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百一十一章 阴险计划/山野那些事儿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这不是玩刺激嘛,高兴就行,管他呢!”尤一手说着,把一杯酒递给了杨絮儿。

把杯中的酒喝干后,尤一手迫不及待地把一瓣蒜放进了口中,脆生生地慢慢咀嚼着。边嚼边对着杨絮儿挺了挺身子,含混不清地说:“你吃啊……吃啊……吃我这好东西啊……”

沾了醉意的杨絮儿突发奇想,也有了那么一根半根的花花肠子,她挪动了一下身子,伸手从盘子里拿过一块鸡肉,塞给了尤一手。

尤一手低头好奇地看着,不解地问她:“这是咋了?你想干嘛?”

杨絮儿低语道:“吃啊,这样吃味道好。”

尤一手傻笑着,骂道:“日个姥姥的!这玩法倒是稀罕,你哪儿学来的?”

“这还用得着学了,自己创造的呗。”杨絮儿说着,张大嘴巴,满满一口含了上去。

尤一手睁大眼睛打量着杨絮儿的一举一动,唏嘘道:“杨絮儿,你有一手哟,味道咋样?”

杨絮儿灿烂笑着,不说话,主动斟满了两个杯子的酒,自己端一杯在手,对着尤一手那只像模像样碰了碰,然后喝了一口。

尤一手自然不示弱,也喝下了大半杯,然后抓了一瓣蒜放进了嘴里,边嚼着边瞅着杨絮儿这一次要玩啥花样。

杨絮儿问:“还喝吗?”

尤一手这时候已经血脉喷涌,心跳急骤,整个人似乎都要被胀破了,他说:“不喝了……不喝了,真喝醉了就没法干正事了,要是不能帮着你完成任务,你还不得生吞活剥了我啊。”

杨絮儿说:“嗯,那可不是咋的,早该干正事了,我都快被你急死了。”说完就拿起了衣服,窸窸窣窣穿了起来。

“别穿!”尤一手制止了她,说,“你躺下来。”

杨絮儿不解地问:“不是说好不玩了嘛,咋还要躺下?”

尤一手说:“这才是办正事呢,别啰嗦,赶紧躺下来。”

杨絮儿满脸疑惑,却不好追问,只得仰面躺到了沙发上,好奇地等着尤一手为她办“正事儿”。

尤一手俯身压了上去,对着杨絮儿说:“来,这才是办正事儿。”话没说完,一个猛子扎到了底……

杨絮儿浑身一抖,蹬直了双腿,喘息起来。

不管是配合默契,还是各取所需,两个人在经历了一场激情奔放、热情洋溢的旅程后,几乎同时到达了逍遥的峰顶,一个呼呼喘息着,一个燕燕莺莺嚎叫着,直到身下激流迸发,才停止了动作。

尤一手满意地点了点头,说:“不错……不错……效果很好……”

杨絮儿散了架子一般,四肢舒张,慵懒地瘫倒在松软的沙发上,大口大口喘息着,连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。

尤一手穿好衣服,冲着杨絮儿说:“别躺在那儿了,赶紧起来……起来……起来……”

杨絮儿无力地问一声:“起来干嘛呀。”

尤一手说:“该起来干正事啊,你不是急得上天入地的嘛,这会儿咋就不在意了呢?”

杨絮儿睁开沉沉的眼皮,用一缕黯淡的光瞄了尤一手一眼,气息微弱地问一声:“我能干嘛呢?”

尤一手认真地说:“你才是主角,我只是给你指导一下,快点……快点……不能再拖了,错过时机就没法子弄了。”

“你到底想干嘛呀?这么神神秘秘的。”无奈之下,杨絮儿只得硬撑着爬了起来,伸手又想着去提裤子。

“别穿……别穿……就那样……那样就行。”尤一手摆摆手,制止她。

杨絮儿被尤一手搞得云里雾里,头昏脑胀地站起来,傻子一般问道:“你想要我咋样呢?”

尤一手说:“你跟我来。”

“去哪儿?”

“进屋去,小声点儿。”

“去屋里干嘛呢?”

“操,笨娘们儿,这还要问,去帮你办正事啊。”不知道尤一手是在故意卖关子,还是没时间跟杨絮儿解释明白,说着话,便进了里屋。

杨絮儿紧随在身后,就像干一件惊天秘事一般,心跳如鼓,血流加速,浑身的肌肉都在簌簌抽搐。

进屋后,站住脚,朝着炕上一对男女看过去,只见他们依然酣睡,脸上虽然平静,但却依然有着几分浓浓的醉意。

尤一手朝着身后的杨絮儿招招手,那意思很明确,是让她跟过来。

杨絮儿被尤一手诡异的行为搞得懵头懵脑,俨然成了一个傀儡,一举一动都要靠他牵引着,指挥着。

当杨絮儿手扒着衣裤,蹑手蹑脚站到炕前时,尤一手忽然蹲了下来,朝她下边里面一瞅,说:“还行,正是时候呢,你赶紧上炕去行动!”

“干嘛?”

