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百二十九章 疯狂举动/山野那些事儿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尤一手叹口气,无奈地说:“王大庆啊王大庆,挺聪明的一个人,咋就干出这样的糊涂事呢?年纪轻轻就蹲了大牢,家里人可咋办呢?不是我不帮你,实在是太难了,不好操作呀!”

“谁说不是呢。”王大庆哭丧着脸说,“老村长,你可一定要帮我呀,需要多少钱,您尽管说。”

尤一手瞄他一眼,问:“那好,我试试吧。”

“谢谢村长,谢谢老村长……”王大庆腰杆子软了下来。

“王大庆,说说看,你能出多少?”

王大庆说:“您说吧,需要多少?”

尤一手说:“这个我可不好说,我压根儿就不知道具体情况。那这样吧,你跟我把具体情况说一说,我也好心中有数,然后根据实际情况,帮你想一个万全之策。”

王大庆说:“你是说我家那个臭娘们跟吴有贵相好的事吗?”

“是啊,连情况都不了解,我怎么跟高所长求情?”

王大庆稍加琢磨,然后说:“那好,我就简单跟你说一说那对狗男女的脏事儿。”

尤一手说:“你用不着勉强,不乐意说拉倒,那些事情我还懒得听呢,怕脏了我的耳朵。”

王大庆望一眼柳叶梅,说:“不过吧,我得有个要求。”

“啥要求?”尤一手问他。

王大庆忿忿地说:“那些事儿就不要记录了,奶奶那个x的,及简直……简直丢死个人了!”

“那好吧,不记就不记,反正真要是立案了,警察还要重新审理。”尤一手说着,转向了柳叶梅,对她说,“那些事儿属于个人隐私,就不要记录了。”

柳叶梅答应下来,放下笔,问尤一手:“要不我回避一下吧?免得有些话不好说。”

尤一手说:“你现在是村里的治保主任了,主要的工作职责就是抓社会治安,你不但要听,还要着手去管,去办,更要配合办案的警察调查取证,案子办孬办好,你这个角色,可是至关重要的啊,咋好回避呢?”

王大庆一怔,这才抬起头,郑重其事地跟柳叶梅点了点头,说:“原来柳叶梅已经提拔了呀,我还不知道呢,失敬了……失敬了……”

柳叶梅淡然一笑,谦虚道:“啥提拔不提拔的,只是为老少爷们干点事儿,服点务罢了。”

尤一手说:“行了,你们都别瞎客套了,赶紧说正事吧。”

“那好……那好……我说……我说……”王大庆点点头应道。

尤一手说:“时间紧,你简略地说,一定要赶在高所长他们来之前,把事情说清楚,咱们再抓紧拿出具体的应对策略,你觉得咋样?”

王大庆一听尤一手这话,心里一阵暖流涌动,脸色也柔和了许多,仍不忘客套:“谢谢村长……谢谢村长……”

“不让你客套嘛你偏不听,赶紧……赶紧……别磨磨蹭蹭浪费时间了!”尤一手不耐烦地呵斥道。

王大庆就说:“其实支书吴有贵早些年就跟我老婆好上了,趁着我在外头忙生意,不在家,他们隔三差五就滚到一起,干那些见不得人的勾当。有人也暗中告诉过我,可我当时没太在意,觉得他一个村干部,不会做出那种不要脸的事儿。后来才得到了证实,有一次,是个大热天的中午头,吴有贵就钻进了我家里,正跟我老婆在地上铺着的凉席子上翻滚呢,被我老娘从门缝里偷偷看到了,告诉了我。

得知实情后,就回家责问我老婆,谁知老婆却不但好不理亏,竟然凭着道听途说的一些事儿,硬说我在外面养小三,说她跟别人搞是为了报复我,是为了找心理平衡。

说实在话,男人在外头,特别是手头有几个钱后,没几个不沾腥的,我也难免,偶尔一次半次的也做过那种快活事情。她那样一说,我也自觉理亏,别没对她下硬手,更没去找吴有贵理论。

这倒好,反而助长了他们的欲望,愈发疯狂起来。

再到后来,他们竟然在外头散播谣言,说我在外头**,得了x病,也有说直接得了艾滋病的,人都活不了太久了。这就为我家那个熊娘们儿找到了偷奸养汉子的借口,因为女人的身子不能没有男人的滋润,欲望需要是天生的本能,以博得别人的怜悯同情和理解宽容。

我得知这个消息后,当时心都凉了半截,但后来一想,反正自家老娘们儿也早就腻歪了,由着她乱搞去了。自己在外头跟女人逍遥起来,也倒没了思想上的负担,挺随意洒脱的。

但到了后来,我心里又开始在意起来,想着吴有贵趴在我老婆那身白肉上乱动的样子心里就堵得慌,就觉得他是没把我放在眼里,是在欺负我。心里就琢磨着,想要报复他,不为别的,只为一口气。

正巧,今天我心情异常烦躁的时候,就接到了你的短信,反复默念了几遍,就联想到你一定是暗示老婆偷情那事了,就火急火燎赶回了家,见大门紧关着,我就更加确信了,直接翻墙进去了。

