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百八十章 飞舞的钞票/山野那些事儿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尤一手咳着摇了摇头,再咳过几声,便消停下来,直起腰,俏骂一声:“小母狗,你这是啥味道呀?一尝是甜的,咽下去还呛人,差点把我呛死了,不会是含了毒药吧?”

柳叶梅抬起膝盖,朝着尤一手的胯间顶了一下,回骂道:“你才是公狗呢!你吃的就是毒药,就想毒死你,省得你天天惦记着耍赖皮。”

尤一手摸一下嘴唇,嘿嘿一笑,说:“是毒药我也乐意吃!”随正经说道,“你还别说,细细品咂一下,这味道还真不孬。”

“傻,你才知道?以前就没亲过?”

尤一手傻乎乎地乐着,说:“不瞒你说,以前我真没这样亲过。”

“那是傻到家了。”柳叶梅说着,把手中的钱放到了身后的衣柜上。

“现在我才知道,这嘴可不是随便就可以亲的,必须是真心喜欢的人,亲上去才是甜味的。如果不动真感情,我敢说,亲上去肯定是臭烘烘的。”

柳叶梅酸溜溜地问一句:“你真心喜欢我?对我是真感情?”

“姥姥,这还要问!要不然能这样,不信你试试。”尤一手说着,往前一步,抓过柳叶梅的手,扯到了自己身上。

柳叶梅顺着尤一手的意愿,由他去了。

尤一手边胡来边叽叽咕咕着:“麻痹滴,这一阵子太闹心了,哪还有心思干那事儿,憋足了一股子劲头;再一个吧,就是成功把吴有贵拿下了,不但灭了他的威风,还变着法子让他给咱们进了贡,这是喜事。不都说人逢喜事精神爽嘛,道理就在这儿。”尤一手说着,越发贴紧了。

柳叶梅试调笑道:“你这个老奸巨猾的老坏蛋,专门想着法子钻空子,占人家的便宜,看我怎么收拾你。”

“好,你收拾吧,我宁愿死在你怀里,有句老话说得好,宁做花下鬼,做鬼也风流。”

正当柳叶梅心慌意乱,无法控制自己时,突然听到外面有人喊:“救命啊,救命啊!”

“卧槽!”

尤一手骂一声,一把推开了柳叶梅,猫腰窜到了外屋,透过门缝朝外面张望着。

看了好大一会儿,也没看见啥情况,就返身回来,成心抱住了柳叶梅,问:“你也听见有人喊救命了?”

柳叶梅说是呀。

尤一手说:“奇怪,会是什么人喊的呢?”

柳叶梅说:“不会是又闹鬼了吧。”

“闹鬼?”尤一手打一个寒颤,松开了柳叶梅,一屁股坐在了床沿上,彻底蔫了。

傻傻的坐了一阵子,他身子一歪,竟然睡了过去。

柳叶梅本想着让他回家去睡,可看着他沉沉入睡的样子,实在不忍心喊醒他,只得坐在椅子上,慢慢迷糊了过去。

这一夜,似乎都是在梦中,待到天刚蒙蒙亮,柳叶梅首先醒了过来,推搡着尤一手,说:“天明了,你赶紧起床走吧。”

尤一手却只是嘴上哼哼,身子一动不动。

柳叶梅手上加足了劲,连连晃着,急切地说:“你赶紧起来走吧,一会儿街上就有人走动了,赶紧……赶紧了……别再磨蹭……”

尤一手梦话一般说:“让我睡会儿……睡会儿……”

柳叶梅担心儿子回家遇见,不依不饶地催促,伸手拽住了他的耳朵,用劲往上扯着。

尤一手被拽痛了,咿咿呀呀叫唤着,极不情愿地爬了起来。

“求求你了,你赶紧走吧,一会儿我儿子就该回来了。”柳叶梅着急上火地说着。

“好好……我走……走……别拽了,痛死我了……唉哟……哟……”尤一手咬牙切齿地叫唤着。

柳叶梅走过去开了门,絮絮叨叨地说:“不是我赶你,实在是担心被我儿子撞见,万一碰了面,那还不得丢死啊!再跟他爸爸一说,那你说这日子还咋过呢?总该为我们想想吧。”

