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百二十七章救护车开进村子/山野那些事儿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尽管柳叶梅知道这一切都在尤一手的掌控之中,也知道此时此刻他是在装腔作势,甚至沾沾自喜,但她心里还是油然生出了一些震撼和同情,因为看上去吴有贵被伤得不轻。

吴有贵一双惊恐的眼睛望着尤一手,乞怜地说道:“老尤……老尤……尤村长……你快找车把我送……送医院……”

柳叶梅往前迈一步,弯下腰,惊秫地打量着已经被浸染得血糊糊的鞋子,问道:“吴支书,你这是咋的了?谁……谁把你打成这样了?”

吴有贵摇摇头,回应道:“别提了……别提了……一言难尽,赶紧……赶紧找车过来。”

尤一手问他:“你的车呢?”

吴有贵说:“我没开车回来呀。”

尤一手接着问:“那你干嘛不不直接打电话叫救护车呢?”

吴有贵无力地说道:“手机……手机……丢了……丢了。”直了直身子,接着说,“别叫救护车……别叫救护车……”

“你这样不叫救护车咋行呢?不要命了啊!”尤一手担忧地喊道。

“不能让救护车进村,不能……不好……影响不好……”吴有贵断断续续说着话,气息已经急促起来。

“你受了伤,还有啥影响不好的?到底是咋回事啊?你倒是说呀。”尤一手大声问道。

吴有贵无力地摇摇头,说:“村长啊,你就别问了,赶紧给我找车……快……快……”

柳叶梅弄不清吴有贵究竟伤到了哪儿,只见鲜红的血液顺着裤管一个劲地往下流淌,脚下的血越积越多,再抬头望着那张愈发没了血色的脸,就对尤一手说:“你别愣着了,赶紧给联系车吧。”

尤一手往前迈一步,走到了吴有贵的身边,对着柳叶梅说:“先把他扶到办公室吧。”说着边挽住了吴有贵的一只胳膊。

柳叶梅赶忙挽起他的另一只胳膊,用尽全身气力,一瘸一拐地好不容易才把吴有贵扶进了村委会办公室。

一进屋,吴有贵呻吟一声,脑袋一耷拉,就晕了过去。

“坏了……坏了……咋看他不行了呢?”柳叶梅惊慌失措地冲着尤一手喊道。

尤一手侧脸看了看,表情也跟着冷峻起来,想了想说:“先让他坐到木凳上吧。”

柳叶梅说:“他那样咋能坐得住呀?还是让他躺沙发上吧。”

尤一手冷漠地说:“他流那么多血,还不把沙发弄脏呀了。”说着随手从桌子上拿过一沓报纸,扔在了地上,说道,“先让他坐那儿吧。”

柳叶梅心里一堵,只得轻轻把已经软成了面条的吴有贵放了下去。

尤一手松手后,直起身,摸出了兜里的手机,拨了几个简单的电话号码,急促地喊道:“救护车吧,我是桃花村的村长尤一手,这边有个紧急病号需要救治,你们赶紧派车过来……”

放下电话后,柳叶梅说:“不是不让你叫救护车吗?”

尤一手不以为然地说:“不叫救护车咋办?”

柳叶梅说:“就不会找个便车啥的呀。”

尤一手气呼呼地说:“你懂个屁,让个人的车去送他,那万一出了人命呢?”

柳叶梅被呛得没了话说,只是担心地紧盯着吴有贵,轻声喊着:“支书……吴支书……你醒醒……醒醒……”

喊了一会儿,吴有贵才微微睁了睁眼睛,瞬间又无力地阖上了。

尤一手对着吴有贵喊道:“你还能说清是咋回事吗?要不要报案呢?”

吴有贵摇了摇头,有气无力地说:“不要……不要……不要报案……”

尤一手叽咕道:“你都这样了,不报案咋办?”

吴有贵摇了摇头,不再说话。

尤一手摆摆头,低声说:“没事的,看来还很清醒。”接着问柳叶梅:“你能联系到他家里人不?”

柳叶梅说:“我也没有她家的号码呀。”眼珠一转,随说道,“对了,杨絮儿男人兴许有他们家的电话号码呢。”

尤一手说:“那好,你赶紧联系丁有余,让他通知吴支书家人,赶紧去县里医院候着。”

柳叶梅掏出电话,手指刚刚按到号码上,尤一手挑一挑下巴,使了个眼色,暗示她到外面去打电话。

边拨着号码,边走出了办公室,不等走到南墙根处,电话就已经接通。柳叶梅就按照尤一手的意思,跟杨絮儿男人丁有余说明了情况,要他赶紧联系吴有贵的家人。

柳叶梅打完电话,回到办公室不久,救护车便一路鸣笛呼啸着进了村子,直奔着村委会开了过来。

车停稳后,随行来的医生疾步进屋,简单了解了一下情况,看了一下伤情,见是下身的私处被伤着了,血糊糊的也看不太清,其中的一个医生就说,很可能是**破裂了,需要立即进行手术,然后就七手八脚把吴有贵搬上了担架,抬到了车上。

一切准备就绪,手机发动了车,后面的医生又伸出了头,对完尤一手喊道:“你们谁去?赶紧上车。”

尤一手说:“他家里人已经去医院等着了。”

医生说:“那怎么行呢?万一路上出问题了呢?”

