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百零九章 女人醉得不成样子了/山野那些事儿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尤一手站起来,把衣衫褪了下去:“杨絮儿,那咱就开始捣蒜了呀。”

杨絮儿叫声嗯啊了一声,四肢平摊,浑身放松一下。

尤一手见机行事,趁热打铁,一鼓作气忙活了一阵子,然后停了下来,看一眼,哧地笑一声,说:“这鸟设备,竟然不管事儿,是不是力道不够呢?”

杨絮儿说:“还不够呢,都把人家折磨死了。”

尤一手说:“那咋就没变样呢?”

杨絮儿说:“是你那个不顶用罢了。”

尤一手斥责道:“胡说八道,就凭我的力道,就算是一块石头,也会被捣烂的,不行,再来一次!”说着,又忙活起来。

杨絮儿闭着眼问:“你闻到香味儿了吗?”

尤一手说:“闻到了。”

杨絮儿朝着柳叶梅挑了挑下巴,问尤一手:“那她的呢?香不香?”

尤一手说:“香是香,可跟你的不是一个香型儿。”

杨絮儿问:“那她是啥香型?”

尤一手说:“你的是浓香型的,就像夜来香味儿;她的是淡雅型的,就像茉莉花味儿。”

杨絮儿接着问:“那你说哪一种香味儿好闻?”

尤一手说:“都好。”

杨絮儿问:“那你更喜欢哪一种香型呢?”

尤一手说:“都喜欢。”

杨絮儿嘟起嘴吧,说:“狡猾的老狐狸,没一点儿实话。”

“不是啊,我说的是实话,各有各的味道,各有各的特点呀,都好闻,都喜欢,这咋就成了假话了?”尤一手解释道。

杨絮儿说:“其实我知道,你更喜欢她。”

尤一手说:“这会儿不是更喜欢你了嘛,瞧你的身子,哪儿哪儿都好。”

杨絮儿被夸得心花怒放,再加上尤一手不停地在她身上游走撩拨,内在的火焰再度狂燃起来,双眼迷离,脸色绯红,连喘气声都明显急促起来了。

正当两个人喷着酒气,玩到了极致,打算甩开膀子大干一场时,突然听到有哇哇的呕吐之声骤然响起,随即一股泛着酒味儿的恶臭气息腾空而起,瞬间溢满了整间屋子。

“坏了……坏了……柳叶梅吐了……柳叶梅吐了……”杨絮儿呼的爬了起来,差点把尤一手掀翻在地。

尤一手埋怨道:“熊娘们儿,吓死我了,不就是吐酒了,用得着你那么激动了。”

杨絮儿也不搭理他,提上衣服,快步走过去,手掌轻轻拍着柳叶梅的后背,嘴里关切的喊着:“柳叶梅……柳叶梅……你醒醒……醒醒……”

柳叶梅抬起头来,嘴巴里、鼻孔里全是黏糊糊的脏物,眼神惨淡地望着杨絮儿,含混不清地说:“杨絮儿……我醉了……醉了……”

“没事,吐出来就好了,来,再吐……接着吐……”杨絮儿边说边捶着柳叶梅的后背。

柳叶梅说:“不吐了,只是肚子里难受……着了火似的。”

杨絮儿说:“是被烈酒给烧的,喝点水就好了。”说着转到一旁倒水去了。

尤一手走过来,手里握着一团纸,帮着柳叶梅擦起了脸上的脏物。

杨絮儿端着一杯水返身回来,埋怨起了尤一手:“干嘛非要喝那么多白酒呢,受罪不说了,折腾坏了身子咋办呢?”

尤一手说:“喝酒只是为了开心,热热闹闹玩一玩,谁想到她会醉成这样,酒量咋就突然变小了呢?”

柳叶梅叹一口气,摇摇头说:“其实喝的也不是很多,也不知道咋就醉成这样了。”

杨絮儿说:“人家不都说就不醉人人自醉嘛,一定是你心里不痛快,酒局上的人就怕生气,一旦生气准没跑,不醉倒才怪呢。”

尤一手说:“热热闹闹的喝酒,有啥好生气的?你说是不是呢柳叶梅?”

