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百九十三章 天现异象/山野那些事儿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柳叶梅点点头,说:“应该是吧,要不然的话,这种时候,她是不会去你们家的。”

大柱子娘乐得合不拢嘴,啧啧道:“那敢情好……那敢情好……”

柳叶梅问:“你没好好安慰安慰人家?”

“我慌里慌张的,都把那茬给忘了。”

“哦。”柳叶梅应一声,然后问她:“她知道大柱子在家了?”

“知道啊,都已经见面了,跟我招呼了一声,就去了大柱子屋。”

“哦,是这样啊。”柳叶梅随拍一拍大柱子娘的肩头,说:“好,这下就保准没问题了……没问题了……”

“啥没问题了?”

“你儿子跟曹山妮的事啊。”

“我看够呛,两个人一点儿都不般配,人家闺女长得那么水灵,咋会看不上咱呢?更何况支书他儿还在里头插一杠子呢。”

“人都钻屋里去了,还有啥不般配的,就等着办喜事吧。”

“谁知道呢,那孩子也够可怜的,要是真能嫁过来,倒也好,有个像模像样的家,只是……只是……”

柳叶梅明白她心里的意思,就说:“这样吧,如果他俩真有那个情分,这红娘我就做定了,等黄曹山妮心里静下来后,我找她说合说合去,你看中不?”

“那敢情好……那敢情好……就指望你了……”大柱子娘兴奋起来,抑制不住地笑出来了声。

柳叶梅说:“这么晚了,我就不让你进屋了,你早些回去吧。”

大柱子娘会意,再次躬腰塌背地客套道:“柳叶梅,让你费心了……费心了……大柱子这事儿,前前后后多亏你了……多亏你了……”

柳叶梅戳了戳她,意思是要她小声点儿,然后低声问她:“没嘱咐一下曹山妮,别让她说出去?”

“说出去啥?”

“大柱子在家的事啊。”

“谁知道呢,他们在屋里说了些啥,我也不知道,直看到那闺女出来的时候,又是擦眼睛,又是抹眼泪的。”

柳叶梅沉吟一会儿,说:“但愿她别说出去,万一露了风声,会被别人抓住尾巴的。”

“那我回去嘱咐嘱咐大柱子,让他用手机跟那闺女说一声,让她千万别走漏了风声。”

“那好,你赶紧回去吧。”

大柱子娘说声:“好吧,那我走了。”

柳叶梅客套一句路上走慢点,注意安全,便折身回了屋。

推开门,一脚踏进屋里,竟然看到杨絮儿手中举着手机,两眼呆直,满脸泪水涟涟。

柳叶梅不仅问道:“杨絮儿,你咋了这是?”

这一问,杨絮儿竟然嚎啕大哭起来。

“又咋了这是?刚才还好好的呢,说变就变,到底为啥呀?”柳叶梅说着走过去,伸手揽过杨絮儿的肩膀。

杨絮儿哭过一阵,哽咽着说:“柳叶梅,还真让你给……给说着了……”

柳叶梅蹙起眉,问道:“让我说着啥了?”

“丁有余他……他被……被警察抓……抓走了。”杨絮儿说着,又呜呜哭了起来。

“看看……看看……终归还是出事了吧,明摆着的理儿,偏偏就是看不明白,这不明摆着是外火坑里跳嘛。”说到这儿,柳叶梅突然觉得这也不是个埋怨的时候,就改口说,“既然已经这样了,先不要着急,等弄明白之后,再想想法子,找找路子。”

杨絮儿擦一把眼泪,哭着说:“还弄啥明白,就是因为按防盗窗那事被抓的,人已经被拘留了,听说……听说还要罚款呢。”

“罚多少?”

“还不知道呢。”

“丁有余给你打电话了?”

“打个屁呀,都已经坐班房了,手机能开吗?”

“那是谁告诉你的?”

杨絮儿唯唯诺诺地说:“是……是……吴有贵。”

“他咋知道?”

“你忘了呀,那个按防盗窗的是他亲戚。”

柳叶梅想了想,安慰杨絮儿说:“那就没事了,既然是他们雇佣的人,钱就该由他们出。”

“可他们能……能出吗?”

柳叶梅气冲冲地说:“他敢不出,不出你就去找他,就直接跟他摊牌,他要是不管,就把他老底给揭出来。”

杨絮儿摇摇头,说:“我可不敢。”

“为啥不敢?”

“他是村支书,是村干部,得罪了他,以后咋在村里住下去?”

“就你胆小,就算他是支书,能把你咋样?他敢抢你们家的地?还是敢拆你们家的屋?麻痹滴,能耐他了!实话告诉你,就他那个熊样的,怕也没几天蹦跶头了。赶明儿,你就去找他,赖着他,让他把钱给拿上,把人要领回来,不然你就直接跟他闹翻!”

杨絮儿听了,呆着脸沉思了一会儿,然后说:“他那个人让他往外掏钱,怕是比割他的肉都难。”

“那也不行,就咬紧了他,不松口。”柳叶梅口气坚决地说。

杨絮儿叹一口,不再说话,呆呆地瞅着窗口,直愣神。

柳叶梅摆好枕头,说:“睡吧,没啥大不了的,别乱想了。”

杨絮儿躺下来,黯然说道:“咋就这么倒霉呢?坏事连连找上门来,到底是得罪了哪一路神仙呢?”