尤一手说:“我们都不是他家里的人,再说了,镇上安排的防汛任务很紧,全村人的性命,总比一个人的性命要紧吧?”

医生不再说话,砰一声合上了车门,再次鸣笛,一脚油门,呜呜呀呀地驶出了村子。

柳叶梅一时云里雾里,弄不清这究竟是咋回事了,就问尤一手:“这就是你的说的好戏?”

尤一手眼一瞪,应道:“是啊,我算得够准吧?”

柳叶梅紧蹙着眉问道:“这到底是咋回事呢?”

尤一手嘴角一抽,露出一丝惨淡的笑,说:“你先别急着问,用不了多长时间,你就知道结果了。”

“你不告诉我,我咋知道?”

尤一手说:“我估摸着,主角快出场了。”

柳叶梅越来越摸不着头脑了,疑问道:“你咋知道的谁是主角?”

尤一手回答说:“我现在有了特异功能,能掐会算了,你信不信?”

“人家都伤成那个样子了,你还顾得上胡说八道,心咋就那么狠呢?”柳叶梅指责他说。

尤一手说:“他这是自作自受,活该!”

“你这人,真是的!”柳叶梅一脸忿然,没了话说。

尤一手警告道:“一会儿不管发生啥事情,你都闭紧嘴巴,就装作啥都不知道,别掺和进来,今天的戏我自己来唱。”

柳叶梅说:“那我回去睡觉了,你以为谁还愿意掺和呀。”

“不行,你不能走!”

“为啥呀?”

尤一手厉声说道:“我需要观众!等你看我的表演,就全明白了。”

柳叶梅闭紧了嘴巴,斜倚在沙发上,眯起了眼睛,心里却难得安宁,潮起潮落,翻涌不止。

随着救护车驰过村子,警笛声惊秫刺耳,引得很多人都来到了街上,引颈好奇地观望着。

等救护车绝尘而去,满街满道的人便开始交头接耳,窃窃私语,互相探问起来。

不大一会儿功夫,就像刮过一阵风一般,满村子老老少少几乎都知道了一个令人震惊的消息:村支书吴有贵跟王大庆老婆相好,被当场抓了奸,人被打了个半死不说,连裆里的蛋丸都被踢碎了……

令人奇怪的是,那个戴了绿帽子的王大庆竟然没有丝毫的怯意和惊惶,而是理直气壮地走进了尤一手的办公室,牛哄哄地一屁股坐到了沙发上,掏出香烟来,甩一根给尤一手,自己打火点燃一支,呼哧呼哧喘着粗气,吞云吐雾起来。

尤一手接过烟,看一眼,竟然是软中华,心里就骂咧咧叽咕道:这些王八蛋,昧着良心,靠着投进钻营赚下了大笔的钱,一个个都比自己牛B……

妈了个逼的!这次你闯下祸了,落在了老子手里,看我怎么收拾你,不放放你的血才怪呢……

王大庆抽完了一支烟,手指一动,娴熟地把烟蒂弹到了门外,再从烟盒里弹出一支,衔着嘴上,猛抽了一口,随即吐出来,骂一声:“狗娘养的,欺负到老子头上了!”

尤一手淡然问一声:“王大庆,你是来投案自首的?”

王大庆抬头望着尤一手,惊讶地问道:“他强x我老婆,还要我投案自身?村子,你不会官官相护吧?”

尤一手说:“王大庆,你有啥证据证明人家是强x了?”

王大庆理直气壮地说:“我老婆可以作证呀?”

尤一手说:“你老婆咋证明?”

王大庆说:“他趁着我不在家,进屋后就把她按到了,强奸她了。”

尤一手说:“那你是怎么知道的?”

王大庆看看柳叶梅,然后又转回目光,看着尤一手,说:“不是你告诉我的吗?”

“放屁!我啥时告诉你了?”尤一手勃然大怒,骂道。

王大庆一下子被吓愣了,呆呆望着尤一手,很长时间才缓过神来,呐呐道:“不是你给我发短信了吗?”

尤一手铁青了脸,追问道:“我发短信说……说你吴有贵去你家强x你老婆了?”

王大庆说:“不是直接说的,可那意思明明就是在暗示我嘛。”

尤一手突然面向柳叶梅,对她说:“你……赶紧找个纸笔来。”

柳叶梅傻乎乎问道:“要那个干嘛?”

尤一手说:“做记录!”说着,自己拉开抽屉,从里面拿出了一沓信纸,又翻腾了一会儿,从角落里找出了一支笔,递给了柳叶梅。

接着说,“那好,既然王大庆这样说,那咱就正儿八经把事实摆清楚,弄明白,等警察来了,也好做个旁证。”

王大庆一听,脸上表情慌乱起来,说:“村长,你还真的想报警呀?”

尤一手说:“不是我想要报警,是已经有人报警了。”

王大庆面部表情瞬间悸动起来,结结巴巴地问道:“谁……是谁……报……报警了?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