱打谁打谁了,简直无法无天了!”

大柱子听到这里,明白了什么,可怜巴巴地说:“村长……村长……你可别……别……咱惹不起……惹不起呀!”

尤一手奚落道:“大柱子,瞧你那个窝囊废样子,白白顶着一张男人皮!有我你给你撑腰你怕啥?你听我的,挨在身上的痛我给你摘不掉,但总该帮你要个说法,要点补偿。”

“那合适吗?万一以后……以后……他们再跟我过不去,可就不好办了。”大柱子一张血糊糊的脸朝着尤一手说。

“你听我的就是了,这亏绝对不能就这样白吃了,我老尤给你做主!”

柳叶梅站在大柱子身边打起壮胆道:“你相信村长,他这人仗义,会帮到底的。吴有贵爷俩要是敢怎么着你,那是自找难堪,不送进派出所去才怪呢。”

大柱子哦一声,没了话,直愣愣杵在那里。

柳叶梅赶紧搬一张破木椅子过来,让他坐下。

这时候尤一手的电话已经拨通,问道:“吴有贵你在哪儿呢?”

“是村长啊,我在加工厂呢,你有事吗?”

尤一手重重叹一口气,说:“培全呢,这回可麻烦了,你儿子吴法天可闯下大祸了。”

吴有贵在电话那头急切地问道:“出啥事了?出啥事了?法天他……他闯啥祸了?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