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百八十一章 奇异的雷劈/山野那些事儿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接下来,老天爷的脸越发黑了起来,白昼变成了黑夜,霹雳一个接着一个投下来,在头顶撕裂般炸响……

一时间电光闪闪,山摇地动,天地间成了一锅沸腾不止的粥。

大雨紧跟着倾盆而下,门外面雨帘倒挂,明晃晃成了一片水的世界,俨然身处在波涛滚滚的大海中……

柳叶梅被吓懵了,大气都不敢敞开了喘,一头扎进了被窝里,蒙紧了脑袋,胆战心惊地瑟瑟抖着。

天来!

老天来!

老天爷来!

你这是咋了?

咋说翻脸就翻脸呢?

是不是真像黄仙姑说的那样,就要大祸临头了,就要把这个村子毁灭性地洗劫一空呢?

噼——啪——,又一声震耳发聩的沉雷炸响,感觉像是直接打到了窗子上头,连玻璃都被震得嗡嗡直响。

柳叶梅揪着心地想,这一声雷不同寻常,邪道得很,正是人家说的那种专门劈人的沉雷,说不定又有哪一个倒霉蛋遭殃了,就像曹木匠两口子那样,防不及防,被击倒了泥浆里,或仰或卧,浑身透着焦糊,没了气息。

想着想着,心思竟然就到了杨絮儿身上,她一大早的就出了门,这时候也不知道她去哪儿了,此时此刻,会不会正淋着雨往家奔呢?万一躲闪不及,正被雷电击中了……

这样想着,柳叶梅就心乱如麻,浑身冰凉,胆子竟然大了起来,起身下床,站到了床前,望着窗外电闪雷鸣的雨帘,默默祈祷了起来:老天爷,快些停下来吧,可别把杨絮儿伤着了,让她平平安安地回来吧……

或许是因为柳叶梅的诚心所动,不一会儿,雨果然停了下来,一阵清爽的风刮过,天地间澄澈透明,看上去似乎洁净得一尘不染。

而更为神奇的是,正当柳叶梅从屋子里走出来,站到了院子里尽情呼吸新鲜空气的时候,院门哗啦一声开了。

一个披头散发,浑身裹满泥浆的女人闪进了院子里,跌跌撞撞扑倒了门侧的墙上,顺势瘫软在了地上。

这不正是杨絮儿嘛!

柳叶梅被惊得目瞪口呆,头脑空白一片。

一阵萧杀彻骨的凉风掠过,她打一个寒噤,清醒过来,跑过去,大声喊着:“杨絮儿……杨絮儿……你咋了这是……咋了……”

杨絮儿伏在那儿,缓缓抬起头,嘤嘤哭起来。

柳叶梅蹲下身,搂着她的肩膀,火急火燎地问道:“杨絮儿,你咋的了?没事吧你?”

杨絮儿停下哭声,抽噎着说:“柳叶梅,这回差点……差点就没命了……就见不……见不着你了……”

“咋回事?到底咋回事儿?你快告诉我呀!”

杨絮儿把手臂搭到了柳叶梅的肩膀上,支撑着想站起来,有气无力地说:“先到屋里喝口水,我口干得很。”

柳叶梅揽过杨絮儿的腰肢,吃力地站了起来,搀着她一步步走进了屋里。

已经顾不上满身的泥浆,柳叶梅直接把她放到了里屋的沙发上。然后麻利地去外屋倒了一杯开水,用嘴嘘嘘吹一会儿,再试一下水温,已经不再烫嘴,便小口小口地喂了起来。

等一杯水下去,杨絮儿像是被滋润了过来,直了直腰,撩开垂在脸颊上凌乱发丝,睁开依然惊恐的眼睛说:“柳叶梅,真的差点儿就见不你。”

柳叶梅拿一方手帕擦着杨絮儿的脸,突兀冒出一句:“你是不是遇到雷击了?”

杨絮儿仰起头,瞪大眼睛,愣怔地打量着柳叶梅,惊问道:“你咋知道?”

“你说是还是不是吧?”

杨絮儿点点头,说:“是!可……可你是咋知道的?”

“你先不要问了,赶紧洗一洗身上的泥,把衣服换了。”

“你想闷死我呀,赶紧告诉我,告诉我!”杨絮儿满脸诧异地追问道。

“刚才下雨的时候,我做梦了,梦见你被雷电击中了。”柳叶梅淡淡地告诉她,就像讲一个虚构的故事。

“做梦了……做梦了……天呢……这可真神了……神了……”杨絮儿表情呆僵,满目惊疑。

柳叶梅去外屋倒满了一盆温水,端到了屋里,放在了杨絮儿面前。再帮她脱了衣服,擦洗起来。

洗完之后,柳叶梅说:“要不,你先别急着穿衣服了,躺到床上去吧。”

杨絮儿这时候已经清醒过来,说:“大白天价,咋好光溜溜的呢,万一再来人呢。”

“好吧,那你就先穿了衣服,再躺床上。”柳叶梅说着便拉开衣橱,从里面找出了自己平日里很少穿的衣服,递给了杨絮儿。

转回身关橱门的时候,柳叶梅还忍不住有把手伸到了最底层,摸了摸那一沓百元大钞,竟然觉得温乎乎的,还隐隐散发出了一种的淡淡的奇异香气。

杨絮儿穿好了衣服,然后慢吞吞爬上床,平躺了下来。

柳叶梅拿出了一床厚被子,铺展开来,搭在了她身上。

杨絮儿眨巴了眨巴眼睛,小声问柳叶梅:“你真是做那样的梦了?”

