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百七十九章 不要脸了/山野那些事儿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蔡富贵说:“在县城呢。”

柳叶梅问:“你找到活了?”

蔡富贵说:“是啊,不过只是临时帮忙,也就是三五天的事儿。”

“以后呢?”

“到时候再说吧。”

“那你村子里值班咋办?”

“这个你就别管了,我让毛四斤替我。”

“没时间替你值班?值班费咋算?”

“算个屁啊,他不就是去睡个觉嘛,到时候我请他喝酒就行了。”

“要不然你直接跟村长说吧,那个班就别值了。”

“不行,我隔三差五的还回去呢。再说了,这边的活也不会太长,说不定哪一天就不用我了。”

……

打完电话,柳叶梅心里乱糟糟的,不知道怎么了,她觉得蔡富贵有些反常,就说话的腔调都不对,自始至终夹着嗓子,好像个太监似的,莫非身边有人,不敢放开来说?

想来想去,她懒得再想,连电视都懒得看,就那么松松垮垮躺在床上,眼瞅着房顶发愣。盯一会儿,眼皮就打起架来,打来打去,就黏在了一起。

迷糊了一会儿,猛然打一个寒战,清醒过来。

看一下墙上的表,刚刚八点过一点,心里就琢磨起来:这时候吴有贵肯定早就已经到了尤一手家,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又是哭诉,又是感激,然后再从兜里掏出早已备好的一沓钱,递到了尤一手手里……

如此想来,尤一手还要过一段时间才能来,如其这样傻傻地等着,倒不如干些啥。

可想来想去,夜里头也实在没啥好干的,站在地上左瞅右看的,突然想到,尤一手这个老东西多日没来骚扰自己了,怕是一旦沾上身,就无深无浅,折腾个没完没了。

自己自打去县城回来,就一直没洗过澡,这之前,先是跟吴法义粘来粘去的,浑身上下还不知道沾染了多少脏东西呢。

更何况淋雨回来后,又被陶元宝那个狗杂碎戏耍了大半个夜晚,实在是脏得不行了,简直成了个大粪筐。

虽然尤一手表面上顶着一张“人”皮,但他骨子里面装着的还是腌里腌臜的土坷垃,再说他都已经是个蔫儿巴几的半老头子了,即使自己身上再脏,味道再难闻,他也不会嫌弃的。

可尽管他不嫌弃,自己也觉得不舒服呢,两个人的气味儿掺合在一起,还真是有点怪怪的,还是洗一洗吧,对自己来说是安心,对尤一手那个老家伙来说,也算得上是一份尊重,是个态度问题。

于是柳叶梅便找出了平日里很少用到的那个洗澡的大盆,调好了温水,脱光了自己,蹲了进去,双手浇水,稀里哗啦洗了起来。

上身只是象征性地搓了搓,重点放在了腰下,一连打了三遍香皂,直到把自己搓痛了。

她紧闭着双眼,里里外外、深深浅浅,把自己搓得轻微细腻,洗得一丝不苟……

一来二去,柳叶梅就把自己搓出了绵柔的电流,呈放射状,从小腹处弥散开来,瞬间便传遍了全身,酥酥痒痒,整个肢体都微微战栗起来。

她紧闭着双眼,越发用起劲来……

正当她陶醉在畅快之中时,突然听到外面响起了哒哒哒的隐隐敲门声。

柳叶梅停下来,侧耳倾听着,果然听到又连续响了几次敲门声。她赶紧从水里站了起来,洒溅着混浊的、夹杂着香皂气息的水花跑到了里屋,衣服都来不及穿,随手扯过一面床单,裹在了身上,趿拉着鞋便走了出去。

到了院子正中,突然觉得身上一阵冷飕飕,收住脚,双手裹紧了床单,夹着嗓子悄声问道:“谁……谁啊?”

“我……我呀,开门。”果然是尤一手的声音。

柳叶梅故意为难道:“不是说好不让你来了嘛。”

“你是不是唯恐别人听不到?赶紧了,开门来。”

“我儿子在呢。”

“你就别骗我了,你儿子正在他二奶家呢。”

柳叶梅一愣,问道:“你咋知道?”

