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百九十四章 还有那份闲心思/山野那些事儿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我最佩服的人,就是曹木匠丈母娘,那个女人真不简单,都快修炼成佛了。”

“啥呀,她成佛了?那……那早干嘛去了?”

“人心是最难管的,就算是她成了佛,她也主不了闺女的事儿,修炼在个人,他们贪婪,他们作恶,她又能咋治?自作孽不可活,谁也替不了他们。”

杨絮儿听得不耐烦,说:“你就别咧咧了,赶紧做饭去吧。”

“死杨絮儿,你啥都爱听,就是不喜欢听人话。”柳叶梅骂着,去了外屋,拉开门闩开了门,往外一望,顿时傻了眼。

这哪儿还叫下雨啊,水直接泼下来,连雨丝都看不到,简直就像是把无边无际的大海整个儿倒了过来,天与地之间全是水了。

柳叶梅看一下门前,混浊的水都快漫过门槛了,用不了多大一会儿就倒灌进屋里了。

她顾不上对着身后叽叽咕咕的杨絮儿说啥,披上雨衣,摸起门后的一张镐头,就扑进了雨幕中。

费了好大的劲才找到了西墙根泄水的那个阴沟,抡起镐头一阵乱刨。不一会儿,便听到咕噜一声,院子里的水打着旋儿往外涌动。

柳叶梅这才趟着没过小腿的积水回了屋。

杨絮儿走过来,接过镐头,对着柳叶梅说:“看你投下水沟的架势吧,可真像是个男人。”

柳叶梅脱下雨,提在手中抖索着,暧昧地说:“你以为只有男人会投水沟呀,女人投起来照样通畅。”

杨絮儿接暧昧下去:“死B,你又没有那个家什。”

“没有照样投得你痛快,不信你等着,等有心情的时候好好给你投一投,保准比男人投的更舒畅。”说完坏坏一笑。

杨絮儿俏骂道:“死B,投你个头啊,看我不把你咬烂了。”

两个人你一言我一语嬉闹着,紧绷着的心情自然而然也就放松了下来。一起简单地吃过早饭后,柳叶梅走到门口往外探了探,见雨水丝毫没有减弱,就回过身来,对着杨絮儿说:“杨絮儿,我今天无论如何也不能陪着你去找吴有贵,我想把……把……”

不等说完,杨絮儿脸就冷了下来,打断了她:“你咋就不能陪我去了?还有啥比我那事更重要的了?”

柳叶梅想了想,干脆就把镇上来人谈话的事儿照实说了。

杨絮儿听后,呆着脸想了想,撅着嘴说:“那肯定不能去了,可这么大的雨,我咋去呢?”

柳叶梅想了想,说:“这样吧,我跟你去村头的路口等等,兴许就能遇到去镇上的汽车,你打个顺风车还不行吗?”

“这么大的雨,车敢跑吗?连路都看不清,万一陷进沟里去了呢?”

“浪货,就你命值钱了,人家还不是照样跑啊。”柳叶梅嘴上这样说着,心里却觉得杨絮儿说得其实也在理儿,就接着说,“那干脆就不去找了,直接打个电话给他吧。”

“打电话能管用吗?”

“咋不管用?他是这个村里的人,跑了和尚跑不了庙。”

“那好,那就试试吧。”

“嗯,赶紧打,这种事可拖不得,越早越好,免得人在里面遭罪。”

杨絮儿不再说话,掏出手机,拨了吴有贵电话的电话号码。

一连拨了好几遍,都没人接。杨絮儿心里就犯起了嘀咕,对着柳叶梅说:“他连电话都不接,肯定是不愿管这事了。”

柳叶梅说:“不可能吧,他把人弄了去赚钱,出事了就不管了?再说了,无论如何他也脱不了干系呀。”

“谁知道呢?这个世道的人,可都是只认钱,不认人了。”

正说着,手机铃声响了起来。

杨絮儿赶紧接了,试探了喂了一声,问:“你是谁啊?”

对方火气冲天地喊道:“这还用问,你刚才不是打我电话了吗?”

杨絮儿这才知道是吴有贵,也不跟他计较,急三火四地问道:“丁有余他……他现在在哪儿?”

“不是已经告诉你了嘛,急啥急,在家好好呆着就是了。”

“能不急吗?也不知道他人咋样了?”

“没事,你把心放肚子好了,我这会子正在县城里找人,已经办得差不离了,没啥大不了的,你就放心好了。”

杨絮儿还想再说啥,对方已经挂了电话。

柳叶梅隐约听懂了他们话的意思,就对杨絮儿说:“你放心吧,吴有贵这人大小也是个官,手头又有钱,去跑跑路子准能成。”

“可……可万一他只是耍耍嘴皮子呢?”

“你真是多余了,这事牵扯到他跟他的亲戚,要是真的立案侦查,他才是罪魁祸首,你说他能不着急吗?”

杨絮儿半信半疑地微微颔了颔首。

柳叶梅接着说:“你哪儿也别去了,就老老实实呆在我家里,尽管把心放下来,该吃就吃,该喝就喝,用不着想那么多。”

“那你呢?”杨絮儿问。

“不是已经告诉你了嘛,今天镇上来人谈话,我得赶紧去村委会等着呢。”

“哦,那你去吧。”杨絮儿说着,上床躺着看电视去了。

柳叶梅仔仔细细洗漱了一番,还从电视柜下面的抽屉里找出了粉盒,照着镜子,打算往脸上扑粉。

“你傻啊!”杨絮儿斜躺在床上,不轻不重地喊了一声。

“我咋就傻了?”柳叶梅瞪她一眼。

杨絮儿酸溜溜地讥讽道:“瞧把你给浪的吧,不就是谈个话嘛,用得着搽胭脂抹粉的了?”

