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百九十五章 一声惨叫/山野那些事儿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谁不高兴了?”

“你就不想知道镇上那些谈话的人,他们为啥就突然不来了?”

“你不说我咋知道呢。”柳叶梅边说着边留意着尤一手的脸,想从他表情上窥探出点啥来。

“那你想知道不?”

“能不想吗?都说好的事了,说变就变了。”

尤一手朝着她招招手,故作玄虚地说:“你过来,这是秘密,别让外人偷听去了。”

柳叶梅一听,心里就没了底儿,皱起眉问他:“还是秘密?是不是……是不是又出岔子了?”

“这还要问了,不出岔子能突然不来了嘛。”

柳叶梅脸上表情变得僵硬起来,说:“那……那你快告诉我呀,到底出啥岔子了?”

“不是跟你说了嘛,你过来,乖乖听我话,我就告诉你。”

柳叶梅走到门口,隔着雨帘,朝着门外张望了一番,然后返身回来,乖乖走到了尤一手的身边。

“你要是真的想听,那就坐下来,我担心你听了后会晕倒了。”尤一手正经说道。

柳叶梅一听更紧张了,问道:“是不是……是不是那事被人搅合了?”

“你就瞎猜疑,你坐下来,我告诉你。”

“哦,那我坐沙发上吧。”

“不行,沙发隔得太远,你坐这儿……这儿……”坐在办公桌前的尤一手往后挪了挪身子,闪出了办公桌与身子的一段距离。

“那地方咋坐呀?”

“这地方坐着更牢靠,你过来坐坐试一试。”尤一手说着,朝着自己的胯下指了指了。

柳叶梅往前移了几步,这才看清,不知道啥时,尤一手已经解开裤子前门,很不要脸地把里面的东西亮了出来。

“来吧……来吧……别傻呆着了,赶紧过来坐下吧。”尤一手“关怀备至”地说道。

“这时候那有心情弄那个呀?”柳叶梅不情愿地扭着身子。

尤一手说:“又不是单纯为了弄那事儿,只是让你坐下来谈工作,边谈边快活,这就叫劳逸结合,懂吗?”

柳叶梅扭捏着,说:“那你先告诉我吧,等夜里再来那事儿,好不好?”

尤一手不高兴了,梗着脖子说:“你咋这么拧呢,不想听拉倒,我还不想说了呢。”

柳叶梅一看这架势,心一横,反正又不是弄过一回两回了,由着他去了。一咬牙,走进了尤一手与桌子中间的缝里,刚想坐下去,尤一手一把子抱住了她,说:“这样坐下去咋行呢?还不把我给折断了呀。”

“那……那……”

“那啥,你麻痹滴,这还用得着我教你了?”

“万一来人呢?你说咋办?”

“傻娘们啊,你不是面朝外嘛,好好盯着点儿,如果有人进来,你就直接站起来,顺手收拾一下不就行了。”

“你这人,想着法子折腾人。”柳叶梅埋怨着,站起来,双手摸进腰里,窸窸窣窣解了起来。

尤一手早已耐不住了,两手早就抓在了她的裤腰上,哗啦一下就褪了下去,露出了一片耀眼的瓷白。

“好香……好香呢。”尤一手吸一下鼻息,自我陶醉地眯起了眼。

柳叶梅却静止在了那儿,要挟道:“那你先告诉我,要不然就不给你。”

“操,肉都已经到嘴了,还不让我吃,那好,我先闻闻仙味儿。”尤一手说着,往下探了探头,伸直脖子,重重地吸着鼻息。

“别闻了,臭烘烘,哪儿来的香味儿?”

“香,真香,香着呢。”尤一手说着,嘴巴几乎完全贴了上去。

柳叶梅一阵挠心挠肺的痒痒,往前一耸身子,说:“那倒是快告诉我呀,他们到底为啥就突然不来了?”

尤一手在她脸上亲了两口,然后说:“先让我身子有了着落,不然我就不告诉你。”

柳叶梅发着恨地骂起来:“死流氓,让你嘴馋,非淹死你不可!”说着,一屁股坐了下去,隔着一层薄薄的衣服,不停的搓揉着。

正行进在兴头上,柳叶梅突然停了下来。

尤一手眼睛直直的,咽一口唾沫,问:“你咋了这是?”想伸手想去摸她的身子,不等触及,柳叶梅迅速站了起来,往前一窜,再扭头问一句:“你说不说?不说我走了。”

“好……好……服了……服了还不行吗?”

“那你告诉我,谈话的咋突然不来了?”

尤一手说:“看把你吓的,你就没看出来,我心里在偷着乐?”

“你乐啥?”

“还不是为你乐呀,实话告诉你吧,你来之前,镇上李秘书来电话了,说是因为雨大,车辆没法行驶,谈话的人就不来了。”

“不来有啥可乐的?你是成心瞧我热闹吧?”

“说啥呢,把我老尤看成啥人了?为了你这事,我跑前跑后的,还把孙委员给得罪了,这好不容易有了结果,我能不乐吗?”

“可是……可是,这事咋就这么不顺呢?夜长梦多呀,耽搁下去会不会出岔子呢?”

尤一手说:“是你自己想多了,人家李秘书说了,谈话这个环节暂时就免了,他们在那儿把资料填一下就行了。”

柳叶梅悬着的心里这才咕咚一阵落了下去,喜形于色地问尤一手:“你的意思的,事情就全妥了?”

“是啊,有了批文,建了档案不就行了。”

“真的假的呀?你不会是骗我吧?就这么简单呀?”柳叶梅惊呼道。

“操,我骗你干嘛?这不是为你高兴嘛,想着狠狠跟你乐一乐,也算是为你祝贺了,来……来……”尤一手说着,忽的站了起来,拦腰抱住了柳叶梅,下巴抵在她的脖颈上,身子往前一耸。

柳叶梅翻过手来,狠狠攥了上去,用力捏着。

尤一手哎哟哟连声惨叫着,一屁股瘫坐下来,抽过去了。

柳叶梅也浑身乏力松软,仰身斜倚在了旁边那张破旧的沙发上,眯起眼睛,大口大口喘息着。

等慢慢回过神来,尤一手直了直身子,感叹道:“柳叶梅,这一手也太狠了,整个人都酥了,不过倒还舒畅。”

柳叶梅说:“老不正经,都一把年纪了,还没深没浅的胡来,你要是再敢硬来,非给你薅下来不可!”

“要不说嘛,天下这么多的女人,我也就是跟你能对付着,那可是打心眼里喜欢。”

柳叶梅端直了身子,说:“以后不能再这样了,好好收敛些,老这样不好,传出去脸上多难堪,家里人也会不依不饶的,闹不好就会引出大事来。”

尤一手说嘿嘿一笑,说:“没你想得那么严重,稍稍收着点就是了,再说了,以后一起工作了,机会也就多了,有咱乐呵的时候呢。”

“去你的吧,天天在一起,还能天天做呀,也不怕累死你!”

“累死也心甘!至少也是个心满意足的风流鬼,你说是不?”

柳叶梅正经起来,说道:“别扯那些了,说点正事吧。”

尤一手拿出香烟,点燃一支,吐一口烟雾,然后说:“哪个不是正事了?你是惦记着你当村干部那事吧?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