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百零八章 肆无忌惮/山野那些事儿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杨絮儿收敛了笑,装出一脸认真的表情来,说:“不是笑话你,真的不是,你比……比别的男人的都厉害着呢,还别说,这会子一想,还真像个捣蒜的锤子呢。”

尤一手往左侧挪了挪身子,面对面地正对着杨絮儿,他往前倾着身子,小声对着杨絮儿说:“现在更厉害了,你信不信?”

杨絮儿一脸娇羞,紧咬着嘴唇,没吱声。

尤一手问她:“你不相信?”

杨絮儿还是不说话。

“你这娘们,不说话,那意思就是真的不相信了。”

“谁不相信了,天下人谁的话都可以不信,唯独你的话俺相信。”杨絮儿明明是在逢迎,却努力装出一副真实的表情来。

“杨絮儿你也学会说场面话了,这就是进步呢,来,为了你的进步,咱喝一杯。”尤一手说着,举起了自己的酒杯。

杨絮儿也摇摇晃晃举起了酒杯,说:“可不敢再一口闷了,我觉得自己都快要飘起来了。”

“好,那咱只表示一下,喝多少是多少。”尤一手说着,跟杨絮儿碰了碰杯,轻轻抿了一口。

杨絮儿早已没了轻重,甚至连酒的辣味都已经尝不到了,竟然一口吞掉了大半杯。

“杨絮儿,你真是个爽快人,不错……不错……”

杨絮儿放下酒杯,挑逗地盯着尤一手,问:“你觉得我爽快吗?”

“可不是,爽快得让人舒服。”

杨絮儿得到表扬的孩子一般,眯缝着眼睛,抿嘴笑着,问尤一手:“你觉得女人爽快好不好?”

尤一手忙不迭地说:“好……好……肯定好啊!”

杨絮儿头微微歪着,直直盯着尤一手,娇里娇气地说:“那……那我就对你爽快点儿,你喜欢不喜欢呢?”

“喜欢……喜欢……当然喜欢。”尤一手欣喜地点头应道。

杨絮儿不再说话,把右手伸到了茶几下面,往前探着。

“咋了?你想找捣蒜锤子?”尤一手问她。

杨絮儿轻轻摆了摆左手,意思是不让尤一手说话。很明显,她是担心被柳叶梅听见。

尤一手看懂了她的意思,自己的一只手也伸到了茶几下边,打探着引领过来……

杨絮儿竟自我陶醉得闭上了眼睛,气喘不匀起来。

忙活了一阵子,她侧过身,盯着柳叶梅看一眼,对着尤一手挤眼弄鼻起来。

尤一手就轻声喊道:“柳叶梅……柳叶梅……你躺到沙发上睡吧。”

柳叶梅没回音,只是鼻腔间发出了微弱的鼾声。

尤一手就说:“没事,她喝多了,睡着了。”

“那……那咱们呢?”

尤一手说:“咱玩咱们的,让他们睡去。”

“咋个玩法?”

“你过来,躺到沙发上来。”

杨絮儿心里不踏实,往里屋望一眼,再看看柳叶梅,说:“还有他们俩呢,万一被看见多不好。”

“没事,喝的都是高度酒,一旦睡着了,一时半会儿醒不过来的。”

杨絮儿不但不恼,反而讨好说:“我肯定相信你,可……可万一真的把蒜捣成了泥,那还受得了呀,一准得痛死。”

“捣碎了就好了,我保证吃得干干净净,一点儿都不剩。”尤一手说着,一脸馋相地吧唧了吧唧嘴。

“你吃得可真是稀罕,那好,就让你吃……让你吃……”杨絮儿说着,慢慢站起来,转到了里侧的沙发上,挨近尤一手躺了下来。

两个同样沾了醉意的男女色胆包天,全然无视其他人的存在,肆无忌惮地玩起了超乎想象的肮脏游戏。

杨絮儿闭着眼,任由他摆弄着。

尤一手两眼发直,一脸贪玩,变着花样嬉闹着。

柳叶梅突然依依呀呀说起话来,说得些啥,也听不清,模模糊糊,叽里咕噜。

尤一手跟杨絮儿被吓着了,同时停下了动作,侧耳静静听着。

柳叶梅叽叽嘎嘎了啦了一阵子鬼话,便止了声,人也依然俯身趴在那儿,一动未动。

尤一手哧地一笑,低声对着杨絮儿说:“说梦话呢,肯定是做梦吃咱们俩的醋了,在骂你呢。”

杨絮儿说:“你又不是她男人,她吃哪一门子醋呀!”

