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百一十四章 惊现蝙蝠侠/山野那些事儿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尤一手深情地说:“老王,你一辈子走过来真的不容易,我老尤打心眼里同情你,也佩服你。这样吧,我今天就豁出这张老脸去,去找那个女人,帮你求情去,就算是给她磕头作揖,也一定要打动她,让她放过你,你放心好了老王!”

老王头被感动了,泪眼婆娑地说:“老尤啊,尤村长,你真是个好人……好人呢!你要是把这事给办了,我一辈子都不会忘记你的大恩大德,就算是下辈子给你当牛做马都成!”

“咦,老王啊,你用不着这样,我只是不愿看着为了一个女人,毁了你们一家罢了。”尤一手站起来,满含真情地拍了拍老王头的肩膀,说,“那我就不在这儿陪你了,必须得赶紧去追那个女人,要是她去了镇上的派出所,那一切就来不及了。”

老王头一下子灵性起来,催促道:“哦,对呀,你赶紧……赶紧了,千万别耽误了。”

“好,那我去了。”尤一手说着,瞥了一眼放在炕沿上的中华烟,说,“这条烟我先拿着吧,真要是去了派出所,说不定还用得着呢。”

老王头一把抓起来,塞进了尤一手的怀里,连声说:“拿着……拿着……对了,够不够,不够我这儿还有呢。”

尤一手眼珠一转,心想也不能太贪得无厌了,会引起他反感的,先让他放着吧,怕是早晚也是我老尤来抽……想到这些,就说:“先拿这一条吧,等事情办妥后,我再来找你抽烟喝酒。”

“中……中……我给你留着……留着……”老王头连连点头说着。

尤一手迈出门槛后,又回过头,对着站在门口,热切望着自己的老王头说:“你也赶紧找你弟弟吧,兄弟之间用不着躲闪,实实在在把事情说给他听,我觉得这条件他会同意的。”

“哎……哎……你放心好了,我这就打电话联系。”老王头喊着,仍不忘叮嘱尤一手几句,“村长大兄弟啊,我们兄弟俩全靠你了,你一定尽心尽力给说合说合啊!”

“好,你就放心吧,老尤我这一次就算是豁出这条老命去,也得把事情帮你给摆平了。但你可记好了,一定要你弟弟把人给要出来,要不然我也是白忙活,你可一定记好了啊!”话音未落,尤一手已经消失在了夜色中。

一路磕磕巴巴小跑着,紧赶慢赶,却也没见着两个女人的身影。

尤一手想到这时候怕是她们早就已经到家了,进村后,就直接奔着柳叶梅家去了。

当他途径村小学南门的时候,突然发现一个黑影一闪而过,看上去身材高高大大,脚步却轻如飞燕,身上穿戴好似也不一般,从眼前划过的一刹那,隐约看见一抹黑衣就像蝙蝠翅膀一般翩然飘舞……

那蝙蝠翅膀划过之际,一阵冷风扑面而来,冰凉刺骨,瞬间把尤一手给冻透了。

他下意识地抱紧了双肩,不停地哆嗦了起来,连头皮都紧得感觉快要被扯下来了。

等他慢慢缓过来之后,这才壮着胆子,紧脚追了上去,手里握着那条烟,自我感觉着就像抱着一支枪似的。

当他转到学校西墙外的厕所时,竟然又看到了那个“蝙蝠侠”,正从厕所里走出来,飘忽着翅膀朝着西边的出村小道跑去了。

尤一手紧追不放,边追边喊了起来:“操你奶奶个B的,你是哪儿的狗杂种,看我不一枪嘣了你,你给我站住……站住……不然我真的开枪了……”

“蝙蝠侠”却毫不理睬,继续飞一般前行着,脚下竟然轻得没有一丝声息,就像一阵风飘过一样。

这让尤一手越发慌张起来,脑海中联想到了传说中的鬼怪,它们走路是不发声的,心头一紧,默念道:难道自己真的遇见鬼了不成。但他却没有退却罢休,依然心慌意乱地追着,但脚下却明显没了力气,只得虚张声势地大声骂着:“站住……你给我站住!老子有枪……再不站住就真的开枪了……我曰你个狗娘养的……”,

当他低头饶过一条小水沟的当儿,再抬头时,那个奔跑前面不远处的“蝙蝠侠”没了踪影。

尤一手站定了,屏住呼吸,惊恐不已地四处打量着,足足几分钟过去了,却让不见丝毫动静。

于是,他又喊起来:“狗娘养的,你给我出来……出来……奶奶个B的……有本事就出来……看我不嘣了你……”

正喊得起劲,一个飞鸟一般的东西飞了过来,吧唧一下,不偏不倚正落在了尤一手的腿间。

虽命中了要害,正打在了他的命根子上,但杀伤力却不重。

尤一手浑身木然,喊声戛然而止,被吓得差点瘫倒在地上,等他回过神来,便魂飞魄散地拔腿就跑。

尤一手一口气跑到了柳叶梅家,等刚刚拐过她家胡同口时,猛然间又看到了一个黑乎乎的身影立在柳叶梅家门前……

本来就惊魂未定的尤一手更加没了底气,连魂似乎也被吓丢了,两眼一黑,双腿一软,噗嗤一屁股坐到了地上。

“妈呀!鬼呀!柳叶梅……柳叶梅……救命啊……救命啊……”门前立着的黑影竟然发出了惊恐的尖叫声。

尤一手细细听来,才知道站在门前的黑影不是别人,正是跟随柳叶梅回来的杨絮儿。

这才松了一口气,恹恹无力地朝她喊着:“杨絮儿……杨絮儿……是我……是我……”