柳叶梅惨淡一下,无力地说道:“没事儿……没事儿……”

杨絮儿用嘴唇试了试水温,然后递到了柳叶梅嘴边,说:“喝点水吧,要不然更难受。”

柳叶梅接过去,喝过几口后,说:“头晕脑胀的,我想睡一会儿。”

“哦,想睡就睡吧,睡一会儿就好了。”杨絮儿接过水杯,说道。

尤一手凑过来,说:“那你去里间的炕上睡吧。”

杨絮儿说:“老王头也睡在那儿呢,孤男寡女的咋好睡一盘炕上?”

尤一手说:“这有啥啊,是你心里龌龊不不是,这是公共场所,值班的地方,睡在一起怕啥呢?”

杨絮儿想了想,答应下来,说:“那好吧,就让她睡在炕下头吧,中间隔开一段距离。”

柳叶梅醉得厉害,几乎都神志不清了,那还顾得了那么多,任由杨絮儿跟尤一手驾着她的胳膊,把她扶进了里屋。

进了门口,往炕上看一眼,杨絮儿啊地叫了一声。

尤一手一惊,睁大眼睛一看,那个老王头竟然仰面朝天,连衣服都褪到了下面,身上的丑陋一目了然……

“操,看来他也不是个好鸟。”尤一手松开扶住柳叶梅的一只手,走到炕前,扯一床床单样的东西遮在了上面。

杨絮儿红着脸,看上去心慌意乱的,眼神躲躲闪闪看了一会儿,竟然咕咚吞咽了一大口唾沫。

她这一细微的举动,竟然被转身回了的尤一手看在了眼里,坏坏地笑着,没有吱声。

两个人一起把柳叶梅抬到了炕尾,平放下来,杨絮儿又找来一床毛巾被搭在了柳叶梅身上,这才擦下炕来。

两个人回到了外间,杨絮儿嘱咐尤一手说:“好好听着点动静,可别让那么老东西占了柳叶梅的便宜。”

尤一手不屑地说:“就那个老王头,怕是头半夜够他醒过来的了,别让柳叶梅糟践了他就不错了。”说完嘿嘿笑着。

两个人紧挨着坐到了沙发上,尤一手攥住杨絮儿热乎乎、肉感十足的小胖手,玩弄着,问她:“杨絮儿,刚刚看到那老头的那个啥,是不是动心思了?”

杨絮儿另一只手攥起了拳头,雨点一般落到了尤一手的后背上,嘴上俏骂着:“死老尤,你真坏……真坏……坏透了……”

尤一手也不躲闪,只是咧嘴傻笑着,说:“还不是,看你那眼神吧,馋得跟猫儿似的。”

“让你胡说……让你胡说,才不喜欢糟老头子呢。”杨絮儿说完,又捶打了几下,就收起了拳头。

尤一手说:“杨絮儿,你先别闹,跟你正经说话啊,你没觉得他真是没结过婚吗?”

杨絮儿说:“结婚跟不结婚还有啥两样?又不写在脸上。”

尤一手说:“不单单是写在脸上,还写在身子上呢。”

杨絮儿在尤一手胳膊上拧一把,说:“你又开始说胡话了,让你说……让你说……”

尤一手攥住杨絮儿拧他的那只手,说:“跟你正经说呢,你就没看到他那个身子跟他的实际年龄不一样嘛。”

杨絮儿好奇地问:“咋不一样了?”

尤一手说:“你没觉得他明明一把年纪了,身子却又白又细,就像般大小子的一样吗?”

杨絮儿一脸娇羞地说:“俺没看清……没看清……只模模糊糊地看了那么一眼,就没再往下看。”

尤一手说:“这就是嘛,按道理说,到了他这个年纪,早该变得黑乎乎,皱巴巴的了,你看看他的吧,不光那一点,浑身上下都还那么嫩生。”

“那是你们男人的事儿,俺咋能知道?不懂,一点都不懂。”杨絮儿说。

尤一手说:“我年龄比他都小呢,却看上去比他老很多,其实我这才是正常的,他跟年龄不相符。”

不等杨絮儿说啥,尤一手已经解开了衣服,手里窸窸窣窣着,说:“你好好看看,这能一样嘛。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