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百八十三章 泄露隐私/山野那些事儿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吴有贵故弄虚玄地说:“看看,这就是你放不开的原因,其实这是一种心理疾病,你要克服,要看轻,其实有啥呢?完全是你自己在固步自封,自我折磨,你说是不是?”

“有那么严重吗?”

“是,是很严重!”吴有贵一边说着,一边摸上了她的胸,满把满把地揉捏着。

“吴支书,这样做,人家会戳脊梁骨的。”杨絮儿含羞说道。

吴有贵粗声大气地指责她说:“戳啥戳,私下里谁不是这样,只是你不知道罢了。”

杨絮儿身上紧绷绷起来,娇喘着问吴有贵:“吴支书,你说的都是真的?”

吴有贵干脆地说:“这还错得了,你还怀疑我的不成?”

杨絮儿不再说话,身子一歪,瘫倒了沙发上。

吴有贵意识到房门还敞着,也顾不上起身去关,直接卸了杨絮儿的装备,引导她朝前深躬着身子,贪婪地打探着。

杨絮儿歉意地说:“支书,好几天没洗了,脏着呢。”

吴有贵说:“没事,脏一点怕啥?你要是介意,我给你擦一擦就是了。”

“不要……不要……我自己来……自己来……”杨絮儿甩动着身子说。

吴有贵两只手抓了上去,说:“看看……看看……你还是有心理问题吧,这本来就是很正常的事情,我都没在意呢,你在意啥?”

“不是啊……是……是……”

“是啥是?为了你以后的前途,我现在命令你彻底放得开,放得开!”吴有贵厉声说道。

杨絮儿答应一声,头深埋了下去,不知道没夹住,还是有意放松的结果,竟然哧地放了一个屁,一下子慌了手脚,边挣脱边说道:“对不起……对不起啊支书……”

不料,却得到了吴有贵的表扬,他连避都没避一下,甚至还刻意用力吸了吸,说:“这就对了,就是这样,要想做大事,那就要敞得开,放得出,洒洒脱脱,毫不造作,这才有一点点女中豪杰的味道。”

杨絮儿还是觉得不好意思,说:“吴支书,我不是有意识的,就是……就是……一下子放松了,没兜住嘛。”

“不用解释,就算你有意识我也不在乎,只要你能进步就好。”吴有贵说着,一只手伸到了里面,边动作着边说道,“杨絮儿,其实你不应该不自信,瞧你身子长得多美,多漂亮,就跟盛开的花儿一模一样,只是……只是没人欣赏罢了,也怪你自己太封闭。”

“俺有那么好看吗?”

“当然,比那还好看呢,挺稀罕人的。”吴有贵一边说着,一边动作着,接着说:“杨絮儿,你真的不知道?”

“知道啥?”

“你身子长得可不俗啊,是大多数男人们馋死馋活的那种风格。”

“吴支书,你是啥呢?羞死人了。”杨絮儿娇声娇气地说道。

“这不是在夸你嘛,你羞个啥?”

“啥就不俗了,还不都一个样嘛。”

“可不一样,我看过资料,上面说,女人的身子有千千万万种,几千个人里面才有你这么一个呢,很难寻到。”

杨絮儿越发心潮澎湃起来,撒起娇来:“你坏……你真坏……尽骗人,俺可没你说的那么好。”

吴有贵一板一眼地解释道:“就是说,比一般的人强许多,远看像朵花,近看……近看还是像朵花,不对……不对……应该说,近看就像一只美丽的大蝴蝶。”

“你就说好话讨巧,咋能长成那样呢?俺不信,不信。”

“你不信是吧?那好,等以后你找个大镜子,自己好好照一照就明白了,真的很美,要是能飞起来的话,那真像成了一只彩色的大蝴蝶。”

杨絮儿觉得晕眩起来,轻飘飘似乎都要飞起来了。

吴有贵趁机胡乱摩挲起来,肆无忌惮,为所欲为。

杨絮儿粗重地喘息起来,央求道:“这是大白天,能不能夜里头再……再开导我呀?”杨絮儿担心被人撞见,商量的口吻说道。

“要的就是这样的效果,越是觉得危险,越能使你的心理得到锻炼,有了压力不紧张,能彻彻底底的放松,这才是能成大器的姿态。”吴有贵字正腔圆,像模像样的教诲着。

杨絮儿竟然鬼使神差地听信了他的训示,彻底放松了下来,爱咋着咋着吧,他吴有贵是个村干部,堂堂的一个大支书,他都不在意,我一个庄户娘们儿还有啥好怕呢?随你去了……

吴有贵一只手摸到了她的微微下垂的小腹上,感觉温度正在渐渐升高,甚至明显地有些烫手,也比刚才软乎了许多,就知道杨絮儿这会儿已经有了想法,差不多也开始放得开了。

于是,他解了自己衣扣……

平静下来之后,吴有贵嬉戏道:“杨絮儿你真棒,就像个年幼的小娘们儿,牙也咬得紧,三下五除二,就把我给制服了。”