“是啊,清清楚楚的,你淋着雨走着,突然一点电光打到了你的身上,紧接着啪嚓一声,你就倒在了地上。”

杨絮儿喃喃地说:“咋就这么神奇呢?”

柳叶梅挨在杨絮儿身边坐下来,轻淡地说:“这有啥神奇的,咱们俩打小一起长大,都分不出你我,就是文人说的那种心有灵犀呗。”

“柳叶梅,你说真的会是那样?心跟心真的就能搅合到一块儿?”

柳叶梅正经说道:“那还假得了?也兴许咱倆前世就是姊妹呢,你信不信呀?杨絮儿。”

杨絮儿突然闭紧了嘴巴,不再说话,眼泪顺着眼角咕噜噜滚落下来。

柳叶梅望她一眼,问道:“看看,你哭啥?还害怕吗?”

杨絮儿轻轻晃了晃头。

“那你哭啥?没事了……没事了……”

“柳叶梅……”杨絮儿突然哽咽着叫了一声。

柳叶梅觉得心被猛然抓了一把,禁不住问道:“杨絮儿,你咋了这是?用得着那么伤心欲绝的吗?”

“柳叶梅,看来咱俩这份姊妹感情是天生带来的,要不然咋会那样。可……可我……”杨絮儿吞吞吐吐起来。

柳叶梅心弦一直绷得很紧,但却装出一副轻松的表情来,说道:“看你都快变成林黛玉了,娇滴滴、酸溜溜的,有啥话不会直说嘛,你到底咋的了?”

“我都差点做了对不住你的事儿。”杨絮儿叹息一声,接着说,“人有时候咋就犯糊涂呢?”

“杨絮儿,你乱说啥呢?你对我一直好着呢,可从来不记得你有啥对不住我的事儿。”

杨絮儿抹一把腮边的泪,说:“只怪我小心眼,又听信了别人的坏话,就……就……”

“就咋了?”

“就说了不该说的,做了不该做的。”

柳叶梅心被扯得一阵生疼,皱着眉问杨絮儿:“你说啥呢?云里雾里的,到底咋回事呢?”

杨絮儿说:“都已经过去了,好在也没惹出大乱子,不想再提了,会伤到别人的。”

柳叶梅这才知道杨絮儿肚子里或许真的装着不可告人的秘密,自己心里也跟着痒痒得不行,狗抓猫挠一般的焦躁。

杨絮儿现在这样一副模样,又但心里不愿再提及那事儿,也不好再继续步步紧逼着问下去,就豁达地说:“那好吧,既然不想说就算了,就凭着咱们这么多年的姊妹感情,就算是天大的事儿,也扯不开、拉不断,你说是不杨絮儿?”

“那是……那是……”杨絮儿点点头,接着哀求柳叶梅,“柳叶梅姐,你大人不计小人过,就算是我错了,你也别怪我,好不好?”

柳叶梅板起了脸,嗔怒道:“看看你,今儿咋了这是?婆婆妈妈的,我不是已经说过了嘛,咱们之间没啥,不管咋样,永远都是好姊妹!”

“那就好……那就好了……”杨絮儿脸上露出一抹凄然的笑。

柳叶梅心里很犯堵,但又不能过于直露,只得叉开话题,分散自己的注意力,她问杨絮儿:“你这是去哪儿了?我去过你家,连个人影都没有。”

杨絮儿稍加沉吟,说:“去……去镇上了。”

“去干嘛了?”

“嗯……嗯……想着去买几件衣服。”

“那丁有余呢?他咋不骑车带你去呢?”

“他……他跟着那些按防盗窗的人去外地干活了。”

“刚回来又去干活了?你收麦子了?”柳叶梅疑惑地问道。

杨絮儿说:“跟着那些人赚钱多,一天就给二百多,一亩地的麦子才值几个钱呀。”

柳叶梅接着问:“你是说那些按防盗窗的人都走了?”

“嗯,走了,去外地按去了。”

“那他们就不回来了?”

“不回来了。”

“这咋说走就走了?我还没来得及按呢。”

“那就得等一阵子了,他们去了很远的地方,一时半会儿回不来。”杨絮儿说着,突然想起了啥似的,仰起脖子,睁大眼睛望着柳叶梅,说:“对了,柳叶梅,你赶紧去看看,看看东街的孙胖子有事没事。”

柳叶梅一怔,问:“孙胖子咋了?”

杨絮儿脸上顿时浮出了惊恐的表情,说:“他是跟我们一块儿走的,突然一声雷响,人就倒下了,我爬起来,死命地往家跑时,看见他还躺在地上呢,担心他是不是……是不是……”

“你是说他已经被雷劈死了?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