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百八十五章 惊人内幕/山野那些事儿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那是……是吴有贵妹夫开的厂子,好像他也有啥……啥股份呢。”

“吴有贵这个熊玩意儿,为了几个臭钱,真是心肠都变黑了。”柳叶梅骂着,接着问杨絮儿,“那些骗子呢?他们咋就突然间走了?”

杨絮儿说:“昨天夜里接了吴有贵的电话,让他们赶紧离开了。”

柳叶梅一听这话,就猜想到一定是吴有贵意识到了啥,担心出啥意外,引起更多的麻烦,所以才赶紧把他们打发走的,随问杨絮儿:“那你知道他们这会子去哪儿了吗?”

杨絮儿摇摇头,低声回应道:“他们只是去了另一个乡镇,也没告诉我具体的地儿。”

“你不是说丁有余也跟着去了吗?”

“是啊,也去了,跟着打工挣钱去了。”

“他不是回家帮着割麦子吗?咋又跟着去打工了?”

“挣钱呗,他们给的工资高,一天都好几百呢!”

“你是说,他们还用那种吓唬人的手段,骗别人装防盗窗?”

“是啊,听里面的一个人喝多了酒之后透露,他们一直都是那么干的,并且从来都没引起怀疑。”

柳叶梅在杨絮儿肩膀上重重拍了一把,恨责道:“杨絮儿你可真是糊涂到底了,他们这可是在犯罪呢?你咋就看不清、分不明呢?”

“有那么严重吗?不就是装装样子,吓唬吓唬人嘛,又没真干坏事,咋就成犯罪了?”

柳叶梅叫嚷道:“杨絮儿你真是个法盲,那是欺诈!欺诈!你懂不懂啊!抓起来可是要判刑的,罪过严重着呢!”

杨絮儿直了眼睛,惊问道:“真有那么严重?你不是吓唬我吧?”

柳叶梅正色道:“我吓唬你干嘛呀?你赶紧了,赶紧打电话,把丁有余给追回来,越快越好。”

“哦。”杨絮儿答应着。

“你赶紧打呀,还愣着干嘛?”

“我记不清他的号码呢,记在家里的本子上,一会儿回去就给他打。”杨絮儿说着,满脸惶遽地站了起来,抻了抻身上不合体的衣服,说,“那我回去了……回去了。”说着抬脚就往外走。

“杨絮儿,你先别急着走!”柳叶梅喊住她。

“咋了?你还有别的事吗?”杨絮儿回过头,问柳叶梅。

柳叶梅往前跟一步,问她:“杨絮儿,你实话告诉我,今天一大早去找吴有贵干嘛了?”

杨絮儿想都没想,脱口而出:“今天早上去见他,主要是告诉他,昨夜里尤一手来你家了。”

柳叶梅打一个激灵,问:“你咋知道他在我家?”

杨絮儿垂下头,叽咕道:“我躲在你们家外头,全……全都看到了。”

“还问了些啥?”

“还有就是他儿子打人的事情。”

“你咋说了?”

“我问过在场的几个人了,有人说其实……其实打得没那么严重,就怀是尤一手故意捉弄他。”

“你全告诉他了?”

“嗯,他本身也是那样怀疑,一听你跟尤一手凑到了一起,就断定肯定是那么合着伙的折腾他了。”

柳叶梅顿时变了脸,伸直手指戳着杨絮儿的额头,发着恨地叫嚷道:“杨絮儿啊杨絮儿,你说你这个赖娘们儿,咋就突然变得那么坏呢?你也不是不知道,吴有贵家的那个死熊孩子,整天价为非作歹的,除了糟蹋人就是糟蹋人,当着那么多人的面,就无缘无故用砖头拍破了人家的脑袋,这样的人不让他吃点苦头,长点记性咋行呢?放任着下去,还不成了祸害嘛,还不得杀人放火啊!你咋就不为人家大柱子想一想,不为着村里的老少爷们想一想呢!”

杨絮儿哭丧着脸,无奈地说:“俺这不是已经知道错了嘛,可话都已经说出口了,又不好收回来,该……该咋办呢?”

柳叶梅怒目圆睁,忿然喝道:“死杨絮儿,我真想扯你几个大耳光!让你好好清醒清醒,气死我啦!你!”

杨絮儿脸上红一阵白一阵,嗫嚅道:“柳叶梅你先别急着埋怨我了,赶紧想想办法吧。”

“你都把事情说出去了,还有啥办法?”

杨絮儿绞尽脑汁想了一会儿,抬起头,望着柳叶梅说:“柳叶梅,我倒是有个补救办法,你看中不中?”

“快说!”