“滚,死坏蛋,还以为你是个君子人呢,原来也是个心里长牙的大混蛋,没深没浅,没轻没重的,都快把人折腾死了!”杨絮儿俏骂着,忙收拢了身子,穿上了衣服。

两个人并排坐在了沙发上,懒散地迷瞪了起来。

杨絮儿先清醒了过来,急着起身去了外屋。

她把水盛到了盆里,端到院子里的厕所内,蹲下来,洗了起来。

洗完回到里屋,见吴有贵已经恢复了体力,就问:“你不洗洗?”

吴有贵坏笑着,说:“不洗,舍不得,留着做个纪念。”

杨絮儿掩嘴一笑,说:“那你就留着做纪念吧,只要不嫌脏就行,真想不到,那么大个干部,还这样……”

吴有贵端正了身子,望着杨絮儿,正色问她:“咋还要洗那么干净?”

杨絮儿说:“不洗能行吗?又没措施,万一怀上了咋办?”

“你没戴那玩意儿?”

“没有,那年戴上后,老肚子疼就摘掉了。”

“那你平日里干那事就不怕怀上了?”

杨絮儿这时候已经不再拘谨,俏骂着说:“你这个坏东西,男人不在家我跟谁怀呀?”

吴有贵嘿嘿一笑,说:“你真就那么老实?等上来那一阵子,怎么办?不走火才怪呢。”

“滚,胡说八道的!”杨絮儿坐下来,接着说,“自打丁有余去城里打工后,俺这可是头一次。”

“真的?”吴有贵明显有些质疑。

杨絮儿说:“骗你干嘛?俺可不是那种胡来的女人。”

吴有贵说:“如果真是那样,可真是难得!看来我没看错人。”

“这还要说,俺可老实本分着呢。”

吴有贵赖着脸说:“那以后想那个啥的时候,你就找我,我立马就来帮你解决问题。”

杨絮儿撅起嘴,娇嗔地说:“俺也就是一时忍不住了,给你这一次,以后不会再这样了,男人知道了害不揍死俺啊!”

吴有贵说:“都啥年代了,还那么封建,想做就做呗,人生就是这样,放得开才能活出真滋味来。”

“这样可不好,俺怕丢人现眼,被人戳脊梁骨呢!”

吴有贵啧啧道:“看看你……看看你,这刚刚帮你解放了思想,马上又变回老古董了,白费折腾半天了。”

“解放思想就是为了那个呀,俺才不信呢。”

“也并不是说纯粹是为了那事儿,只是吧,一个人只要能放开来做那事了,其他事情也就都能提得起放得下了。”

“你这大道理一套一套的,俺都听糊涂了,还有啥事你就赶紧说吧,一会儿我还要下坡去干活呢。”

吴有贵这才点了点头,问起了柳叶梅去水库要水浇地的事儿。

到了这份儿,杨絮儿的心思已经完全倾斜到了吴有贵这边,她就一五一十地把自己所知道的一切说了出来。

就连自己跟老周那些说不清道不明的事儿都毫无遮掩地全盘端出,满脸的无辜跟无奈,声称自己是被柳叶梅骗了去,懵懵懂懂就被她利用了。

吴有贵听完后,直接问她:“那你知道不知道,那个老周的死与柳叶梅有没有关系呢?”

杨絮儿摇摇头,说:“这个我就不知道了,以后又发生了啥,我全都不知道了。”

“你就没听到啥风声?是不是柳叶梅后来自己又去找过那个老周了?”

杨絮儿依然摇着头,说我真的不知道。

吴有贵又问起了尤一手收浇地钱的事儿,问她每户收了多少,有没有不缴的人家。

杨絮儿反问他:“村里收浇麦地的费用,你能不知道?”

吴有贵冷脸说道:“我真不知道,是尤一手那个老东西瞒着我收的。”

“那就是说,你家的钱也没缴了?”

“这还要问了,我家浇点地还用得着花钱了?再说了,他一收不就露馅了嘛。”

杨絮儿说:“那你的意思是……是尤一手私自收的了?”

吴有贵点了点头,说:“是啊,所以我才调查他呢。”

“你又管不了他,就算是调查出来又有啥用?”

“只要调查清楚了,我就可以去有理有据地告他了。”

杨絮儿一愣,问:“你想告他?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