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百二十一章 反常举动/山野那些事儿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尤一手疑惑道:“你一个女人家,这时候出去溜达,就不怕有啥闪失?”

孙秀红说:“我被那个坏人吓懵了,就一口气跑出了老远,等到了西边的山岭上,才清醒过来,这才害怕了起来,胆战心惊地一路跑了回来。”

柳叶梅夜色里转过身,跟尤一手对视一下,却无法看到对方的表情,更没法用自己的表情去传递自己的想法,只得回过身,问孙秀红:“你知道周校长出事了吗?”

“嗯,可……可我这人天生胆小,不等那人下手干啥,我的魂就已经被吓掉了,满脑子空白,拔腿就跑了,连去了哪儿都不知道……”孙秀红心有余悸地说着。

尤一手说:“你能平平安安回来就好,我们都在为你担心呢。”

柳叶梅跟一句:“我们差点都报案了。”

“别……别……别报案……别报案……千万不能报案……”孙秀红突然变得慌乱起来,感觉情绪也焦躁了许多,几乎是直着嗓子喊了起来。

柳叶梅内心凛然一动,凭着女人敏锐的嗅觉,她意识到孙秀红言行有些怪异,但绝不是病态的反应,那又是为啥呢?难倒是因为之前受了惊吓的缘故?难倒……

尤一手一定也觉出了啥,就试探着问她:“那如果你遇到坏人了呢?我们不报案,你可是有危险的。”

孙秀红大幅度摇着头,支吾道:“不会的……不会的……坏人不会找我的……他找我干嘛呢?”

柳叶梅意识到或许这是她犯病的前兆,觉得不能再继续问下去了,万一无意中哪一句话刺激了她,使她变得疯狂起来,那可就麻烦了。于是就心平气和地说:“没事的,你这不是好好的回来了嘛,赶紧回屋休息吧。”

孙秀红这才缓下声音来,点头低声应道:“好……好……我也觉得累了……想睡了。”说完,抬脚朝着自己的房门走去。

柳叶梅紧盯着她的脚步,觉得她走路的姿势有点儿别扭,看上去就像腿间夹了东西一样,一跛一跛的,就问她:“要我帮你开门吗?”

“不用了,我自己能行,你们也回去休息吧。”孙秀红说话,已经打开了院门,笨拙地抬脚进了门槛,随手关了门。

“没事了,咱们走吧。”尤一手招呼道。

柳叶梅应一声,抬脚朝前走去,刚刚拐过屋角,她便止住了脚步,轻轻扯一下尤一手的后衣襟,小声说:“再等一等。”

尤一手收住脚,问她:“你想干嘛?”

柳叶梅放低声音说道:“你没觉得今夜的事儿有些不正常吗?”

尤一手问:“有啥不正常?”

柳叶梅说:“不是一句话半句话能说得清的,咱找个暗处避下来,看看接下来是不是还会发生啥怪事情。”

尤一手嘟囔起来:“就你疑神疑鬼的,咋会那么多怪事情。这都下半夜了,困得不行了,回去睡觉了。”

“等一会儿,只是一会儿。”柳叶梅扯着他不放,一直扯到了墙根的一排冬青旁,蹲下身来。

“搞啥搞,神神道道的,弄得就跟个特务似的。”尤一手蹲在那儿,满含怨气地叽咕道。

“别那么没耐性,就等一会儿,要是没啥动静咱就回。”柳叶梅安抚道。

尤一手嘟囔着:“那好……那好……我就看看你耍啥名堂。”

“别……别吱声……”柳叶梅轻拍了一下尤一手,屏声敛气紧紧盯着周校长门前的那条小胡同。

果然,不大一会儿,从胡同里传出了咯吱一声开门声。

夜色之下,依稀看得出,开门出来的是孙秀红。她迈出门槛,探头探脑朝着四下里张望了一番,然后返身锁了门,奔着周校长那边走去。

柳叶梅看得出,她走路的姿势依然有些不对劲儿,看上去还是有些跛。

当她走到周校长门前时,不做任何反应,门就轻轻开了,她迅速地闪身进去,随即又响起了拉动门闩的声音。

不大一会儿,周校长屋里的灯光就熄灭了,整个院子里变得黑咕隆咚起来。

柳叶梅这才站了起来,轻声说:“走吧,回去睡觉了。”

尤一手没说话,起身随在柳叶梅身后,蹑手蹑脚地走出了校园。

出了大门,尤一手问柳叶梅:“还去你家?”

柳叶梅说:“你还是回自己家吧,我困得不行了,想睡觉了。”

尤一手说:“这可不行,出了这样的事情,你还想睡觉,忘记自己是啥身份了吧?”

“不是都已经过去了嘛,不睡觉干么?”

尤一手说:“很多事情还得要梳理一下,你不是也感觉出来了嘛,这事看上去有些蹊跷。”

柳叶梅不情愿地说:“等天亮了再说不成嘛,一宿不睡咋行呢?”

尤一手呵斥道:“你以为当干部就那么轻松呀,该豁上的时候就得豁上,是有责任的!”

