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百零五章 伤心往事/山野那些事儿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老王头抿嘴笑着,不可置否地说:“这还有假,骗你干嘛呢?”

尤一手呆呆地望着他,紧拧着眉,问老王头:“你的意思是……是说县里那个叫王汉民的县长就是你弟弟?”

王老头肯定地点点头。

尤一手接着问:“是你家亲弟弟?”

老王头咧嘴一笑,嘴角竟溢出了明晃晃的口水,断言道:“这还要问了,都是一个爹跟一个娘生的,这还假得了!”

这时候,临到尤一手犯傻了,他双眼圆睁,呆滞如痴,连口水都顺着嘴角流出来了。

“咋的了?你觉得不像是吧?”王老头傻笑着问尤一手。

尤一手回过神来,说:“也不是不像,就是觉得……觉得一个堂堂县长的哥哥,咋会跑到这兔子不拉屎的地方呢?还是一个人单身老男人,生活多不方便呢?”

老王头眯着眼,摇了摇头,说:“这已经不错了,有个遮风挡雨的地方,还能月月拿工资。”

尤一手不屑地哼哧一声,说:“这要是我有个弟弟当县长,不去个啥局里蹲办公室才怪呢,傻子才跑到这儿水库边上当和尚呢。”

老王头不再说话,只顾自己喝起酒来,喝着喝着,就流起了眼泪来。

那眼泪跟豆粒子差不多大,咕噜咕噜地划过脸颊,落到了面前的桌面上,有几滴竟然还落在了酒杯里,发出了清灵的溅水之声。

尤一手跟两个女人六目相对,面面相觑,加上已经有了醉意,完完全全就云里雾里了。

老王头边喝酒边流泪,看上去伤心欲绝,痛不欲生。

尤一手想劝慰他,可连他为啥要哭都没弄明白,就更不知道该从何处插嘴了,坐在那儿期期艾艾着,憋得脸红脖子粗。

两个女人也只有犯傻的份儿了,心里都在琢磨着,或许这老头真的是醉透了,要么就是疯了。

那个老王头竟然就着自己的眼泪喝干了杯中的酒,然后抬手抹了抹满脸的泪痕,醉眼迷离地三个人脸上扫视了一遍,然后清了清嗓子,说:“我给你们讲一个故事吧。”

尤一手伸长了脖子,好奇地问道:“老王,你还会讲故事?”

老王点点头,说:“会。”

“还真看不出,你还有那份才气。”尤一手说。

老王头耷拉着头,问:“你们……你们想听不想听不吧?”

三个人异口同声地说:“想听……想听……想听……”

老王头把空酒杯往尤一手面前推了推,说:“村长,你再给我倒一杯酒吧,倒满……倒满……”

尤一手应声道:“好……好……这好说好说。”

柳叶梅假意咳嗽一声,对着尤一手直摇头。

“没事,老王酒量大着呢,再说了,人逢喜事精神爽嘛。”尤一手边说边给老王头续满了酒。

老王头手握着酒杯,说:“这话还真不假,我这一辈子,还是第一次有人跟我坐到一起喝酒,更何况还有……还有两位大妹子。”

“老王,你说醉话吧,你弟弟那么大的官,巴结你的人一定多了去了,肯定有很多人争着抢着的跟你喝酒。”

老王头大幅度摇摇头,嘴里叽咕道:“没有……没有……真的没有。”说完吱溜猛吸了一口酒,含在嘴里好大一会儿,才咕咚一声咽了下去。

尤一手怪怪地打量着老王头,彻底摸不到边际了。

两个女人也是闭声噤语,双目呆直,就像打量着一个外星人似的。

老王头咬一口烧鸡,慢慢嚼了一会儿,却又把残渣吐到了地上,咳嗽一声,开口讲开了故事——

五十年前,有这么一户人家,夫妻二人生养了一对男儿,家里日子过得很穷。有一天早上,是个大雾天,孩子的爹娘为了赶个好行情,天不亮就出了门,赶着借来的一辆驴车去三十里地的集市上去卖猪仔。

可谁知,刚刚出了村子没多大会儿,路上突然蹿出了一头黑猪,正巧就撞在了驴腿上。

那驴一定把猪当成了啥怪物,一下子就吓惊了,狂奔起来,结果呢,到了拐弯处,就再也收不住脚了,连人带车翻进了好几百米深的山沟里。

看来天该如此,猪跟驴没死,那对夫妻却死了,留下了一对未成年的儿子,大儿子十六岁,小儿子十四岁。

父母不在了,大儿子就一下子长大了,挺起了腰杆,成了家里的顶梁柱,为弟弟遮风挡雨。

由于家境贫寒,连填饱肚子都成了问题,更不用说上学读书了。于是,大儿子毅然退学回家,靠着单薄的身子种地干活,才勉强填饱兄弟两个的肚子,还有弟弟的上学开支。

日子就那样艰难地过着,但哥哥一直紧咬牙关,供弟弟读书。

弟弟倒也争气,高中毕业后,终于考上了省里的一所大学,这多多少少让哥哥松了一口气,也让他乐得喝了蜜似的。

可接下来压力更加大了起来,像山一样落在哥哥稚嫩的肩膀上。弟弟读大学的各种费用,以及日常生活所需,令他无力支撑。虽然他拼尽了全力,勒紧了腰带,有时候一天只吃一顿饭,但也无能为力。