“不打扮一下咋行呢?起码也是对上头领导的尊重呀。”

“还尊重呢,你也就不怕吓着人家领导?”

“杨絮儿你个死B,啥意思呀你?”

“外面下着那么大的雨,就算是你打着伞,也会有雨点溅到你的脸上,你想想,你扑了粉,还不成大花脸了吗?”

“可不是咋的,我可真糊涂了。”柳叶梅想了想,收起了粉盒。

“你不是糊涂,是被省里冲昏了头脑。”

“瞎说,多大点事儿,至于嘛。”柳叶梅说着,穿上了一件粉红色的外套,打起伞,走出了门。

雨依然很大,倾泻如注的雨水落在伞面上,冲击力特别大,东歪西倒的,就像漂在水面上一个一片树叶。柳叶梅只得两手紧紧握住,才勉强撑得住。

街上全都是明晃晃的水,成了一片**。

柳叶梅深一脚浅一脚地往前走着,脚步蹒跚,走得很艰难,有好几次一脚踩空,差点栽倒在水里面。

好不容易才到了村委会,站在大门口往整个院子里打量一眼,见只有尤一手的办公室开着门。

柳叶梅直接奔了过去,一个箭步蹿进了屋。

“你咋才来?我都等你老半天了。”尤一手追问道。

“这还晚呀,又没耽搁事儿。下着这么大的雨,你也不怕我被水冲了去。”柳叶梅边背着身用力甩着伞上的水边说。

尤一手抽着烟,色迷迷盯着柳叶梅挽起的裤管下那段瓷白细嫩的小腿,直咽唾沫。

柳叶梅往里走了几步,放下雨伞,转过身,一看尤一手正盯着自己的小腿发呆,就恶毒地嗔骂道:“老色鬼!也不怕眼珠子掉出来。”

尤一手奸笑着说:“你身上的肉肉真他妈的白,真像是剥出蛋,雪里蘸,我就纳闷了,你到底是吃啥长大的,咋就跟正常人不一样呢?”

“还能吃啥呀,五谷杂粮罢了,老色鬼,整天价就知道琢磨女人身上那些个事儿。”

尤一手拽起来,说:“连圣人不是都说嘛,食色性也,那玩意儿就像吃饭一样,一顿不吃就饿得慌,正饿着呢,看见肥嘟嘟的肉了,谁还能忍得住?”

柳叶梅板着脸说:“你就说点正经的吧,别老惦记着弄那事了。”

尤一手双眼通红,放着贼光,在柳叶梅身上扫来瞄去,说:“心里念想着的才是正事呢,其他都可以往后拖一拖,就唯独这事不行,想啥时办就得啥时吧,一霎都不能耽搁。”

柳叶梅佯装生气地说:“哎哟来村长来,你就消停消停吧,一会儿党委的领导们就来了,咱可在人家眼前丢了丑啊!”

尤一手嬉笑着说:“你咋知道他们要来了?”

“不是你昨天告诉我的吗?”

“可今天情况有变呀,十分钟之前,刚刚接到电话,说是有特殊情况,今天就不来了。”

柳叶梅心里咯噔一下,身上凉了半截,支支吾吾地问尤一手:“不会……不会是又出啥意外了吧?”

尤一手神神秘秘地说:“意外确实是有一点,你过来……过来……靠我近些,我告诉你……”

柳叶梅竟不由自主地挪了过去,直愣愣杵在了尤一手面前。

尤一手伸出手,一把攥住了柳叶梅粉红衬衣下高高挺起的胸部,大把大把抓挠起来。

“别这样……别这样……会被人家看到的。”柳叶梅用劲推开了尤一手的手,竟把自己的皮肉都扯痛了。

“又没别人,谁会看见?”

“门大开着呢,你脸皮厚,不怕看,我还怕呢。”

尤一手冷笑一声,再望一眼柳叶梅那张转阴了的脸,就知道她不仅仅是不想让自己亲热,关键的一点是她听到镇上谈话的人不来了,心里没了底,怀疑自己当村干部的事儿出了啥变故。

却故意不往那事上扯,只是赖着脸皮往前蹭着,干脆直接把脸贴到了柳叶梅微微隆起的腹部,隔着一层薄薄的衣服,感受着里面的一丝细腻与柔软。

“你别这样玩了,万一有人来多不好,你也不看看这是啥地方。”柳叶梅往后退了一步,把尤一手的脸晾在了那里。

“操,又不是在这儿玩过一回半回了,这时候咋就突然怕起来了?再说了,这么大的雨,谁跑这儿干嘛?”

“那可难说,你是村长,说不定啥时就有人找你有事儿,还有那些浪娘们儿,雨天闲着没事,来找你甩蹄子也是正常的事儿。”

“你这娘们儿,咋就不详细我呢,不是早就想你表态了,只跟你一个好,不再动别的女人了。”

“鬼才信呢!我又不是你老婆,才不管那么多呢,你爱弄谁弄谁去,与我有没有一毛钱的关系!”

尤一手笑着问:“咋了?还真不高兴了?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