尤一手上下眼皮依然黏在一块儿,边往上起,边嘟嘟囔囔地说:“他不跟你过更好……跟我过去……巴不得呢……多好的娘们儿……天天搂在怀里……舒服死了……”

“行了……行了……你就别瞎扯了,赶紧打起精神来,麻利点,等不及了,快点……快点……”

“瞧把你给吓的吧,一个小孩子家,就算是遇见了,哄哄他就是了,又不懂啥。”

“现在的孩子精灵着呢,你以为像你小时候那么傻呀,一眼就能看破是咋回事儿。”

“不是小人了,都成小妖精了……碍手碍脚的……唉……走……走就是了。”

“好……好……赶紧了。”

说话间,尤一手已经下了床,趿拉着鞋子,迷迷瞪瞪地出了门。

柳叶梅跟在后头,眼瞅着尤一手走出了胡同,再伸头朝着远处打探一眼,不见有外人走动,心里便踏实下来。

重新把里里外外的门关紧了,然后折身回到了里屋,先把昨夜里放在衣柜上的那一沓钱拿到了手里,细数了两遍。

不多不少,正好是四千块,顿时心花怒放,高兴得两眼放光。她赶忙弯腰拉开橱门,手插进了最底层的衣服下面,把钱藏了起来。

虽然浑身酸痛,精疲力竭,但当她躺上床去,想踏踏实实睡一觉的时候,眼睛却再也合不上了,满脑子都是纷纷扬扬的钞票在飞舞,令她兴奋不已,欣喜如狂。

躺了一会儿,她就干脆爬了起来,先收拾了一下屋子。接着走了出去,盛了满满一大盆水,又找出新买的一块香皂,撕开来,直接扔进了水里,一遍遍洗起了自己的嘴巴和手掌。

直到把一盆水洗浑了,再去盛上一盆,这次不再用香皂,而是用清水稀里哗啦洗了起来。

起身擦净之后,她想着该给儿子做点早饭,却又不知道他回不回来吃,就干脆坐到树下等了起来。

就算是等儿子的时候,她满脑子里飞舞着的还是那些带着喜庆颜色的百元大钞,就像是铺天盖地飘忽飞舞的花朵,美丽异常,芳香无比……

一直不见儿子回来,柳叶梅掏出手机,看一下时间,见已经接近九点了,怕是第一节课都已经上完了。

这才站起来,自嘲地骂着:“傻了……傻了……不是缺了根筋,就是少了一个心眼……”

她回到屋里,再次拉开了橱门,从衣服下面掏出了那沓钱,再次细细点数了一遍。

数完了还不算,竟然又拿到鼻子下面闻了闻,这才又放回了原处。

简单吃过一点东西后,她想起了尤一手交代给自己的一项任务——去杨絮儿家一趟,打探一下安装防盗窗的那些人的情况。

既然尤一手对自己不薄,那自己就该对他忠心不二,就权当自己是他的一条看门狗又有啥不好,只要他能给自己足够的肉吃,给有自己足够的骨头啃就心满意足了!

她先周密地想好了去杨絮儿家该说该做的一切,然后穿戴规整,出了门,疾步朝着杨絮儿家走去。

但令她遗憾的是杨絮儿家的大门竟然紧锁着,问过邻居,也没人知道她究竟去了哪儿。

柳叶梅只得悻悻地返回了自己家,脚步比来时怠倦了许多,连腰杆都挺不起来了,深埋着头,一副恹恹的邋遢相。

当她开锁迈进门槛,刚刚踏进了院子中央,突然一声巨响在头顶炸响,吓得她哎哟大叫,头脑发蒙。

她手捂在头上,仓惶地钻进了屋里,心慌意乱地想着:这天刚才还好好的,蓝得透亮,咋就突然打起霹雳来了呢?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