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百零四章 惊天霹雳/山野那些事儿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老王头摇摇头说:“不是……不是……一点都不沾边呢。”

尤一手心头忽悠一阵,之前对王老头的猜测又拐了一道弯,直转了回来,禁不住思忖道:我那个天来!看来这老王头真的不是个凡俗之人啊,一定有着深不可测的背景,要不然局长咋会亲自跑来给他送吃送喝。

可再反过来想,觉得这事也有些玄,会不会是老头子好虚荣,当着女人的面故意在吹嘘呢?

嗯,这也不是没有那个可能,于是就试探着问:“宋局长他是啥时来水库上的?”

老王头毫不思索地说:“今天头晌啊,下着那么大的雨,小车都差点陷进外头的沟里去了。”

尤一手接着试探道:“他来干啥了?不会单纯给你送吃喝的吧?”

“一起来的那个王秘书说,宋局长主要是来视察防汛的,还去看了水库的情况。哦,对了,还带来了县里的文件呢。”

“文件在哪儿呢?”尤一手穷追不舍。

老王头站了起来,走到办公桌前,拉开抽屉,从里面拿出了一份文件。折回来,把文件递给了尤一手,说:“我也不识字,上头写的啥,你给念念吧,中不中?”

尤一手打眼一看,见文件标题是“关于进一步做好防汛工作的通知”,下面落款是宏伟县水利局,上头还盖了一个鲜红的大章子。

“尤村长,上头说的啥事?”老王头伸长脖子,问尤一手。

尤一手把文件放到了茶几上,举起酒杯,对着老王头说:“文件上说,让咱加强防汛,不过你放心,咱们哥两个好好喝一杯,女人心细,让她们去巡视就行了。”

老王头推辞说:“我喝得已经够多了,真的不敢再喝了,再喝就醉了。”

尤一手脸露不悦,说:“老王,你这样就不好了,看不起我尤一手是不?”

“不不……不……”老王头头摇得像个拨浪鼓,连声说道,“尤村长你想哪儿去了……想哪儿去了,你们这么热情的来陪我喝酒,我都已经激动得招架不住了,哪还能看不起你……不会的……不会的……”话一说完,就举起杯,吱溜一下吞下了半截。

尤一手心里有了底,看来这干巴老头也是个实在人,是一个甜枣都吃不了的货色,估计再让他喝一杯下去,怕是让他说啥他就说啥了,保准就像流水一样。那样以来,他所有的隐私也就不再是秘密了,自己的窥探欲就一定能得到满足。

更何况,自己还有私心在里面,今晚必须让他喝醉了,醉得不省人事才好。要不然,碍手碍脚的,这两个女人自己就没法享用了……

果然,当干干巴巴的老王头把剩下的半杯就喝下去之后,已经面红耳赤,醉态可掬了。

尤一手见时机一到,就把手搭到了他的肩上,亲昵地拍着,说道:“老王呀,你可真了不得,连局长都给你送这么好的酒喝,还……还买烧鸡你吃,连我们都跟着沾光了。”说完也弄出一副醉态来,嘿嘿傻笑。

老王头眯缝着一对挂满眼屎的眼睛,吧嗒吧嗒嘴,摇头晃脑地哼哼着:“哪儿呀……哪儿呀……还不是……”

尤一手望着他欲言又止的样子,紧跟着问:“不是……是啥呢?”

“是……是……”老王头嘿嘿干笑了两声,啰里啰嗦地说道,“其实我这个糟老头子心里亮……亮堂着呢,他东西是送给我的,可……可面子是……是送给……送给另一个人的。”

尤一手一愣,故意扯着长声说:“老王……老王,你真逗……真逗……东西明明就是送到你这儿了,与别人有啥关系呢?”

老王头抿嘴一笑,主动举起了酒杯,招呼尤一手喝起酒来。

柳叶梅见老王头已经有了醉意,就给尤一手递眼色,意思很明显,是不能再让他喝下去了。

尤一手却故意不理她,举起酒杯,冲着老王头拽起来:“老王……老王,你真是个好人……好人呢……我跟你一见如故……一见如故呢,来……喝……继续喝……”

老王头虽已醉眼迷离,但脸上却溢满了受宠若惊的表情,他举起杯,就像喝凉白开一样,把杯中的酒喝了下去。

尤一手却只是装模作样地蘸了蘸嘴唇,又若无其事地放到了桌子上,夸赞道:“痛快!痛快!老王你这人豪爽,可交!”

