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百一十七章 阴谋诡计/山野那些事儿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靠,你咋这么拧呢?我不就是想试试钢火嘛,你何必这样呢?”尤一手停下动作,气喘吁吁地说道。

柳叶梅气呼呼地说:“有你这样试的吗?吓死个人了,这跟强x还有啥两样呢?”

尤一手爬起来,嘿嘿笑着说:“老一板一眼,规规矩矩的耍多没劲,换一种方式不是也挺好的嘛。”

柳叶梅吃力地坐了起来,拢了拢散乱的头发,喘着粗气说:“死老尤,你根本就不懂女人,女人最怕男人耍横了,一旦来硬的,女人就紧张得要命,想死的心都有了,哪还有玩的想法啊!”

尤一手说:“看来没被那‘液体炸弹’炸出毛病来,来吧,趁着还有几分酒劲儿,好好玩一玩吧。”

柳叶梅说:“我都快被你吓死了,没那个情趣了,不玩了……不玩了……”转身看看杨絮儿,说,“要玩让杨絮儿陪你玩吧。”

杨絮儿撅着嘴巴,说:“去你的死柳叶梅,人家村长想跟你玩嘛,你不想玩就算了,干嘛把矛头指向我?”

柳叶梅说:“杨絮儿,说实话,你真该好好伺候伺候尤村长了,人家费了那么多心思帮你,你就半点不感激人家呀?”

杨絮儿说:“感激归感激,可不一定非要做那事儿呀。”

柳叶梅翻着白眼瞅了他一眼,说:“杨絮儿你真是犯傻,还有比这样的答谢更合算、更便宜的吗?不用送钱,也不用送物,只要麻麻痒痒舒坦一下就行,又不损失啥,你自己还赚个受用,何乐而不为呢?”

“柳叶梅,你这个熊娘们儿,这咧咧的叫啥话?我啥时要杨絮儿感激我了?为她办点事情那是理所应当的,用不着放在心上。要玩咱就抛开其他,凭着感情,不掺杂任何利益在里面,彻底放开来,洒洒脱脱的办一回,那才叫一个痛快呢,你说是不是这个理儿。”

柳叶梅说:“那你跟杨絮儿玩吧,我想睡觉了。”

尤一手板着脸问她:“柳叶梅你是不是又犯病了?”

柳叶梅回一句:“我啥时有病了?”

尤一手说:“瞧瞧你今夜里的熊样子吧,我都懒得张嘴说了。”

柳叶梅表情稍稍和缓了些,说:“还不都怪你呀,差点都被你吓死了,直到现在心里还砰砰乱跳呢。”

尤一手说:“当着杨絮儿的面,我能强x你嘛,也就是跟你闹个玩罢了。”说到这儿,目光转向杨絮儿,问她,“你说是不是这么回事呀?杨絮儿。”

杨絮儿脸上有些紧张,木讷地点了点头。

柳叶梅捂着胸口,说:“我也不知道咋的了,就是觉得心里面不痛快,堵得难受。”

尤一手说:“我看你是自讨没趣,你想呀,从大的方面讲,你现在都正儿八经当上村干部了,也算是实现了自己的人生理想了,本该高兴得一塌糊涂才对;再拿今夜头的事来说吧,我们更该好好庆贺一番,一来吧是老天爷帮了咱们的大忙,把要命的雨给停了,解除了汛情,用不着咱们拼死拼活的折腾了;这第二点吧,是咱们演了一场好戏,帮着杨絮儿把男人从大牢里捞了出来。你说着一些喜事,值不值得咱们放开来好好庆贺庆贺?”

柳叶梅叹一口浊气,喃喃道:“你们说,我难倒是中邪了?”