而屋漏偏逢连阴雨,这时候,哥哥感觉身体不适,浑身无力,腹部浮肿,问过医生后才得知,这是慢性肾炎的症状。告诉他,不能再拼着命的干活了,要注意休息,加强营养。

哥哥听后,一下子愁得塌了脊梁,在绝望中煎熬了一段时日后,他暗暗下定了决心,就是豁上一切,也得把弟弟的大学供下来。可那个年月,想挣点钱何其难呢!在绞尽脑汁想了一切能够想到的办法后,这个已经步入成年人的哥哥突然心生邪念,作出了荒唐罪恶的举动,他趁着一个风雨交加的黑夜,去撬了村里供销门市部的门,窃走了三天货款,共计六百二十元。

其实,自打携赃款逃出来后,这个已经是男子汉的哥哥已经意识到了,自己迟早是会被抓的,牢狱之灾难以避免。

于是乎,他明知地去了一趟省城,直接把钱送到了弟弟手中。并对弟弟说,如果这些钱花光了,又没了哥哥的消息,你就只能自力更生了,要靠自己的双手去挣自己的学费,无论如何也要把大学读下来。

还对弟弟说,一定不要担心,哥哥会好好活着的……

说完后,哥哥转身撒腿离去了,尽管弟弟在后面哭喊着,他也没有回一下头,只有泪水打湿了自己的衣襟。

果然,回家后不久,警察便牵着狼狗找上了门,连一句辩解的话都没有,哥哥就被带走了,开始了牢狱生活。

出狱后,哥哥探听到弟弟已经顺利毕业,并分配到了市里的一个不错的单位上班,这才踏实下来。但他没有去找弟弟,也没有回家,而是选择了逃避,躲到了好几百里地的一个山沟里,过起了“野人”生活。

直到后来,在他外出买衣服时,才无意间被远嫁过来的同村的一个梁姓女人认了出来,并把消息透露给了他弟弟。

于是,弟弟开车找了过来,抱头痛哭一顿后,就把他接到了县城的宾馆里,住了下来。

住过一阵子后,就有人用小车接走了他,把他送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,给他安排的住房和生活所需。

再后来他才得知,当时弟弟也因为自己的偷窃行为受到了牵连,不但没收了那些钱,还差点被开除了学籍。多亏了一个跟他要好的女同学帮了他,仗着女同学的爸爸是学校的领导,这才把学籍保留了下来,并从经济上给了他很大的支持,一直供他读完了大学,分配了工作,女孩也顺理成章地跟弟弟结了婚,组成了家庭。

哥哥还得知,弟弟也很争气,凭着自己的实干跟能力,已经坐到了县长的位置。

这让他很欣慰,也很满足。

但他却执拗得很,咬紧了牙关不进弟弟的家门,他说他无颜面对弟妹,更没脸面对孩子,因为人是一个盗窃犯!

他对恳求弟弟,让他找个僻静的地方打发余生,不要影响到他们的生活。

故事讲完后,老王头双手抚面,静静呆了好长时间。

尤一手喝一口酒,吧唧着嘴,意味深长地回味着。

柳叶梅禁不住问一声:“那个人是你吗?”

老王微微点了点头。

杨絮儿问他:“你后悔自己当初去偷东西吗?”

老王仍然摇了摇头。

尤一手粗声大气地说:“那有啥好后悔的,他也是被逼无奈,人就是没被逼到那个份上,逼急了啥都能干得出来。”

柳叶梅像是自言自语地说:“不过吧,这哥哥也算是爷们儿。”

“嗯,真汉子!”杨絮儿附和道。

老王头突然裂开嗓子,嚎啕大哭起来。那哭声听上去痛快淋漓,荡气回肠,压过了外头唰唰的暴雨声。

三个人呆呆看着他耸动的身子,谁也没有劝他,更没有安慰他。

哭过好长一段时间,声音慢慢降了下来,直到全然停了下来,上身弯曲着,趴在了茶几上,少顷,便传出了如雷的鼾声。

尤一手瞅着老王头干瘦的背影叽咕道:“操,这瘦老头还真是个人物!”

柳叶梅跟着说:“可不是,一般人做不到的,当时才那么小。”

杨絮儿说:“他大概是喝醉了,快把他弄床上去吧。”

于是尤一手吩咐道:“那么俩,赶紧把他弄床上去。”

柳叶梅白他一眼,埋怨道:“你这人,啥时候也摆个官架子,就不会亲自动动手呀?他一个大男人家,你让我们女人咋个弄法?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