柳叶梅实在不忍心看着这个老王头醉倒,便冲着他说:“酒已经喝得不少了,就收了杯吧,吃点饭,还得去巡逻呢。”

老王头却拗上了,没深没浅地说:“你这个大妹妹,看……看不起我们男人是不是?这点酒算……算啥……难得跟你们一起喝……喝一回,来来……来……继续……继续……”

尤一手翻着白眼珠直瞅柳叶梅,手在暗处比划着,意思是要两个女人向王老头敬酒。

柳叶梅拉长了脸,装作没看见。

尤一手又对着杨絮儿如此这般一番,并举起手中的酒杯偷偷示意起来。

杨絮儿领会了尤一手的意思后,果然就端起了酒杯,送到了老王头的跟前,生硬地说道:“老王大哥,我敬你一杯酒,欢迎你来我们这儿水库上班。”

那老王头竟然一下子慌了手脚,亢奋异常地站了起来,通红着脸,吞吞吐吐客气道:“哎呦呦,看看……看看,让大妹妹敬酒,多不好意思……不好意思……好……我喝……喝……”说完,举起杯子,仰脖灌了下去。

尤一手夸赞道:“老王,你真是有情有义的人呢,爽快……爽快……”

老王头被夸得像个孩子,嘿嘿傻笑着,一屁股坐下去,竟然坐偏了,差点栽倒,多亏了杨絮儿没多喝酒,眼疾手快一把抓住了他。

杨絮儿这一抓,身子就贴到了一块儿,弄得老王头表情古怪起来,看上去哭笑不得,既兴奋,又尴尬,看上去想着赶紧退开,却又依依不舍,身子僵硬得就像一根粗大的木柴。

尤一手一看他这副架势,就知道或许真像他说的那样,还是单身,甚至是处男之身。便一脸坏笑地面对杨絮儿,又是挤眼,又是弄鼻,搞得杨絮儿懵懵懂懂,不知所云。

老王头费了很大的劲才坐端直了,头微微摇晃着,一脸赖笑。

尤一手见柳叶梅没有行动的意思,就直言道:“柳叶梅,这今个儿来,可是为了欢迎老王,你总该表示个心意吧。”

柳叶梅就往尤一手身边倾了倾身子,手捂起嘴巴,贴近尤一手的耳根处,悄声叽咕道:“都这么一把年纪的人了,又没人照顾,你让人家喝醉了咋办呢?可别尽使坏心眼子,这不成糟蹋人了嘛。”

沾了酒意的尤一手板起脸来,恼怒地呵斥道:“柳叶梅,麻痹滴你翅膀硬了是不是?咋就不听我吩咐了呢?”

见柳叶梅不敢再反驳,便压低声音说:“你懂啥呀?我有自己的意思,有自己的目的,一点都不开窍!”

无奈之下,柳叶梅只得好不情愿地举起杯,冲着身子已经开始摇摇晃晃的老王头说:“那我也表达一下心意吧,祝你身体健康,工作顺利!”

老王头突然瞪大了眼睛,直勾勾望着柳叶梅,含混不清地说:“你……你长得真……真好看……好好……喝酒……喝酒……谢谢……谢谢啊……”

柳叶梅紧接着说:“你表示一下就行了,用不着喝干的。”

谁知这么一说,老王头偏倒来劲了,举杯的动作竟异常麻利,跐溜一声,满满一杯酒就灌进了肚子里。

喝干后,还把杯口冲着柳叶梅晃了晃,向她显示着自己的敬意跟豪爽,身子却摇晃得越发严重了。

柳叶梅对着尤一手说:“别再喝了,这样喝下去非把他喝坏了不行。”

尤一手不以为然地说:“不就是一点酒嘛,咋就能把人喝坏了?”

柳叶梅几乎咬着尤一手的耳朵说:“喝坏的人还少嘛,你见得肯定比我多多了。你也不想想,连局长都给他送吃喝,那么关心他,你要是把人家灌出个三长两短了,看你不落裤裆里才怪呢。”

听柳叶梅这么一说,倒是把尤一手丢在脑后的话又勾了出来,面对着眼睛直勾勾的老王说:“老王啊,刚才说的局长那事儿,还没结果呢,闷死我了。”

看上去老王头已经喝傻了,紧蹙着眉,晃荡着脑袋,说:“村长……你说啥……啥局长他……他怎么着……”

尤一手又一字一句地问他:“局长亲自给你送吃送喝,你说他不是冲着你,哪是冲着谁呢?”

老王头眼睛一瞪一瞪,扑闪扑闪地闪着自豪的光芒,声音也放得开来,不再唯唯诺诺,说道:“真的不是为了我,他是冲着我弟弟来的。”

三个人顿时云里雾里,不知道他说的是啥,觉得他或许真的是醉透了,在满嘴胡言乱语呢。

尤一手追问道:“你弟弟……你弟弟他在哪儿?”

“在……在县里呀。”

“在县里干嘛呢?”

“干……干县长呢!”

尤一手心头一震,不亚于打了一个惊天霹雳,半信半疑地问道:“老王,你说的是真话?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