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百八十七章 都已经成精了/山野那些事儿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柳叶梅安慰道:“你也用不着想那么多,事情稳妥着呢,我只是跟你们分析一下这事的最坏结果。只要你们一家人好好配合,那就万无一失,因为主动权目前掌握在咱手上。”

“那就好……那就好……”大柱子娘这才松了一口气,然后转向儿子说,“你就好好忍着点吧,老老实实呆在西屋里,我从外头把门给锁了。”

大柱子无奈地摇了摇头,说:“那样也太难受了,真是生不如死啊!”说完深叹了一口气。

柳叶梅沉着脸琢磨了一会儿,然后对着大柱子说:“这事吧,都是为了你好,也只能委屈你自己了。你好好忍着,我这两天就去找曹山妮,先帮着你探探她的语气,如果她有那个意思,我就把你的心事挑明了,顺便给说合说合,你觉得咋样?”

“那敢情好……那敢情好……”大柱子露在外面的眼睛立即忽闪忽闪发起光来,嘴唇不停地翕动着,激动得一时说不出话来。

说完了该说的,做完了该做的,柳叶梅打算起身告辞,却突然又想起一件挠心挠肺的事情来。

可话到了嘴巴,又不知道该如何问起,担心表达不好,会引起不必要的麻烦来。

一时间呆僵着脸,绞尽脑汁苦思冥想起来。

大柱子娘说:“柳叶梅呀,你别犯难,先别急着去找曹山妮了。”

柳叶梅想到大柱子娘一定是看到自己犯难,是因为她儿子追曹山妮的事儿,就将错就错说:“这有啥好犯难的,不就是问问嘛,如果他们有缘,我就给撮合撮合,这是好事。”

大柱子娘说:“俺觉得是大柱子一头热,人家曹家闺女长得那么好看,这个小子活像个地瓜蛋,根本就配不上人家,不般配……一点儿都不般配……”

“娘,你说啥呢?俺俩同岁,打小就在一块耍,她可从来都没烦过我。”大柱子急了,朝着娘歪鼻子斜眼地说嚷嚷。

柳叶梅一笑,说:“人家大柱子心里有数,只是缺个中间人给挑明了罢了,你就等着好消息吧。”

大柱子抢话说:“柳叶梅姐,那你就给当个中间人吧,跑跑腿,动动嘴,到时候我给你买一双五百块的好皮鞋。”

柳叶梅说:“那就好,我去好好帮你说合说合,就等着穿你的皮鞋了,五百一双的皮鞋我可从来都没穿过呢。”

“好,姐,就这么说定了啊,我就乖乖在家等你的好消息了。”

“没问题,这鞋我是穿定了!不过吧,你光急着娶媳妇,可娶媳妇的钱攒够了吗?”

大柱子嘿嘿笑着,说:“娶媳妇又没标准,手头有几万还不就够了嘛。”

大柱子娘说:“自己不出去好好挣,用啥取媳妇?就那么几个钱,够给人家的财力钱吗?”

柳叶梅灵机一动,插话问:“对了大柱子,娶媳妇钱应该没问题,这一次虽然你吃了点苦头,可孙家还是给你了不少赔偿的。”

大柱子娘说:“是啊,是给了不少。”

柳叶梅追问:“不少?不少是多少?”

大柱子娘满脸笑容,两眼放光地说:“整整一万块呢,够多了……够多了……俺可从来没一次见过那么多钱!”

柳叶梅心里咯噔一颤,脸上却平静,冲着大柱子娘说:“那就好……那就好……我该走了,还有很多事情要做呢。”说完转身朝着外面走去。

大柱子娘连声道着谢,送出了门。

大柱子也随在娘身后跟了出来,眼里满是幸福的渴求。

柳叶梅转过脸,冲着大柱子小声说:“别出来了,回去躲起来吧,这几天千千万万别再露面了。”

“哦……哦……这就回……这就回。”大柱子转身钻回了里屋。

柳叶梅又对着大柱子娘叮咛了一番,才放开步子走出了院子。

走在街上,柳叶梅心里就叽咕起来:尤一手你这个老狐狸,可真是狡猾到家了,不但抠出了自己知道的四千元,竟然把该给大柱子家的两万块钱又截留了一半,这也太黑了点儿……

可反过来一想,如果不是他尤一手出面,大柱子家怕是连这一万块都捞不着,那才叫一个憋屈呢,只能是打掉了牙往肚子里咽,说到底尤一手黑一点也是有情可原的。

这样想着,柳叶梅心里便平和下来,朝着曹山妮家走去。

到了曹山妮家,见院门紧锁,门板上贴着两张皱巴巴的黄表纸,透着一股阴森之气。

问过东边邻居,才知道曹山妮被她姨家表姐接到城里去了。

想着曹山妮眼下的境况,柳叶梅心里一阵阵悲凉凄凄,这女孩真是命苦,才三天不到的工夫,先失去了娘,又失去了爹,只留下了她孤零零一个黄毛丫头,老天对她的确也过于残酷了点儿,以后的日子该咋过呢?