看来这对狗男女已经习以为常,竟然明目张胆地连屋门都没关,我就直接冲了进去,快步进了里间一看,吴有贵正趴在那儿运动着。

我满腔的血液轰一阵窜到了头上,眼前一黑,一把攥住了吴有贵的毛腿,用力一扯,就把他拽到了床下。

他惊叫一声,仰面躺到地上,僵硬在了那儿。

我眼睛都红了,当时连杀了他的心都有,翻身去外面抄起了一把菜刀,紧握在手中翻身回来,却没了下手的勇气。

特别是当我看到他一脸可怜相,嘴里不停地求饶,浑身瑟瑟抖着,连那个萎缩了的臭肉也跟着不停地抖动,心里竟然得到了一种满足感……

正当我‘欣赏’着吴有贵那副惨象的时候,那个臊娘们缓过劲来,竟然刺啦从床上擦下来,双臂紧紧搂住了我,冲着那个奸夫大声喊着‘你快跑……快跑啊……’

吴有贵果然就咕噜爬了起来,伸手扯过了搭在床头上的衣服。

我一看急了,奋力飞起一脚,不偏不倚,正踢在了他腿间……

吴有贵那个B养的唉哟惨叫一声,手捂着下边那一堆杂碎,深躬下了腰,往后倒退了几步。

操他奶奶个B的,我家那个熊娘们儿竟然心痛起了那个野男人,也不知道哪来的那么大的劲儿,两只胳膊就跟铁打的一样,把我搂得紧紧的,弄得我几乎连气都透不过来了。

趁着这个空当儿,吴有贵强忍着疼痛,急屎赖尿地转身就往外跑。

你看他那个狼狈相吧,赤溜着身子,一只手捂在下边,另一只手里紧抱了衣服,撒开腿,受了伤的兔子一般,一瘸一拐蹿出了屋子。

我用力挣脱着,但无济于事,娘们把我腰部籀得紧紧的,那个劲头不亚于一个犯了邪性的强壮男人,像是快要把我的肠子都给勒断了。

她娘那个x的,就跟水泥钢筋凝固的一般,我上蹿下跳,都无济于事。

过了一会儿,大概是知道吴有贵已经走远了,她才松了手,然后咕咚一声仰身倒地,双目紧闭,气息微弱,装起了死熊……

这时候我才不管她是死是活呢,死了才解恨!骚娘们,让你整天害腰馋,看我一会儿咋收拾你!

明明知道人已经逃脱,早已走远了,但我还是追出了很长一段距离。

当我看到院子里点点滴滴散落的鲜红血液时,心里还是隐隐有了些不好的预感,知道自己飞起的那一脚,用力过猛,肯定已经伤到了他的致命处,说不定真就把他的小命给踢没了……

这样一想,自己边有些害怕起来,担心会真的出人命,但想到他是私闯民宅,奸**女,自己完全是正当防卫,心里略微轻松了一些,又想到事先是尤村长您发短信给我的提示,心里就轻松下来,有了谱,知道您肯定会帮我的。

于是我就进了屋,沉住气,一板一眼地整理了一下身上的衣服,又顺手拢了拢撒乱的头发。

正当我抬脚打算出门时,打眼又看见了那个死不要脸的臊娘们儿,此时的她依屏住呼吸,紧闭双眼,在装死……

我心中的怒火腾地又燃烧起来,重新拾起了摔落在地上的菜刀,把黑乎乎的刀把狠狠地插进了那个本该属于我的,此时却被另外一个野男人畅通无阻开火车的地方……

听到女人哎哟了一声,身子一抽,缩了起来。

我心里竟莫名其妙地得到了一份满足,也不知道咋的,真他妈就像射枪一般的痛快。

然后,就像手上被脏物沾染了一般,我刻意拍打了一番,然后就出了门,直接奔着你家去了。

等到了你家,见你不在家后,这才直奔着村委会来了。”

尤一手听完后,阴着脸想了想,说:“这事吧,也就只有一条路子可走。”

“啥路子?”王大庆忙问道。

尤一手把手伸过去,说:“断烟食了,先给我一支烟抽。”

王大庆赶紧把兜里的软中华摸了出来,整包递给了他。

尤一手接过烟,娴熟地弹出一支,递给王大庆,自己也衔一支在嘴上,等着王大庆给他点燃了。再有滋有味地深吸一口,含在嘴里,双眼紧闭,身体微微后倾,一副悠然自得,很享受的表情。

王大庆只把烟叼在嘴上,并没点火,满脸焦急地望着尤一手。见一支烟都快燃尽了,仍不见他开口,便耐不住了,小心地问一声:“村长啊,你说这事咋办好呢?”

尤一手深表同情地说:“还能咋办?大庆弟呀,要是走正道,你现在几乎是绝路一条啊!”

“村长,您的意识是……是……只能走邪道了?”王大庆的脸上明显多出了几许忧虑。

尤一手叹一口,说:“是啊,正门走不通,走能走偏道。”

“那……那侧道怎么走?”

“唯一的办法就是破财免灾。”尤一手断然说道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