“先别问,上炕我叫你。”

“哦。”杨絮儿抬腿上了炕,脚底板搭在炕沿上,发出了啪嗒一声响。

尤一手赶紧按住她,夹紧嗓子说:“小声……小声,千万别把他惊醒了。”嘴上说着,双眼鬼鬼祟祟地朝着熟睡中的老王头看了过去。

见王老头一动不动,活死人一般,这才双手抱住了杨絮儿的水桶腰,用力朝着炕上掀去。

杨絮儿身体失去了平衡,咿呀惊叫一声,身子歪斜着倒在了炕上,双腿朝天挓挲开来,所有的秘密都暴露了出来。

尤一手朝着她慌乱地摆了摆手,嘴里发出嘘嘘的声息,意思是不让她弄出声音来。

杨絮儿先是急忙收拢了身子,然后小心翼翼地爬起来,手足无措地打量着尤一手。

尤一手没有搭理她,蹑手蹑脚走到了炕前,匍匐爬到了熟睡中的老王头跟前,轻轻唤着:“老王……老王……老王头……”

老王头看上去依然深醉着睡得死猪一样,喘息声一起一伏,像是嗓子眼里挡了一把草似的。

尤一手这才抬头望着杨絮儿,朝着她招招手,示意她赶紧过来。

杨絮儿会意,不敢怠慢地爬了过来,挪到了老王头跟前,先朝着老王头看一眼,接着又把视线转向了尤一手,一脸茫然地犯起傻来。

尤一手一只手伸到了老王头身上,缓缓掀掉了搭在盖在他腿上的旧床单,把所有一切都亮了出来。

杨絮儿忍不住打量一眼,只见老王已经比先前冷静了许多,但还没有完全蔫下来。

尤一手在杨絮儿小腿肚上捏一把,对她一个劲地眨巴着眼睛,低声命令道:“赶紧上去,快点上去!”

杨絮儿心里豁然开朗,明白了尤一手的意图,但却满脸为难,摇着头低声道:“不……不……我才不跟他耍……耍那个呢。”

尤一手发狠地咬着牙根,说:“不是要你真耍,只是个计谋,你不想要你男人早出来吗?”

“可……可……这样多不好。”杨絮儿满脸憋得绛红。

尤一手戳了戳老王头的身子,说:“只是做做样子,又不是来真的,关键是把你身上的脏水涂抹在他身上去。”

杨絮儿皱着眉想了想,说:“那……那不得让他沾我的身子呀?”

尤一手凶巴巴地说:“谁让他沾你的身子了?我喜欢的女人咋能让他占便宜?能耐他了,你快点,这可是救你男人最好的办法了。”

杨絮儿哭丧着脸说:“这样就能救丁有余了?”

尤一手肯定地点点头,说:“这还用得着怀疑了,我都想好了,百分百的有把握,就看你这戏演得咋样了。”

杨絮儿站起来,抬腿骑到了老王头身上,慢慢蹲下来,不偏不倚,正好对准了准确的位置……

尤一手说:“再往下一点,把那些水不拉几的玩意儿沾染到上面去。”

杨絮儿却僵在了半空中,仅仅相距几公分的距离,但她就是不肯再往下蹲一丝一毫。

尤一手急得张牙舞爪,抓耳挠腮,压低声音指使道:“快点……快点……往下一点啊!实在不行,就用手给他抹上去,快呀,抹得越多越好。”

杨絮儿咬紧了牙关,闭上眼睛。

可就在即将接触到老王头身体的时候,杨絮儿又停了下来,就像怕触电一般,瑟瑟抖动着。

尤一手在她后背上轻轻拍一把,又气又急地夹着嗓子说:“你装啥呀装?又不是没见过男人,你快呀……快呀,我的姑奶奶!”

杨絮儿哭丧着一张红得发紫的脸,说:“万一再把他弄醒了呢?”

尤一手气呼呼地说:“弄醒了更好,那就假戏真做呗!”

杨絮儿甩着一头蓬乱的头发说:“我才不呢,跟他有不熟,万一传染上病呢,那可就……就……”

“别人家都有病,就你好!”尤一手气不打一处来,往前挪了挪身子,亲自动起手来。

杨絮儿扭捏着,显得很被动。

“谁让你自己不开窍的,难受活该,不知道孬好的玩意儿。”尤一手压低声音嘟囔着,抽出手看一下,满意地点点头,然后轻轻触到了老王头的身体上,恰到好处地涂抹起来。

杨絮儿呆呆地看着,无声无息,任由尤一手一次次在自己身上“提货”,再谨小慎微倍加小心地“送到”目的地。

如此这般地忙活了一阵子,直到杨絮儿已经没了可以提取的“货物”,便收回了手,停了下来。

杨絮儿被尤一手一番折腾,再加上几分难为情,脸上表情异常复杂,看上去人既热血沸腾,又心慌意乱,好像还有几分无地自容和羞愧难当,怔怔地蹲在那儿,完全是一副骑虎难下之状。

尤一手说:“你还在上头干嘛?赶紧下来呀。”

杨絮儿慌怯地问:“这就行了吗?”

尤一手说:“可不是咋的,你是不是上瘾了,想着来一回真的了。”

杨絮儿呆着脸,木然问道:“这样就能救丁有余了?”

尤一手应道:“可不是,一切按我的计划进行。”

杨絮儿不知所云地眨巴着眼睛,完全陷入了云雾之中。

尤一手刚想说啥,突然听到背后有人梦话一般叫嚷一声:“你们……你们在干嘛呢?”

两个人回过头来,这才看见柳叶梅已经醒了过来,爬起了半截身子,怔怔地盯着正骑跨在老王头身上的杨絮儿。

杨絮儿惊慌失措,呆头呆脑懵在了那里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