尤一手眯眼斜着她,说:“我看也是,看上去邪道得很,跟平常一点都不一样。”

“唉,人活着真累,还不如死了好。”柳叶梅竟黯然神伤起来。

杨絮儿走过去,搂住柳叶梅的肩膀说:“柳叶梅,你别瞎想了,本来好好的事情,都怪我家丁有余那个熊玩意儿闯了祸,才都搅合的都不安宁。”

柳叶梅摇着头说:“谁怪你了?是我着急没事找事,误会你们了。”

尤一手接过话茬说:“行了……行了,本来大家心里都没啥,就别在瞎揣摩了,该干啥干啥吧。”

柳叶梅脸上这才有了活色,问尤一手:“都这时候了,还能干啥?”

尤一手问她们俩:“咱要不要继续喝酒?”

柳叶梅抱怨道:“没数呀你,我都醉成那个样子了,你还要喝酒?”

尤一手说:“你不是已经醒酒了嘛,这会儿看上去就想滴酒没沾的样子,再喝几杯庆祝庆祝吧。”

柳叶梅说:“家里没酒了,上次全给喝空了。”

杨絮儿插话说:“都这么晚了,赶紧睡觉吧,我觉得都快累散架子了。”

尤一手眼珠子滴流一转,奸笑着问杨絮儿:“杨絮儿,你跟我说实话,当时往老王头身上擦那些脏东西的时候,你就没想法?”

杨絮儿脸一红,说:“想啥想,我都吓得要命。”

尤一手说:“不想才怪呢,你别看老王头那么一大把年纪了,那玩意儿还像小伙子的一样嫩生,明晃晃的,就连下边的炮弹都满满当当的,真要是玩起来,估计战斗力也是蛮强的,别有一番味道在心头。”

柳叶梅眼里有了飘缈的波光,玩笑着说:“杨絮儿你真傻,都触到一块儿了,倒不如实打实吞上去好好吃一口呢。”

“浪x,俺还没吃到嘴呢,你就横鼻子竖眼睛地不算完了,真要是热了锅子,你还不得吃了我呀!”杨絮儿在柳叶梅胸前轻轻捏了一把。

柳叶梅嗳哟浪叫一声,反击起来,伸手就摸在了杨絮儿的后臀上,来来回回划拉了几把。

这一阵闹腾,两个人深藏的火焰被点燃了,浑身上下,每一寸皮肤都明显有了稣酥痒痒的感觉,心旌摇摇,迫切期待着进一步。

尤一手一看两个女人神情渐渐迷离,面色绯红如染,就连喘息也粗重起来,故作镇静,话也不说,斜躺在了沙发上,佯装睡了起来。

尤一手躺在沙发上,眼睛闭着,心里却灵醒着,仔仔细细梳理起了这一天所发生的事情。

他觉得自己近期的处事似乎更有主见,更加成熟了,单单在吴有贵身上就体现得更为淋漓尽致,从大柱子被他家那个败家子打破头,再到杨絮儿男人丁有余被雇佣装神弄鬼欺诈人之事,自己处置得都是恰到好处,不但火候拿捏的好,并且步步为营,占住了主动,这样以来,既紧紧抓住了他的尾巴,又不露声色地悄悄敲诈了他一把,可谓是一举两得。

又想到了今天夜里演的一场“强x戏”,也可谓是精彩之极,轻轻松松地利用了人性的弱点,就把那个外表苍老,内心单纯的老头子给拿下了,虽然有些于心不忍,但谁让他有个当县长的弟弟呢?

常言不是说得好嘛,凡事各有利弊,你老王头不能只跟着你弟弟沾光,得好处啊!多多少少也该有所付出啊!只要他把这场戏当真了,那自然而然,也就拉近了跟自己的距离,说难听点儿,那就是“认贼作弟”了,不但不会怀疑自己,还会对自己感恩戴德一辈子,因为自己不但救了他,也救了他弟弟,还“白白”让他破天荒的“尝了女人味儿”,对他来说,这可是头一遭啊!

往细处想,拿下老王头要比拿下吴有贵更合算,更有意义,更有长远利益可取。当然,这还是因为他弟弟是县长,只要牵制住老王这条线,或许一辈子就有了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好处在里面……

正琢磨着,突然听床上的某一个女人轻轻吟叫了一声。

细细分辨,才听得出来,那是柳叶梅的声音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