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百零二章 有了险情/山野那些事儿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尤一手说:“可不是,多亏了柳叶梅及时赶来了,这才帮我救了她。”

“你是说,杨絮儿她……她已经……”

尤一手编故事一般,但却说得煞有介事:“你可不知道,她是从家里带着绳子来的,进屋藏在口袋里,我也没看到,结果呢,哭闹过一阵子,就转身扑到了门框旁。我还以为她要回家呢,就没太在意,可谁知她走到门口就停下了,掏出绳子就搭在了大门天窗的横梁上,利索地打一个活结,就把脑袋伸了进去,脚一下,就擦下了门槛……”

吴有贵喊了起来:“杨絮儿……她她上吊了?真的上吊了?”

“可不是,要不是我紧步过去,怕是这会儿已经踏上黄泉路了。”

吴有贵急切地问:“她……她没说因为啥要死吗?”

尤一手说:“她进屋后哭着说他男人帮着人家安装防盗窗,被警察抓了,说是本来指望你能救他,可连你都找不到了,就没了指望。”

“哎哟,这个熊娘们儿,这不是添乱嘛,这事吧,实在是复杂,我一时半会儿也跟你解释不清。”

“可不是,杨絮儿哭闹了半天,我也没听出个所以然来,不过杨絮儿把脑袋套进绳套里时跟我说了,说她已经写好了遗书,放在家里的哪一个地方了,上头有她所有的冤枉冤屈,要我到时候为她主持公道。”

吴有贵听了,沉吟了一会儿,叽叽咕咕起来:“这女人……这女人……咋会这样……咋会这样呢?”

尤一手反问道:“培全老弟,你知道究竟是咋回事吗?她一个庄户娘们家还会有啥冤屈呢?至于连命都不要了嘛?”

吴有贵结结巴巴地说:“这事……这事吧……其实我……我……唉!让我咋说呢?”

尤一手说:“不过吧,从她的话音里,我觉得好像与你有啥瓜葛,老弟啊,是不是你与她结啥冤仇了?”

“没……没有,本来是好心好意的,没想到会弄成这个样子。”

“到底是咋回事呢?”

吴有贵叹一口气,说:“我不是跟你说了嘛,一言半语说不清楚,再说了有些事情我……我也不好意思嘴啊。”

“哦,”尤一手说,“那既然不便告诉我,我就不刨根问底了,只是吧,她的死如果与你有关,那我就该管,总不能眼睁睁看着她把你带进绝境吧,你说是不是呢培全老弟?”

“老尤……老尤……尤村长老兄,这事吧确实是与我有关,有脱不开的关系,等我以后再告诉你。你一定拦住杨絮儿,好好劝劝她,就说我吴有贵豁上命也得把她男人给弄出来,只要她别寻死上吊的了。”

尤一手为难地说:“这事看来还真有些复杂,我又弄不清事情的来龙去脉,想劝她都说不到心里去,再说了,还有水库上那事,总比她一条人命重要吧,你让我咋办呢?”

吴有贵沉闷一阵,然后说:“这样吧,你先安排人去水库值班,钱由我来出,你静下心来守着杨絮儿,帮我劝劝她,要她往开处想,就为了那点事儿,命都不要了,也太不值啦!我这就去跑门子找人,一定把丁有余给捞出来,你让她放心好了。”

尤一手无奈地说:“既然是为了你,那我也义不容辞,可要你出钱的事儿,是不是有些不公道呢?”

吴有贵说:“这还有啥公道不公道的,钱再好,可买不到命呢?”

尤一手说:“是啊是啊,你这话在理。可你说,该给去水库值班的人一天一夜多少钱合适呢?”

吴有贵默算了一会儿,然后说:“一个班两个人,一人五十咋样?”

尤一手说:“五十好像少了些吧,你又不是不知道现在的人工行情,一个工日至少也得一百多吧。”

吴有贵狠了狠心,表态说:“那我就每人给一百吧!”

“那好,一百就一百吧,不过你可记好了啊,别等到了时候我向你讨钱了,再跟我耍赖。”

吴有贵吵嚷道:“哎哟,村长大哥来,你把我吴有贵看成是啥人了?你是不是觉得我是那种无赖渣滓呢?”

“这可是你自己说的啊,我嘴可没那么臭,只是给你提个醒罢了。”

“好好,等事情一消停下来,我就把钱给你送过去,好不好?”

尤一手气呼呼地说:“你说你这支部书记干的,不但不履行职责,反倒尽跟着添乱,你是成心想要了我这条老命是不是?”

