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百章 厚颜无耻/山野那些事儿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直到那些踢里趿拉的脚步声被急骤雨声淹没,尤一手才回过神来,一把搂住了柳叶梅,惊叫道:“我的那个天来!真没选错人呢,人才!人才!”

“去,啥人才不人才的,对付这帮子榆木疙瘩还不是小菜一碟!”柳叶梅扭动着身子,往外挣脱着,心里却美得跟神仙一般。

尤一手说:“说实话,一开始我还真怕了,他们来了那么多人,一个个横眉竖眼的,特别是那个老二,就跟着赖皮一样,很难跟他们揪扯清楚,万一惹急了,动起手来,那我可就惨了。”

柳叶梅说:“好汉不吃眼前亏,你能那么傻吗?”

“关键是心虚了,咱的的确确是眼瞅着那房子倒的。再说了,又不是只有咱两个人在场,抵赖不过去的。”

柳叶梅说:“这事十有八九是黄仙姑从中作祟了,要不然他们是不会那么理直气壮的。”

尤一手手在柳叶梅身上摩挲着,说:“让她作吧,还不照样让你给摆平了,等以后再收拾她。”

柳叶梅说:“想不到老田家那一帮子龟儿龟孙那么好骗,一对玉镯就把他们钓到了钩上来了。”

“你就不担心被识破?万一他们找不到呢?”

“找不到拉倒,丢了呗……要么就被砸成粉末了呗……或者是早就被人偷走了呗……”

“操,你这狐狸精,我今天算是见识了,服啦!服啦!”尤一手越发搂得紧了,抑制不住地兴奋起来,嘴唇咬在柳叶梅的耳根处,腻腻歪歪地说:“柳叶梅,我这会儿就想办了你!”

柳叶梅扭动着柔软的身子往外挣脱,说:“你就别胡闹了,雨下成这个样子,说不定真就把人一窝淹了,那还有心思弄那个呢。”

尤一手说:“你才不懂来,越是压力大,就想着法子玩刺激的,愁事自然而然也就放下了。”

柳叶梅伸手把尤一手推开,埋怨道:“你说你都这么一把年纪了,咋就这么大的瘾头呢?说硬就硬,想来就来,就像是气吹得一样,你是不是天天吃补药呢?”

内火已经烧起来的尤一手哪儿肯罢休,又挨近了柳叶梅两瓣肥硕,隔着裤子,感受起来,哼哼唧唧说道:“我以前可不这样,都是自打跟你好上,吃了你身上的好东西之后,才一天比一天硬朗起来了。”

“你吃我身上的东西?啥……啥东西呀?”

“就是……就是那些蜂蜜呀。”

柳叶梅狠狠拧了尤一手一把,娇里娇气地说:“老东西,还吃蜜呢,我看就是吃了些鼻涕,你还……还吃……让你脏死了……脏死了……”

“不脏……不脏……一点都不脏,你都不知道那个味儿有多香,特别……特别的香……”尤一手说着,贪婪地吞咽着口水。

“没出息……没出息……看看你那个熊模样吧,就跟个发情的癞皮狗没啥两样,让你没数……让你没数……”柳叶梅也被慢慢撩拨起来,无法克制地晕眩起来,手也就不听使唤了。

尤一手越发狂躁,顽皮地在柳叶梅的身上游动起来。

外面突然响起了轰隆隆一阵响,柳叶梅打一个寒颤,醒了过来,哀求道:“你……你停下来吧,现在别胡闹了,这地儿不安全,等夜里头我给你……一定给你,让你玩个够,一定……一定……”

“这么大的雨没人来的,肯定没他来的,你就放心好了,谁还不老老实实呆在家里呢。”

“不行……不行,好像又打雷了,一打雷就出事,咱还是别胡来了,赶紧出去看看吧。”

“我怎么没听见?哪里累的雷声?”

“你心思都邪道了,咋还能听见外面的声音,对了……对了……我还没来得及跟……跟你汇报黄仙姑那边的事呢,她……她说……说……啊啊……”柳叶梅被尤一手一只手捏得生疼,禁不住蹙着眉尖叫了几声。

“不急……不急……等过足了瘾再说。她是神仙,也是人,有血有肉的,跟咱们也没啥两样,你用不着太把他当回事儿。”

柳叶梅强忍着被点燃的火焰,半眯着眼睛哼哼道:“俺觉得她不是人,就是个神,啥都逃不过她的眼睛。”

“她不是人才怪呢,也照样跟咱们一样,上了床,就尽着男人干活了,你以为她真是神了。”

“胡说八道,她也胡来过?”

