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百八十四章 阴谋诡计/山野那些事儿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是,告到上面去。”

“告到镇上?”

“直接告到县里,如果达到一定数额的话,他尤一手就毁定了,钱得一分不差地退回不说,说不定还能把他送进大牢里去。”

杨絮儿瞪大眼睛望着吴有贵,吸一口凉气,问:“你说的是真的?真有那么严重?”

“可不是,就看数额大小了,这不是正在调查取证嘛。”

杨絮儿想了想,说:“好像当时是每口人收了五十元的样子,你一算不就算出来了嘛。”

“这我知道,按这个数额算起来的话,可是一笔不小的数目呢,全村居住人口一千多,减去不敢收的,不好收的,最少也得有七八百人吧?按每人五十元是多少?你算一算。”

杨絮儿就掐着指头算了起来,最后喊出了一个数:三四万呢!

“是啊,真要逮着了他,给他量刑定罪的话,你知道三四万能判他多少年的刑?”

杨絮儿摇摇头,说不知道。

吴有贵咬着牙根,恨恨地说:“尤一手这个老家伙在咱们村里横行霸道这么多年,贪心不足,总共贪了多少钱?耍弄了多少女人?怕是谁也清理不出一个实数来。再这样下去,啥时才是尽头,还不把让他把桃花村的老少爷们给毁了呀!杨絮儿,你说是不是?”

杨絮儿懵里懵懂地点点头。

吴有贵接着动情地说:“所以我要告他,要赌一把,就算他根基硬,不能把他送进大牢里面去,至少也要把他弄下台来,不能再让他为所欲为地欺压老百姓了!”

杨絮儿似乎真的被打动了,不住地点着头,嘴里附和着:“就是……就是……再这样下去……还不要了一村人的命啦!”

两个人越说越投机,最终,达成了共识,一定要告倒尤一手,让他滚下台!让他蹲大牢!让他永世不得翻身!

杨絮儿毫不遮掩地把自己如何帮着调查尤一手的劣迹,又如何跟吴有贵合谋状告尤一手的事情全盘托出。

说到这里,杨絮儿双手紧紧搂着柳叶梅,满脸愧疚,痛悔不已,掏心掏费地说:“柳叶梅,我是一时糊涂,才做出了那样伤天害理的事情,你一定要原谅我,你要是不原谅,我这就去死!”

令她想不到的是,柳叶梅不但没有激动,竟然异常淡定,只是呆僵了几秒钟,然后轻轻拍着杨絮儿的后背,和风细雨地说:“傻杨絮儿,你想哪儿去了?这与你有啥关系,本来就是他们两个男人之间的事情,你只是被利用了,况且你说的都是实情,又不是弄虚作假成心害人,没必要自责啥。”

杨絮儿似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,怔怔望着柳叶梅,质疑道:“柳叶梅,你心里真是那么想的?”

柳叶梅淡然一笑,说:“咱俩谁跟谁呀?打小就在一起,几乎是穿着一条裤子长大,你不了解我?还是我不了解你?哪能为一点点屁事就翻脸呢?杨絮儿你说是不是?”

“柳叶梅……柳叶梅……你真是个好姊妹……”杨絮儿眼含泪光,脸贴在了柳叶梅的臂膀上。

“好了……好了……只要你以后离吴有贵远远的,别跟着掺和那些事情就行了,说实话,他不是个好人。”

“嗯,我听你的……听你的……”杨絮儿说着,抬手抹起了眼泪。

柳叶梅像是自言自语地说:“也不知道是咋的了,这男人为啥就知道相互折腾来折腾去呢?你说他们自己折腾就折腾吧,干嘛还要把女人给牵扯到里面去,真是让人费心思……”

杨絮儿突然直起了身子,直眉瞪眼地望着柳叶梅说:“对了……对了……柳叶梅,还有呢,还有更折腾的事情呢!”

柳叶梅拧紧了眉心,只是望着杨絮儿,没有说啥。

杨絮儿脸上再次浮出了悔愧的表情,不敢面对柳叶梅的眼睛,喃喃说道:“柳叶梅,其实来安装防盗窗的那人不是……不是丁有余的同学。”

“哦,不是就不是呗,干嘛要骗我?”

“其实……其实也不是我成心骗你,也是吴有贵安排我那样做的。”杨絮儿说着,深埋下了头。

柳叶梅懵了,追问道:“杨絮儿,你……你说啥……说啥?”

杨絮儿紧咬着嘴唇,几乎都要把嘴唇咬破了,沉吟了好长一会儿,才说:“柳叶梅,你还记得那一阵子,夜里闹鬼影的事情吗?”

“记得呀,咋了?”

“那些……那些猴头猴脑的鬼影,都是那些按防盗窗的人,他们……他们假装的……”

“你说啥?”柳叶梅像是被猛击了一掌,跟问道,“他们那些人装的?咋装的?”

“就是戴着面具呗。”

“他们为啥要那样做?”

“还不是为了按防盗窗吗?”

“他们装神弄鬼与装防盗窗有啥关系?”

杨絮儿抬起头,望着柳叶梅,嘟囔道:“这还要问了,不说你也能猜到。”

柳叶梅眼珠一转,问:“你是说,他们先把人吓着了,吓破了胆儿,然后就主动找他们按防盗窗了?”

杨絮儿点点头,说:“就是……就是那么回事儿。”

柳叶梅深叹一口气,说:“他们为了挣钱,可是费了心计了,可……可他们咋知道该去谁家?又不敢去哪一家呢?”

杨絮儿苦着脸说:“不是还有我嘛,所有的信息,都是……都是我给提供给他们的。”

“你提供的?”

“嗯。”杨絮儿难为情地点点头。

柳叶梅满脸疑惑地问她:“杨絮儿,你这是为啥?图啥呢?”

杨絮儿期期艾艾地说:“还不是……还不是为了钱嘛。”

“为了钱?他们给你钱,你才那么做的?”

看上去柳叶梅有些生气了,杨絮儿才讷讷地说:“这就是吴有贵说的让我参入的生意,我夜里给他们提供线索,让他们去装鬼吓唬。白天再出去四下里蹿动,帮着他们做宣传。”

“做宣传?咋个宣传法?”

“就是……就是一边虚张声势地说那鬼的厉害,一边夸大那防盗窗的牢固可靠,动员人家安装。甚至……甚至……还连你都没落下。”杨絮儿难堪地耷拉下了头。

“杨絮儿,你咋……咋能这样呢?你好好一个人……咋就说变就变了呢?到底是为啥……为啥?”柳叶梅冷着脸指责起来。

杨絮儿嘟嘟哝哝地说:“不是说了嘛,还不都是为了……为了钱,就想吴有贵事先跟我说的那样,每安装一户,就给我五十块钱。担心丁有余不乐意,他们还……还天天请丁有余喝酒。”

柳叶梅叹一口气,忿忿地说:“杨絮儿呀杨絮儿,你说你一个老老实实、本本分分的人,咋就说变就变,为了那几个钱昧了良心呢?”

杨絮儿沮丧地说:“我这不是一时糊涂嘛,上了吴有贵的当,就一错再错下去了。”

沉默了片刻,柳叶梅问她:“那些骗子与吴有贵有啥关系呢?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