吴有贵哀告道:“村长……尤村长,我这不是也没办法嘛,都已经被逼上梁山了,你咋好看着不管呢?等以后我一定好好补偿,一定……一定……”

“谁指望你补偿了,只要你别跟我耍赖就成。”

“你放心……放心,过两天就如数给你。”

“那好,你可别忘了,把大柱子那治病的费用也一并给我啊。”

“不是还没出院吗?等以后少不了的。”

“啥呀,我都已经给垫付上三千块的住院押金了,你这伙计,跟你搭档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!”尤一手越说越生气,禁不住说起了粗话来。

“好了好了,我这两天就给你钱,保证给,你放心好了。”

“那好,我去劝杨絮儿了,她真要是有个三长两短的,那可就有得玩了。”说完,尤一手沉沉地叹息一声。

“好……好……您赶紧去吧……赶紧去吧……”

末了,尤一手仍不忘装模作样地训斥几句:“吴有贵啊吴有贵,你可真把我给害惨了,都这么一把年纪的人了,不但要去阻止杨絮儿自杀,还得去张罗人去水库,如果我劳累过度死了,你可得跪到我灵前,一连磕上三十个响头啊!”

吴有贵听上去很狼狈,在电话里不迭声地说着对不起。

放下电话后,尤一手冲着两个女人说:“这曲戏演得咋样?”

柳叶梅竖起了大拇指,嘴里啧啧夸赞着:“还是老姜辣,这一招真就像杀人不见血的软刀子,厉害!厉害!太厉害啦!”

连杨絮儿脸上的表情也放松下来,连声道着谢。

尤一手不无得意地说:“对于这种黑心肠的人,就不该手软,这叫啥来,以其人之道,还……还治其人之身,老话是这样说的吧?”

“瞧你,还拽上了,真酸!”柳叶梅戏谑道。

杨絮儿埋首想了想,突然抬起头,问尤一手:“万一……万一吴有贵问起我遗书的事儿,我该咋说呢?”

尤一手随口说:“你就说撕掉了,这还不简单!”

“哦。”杨絮儿应一声,然后再问:“你说吴有贵他……他能把丁有余从大牢里给弄出来吗?”

“应该没问题吧,就那点事儿,你家男人又不是主犯,上头是不会把他怎么着的。”尤一手安慰道。

杨絮儿点点头,连声说:“那就好……那就好……多亏你了……多亏你了尤村长。”

尤一手走到办公桌前,摸起了桌上的香烟,揣进了裤兜里,然后对着两个女人招呼道:“走,你们俩都跟我走。”

“去哪儿?”柳叶梅问。

尤一手已经抬脚走到了门口,说:“去水库!”

“去水库干嘛呀?我也一起去吗?”杨絮儿问。

“去,一起去看守水库。”

“就我们三个去?”

尤一手回过头,说:“是啊,我们三个就足够了,多了人有啥好?碍手碍脚的。再说了,又不是让你们白去,有钱赚的,每人一百元的补助,这样的美事向哪儿捞去?”

“可……可是……可是……”

“可是啥可是,有吃有喝的,我保证让你们玩得刺激,玩得舒服,那个……那个……是不是?”尤一手一脸坏笑地说着。

对于尤一手后面那话的意思,以及他面部奸猾的表情,柳叶梅心知肚明,那是因为在杨絮儿来之前,他内火爆燃,不等真枪实弹干一场,就淬火了,只得憋着,怕是已经憋得暗流涌动,亟待喷发了。

而杨絮儿只是默默跟在后头,她虽然有些不情愿,但也不好拒绝,因为现在尤一手是她的恩人,眼前唯一的报答方式是听他指挥,任他摆布。

三个人各自手持一把伞,穿穿街过巷,涉过哗啦啦的水流走着。

等到了村南的一家小卖部时,尤一手停下来,从上衣内侧的兜里抠出了一张百元大钞,递给了柳叶梅。

柳叶梅没接,问道:“这就发钱?”

“操,你就是钱上紧,发个鸟钱啊!”尤一手骂道。

“那你这是干嘛?”

尤一手朝着小卖部挑了挑下巴,说:“去,买一些吃喝带着。”

“买啥呢?”柳叶梅接过钱,问。

“随便,喜欢吃啥就买啥。”尤一手说着,朝着脚下黄浊的水里吐一口黏糊糊的唾沫,补充道,“对了,别忘记买两瓶白酒。”

“买那么多白酒干嘛?喝多了还能值班吗?”柳叶梅问道。

“一瓶够谁喝的,半点滋味都尝不到。”尤一手瞪她一眼。

柳叶梅不再说啥,径直进了屋。不一会儿就走了出来,手里多了一个鼓鼓囊囊的大号塑料袋。

到了水库后,三个人走向了坝头,驻足朝着雨中昏黄的水面望了过去。

尤一手看了一会儿,再低下头,四处观察着坝体,然后对着身后的两个女人说:“看上去平静得很,根本就不像有险情的模样。”

柳叶梅提醒道:“这可难说,雨还在下呢,一直都没见小。”

尤一手轻蔑地说:“你个臭娘们家也就懂得热饭用口吹,你知道这坝体有多少年了吗?”

“多少年了?”

“足足有二十多年了吧,记得打这个大坝的时候,我还是个帅气的棒小伙子呢。”

“你的意思是年岁多了,就垮不了?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