“是啊,玩得比咱更野。”

“你见过?”

“嗯,亲眼见过。”

“在哪儿看见的?”

“在北山上的树林里,黄仙姑躺在草丛里,浑身光溜溜的,妈呀,那个刺激就别提了……”尤一手说到这儿,咕咚咕咚,一连咽了好几口唾沫,接着说,“黄仙姑那个白呀,就他妈跟精面蒸出的馒头一样……”

“没出息,你也馋她了吧?”

“操,那时候我还小,也就不到十岁的样子吧,只知道害怕……吓得扭头就跑了。”说完,尤一手咽一口唾沫。

柳叶梅说:“骗谁呀,人小鬼大,肯定也馋得像个小野兽似的,是不是?”

尤一手嘴唇咬上了柳叶梅的耳朵,闷声闷气地说:“你咋知道,吓得一溜烟跑回了家,一个人躲进了屋里,心里痒得要命,于是,就自己动起手来,顿时舒服得直哄哄。”

“是不是,看起来你打小就不是个好东西,那么丁点儿的小屁孩,就知道耍那个了。”

“谁不知道,那想法是天生带来的嘛,你敢说你就不知道玩了?对了,柳叶梅,你多大就想着那事了?”

“坏……坏……你真坏!”柳叶梅搅动起了双腿。

“柳叶梅,你老实……老实……我告诉你……告诉你。”尤一手用力搂紧了柳叶梅,央求道。

“告诉我啥?”

“告诉你小时候的秘密呀。”

柳叶梅消停下来,说:“好,那你说给我听听。”

尤一手往下缩了缩身子,一边动着,一边说:“那一次看见黄仙姑在外面偷人,回家后,我就自己耍,结果呢,就出事了,哗哗的尿了,当时可把我给吓坏了。”

“你怕啥?”

“我以为是自己生病了,还有呢……还有……还有……啊啊……”尤一手禁不住叫了起来。

柳叶梅坏笑着说:“让你打小就花花,疼是惩罚你,活该……”

尤一手说:“可疼过一阵后就好了,打那以后,就偷偷地琢磨起了女人,慢慢就有了经验,一来二去,自己的身子也就长大了。”

“怪不你那么厉害呢,天天嘴馋,原来是打小练起来的呀,看来弄这事儿也是一门功夫啊!”柳叶梅一脸迷醉地感叹道。

“这不是嘛,都怪黄仙姑那个老妖婆,不对……不对……当时还是个小妖婆,漂亮的小妖婆,是她把我教坏了。”

“你偷看了人家,还怪人家把你教坏了,咋不说你打小就心术不正呢?人这一辈子,谁能保证就不犯一回那样的错误呢?你说是不是?我以前就保守得很,从不乱来,可自打跟你好上了,就失控了,隔三差五的就来一回,照你这么一说,也是已经学坏了。”

尤一手说:“咱这不算坏,都是感情给逼的。”

“去你的,咱是感情逼的,那人家呢?”

“人家不是,那是乱来。”

柳叶梅感觉出了啥,探手朝着自己的身上一划拉,就骂道:“你这个疯货,咋就把我的衣服都给弄湿了呀?”

尤一手说:“实在是受不了了,没管住,就那样了。”

“别这样……别……来人看见咋办呢?”

“没事的,好好瞅着,来人就收场,来得及……来得及……”

柳叶梅扭动着身子,小声嚷嚷:“不行……不行……绝对不行,你也不看看这是啥地方,啥时候,真就没数了!”

“想就干呗,现成的,不用白不用,还嘴硬。”

“不是嘴硬,这样不行,再说了,那会儿打电话,蔡富贵说他今天就回来,万一被他碰到,还不傻了你呀。”

“小杂种,他敢!”

“不行,就是不行!”

尤一手突然嬉皮笑脸起来,直接把手放到了柳叶梅的后背上,说:“你想不想知道跟黄仙姑相好的那个人是谁?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