尤一手边用手指活动着,边嘟囔道:“女人还不都这样,你主动一些吧,她就躲躲闪闪装出一副不情愿的样子来;你要是不屑搭理她,冷落着她吧,她反就觉得委屈,一肚子酸溜溜的醋意。要不连人家圣人都说,女子跟小人难养嘛,确实是不好对付,你说是不是呢?杨絮儿。”

杨絮儿闭着眼说:“那可不是,要看面对的男人是谁了,如果是不喜欢的男人,那真比被揍一顿都难受;可要是喜欢的男人冷着自己,不理不睬的,那可比死了更难受。”

尤一手骂一句,说:“咋会那么严重?值得死呀活呀的嘛。”

杨絮儿说:“要不说,男人跟女人就是不一样嘛。”

尤一手说:“那……那按你的意思,你杨絮儿是喜欢我了?”

杨絮儿勾起脚尖,在尤一手身上蹭了一下,娇滴滴地说:“那还用你说,要不,能让你这样吗?你又不是不知道,女人可不是好随随便便乱动的。”

尤一手说:“杨絮儿,你是不是只是酒后失控,才对我这样?”

杨絮儿加重了脚上的力气,用劲蹬着尤一手,说道:“你这样说就不怕凉了人家的心,平日里那么多女人围着你,哪儿临到我的份儿呢。”

“我靠,想不到,你杨絮儿还是个有情有义之人,现在想想,还真是冷落你了。”尤一手说着,满嘴堵了上去……

就在这时,柳叶梅又开口说话了,细声细气地喊:“你轻点……轻点的呀……哎哟哟……”

尤一手停下动作,轻声笑骂道:“柳叶梅这个x货,一定是做梦跟男人一块耍了。”

杨絮儿嘿嘿一笑,说:“差不多吧,她人长得漂亮,惦记他的男人多,心性也就跟着野了。”

尤一手心里一动,问杨絮儿:“你是说柳叶梅还有别的男人?”

杨絮儿知道自己说漏了嘴,赶紧纠正说:“不是啊,我是说虽然惦记她的男人多,但没几个她看得上的。”

尤一手说:“谁知道呢,原来觉得她还算规矩,可人是随时都在变化的,就像你。”

杨絮儿在尤一手胸前矫情地擂了一下,撒娇道:“俺可不是坏女人,也就只是对你好罢了。”

尤一手从背后拥住了杨絮儿,说:“知道你不坏,我才对你好的,要不然,就算是你贴到我身上,我也懒得动你一指头。”

杨絮儿嗯一声,闭上了眼睛,梦话一般说:“知道你对我好,知道了,我这不也想着法子对你好嘛……”

尤一手突然想起了啥,起身走到了茶几前,一把抓起了那些蒜瓣儿,走回来,重新伏到杨絮儿身上,说:“你看看……你看看,咱们只顾着玩了,竟把正事儿都给忘了。”

杨絮儿睁开眼睛,问道:“你把啥正事儿给忘记了?”

尤一手说:“捣蒜呀,捣好后,咱们吃着喝酒,你说咋样?”

杨絮儿说:“你要是真有那能耐把蒜瓣给捣烂了,我还不成了蒜泥白肉了。”

尤一手说:“那我就可以大饱口福了,就像蘸着蒜泥吃火锅一样,准能吃个有滋有味。”

“你就知道自己吃。”

尤一手笑笑说:“也有你的份儿,让你好好享受一阵子。”

杨絮儿咽了几口口水,不再说话,仰身躺着,一张胖乎乎的脸通红通红,微微眯起了眼睛,心甘情愿地当成了工具。

尤一手打眼往上一看,顿时惊呆了,想不到看上去普普通通的杨絮儿,竟然生就了一双如此标致的美腿……

“你在干嘛呢?赶紧呀,要不然他们就醒了。”杨絮儿低声催促道。

尤一手咕咚咽一口唾沫,说:“杨絮儿,想不到你长得竟是这么美,看不出……一点儿都看不出。”

“有啥美的,还不都一样嘛,皮包着骨头呗。”杨絮儿嘴上这样说着,心里却美得就像灌进了满满当当的蜜汁一样。

“那可不一样,就是有美有丑嘛,你的这美得叫人心里直打颤。”尤一手说着,脑袋一转,俯下身去……

杨絮儿噤声闭语,整个人就像睡着了,或者是晕过去了一样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