柳叶梅嘟囔着,也不知道说了些啥,跟在尤一手身后去了村委会。

进屋后,尤一手说:“你要是困极了,就躺在沙发上眯一会儿吧。”

柳叶梅问:“那你呢?”

尤一手说:“我抽一支烟,琢磨琢磨那些烂事儿。”

柳叶梅便躺了下来,头倚在扶手上,闭上了眼睛。却怎么也睡不着,越是强迫自己入睡,却越发没了睡意,眼睛不听使唤地随意眨巴起来。

尤一手斜一眼,说:“咋觉得周校长像是在演戏呢?”

“是有些怪怪的,包括那个孙秀红。”柳叶梅梦话一般说道。

“你说周校长跟孙老师之间是不是有了那种关系?”

“这还用得着说了,摆在面上的事儿。”柳叶梅随又叽咕道,“真想不到,这个周校长看上去文质彬彬的,竟然也是好色之徒,连个神经病都不放过,看起来男人真就没个好东西。”

尤一手说:“打着栗子捎着枣是不?我老尤好点儿色不差,可我不乱,没品味的娘们儿让我弄都不屑意得弄,更别说是一个神经病了。”

柳叶梅没接他的茬,继续说周校长的事儿,她说:“不过吧,那个有周校长心地好,人善良,也许是可怜那个孤孤单单的女人吧,想给她一点安抚,那叫……叫啥来,同病相怜,你说是不是?”

尤一手嗤之以鼻道:“啥心地好了?啥善良?我看都是骗人的假象,还同病相怜呢,我看就是臭味相投!”

柳叶梅说:“又不是我说他好,村里很多人都这么说。”

尤一手咂巴几口烟,然后问柳叶梅:“你说那歹人为啥偏偏就在他们一起过生日的时候出现呢?”

“你是说那人对周校长跟孙秀红相好有怀恨在心?”柳叶梅问。

尤一手喷一口烟雾,说:“我真有这种想法。还有,那个孙校长为啥不让报案?是不是也另有隐情呢?”

柳叶梅说:“他是为了自己的脸面,为了自己的尊严呗,怕心虚了,传出去影响不好。”

尤一手摇摇头,说:“不会仅仅是因为那个吧,再说了,那个孙秀红跑出去那么长时间才回来,她去哪儿了?干啥了?”

柳叶梅沉着脸想了一会儿,说:“这倒也是,还有她那话,吞吞吐吐的,叫人费琢磨。”

尤一手说:“天亮后,你还得去一趟学校。”

“干嘛?”柳叶梅问,“事情都已经过去了,还折腾个啥?”

尤一手说:“你过去孙秀红谈一谈,话不要说急了,策略一些,万一刺激出神经病来可就麻烦大了。”

“问她啥?”

“问她去哪儿了?干嘛去了?”

“她能跟我说实话吗?”

“你不是会看眼神吗?或许真就能看出啥来。”尤一手说着,把烟蒂扔在了地上,用脚后跟来回揉踩着。

“那有啥意义,没用的。”

“有,也许咱这一次就能找到突破口。”尤一手随又补充道,“关键的一点是,你探明她为啥走路一瘸一拐的,记得她以前不是那样的。”

柳叶梅仰起头,望着尤一手,问:“你是说她是不是被人强暴了?”

尤一手摇摇头,说:“并不一定非要被强暴才被弄成那个样子,也可能还有另一种情况。”

柳叶梅为难地说:“这事可不好问,难度很大。”

“没难度还用得着你去问了!”尤一手冷言道。

“那我自己去合适吗?”

“要不……要不你就跟郑月娥一块去吧,她是妇联主任,一起去也是名正言顺的。”

“算了吧,我才不愿跟她一起去呢。”

“以后很多工作都需要协作配合呢,你可不能耍小性子,就这么说定了,天快亮了,赶紧眯一会儿吧。”尤一手说着起身走了过来。

柳叶梅打量着他,问:“你干嘛?”

尤一手说:“我也躺沙发上呗,老坐着腰受不了。”

柳叶梅往一边靠了靠,说:“你可别动我身子啊,累得骨头都散了架,没那份心思了。”

“操,你以为我那玩意儿是钢筋做的嘛,一直都刚刚地挓挲着,忙活了一夜,早就泄气了。”

“那就好,快打个盹吧。”柳叶梅说着蜷紧了身子,闭上了眼睛。

尤一手斜倚在沙发另一头,果然就跟一块软膏似的贴在了靠背上,眯瞪了一会儿,便呼声大作了。

也许是过于困乏,两个人一觉就睡到了大天明,太阳老高了还没醒过来。直到有人在门外喊,才把柳叶梅惊醒了。

柳叶梅坐起来,揉揉眼睛,朝着外望去,见村民胡乃海站在门外,正透过玻璃朝里面张望着,心里就有些不自然,这孤男寡女的夜里挤到一张沙发上睡大觉,人家不乱猜疑才怪呢,八张嘴都说不清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