柳叶梅躺到了她身边,说:“啥得罪神仙不得罪神仙的,过日子磕磕碰碰的还不正常嘛,别多想了,安心睡觉,等明天你就直接去找吴有贵,按我说的办,准错不了。”

“你说他会不会被判刑呢?”杨絮儿担心地问。

柳叶梅假装明白地说:“他又不是主谋,只是个打下手的小喽啰,充其量是个从犯,没啥大不了的,估计着缴点罚款就出来了。”

“这干点活儿就被公安抓了起来,传出去多难听呢,丢死人了,以后孩子大了咋找媳妇呢。”

“这有啥丢人的?他是被人家利用了,没事的。”

杨絮儿叹一口气,小声叽咕道:“都怪我们俩财迷心窍,要是早些问问你就好了,现在说啥都晚了。”

柳叶梅劝慰道:“你现在后悔有啥用?世界上又没有卖后悔药的,人不就是这样嘛,一天三混沌,说不定那一霎就懵了头脑。这一回就算是花钱买教训了,以后多长点记性,捡便宜的事情要三思而行,别愣头愣脑地就往前冲。”

“嗯,知道了,再也不敢了。”

两个人你一言我一语地说着,声音越来越小,越来越稀,最后双双闭眼睡了过去。

也不知道睡了多大一会儿,一阵雷声把柳叶梅惊醒了。

她爬起来,惊秫地望着玻璃上一阵阵刺眼的闪光,趁着雷声的间隙,晃醒了杨絮儿,问她:“家里的门窗都关好了吗?”

杨絮儿侧过脸,愣怔地问柳叶梅:“又咋了……又咋了……是不是又出啥怪事了?”

柳叶梅一只手抚摸在她蓬乱的头发上,说:“你是被吓破胆了,尽瞎想,不就是一场雷雨嘛,还能出啥事儿。”

杨絮儿往柳叶梅身边缩了缩身子,慌怯地说:“这可不是瞎想,这一阵子,哪一回下雷雨不出事呢?都一连出了好几条人命了。”

柳叶梅随手拍着她,就像呵护着一个弱小的孩子,说:“那也只是个巧合罢了,下雷雨是正常的自然现象,没你想的那么可怕。你听一听,今夜的这雷声很远,都远到天边了,不会有事的。”

“那你晃醒我干嘛呀?吓我一跳。”杨絮儿埋怨道。

柳叶梅说:“我不是担心你家里的门窗关紧了没有嘛,万一进了水,可就麻烦了。”

杨絮儿想都没想,直接说:“临出门的时候都关好了,没事的。”

“哦,那就好,睡吧。”

“这听到雷声可又睡不着了。”杨絮儿说。

“没事的,你听,雷声越来越远了。”

杨絮儿侧耳倾听,果然雷声就小了起来,变成了磨盘滚动的轰隆声,朝着越来越远的方向滚去了。

两个女人不再说话,默默地听着窗外雨声大作,哗啦啦响个不停。并且听上去越来越急,越来越狂,像是整个天空都成了一个装满了水的大盆,直接口朝下翻了过来,那气势无法比拟,令人窒息……

无法入睡的柳叶梅隐隐感觉到,那急骤的暴雨就像直接灌进了自己的心田里,浇得她透不过气,禁不住躁乱地胡思乱想起来:这雨咋就下得这么凶?这么猛?这么邪道呢?声音听上去一点儿都不对劲,难倒老天爷又发脾气了?就像黄仙姑说的那样,杏山峪要出大事了……

雨一直在下,夜里听上去似乎是越下越大,哗哗哗……铺天盖地,掩盖了其他所有声息。

柳叶梅几乎一夜没合眼,天一亮,她就从床上爬了起来,边穿衣服别扭头一看,见杨絮儿的眼直直瞪着,就问她:“杨絮儿你早醒了呀?”

杨絮儿揉了揉干涩的眼睛,说:“我本来就没睡。”

“一直没合眼?”

“嗯。”

“没睡咋没动静?”

“不是怕惊动着你嘛,再说了,你听听这雨声,是不是天上破了洞呢?”

柳叶梅已经穿好衣服站在床前,说:“可别说,那听过这么急的雨声,不是破了洞,也是开了缝。”

杨絮儿爬了起来,问柳叶梅:“你上午干嘛?”

柳叶梅盯着她,问:“咋?”

“你陪我去找吴有贵吧,好不好?”

“你自己去就是,我去碍手碍脚的,再说了,之前那些事他都鬼鬼祟祟的怕人,当着我的面,哪还有法说了?”

“都出事了,他还怕个屁呀,明着讲就是了。”

“那可不一样,还是顺着他好,别戗了他的毛,他要是破罐子破摔了,那丁有余就跟着倒霉了。”

杨絮儿琢磨了一阵子,说:“理是这么个理,可这样的雨天,我哪还敢一个人走路呢?”

“又不打雷了,你怕啥?”

“我都被吓破胆了,一上路就心慌,再说了,这天气邪道着呢,说不定那一会就又霹雷了,不算不把我劈死,也得把我吓死。”

“有啥要紧的呀,突然就别得胆气那么小了。”

“没让你遭一回试试,可吓死个人了。”

“先弄点饭吃了再说吧,天不可能老下吧。”

“肚子里火烧火燎的,那还有心思吃饭啊?”

“烧啥火呀,还不是自作自受?别弄出那个熊样子了,起来洗洗脸,该干嘛干嘛去。告诉你杨絮儿,听了曹木匠家的事儿,你知道我最服的人是谁?”

“谁啊?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