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百一十六章 简直疯了/山野那些事儿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于是尤一手就把利用老王头弟弟是县长的这一层关系,帮助杨絮儿实施解救丁有余的计划,一五一十地告诉了她。

柳叶梅这才恍然大悟,脸上却没有立马转晴,依然咕嘟着嘴说:“还不知道管用不管用呢,你们这种骗人的把戏就像小孩过家家,也太容易被人识破了。”

尤一手笑着说:“不是连你都没识破吗?他们就更不会怀疑啥了。我前前后后都考虑周全了,这办法绝对有效,我敢打包票,不出两天,杨絮儿男人肯定就能回来,并且很有可能还是用小车送回了的,你信不信?”

柳叶梅不屑地一撇嘴,说:“臭美吧,人家还用小车送呢,不来警车抓你们两个就不错了。”

“柳叶梅你是小瞧我老尤了,我敢肯定,如果不出啥意外,两天内,不……不……就三天内吧,他丁有余准能大摇大摆地回来,你敢不敢跟我赌一把?”

“敢!你说赌啥吧?”

尤一手说:“好,敢赌就中。这样吧,这一次咱来现的,如果我输了,我当即就点给你五百元;如果你输了,就给我三佰元吧,你觉得咋样?”

柳叶梅豪爽地说:“五百就都五百,用不着你照顾我。”

“那就这样定了?”

“定了!到时候不准耍赖,谁耍赖谁是王八!”

“中,耍赖不但是王八,还要当着杨絮儿的面,用舌板给对方洗澡,把身子前前后后舔个遍,你觉得咋样?”

柳叶梅说:“你就知道玩那些不正经的,我只要钱就行,用不着你给我洗澡啥的。”

尤一手坏笑着说:“那不行,打赌就要公平,反正有杨絮儿在场,到时候你给作证,谁都不许耍赖。”

杨絮儿傻乎乎低头答应着。

柳叶梅接着说:“你先别得意,你以为人家是傻瓜呀,老王头的弟弟可是县长,县长你可不是一般的人,精灵得很,一旦把你的鬼把式识破了,不但救不了丁有余,怕是连你们俩都得被抓进大牢去陪丁有余。”

杨絮儿听后,脸上瞬间蒙上了一层阴影,布满了忧虑。

尤一手却信心十足地说:“一看你就不懂那些大官的心理了,只因为他是县长,所以我才有十二分的把握,那些人面子比命都值钱,不管那些丑事属不属实,一旦张扬出去,都会对他的形象产生负面影响,再加上大街小巷的那么一传播,不但会影响他的形象,还必然会动摇他为官的根基。所以说,他才不会去犯傻较真呢?老王头本来就醉得啥也记不清了,所以呢,我说啥他就信啥了,只要他把我编的那些事儿讲给他弟弟,肯定用不了几秒钟就跟公安局长碰面了,一旦局长出面,你想呀,在他手里,那不就是一点点屁大的事嘛。”

柳叶梅一听这话,噤了声。

尤一手知道她心虚了,就讪笑着问:“咋样,还赌不赌了?”

柳叶梅在他背上狠狠捶一拳,埋怨道:“谁让你们事先不告诉我的,一上来两个人就眉来眼去,鬼鬼祟祟的,我还以为你们就是为了背着我干坏事呢,心里面就窝火,谁知醒过来一看,你竟然还用手拿着老王的臊东西,帮着杨絮儿搞那个,眼前一黑,连杀了你的心都有。”

“难怪喝那么点点酒就醉了呢,原来是心情不好啊。”尤一手笑着说,“小心眼了不是,竟然还吃你好姊妹的错,真是没出息。”

“这也不怪得我,谁让你事先不告诉我的。”

尤一手解释道:“之前也没想到他弟弟是县长啊,这不是随机应变嘛,就把戏演了下来,但愿能够顺顺利利地把人给放出来。”

柳叶梅说:“是不是有些多余了,不是吴有贵说好去托关系找人了嘛。”

尤一手轻蔑地说:“就他那点能耐,也就是在背后耍点小聪明的能耐,还敢指望他?”

柳叶梅说:“倒也是,估计他连公安局的大门都进不去。”

尤一手说:“这会儿你小气了吧?”

柳叶梅娇嗔道:“我啥时生气了?只是看到你们那么肮脏的玩耍,我不愿搭理就是了。”

尤一手指责柳叶梅说:“你这女人心眼太小了点儿吧,对我甩脸色也就罢了,连你好姊妹都不放心,真是太过分了,你瞧瞧,弄得人家杨絮儿多尴尬。也多亏人家杨絮儿大仁大义,不跟你一般见识,就算是你把她关在了门外,人家照样还在为你着想,放心不下你,一直守在那儿。”

杨絮儿坐到了床沿上,脸上表情复杂,一句话也没说。

柳叶梅望一眼杨絮儿,难免有些尴尬,一时却不知道该说些啥。转过身来,对着尤一手呵斥开了:“你用不着挑拨离间,我们俩打小一起长大,亲姊妹一样的感情,深一句浅一句都没啥,直来直去的,心里从来都不掖着藏着的,就算我不对,做错了啥,人家杨絮儿也不会在意的,你信不信?”

