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百八十六章 连环计/山野那些事儿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这还要问嘛,告你欺诈呗!”

“就那么一点点钱,人家值得给他立案吗?”

“都两三万了,数额也不小啊。再说了,关键是这事儿的性质,那可不是一般的小打小闹,欺诈人家那么多钱财,可是挺严重的罪名!”

尤一手沉吟一阵,然后说:“那也不怕,事实不是摆在那儿嘛,他儿子打伤了人,就该赔偿人家的。”

“可伤得也没那么严重呀,现场有证人不说了,万一真要是立了案,人家警察可要带大柱子去医院做鉴定的。”

“鉴定就鉴定呗,大柱子的头确确实实是被打破了,还流了那么多血呢,村里不是也有很多人可以证明嘛。”

“可人家是凭事实说话的,医生的诊断才是依据,一查就知道你是弄虚作假了,不定你个欺诈的罪名才怪呢,再说了,大柱子一家人也不一定靠得住呀,估计他们一旦见到威风凛凛的警察,怕就全把实情给吐露了。”柳叶梅有理有据、一本正经地分析道。

尤一手呆着脸,苦思冥想起来。

柳叶梅不但为尤一手担心,也在为自己着急,毕竟自己也参入了敲诈吴有贵的行动,还拿了人家的钱,这可是实实在在的同案犯啊!想来想去,她耐不住了,催促道:“俺的大村长啊,你就别发呆了,赶紧想想办法吧!”

尤一手茫然地望她一眼,嘴唇翕动着,正想说些啥,电话铃却骤然吱吱啦啦响了起来。

看一眼号码,正是吴有贵打过来的。

按下接听键,不等应声,就听听筒里传出了悲悲戚戚的哀告声:“尤村长老兄呢,大事不好啊!听说大柱子那边又出状况了,求求你……求求你,赶紧为我跑一趟吧。”

尤一手朝着柳叶梅伸了伸舌头,坏坏一笑,却装出无奈的腔调说:“是啊……是啊……我这不是正在发愁嘛,万一大柱子真的不行了,遭殃的不光是你,我他娘的也跟着受牵连。”

“这事与你有啥关系呢?”

尤一手生硬地说:“你也不想想,你家这事儿我能脱得了干系吗?我给想了主意,又帮着隐瞒了实情,还从中跟他们家周旋,万一公安查下来,我不成同案犯了吗?”

“这……这该咋办呢?”

“咋办?很难!搞不好就会惹出大乱子,我是不想再掺和进里面了,你自己看着办吧。”

吴有贵一听急了,苦苦哀告道:“尤村长……尤村长……你可别这么说,咱伙计一场,你总不能看着我们一家天塌地陷吧?”

“我不是不管,是觉得不好管,万一大柱子真有个三长两短,那可是人命关天,我又能咋办?”

“村长……尤村长,这事吧,除了你别人谁也帮不上,既然他们家已经签了保证书,那就该按着保证书上说的来,您说对不对?”

尤一手说:“是啊,可那份责任书只是你们个人之间的协约,并不具备法律效应,他们不报案还好,啥事没有,一旦立案了,那只是白纸一张,半点意义都没有了。”

“可……可他们既然已经答应了,钱也拿到手了,就该遵守吧,要不然不成了不仁不义了嘛,你说是不是呢尤村长?”

“要说道理是这么个道理,可他们是弱者,就连法律都会倾向弱者的,更不用说老百姓了,最关键的一点是那份保证是诱导着他们写的,万一他们说出实情,也不但起不到作用,反倒成了罪证。”

“黄兄,解铃还须系铃人,麻烦你再给跑一趟吧,你在村里威信高,他们肯定会听你的。”

“这……这……”尤一手装出一副犹豫不决的腔调来,然后很为难地接受下来,说,“那好吧,为了咱兄弟之间的这点情谊,我就豁出去了,再帮你跑一趟,尽量想想法子吧。”

吴有贵连声道谢,然后说:“尤村长,你看这样好不好?你去大柱子家看一看,先把他们的火气给压下去,稳定他们的情绪,然后再见机行事,如果情况真的不妙,需要去医院治疗的话,就尽管去,费用全部由我来出,你看行不行啊?老兄。”

尤一手眼珠一转,随即有了主意,心里暗骂道:吴猴子啊吴猴子,你狗曰的也有失算的时候,既然你这样说,那我就成全你,再切你一刀肉!

嘴上却同情地说:“培全呢培全,我也就是看在咱多年的交情上,要不然这样的破事儿,打死我也不去!”

“是啊是啊,我领情了……领情了……以后好好请你吃一顿,你想吃啥都行,好不好尤村长?”

“我想吃天鹅肉,你上那弄去?”

