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百二十三章 这事儿不简单/山野那些事儿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她赖着不走,见我就是不给,就拉下脸来骂我,诅咒我,见把我惹急了,抄起椅子想揍她,就溜了。”

柳叶梅心里一沉,有些替尤一手担心起来,说:“你也是,有话不能跟她慢慢说嘛,跟她来硬的咋行?万一她使阴术害你呢?那可就不值了,她们那种人心里邪道着呢。”

尤一手说:“是她没数,要的太多,再说了,天要是真正转晴了才作数呢,你说是不是?”

柳叶梅喃喃地说:“不行,我得去一趟,跟她好好说合说合,要不然她真会暗中使坏的。”

“咋说合?”

柳叶梅想了想,说:“既然咱事先已经答应给她钱了,就不能说话不算话,要不这样吧,我去做一下她的工作,就先给她两千吧,你看行不行。另外,再向她替你陪个不是,就说昨夜里出了事儿,你心里正烦着呢,你看中不中?”

尤一手说:“中也中,但钱现在不能给。”

柳叶梅问:“那啥时给?”

尤一手说:“这样吧,如果明天一早天放晴了,见了阳光,就把钱给她,两千块,一分不多,一分不少。”

柳叶梅沉下脸,有些不乐意,说:“当时给她说,只要雨停了就行,可你偏偏要出太阳才作数。”

尤一手说:“是你听错话了,我说的是天晴了,不是雨停了。”

“好了好了,你就别绕口令了,我这就去了。”

尤一手突然想起了学校的事,就问她那边的情况。

柳叶梅就如此这般的汇报了一番,尤一手听后坐下来,闷头抽起了烟。等抽完一支,才抬起头,说:“这事真的有些邪道,他奶奶个逑的,到底在背后捉得啥猫猫呢?”

“还能是啥,无非就是x沟里面那点事儿。你说这人吧,一个个也够没出息的,只是为了那二两臊肉,啥事都干得出来,有时候连命都能舍得上。”柳叶梅感慨道。

“倒也是,弄就弄呗,就像咱俩,想玩就玩,轻轻松松的,多好呀,你说是不是?”尤一手坏笑着说。

柳叶梅白他一眼,说:“不要脸,去你的吧。”说完扭腰耸胯地出了门。

尤一手望着柳叶梅扭来扭曲的高翘肥臀,一连咽了几口唾沫。

黄仙姑好像知道柳叶梅要来找她似的,里里外外的门都大开着,自己坐一把靠背小椅子,昂首挺胸地坐在正面上,双目紧闭,嘴唇翕动,叽叽咕咕,也不知道在念叨些啥。

柳叶梅进了屋,感觉一股阴森之气扑面袭来,禁不住打了个寒噤,有些毛骨悚然的滋味儿。她怯怯地杵在一边,屏声敛气,不敢说话。

过了好大一会儿,黄仙姑才睁开黏糊糊的眼睛,淡淡地问一声:“你来了?”

柳叶梅猛堆出一脸笑容,说:“是啊,老姑,见你忙着,就没敢惊扰你。”

黄仙姑耷拉着眼皮问道:“尤一手让你来送钱了?”

柳叶梅摇摇头,说明了自己的来意。

黄仙姑立马拉下脸来,发起了飚:“你回去告诉尤一手,他今天不把五千元如数送过来,我就让他难看!”

柳叶梅期期艾艾地说:“老姑,五千也太多了吧,村长也没地方给你出这个钱呢。我记得当时跟你说好了的,大概就是两千,你还记得不?”

“柳叶梅你就知道帮着尤一手说话,你知道我为了让雨停下来,费了多大的力气吗?”黄仙姑凶巴巴地问柳叶梅。

柳叶梅呐言道:“这……这还要费力气吗?”

黄仙姑说:“咋不费力气?我这是在跟老天作对,是在拿我的寿命给一村的人换平安,你说,这是多少钱能买来的?”

柳叶梅愣住了,无言以对。

黄仙姑说:“你回去吧,就直接跟尤一手说,要想保一方平安,就给我钱,五千块一分都不能少,要不然,有他好看的,我把丑话撂在前头,他要是跟我拧下去,毁了的不只是他一个人,还有村里的老老少少,不信等着瞧!”

柳叶梅大瞪着眼睛,惊诧地望着黄仙姑,说:“老姑,你咋说这么狠毒的话呢?”

黄仙姑气势汹汹地嚷道:“不是我说,是上仙说的,你赶紧回去传话吧。”

柳叶梅还想再说啥,可看一眼黄仙姑那张恶毒阴险的脸,只得把滑到嗓子眼里的话又咽了回去。

回到村委会后,柳叶梅又气又累,浑身上下散了架子一般,一屁股墩在了沙发上,傻傻呆了半天,竟然抽抽搭搭哭了起来。

尤一手怪异地打量着柳叶梅,问道:“我操,你咋一进门就哭了?不会也中邪了吧?”

柳叶梅不说话,只管抹眼泪,一抽一抽,千般委屈地耸动着身子。

“咋了?那个老巫婆咋着了你了?打你了?骂你了?”尤一手站起来,踱到柳叶梅跟前,低头打量着她,大声喝问道。

默默哭过一会儿,柳叶梅突然哽咽着说:“你说现在这人都咋的了?满眼都钱呀……钱的……为了钱,啥都不要了,脸皮子不要了……良心不要了……一个个变得……变得比吃人的野兽都可怕了。”

尤一手望着柳叶梅,一副大彻大悟的架势,说道:“这还要问了,都是世道给逼得呗,你说现在啥最好?啥最亲?怕是连三岁的小孩子都懂,惟有钱最好,钱最亲,有了钱就有了一切,想要啥就有啥,想干啥就有啥,所以人才跟钱那么亲近,啥感情啊,亲情啊,那些腾腾都是扯淡,都是屁!”