尤一手嘴里应着:“信……信……我信……只要你们俩别闹翻了就好。”

柳叶梅这才望着杨絮儿问:“杨絮儿,你说咱姊妹会闹翻脸吗?”

杨絮儿听得出,这是柳叶梅故意找台阶下,就满脸堆笑,爽快地说:“胡说啥呀,咱俩比一个娘养的都亲,砸短骨头连着筋,想分都放不开!”

“行……你们这样就好,我心里面就踏实了,这事吧……唉哟……唉哟……”尤一手突然痛苦地呻吟起来,手捂着小腹,脊梁深躬下下去。

柳叶梅被吓了一跳,赶忙上前一步扶住他,慌慌张张地问道:“你咋了?咋了这是?”

尤一手看上去痛苦异常,脸都变了形,咬牙切齿地说:“我感觉……感觉落在了裤子上的东西不是蛋糕,会不会……会不会真的是液体炸药呢?”

柳叶梅问:“你觉得咋的了?是不是很难受?”

尤一手喘着粗气说:“是……是的,不但难受,那玩意儿还很痛……撕着扯着的那种痛……你说……会不会是真的被伤着了呢?”

柳叶梅惶遽起来,直瞪着眼睛问道:“刚才不是还好好的吗?咋突然间就痛得受不了呢?”

尤一手说:“我也不知道啊,嗖的一下就痛开了,会不会……会不会那药劲是慢性呢?刚刚开始发作呢?”

杨絮儿也走了过来,搀着尤一手的另一条胳膊,说:“你是不是心理作用呢?我跟柳叶梅都已经用嘴尝过了,打在你身上的东西明明就是蛋糕上的奶油,肯定不会有毒药的,要不然的话,我们不早就被毒倒了吗?咋会只毒你,不毒我们呢?”

柳叶梅附和道:“就是啊,我们直接用嘴尝的,都没事儿。你那下边还隔着两层布呢,咋会被伤到呢?不可能……肯定不可能!”

“那种东西会不会只毒男人,不毒女人呢?”尤一手弄出一副痛不欲生的表情来,喃喃地说道:“我觉得真的快要不行了,你们来了,我连腰都直不起来了,肚子搅着劲地痛,几乎全都被掏空了,赶紧就算是能保住性命,这一回怕是完了……完了……以后再也没法用了……”尤一手说着,竟然有了哭腔。

“不会吧?咋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呢?”柳叶梅说着,一只手按到了尤一手的腿间,惊呼道:“没事啊,这不还好好的吗?”

尤一手低声问:“你咋知道好好的了?”

柳叶梅说:“还囫囵着呢,捏上去好好的,一点儿都没变样。”

尤一手说:“那会不会只是外表,里面的功能也许被破坏了。”

柳叶梅说:“还有这样的怪事?俺可没听说过。”

尤一手说:“柳叶梅,你赶紧拿出来瞧瞧吧,我赶紧肯定是出问题了。”

“哦。”柳叶梅答应着,毫不顾忌地解开了他的衣裳,双手扯着,慢慢褪了下去,“没事的,绝对没事,不信你自己看看,正常得不能再正常了。”

杨絮儿也凑过来,眼睛直愣愣看着,想说啥却被泛滥的口水挡住了嗓子眼,只得大口大口吞咽起来。

尤一手自己摸一把,说:“柳叶梅,我不说瞎话的,好像麻木了呀,真的……真的……我不骗你,骗你不是人!”

柳叶梅疑惑起来,一边轻轻抚摸着,一边疑惑道:“咋可能呢?看上去好好的呀,难倒……难倒是……”

正叽咕着,猛然间被尤一手双臂揽住,一个熊抱,扔到了床上。

猝不及防的柳叶梅被吓了一条,慌乱地乱蹬乱踢着,惊慌失措地喊叫着:“你疯了……你疯了……干嘛呀……放开我……放开我……”

看上去尤一手真的是疯了,他边撕扯着柳叶梅的衣服,边喘着粗气说道:“我没疯……没疯……我就是想试一试……试一试……是不是真的不行了……”

“死流氓……你放手……放手啊……”柳叶梅拼力扭动挣脱着,双腿越发夹紧了。

尤一手死命往下压着。

柳叶梅心里清楚,尤一手这股蛮劲儿不仅仅来自冲动,更多的是对她的甩冷脸子的惩罚。

杨絮儿站在一边,直眉瞪眼没了主意,不知道是该咋办好了,想着上去把尤一手拉开,又怕惹恼了他;

又觉得或许应该帮一帮尤一手,按住柳叶梅的身子让他得逞,可那样会伤害了几十年的姊妹之情……

正在犹豫着,听见柳叶梅直着嗓子喊:“你停下来……停下来……想耍就正儿八经地来……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