“有的弄……有的弄,绝对让你吃得上,别说天鹅肉,就是天仙肉我都给你弄,只要你把这事给弄消停了。”

尤一手深舒一口气,勉强答应了下来,说:“那好吧,你就别弄出那个赖声了,我这就去。”

吴有贵嘴抹了蜜似的,千恩万谢一通。

尤一手挂断电话以后,坐下来抽了一根烟,哧一声傻笑。

柳叶梅怪怪地望着他,问:“你咋了?傻笑啥?”

尤一手瞥他一眼,扔掉烟头,说:“柳叶梅,又来发财的机会了。”

“发财?发啥财?”

“吴有贵答应大柱子去医院治疗,只要别告他就行。”

柳叶梅满脸疑惑道:“大柱子去住院,你有啥财发?”

尤一手奸笑起来,讥讽柳叶梅说:“脑袋瓜小了不是?这么简单的招数都想不到?”

“猪脑袋大,可它还是头猪!”

“猪也比你强!你想一想,大柱子那样用得着去住院吗?”

“他不去住院你就得钱了?”

“医院不去住,可想办法去搞来住院的收据呀。”

柳叶梅这才幡然顿悟,说:“你真该姓孙,比孙猴子都精!”

“滚你个你娘的蛋!老子坐不改名行不改姓,庄庄户户的行黄就不孬!”尤一手骂着,随命令柳叶梅说,“你去一趟大柱子家,赶紧了,这就去!”

“我去干嘛?”

“很简单,先问一下大柱子伤口的情况,估计肯定不咋地。然后再好好嘱咐嘱咐他们一家人,统一起口径来,要是有人问起,就是病得厉害,去医院治疗了,这一段时间让大柱子委屈一下,躲藏起来,不要露面了。”

“不让人露面,你想憋死人家呀?”

尤一手眼睛一瞪,嚷道:“他不是已经得钱了吗?得钱就该好好配合!你就直接告诉他们,如果表现不好,露了风声,就把钱给退回来。”

“那话我说不出口,要说你说去!”柳叶梅撅着嘴巴说。

“操,你个熊赖娘们儿,你就说,是我让你去的,话是我说的,怕啥呢?”

“可那样说,也太伤人家的心了吧?”

“不伤他们能长记性吗?你就别站在那儿啰里啰嗦了,立马就去……立马就去!”尤一手驱赶起来。

柳叶梅站起来,不无担忧地说:“说实话,我倒真是为你捏一把汗,这样搞来搞去的,会不会弄出大事来呢?”

“没事,你放心好了,他逃不出我老尤的掌心,一辈子不行,两辈子也不行!不信你就等着瞧。”尤一手嚣张地说道。

“你先别咋呼,可要精细着点儿,别以为人家就是吃素的!”柳叶梅说着,转身离去了。

尤一手望着柳叶梅的背影,咽一口唾沫,自言自语地说:“这小娘们儿,真就把心交给自己了,好用着呢。”

大柱子娘见柳叶梅进了家门,满脸喜悦地迎了上去,亲热地拉着柳叶梅的手,就说开了:“看看,这还让你惦记着,又跑过来看大柱子了。”

不用问,单看大柱子娘的表情就知道大柱子肯定是安然无恙,但嘴上还是礼节性地客套着:“大柱子感觉咋样?好些了吧?”

大柱子娘先一脚进了房门,扯着柳叶梅就往屋里拽,压低声说道:“没事……没事,进屋再说……进屋再说,别让外人听到了。”

柳叶梅心头一凛,这才意识到,或许自己真的很傻,这样的话咋好在院子里说呢?墙外有耳,不得不防。

大柱子娘直接把柳叶梅拽进了里屋,人还未踏进门槛,就冲着里面说开了话:“大柱子……大柱子……你柳叶梅姐来了。”

屋里随即传出了大柱子爽朗的应声:“哦,柳叶梅姐啊,您快进屋……快进屋……”

柳叶梅进屋后,先仔仔细细问了大柱子的伤情,又把尤一手交代的那些话死死地嘱咐了一遍。并吓唬他们说,如果走漏了风声,那可就麻烦了,不但钱一分捞不着,说不定还要蹲大牢。

大柱子听后,哭丧着脸说:“柳叶梅姐,要我躲哪儿呢?就这么个家,有时候还人来人往的。再说了,老躲在屋里,还不得把我给闷死啊!”

柳叶梅也是一脸无奈,她同情地说:“是啊,一个大小伙子家,天天躲在屋子里也不是个办法,可为了给你出了那口恶气,不是也没更好的办法嘛。”

大柱子说:“柳叶梅姐,我知道你们是为我好,可能不能想个其他的办法呢?不说别的了,就是头上缠得厚厚的这些绷带,也都快把我给难受死了。”

“可我们都费了脑筋为你想了,这是唯一的办法呀,即使这样,稍有闪失也会引起很大的麻烦来,搞不好我跟尤村长都得去蹲班房。”

大柱子娘惊呼起来:“俺那天老爷来!可千万别……别闹到那个份儿上,我们一家子咋担待得起啊!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