“晚饭的时候我路过那儿,看见他进了二奶家的门。”

尤一手这只老狐狸,可真是狡猾透顶了,连这都早早打探清楚了。柳叶梅心里窃骂着,跳起脚,走到了院门前,轻轻拉开了门闩。

大门刚刚开启了一条缝,尤一手就急不可耐地扁着身子钻了进来,一阵黑风似的钻进了屋里。

柳叶梅重新关好了院门,轻手轻脚返回到屋里,再把房门合上,人还在外间,就急切地问了起来:“吴有贵他去过你家了?”

“这还要问了,他能不去吗?”

柳叶梅一手扶了东屋门框,问:“事情都办好了?”

尤一手微微一笑,说:“早就牢牢套住他了,还能跑得了他?”

“那……那……”

“你是惦记着那钱吧?”

柳叶梅被窥破了心机,有些不自然,忙辩解说:“谁惦记钱了?只是担心事情办砸了,万一败露了,咱们可就难堪了。”

“这有啥难堪的,事情都实实在在摆在那儿,又不是合伙欺诈他,任他去访访,全村有几个人不知道他儿子用砖头把大柱子给砸了,他再叨叨,惹毛了我就把那个小杂种弄进派出所去,让他人财两伤。”

“他咋说?”

“还能咋说,哭鼻子抹眼泪,就差喊我爹了。”

柳叶梅一笑,说:“这回我可长见识了,服了……服了……”

“服了是不?一会儿不但让你服,还得让你服软。”尤一手两眼放起光来,火辣辣打在柳叶梅裹在床单里前凸后翘的的身子上。

“想得倒美,你这老坏蛋!”柳叶梅娇滴滴地说道。

“能不想嘛,瞧你小脸蛋儿粉扑扑的,桃花一样,馋死人了。”

“就让你馋……馋死你活该……看你那个没出息的样子。”柳叶梅媚眼烁烁地说。

“来来……快过来……别折磨我了……”坐到了沙发上的尤一手招呼道。

柳叶梅却紧贴到了门框上,半步都不往里挪。

尤一手坏笑着说:“你不想啊?赶紧过来,我帮你解决一下。”

柳叶梅却冷着脸说:“你一来就想着胡来,正事还没说完呢。”

“不是已经说过了嘛,都办妥了,明天把钱给大柱子家就成了。”

“你打算给他们多少?”

“哎哟。”尤一手一拍脑门,说:“瞧我这脑子,还真把正事给忘了。”说着便把手插到了裤兜里,摸摸索索掏出了一样东西,欠身朝着柳叶梅递了过去。

柳叶梅见那是一沓崭新的百元大钞,眼前一亮,却不急着接,脸上流光溢彩地说:“你把我看成啥人了?像是我惦记着那点钱似的,我有那么俗吗?”

“没……没……我可没说你柳叶梅俗啊,这是你应得的,给你是理所应当的,用不着不好意思,来……拿着……拿着……”尤一手故意给柳叶梅留足了面前,轻松说道。

“这钱我不要,还是你拿着吧。”柳叶梅嘴上这样说着,人已经挪动着脚步走了过去。

“你不要还不行呢,咱俩是同谋,你不要是不是想以后揭发我呀?”

“你咋这样看人呢?在你心目中我就那么坏?你觉得还有必要对我心存戒备吗?”看上去柳叶梅像是真的不高兴了。

尤一手打个哈哈说:“这不是跟你开玩笑嘛,你倒是认真起来了,咱们之间那还分你我呀,来吧……来……”尤一手说着,站了起来,一把抓住了柳叶梅一只雪白娇嫩的手,展开手掌,把那沓钱拍在了里面。嘴上说着,“说好的,见见面,劈一半,一共收了他两万八,我割了尾巴,这是四千,你点一点。”

也不知道是柳叶梅早已春心萌动的缘故,还是这四千块钱使得她热血沸腾,不由得一阵晕眩。

尤一手搂紧了她,望着柳叶梅鲜嫩欲滴的桃面粉容,抑制不住的激情砰然勃发,一股热血从胸前间喷涌而出,直冲脑门,整个人无限胀大起来。

……

尤一手就像个懵懂少年,完全是身不由己了,也许是过于心急,竟然一不小心呛着了,松开嘴巴,猛烈地咳了起来。

他深弯着腰,直咳得满脸通红,两眼涌泪。

“你没事吧?”柳叶梅担心地望着尤一手呕吐出来的黏糊糊的东西,不无担心地问道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