柳叶梅又回到了村委会,一进门,尤一手就笑嘻嘻地望着她,看上去一脸轻松。

“咋就笑成那样了?傻了吧?”

尤一手说:“柳叶梅,今天中午咱到县城去下馆子吧?”

“下馆子?为么要下馆子?还要去县城?”柳叶梅疑问道。

尤一手说:“柳叶梅,咱今天是开门大吉,喜事连连呢,无论如何也要祝贺一下。”

柳叶梅一时摸不着头脑,问:“那会子还挠头上火的呢,这眨眼的工夫就来喜事了?”

“可不是!”

“啥喜事?你说来我听听。”

尤一手说:“这第一个吧,是我刚才接到镇上纪委王书记打来的电话,说是我被举报的那事儿彻底消停了,用他的话,那叫烟消云散了。”

本来柳叶梅自打去县城找了吴法义回来后,心就一直悬着,等着有好消息传过来,可始终也不见回音。听到尤一手这么一说,心里就热乎起来,想到这个吴法义果然能耐不凡,真就出手给摆平了,就问:“是上头给压下来了?”

尤一手摇摇头说:“不是。”

“那是咋回事儿?”

“是告状的人主动撤回了举报信,并承认自己没有调查清楚,只是听信了那些道听途说的谣言,结果才诬告了尤村长。并狠狠夸了我一顿,说我尤一手是个好人,好干部,这些年为老百姓做了很多很多的好事。”尤一手说完干笑了两声,接着神情猥琐地说,“你说人这嘴巴真是神奇,就那么两片肉儿,一张一合的,说啥就是啥,就跟女人那玩意儿一样神奇。”

柳叶梅听了前边的话之后,心里就像刮过了一阵凉飕飕的风,把一些花儿啊草儿啊的都刮得一干二净,空空荡荡的失落起来。

“看看你,发啥呆呢?人家不告我了,你还不高兴了咋的?”

“我在想,那人……那人他咋就突然不告你了?”柳叶梅掩饰着自己的失意。

“这还用得着想,他现在由主动变为了被动,被咱牢牢控制了,不得不主动退下阵来,就这么简单。”尤一手自信地说。

“这就是说告你的那个人肯定是他了?”

“不是他还能是谁?现在因为儿子打人那事落在了咱们的手里,稍有不慎,他家棵独苗就会落入大牢,对他来说那可不是小事,那哪还敢拧下去呢?”

柳叶梅想了想,说:“看来杨絮儿从我家回去后,紧接着就给他打电话了。”

“可不是,他想一想眼下这形式,连杨絮儿都反悔了,就心虚了。”尤一手长吁一口气,说,“不管咋样,他把那块大石头搬开就好了,说实话,这一阵子,还真把我压得不轻。”

“可不是,也不是小事儿。只是……只是……”

“只是啥?”

“那钱……那钱咋办?”

“啥钱?”

“就是为了你被人家告了黑状的事儿,送给我亲戚的钱呀。”

尤一手满脸轻松,不以为然地说:“啥呀,那点钱你还惦记着,送出去了,就是人家的了,再说了,说不定人家已经帮忙了,收下那钱也是理所应当的,你说是不是?”

柳叶梅脸上有些过不去,嗫嚅着说:“五千块呢,也不是个小数目,咋好就白白扔了呢?”

尤一手嗔责道:“女人就是女人啊,心眼小得像针鼻。”

柳叶梅心疼地说:“就你财大气粗,对我们这些普普通通的庄户人来说,那可不是个小数目,能买好多好多东西的。”

尤一手轻巧地说:“不就那么三千五千的钱嘛,没啥大不了的!墙内损失墙外补,用不了几天,吴有贵就会乖乖给我送来的。”

柳叶梅瞪着他,问他:“他还会给你送钱?”

“可不是咋的,毫无怨言地乖乖送来,要多少给多少。”尤一手沾沾自喜地说。

“做梦吧你,人家不告你了,已经对得起你了,咋还会给你钱?”

“你咋就没记性呢?他在电话里不是说让大柱子住院嘛,还答应住院费全由他出,这不就得了。”

“哦。”柳叶梅点点头,若有所思地想了想,接着问一句:“可那住院费单据从哪儿来呢?”

“这还难得住咱了?黑道白道、各行各业,压根儿就没咱打不进去的地方。实在不行,咱还有后手呢。”

“啥后手?”

“前一阵子,我家那个老娘们儿不是去医院住过一段时间嘛,住院收据还没开呢,到时候就用得上了。”

柳叶梅俏骂道:“你这老家伙,真的成精了,狡猾得吓人。”

尤一手哼一声,说:“都是让世道给逼的,坏人那么多,你不学坏能行吗?一个个都坏得流脓,就你自己人模狗样装好人,那吃得开吗?还不像个傻瓜一样啦!”

“这坏就那么好学?俺看不见得。”

“这还要问了,就说你吧,我琢磨着你变化就很大。”

“你是说我变坏了?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