杨絮儿说:“我这就回去打电话给吴有贵,就说刚才听有人说了,大柱子被伤得很厉害,人都已经迷糊过去,怕是命都难保了。先把他吓住,就顾不上再打啥坏主意了。”

柳叶梅思忖一会儿,点点头说:“这主意也不错,你再加上一句,就说大柱子家里已经去找过尤一手了,打算着去派出所报案,实在不行,就直接去县公安局,非要讨个说法不行。”

“那好……那好……我这就去打……这就去打……”杨絮儿边说着边快步出了门,脚步飞快,几乎跑了起来。柳叶梅的衣服套在她身上,显得略显肥大,不停地鼓荡着。

杨絮儿走后,柳叶梅杵在原地,心乱如麻地想了一会儿,刚想出门,蔡富贵一步闯了进来。

“你不是在县城干活嘛,咋回来了?”柳叶梅问。

“是啊,这不上夜班了嘛。”蔡富贵低着头直往屋里面钻。

“还有夜班?你都干些啥活?”柳叶梅好奇了。

“就是搞点文字啥的,说了你也不等。我困得要死,睡觉了。”蔡富贵说完就钻进里屋睡觉去了。

这个熊男人,越来越不正常了,看上去就跟个大烟鬼差不多。

柳叶梅站在那儿想了一会儿,心思又回到了杨絮儿那事上,出了门,直奔着村委会去了。

尤一手坐在办公室里悠然地抽着烟,见柳叶梅神色不安地闯了进来,像是意识到了什么,收敛了笑容,问一声:“咋了这是?不会又出啥意外了吧?”

杨絮儿连脚跟都没站定,就说:“你原来猜得一点儿都没错。”

“啥事没错?”

“告你的就是吴有贵!”

“这还要你说,明摆的事情嘛。”尤一手说着,随一愣神,问道,“你不会听到啥消息了吧?”

柳叶梅一屁股坐下来,低声说:“你可小看吴有贵了,他这人可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,背后很有一手呢。”

“你到底听到了啥了?”

“咱们背后做的那些事情,他基本都摸得一清二楚了。”

“不可能吧?你告诉他的?”

柳叶梅瞅他一眼,说:“你看我是那当叛徒的料吗?”

“这可难说,现在这个世道,钱还使着呢,没准那个狗日的给你大把的钞票,你就把我出卖了。”尤一手阴阴阳阳说道。

柳叶梅说:“你就别瞎扯了,想不想知道实情?”

“废话,当然是想知道了,你说呀!赶紧了……赶紧了……”

“我告诉你可以,但你得答应我一个条件。”

“啥条件?”

“你一定不能对杨絮儿有不好的看法,以后更不能想着法子打击报复她,你答应不答应?”

尤一手脸一沉,禁不住问道:“这事与杨絮儿有啥关系?”

柳叶梅应道:“有,关系大着呢!”

“她一个三脚踹不出个屁来的熊娘们儿,与那些事有啥关系?你说来我听听。”尤一手有些怀疑。

柳叶梅一脸认真地说:“你先说你答应不答应?”

尤一手敷衍起来:“好好,我答应……我答应……”

柳叶梅说:“你要是真答应,就对天发誓。”

“你看看你这熊娘们儿,今儿这是咋的了?无缘无故的我发啥誓呢?”

“你别稀稀拉拉,我在跟你说正经事呢。”

“那你说,我咋个发誓法?”

“你就说,你尤一手要是对杨絮儿有坏看法,或者以后想着法子折腾她,就天打五雷轰顶!”

尤一手不情愿地说:“柳叶梅你这是玩的哪一曲啊?咋让我发那样的毒誓?”

“你不发是吧?那好,我就是不告诉你,等以后出了大事可别怪我。”柳叶梅拉着脸较起真来。

“你这赖娘们儿,真是的,那好,我发……我发……”尤一手说着,举起了右手,按着柳叶梅所指点的对天发起誓来。

柳叶梅这才把吴有贵胁迫、诱惑杨絮儿搜集材料,提供依据,参入举报他尤一手利用职权诈骗钱财,霸占妇女的事情说了一遍。

然后再把他们合谋,采取不正当的手段,装神弄鬼诱导村民安装防盗窗的经过,原原本本告诉了他。

未了,又提醒他,吴有贵怕是已经怀疑是尤一手从中作梗,借着他儿子打人的事情整自己了,并说他会想法子采取反击行动,很有可能要绕开派出所,直接去县里的公安局报案,告发他尤一手。

尤一手听完后,蹙着眉想了一会儿,然后问柳叶梅:“他去告我,告我啥罪名?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