“可不是,你看看黄仙姑那个样子吧,咬牙切齿地就跟个毒蛇似的,为了那几个钱,甚至把满村老小的性命都不顾了。”柳叶梅脸上挂满泪水,痛心疾首地说着。

“这个黑了心的老妖婆,看我咋收拾她!”尤一手发着恨地满屋子转悠。

柳叶梅说:“记得她以前不是这样的,就自打去了土坑边按了点,沾了那条土龙的神气,腰包里有钱了,就越发地贪婪了,真应了那句话了,人心不足蛇吞象啊!”

尤一手站定了,问柳叶梅:“她说啥了?看把你委屈成那个熊样?”

柳叶梅说:“她说不给她钱,就让老天降灾降难,毁了这个村子。还……还说……”

尤一手一看柳叶梅欲言又止的模样,问她:“她肯定咒我了吧?”

柳叶梅点了点头,点着头不再说话。

尤一手又满屋子徘徊起来,嘴里唠唠叨叨说着:“她不就是一个装神弄鬼的神婆嘛,说到底就是一个老刁婆子,也就是说句吓人的话罢了,她哪来的那么大的本事?老天爷就听她的了?简直是笑话!你倒是当真了,吓得哭哭啼啼的,像个啥呀。”

柳叶梅擦干了眼泪,说:“我咋就觉得这天气一点儿都不正常呢?”

尤一手问:“咋不正常了?”

柳叶梅说:“这可是夏天呀,正是麦熟一晌的时候,咋会老阴沉着呢?”说着,朝门外的天空望了望,说,“你看见那天上的云彩了嘛,看上去压得很低,很厚实,还一个劲儿地翻卷着,像是有啥神灵在上面捣腾似的。”

尤一手不屑地哼了一声,说:“你呀,原来胆子也奇小,咋怎么翻滚折腾,它不就是一片云彩嘛,又不是天塌下来了,何必吓成那个样子了。再说了,就算是天塌下来,谁都逃不掉,一起去西天还做个伴呢。”说完,尤一手竟然轻松地笑了。

柳叶梅说:“也不是怕啥,黄仙姑那话说得有人太过分了,听上去巴不得全村的人都死了才好,真叫人心寒。”

尤一手脸上蒙了一层厚厚的霜,腮帮子上肌肉一抽一抽,憋闷了半天,突然冒出一句:“老妖婆,等着瞧!”

柳叶梅说:“不管她咒的那些会不会成真,可眼下这麦子眼瞅着就要毁了,都已经差不多熟透了,天一直阴着,间或再淋点不大不小的雨,满坡下的麦子不烂净了才怪呢?”

“是啊,眼瞅着到手的麦子很有可能就泡汤了。”尤一手低沉地说道。

柳叶梅接话说:“还不是嘛,以我看咱就依了黄仙姑吧,干脆给她五千块钱得了,也好让她帮着做做法,驱散这些乌云,见个天日,无论如何得把麦子收回家呀。”

“操,你也真是的,那些鬼鬼怪怪的事吧,信则有不信则无,就算是你给她一百大万,她一准就能拨云见日了?绝对是睁着眼说梦话!”尤一手乌黑着脸说道。

“那现在咱们该咋办?”柳叶梅满脸愁容地问道。

“啥咋办?”尤一手问道。

柳叶梅说:“对了,学校那摊子烂事是不是该报案?”

尤一手直言道:“报了案又能咋样?派出所那帮人人,包括他高所长,除了吃点喝点,折腾点,还能干啥?村里发生了大大小小那么多案子,他们又破了几个?”

柳叶梅说:“可毕竟人家高所长也帮了咱们很大的忙,你说不是嘛?我觉得吧,报了案,让他们来像模像样地调查一番,就算是破不了案,那也能对坏人起到震慑作用,你说是不是这个理儿?”

尤一手轻蔑地说:“他们来的也够多了,又不是一趟两趟了,可起作用了吗?我觉得不但不起作用,坏人反倒越来越凶,你没觉出味儿来?就像跟他们较劲一样。”

柳叶梅沉吟了一会儿,然后说:“要不……要不……我去一趟神经病医院吧,看看那个孙秀红究竟咋样了?”

尤一手问她:“你就确定她在神经病医院?”

柳叶梅一惊,问:“你说周校长说的是假话?”

尤一手说:“这很有可能?”

柳叶梅问:“他为啥要说假话呢?”

尤一手说:“这就是我们不知道的隐情啊,我觉得很有可能他把孙秀红藏起来了。”

柳叶梅大惑不解起来问道:“把她藏起来了,为啥……为啥呢?”

尤一手踱到门口,手扶着门框,抬头往乌云翻滚的天幕上望了一会儿,然后再返身回来,坐到了办公桌前,小声对着柳叶梅说:“学校那事现在不报案,也不要过多地关注,但暗处一定好好观察着他们的动静。”

柳叶梅问:“为啥?”

尤一手说:“我有个预感,觉得周校长跟孙秀红这事并不那么简单,肯定另有玄机,很有可能就是个逮住坏人的突破口?”

“啥突破口?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