杨絮儿也听出了尤一手的声音,朝着这边走过来,望着瘫坐到地上的尤一手,问:“村长……村长你咋坐到地上去了,刚刚下过雨,湿着呢,你也不怕伤着身子,起来……赶紧起来吧……”

尤一手带着哭腔说:“哎哟杨絮儿来,我可被你吓死了,简直要了我这条老命了。”

杨絮儿说:“你一个大男人家咋就那么胆小呢?我还没怪你呢,突然就冒出来了,还一下子坐到了地上,弄得我都不知道是个啥怪物了。”说着,伸出一只手去拉尤一手。

尤一手紧紧攥住了杨絮儿的手,慢吞吞站了起来,松松垮垮地走几步,心有余悸地说:“杨絮儿呀,你都想象不到,我在路上遇到啥了。”

杨絮儿忙问:“遇到啥了?”

尤一手说:“遇到了一个怪物。”

杨絮儿一愣,问:“啥怪物?”

尤一手说:“是个……看上去是个人形,但细瞅瞅,却像是大蝙蝠。”

“不会吧?是不是你看花眼了?咋会有那么大的蝙蝠呢?”杨絮儿一定是被吓着了,连声音都颤颤的。

尤一手说:“没看花眼,那蝙蝠黑黑的,忽闪忽闪的,打我眼前飞走了。”尤一手说完,甩开杨絮儿的手,又折了回去。

杨絮儿问道:“你干嘛呢?咋又回去了?”

“哦,刚才掉东西了。”尤一手应道。

“啥东西呢?”

“哦,没啥,一条烟。”

杨絮儿转过身,紧盯着尤一手,看他从地上捡起了一个黑乎乎的东西,夹在了腋下,然后又返身回来。

等慢慢走近了,杨絮儿才惊讶地看到,尤一手的腿竟然一瘸一拐,看上去像个短了一截腿的跛子,就问他:“你腿咋瘸了?”

“唉,别提了,今天晚上怕是真的遇见丧门星了。”

“咋回事呢?你是说那大蝙蝠?”

尤一手走过来,叹口气,先对着杨絮儿报起了辛苦,夸张地说:“杨絮儿呀,为了你这事啊,我可费尽心机了,几乎把命都给搭上了。”

杨絮儿心里头一紧,忙问:“村长,到底咋了?是不是咱那把式被识破了,没办妥呢?”

尤一手摇摇头,说:“先进屋吧,有些话在外头不便说。”

杨絮儿嘟嘟哝哝地说:“可……可柳叶梅不开门呀,该咋办?”

尤一手问:“她一直没理你?还在跟你赌气?”

杨絮儿说:“可不是,一路子的不理我,我对着她苦口婆心的解释,她就是不理不睬,还用手捂了耳朵。”

“这个臭娘们儿,就是一头犟母驴!”尤一手气愤地说着,心里却有股甜丝丝的东西在涌动,他知道这一切都是因为自己跟杨絮儿玩那种肮脏游戏引起来的,这说明她对自己的情义是真的,绝对不是那种带有功利性的逢场作戏。

“要不然我就直接回家睡觉了,可我担心她会气出个好歹来,就一直站在这儿,没敢离开。”杨絮儿嘟嘟哝哝地说。

尤一手走到门前,说:“要不我来喊,她要是不开门,我就翻墙进去。”

杨絮儿说:“你大声喊可不好啊,让村里人听见了,还不说闲话呀!”

“哪有啥办法,万一她真的想不开,弄出个三长两短呢?那咱俩可就惹来麻烦了……”

正说着,门闩哗啦一声响,门板却没动,随又响起了踢踢踏踏的脚步声,听上去人又折回了屋。

尤一手一笑,说:“总算还给咱一点儿面子,开门了。”

杨絮儿问:“门开了?”

尤一手点点头,肯定地说:“当然开了。”说着一把推上去,果然门就轻轻打开了。

杨絮儿不无醋意地说:“看来你们两个就是不一般,心跟心都连到一起了,默契得很。”

“操,你不会把魂给吓掉了吧,连敞门声都听不出来了。”

“没……没听到。”

“骚娘们,耳朵聋了不成……”

“老东西,你就厉害,啥都厉害……”

两个人打情骂俏地进了屋,见柳叶梅早已拉亮了灯,坐在床沿上发愣。

尤一手站在门口,满脸凶相地紧紧盯着柳叶梅,恶声恶气地训斥道:“柳叶梅你今夜里头做得太过分了,咋能这样呢?又不是个小孩子了,随随便便就耍脾气,使性子,差点儿就让你把正事儿给办砸了?”

柳叶梅仰起脸,争执道:“你们还有啥正事儿?无非是想着法子把我给灌醉了,然后就开始搞流氓,我这会儿算是看透了,你是打着去值班的名义,为的就是喝酒耍女人,你承认不承认?”

尤一手恨得咬牙切齿,跺着双脚说:“柳叶梅,你可真傻!你知道我为啥要杨絮儿那样做吗?”

柳叶梅冷着脸,道:“还能为啥?为了耍花样,玩舒坦呗!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