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百三十五章 吓坏了王老头/山野那些事儿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尤一手说:“去水库防汛值班呀,这可是眼下的当务之急。”

高所长也随和道:“可不是,今年的防汛形势严峻呢,特别是你们这样的库区村,丝毫都不能马虎。”

说话间,三个人走出了办公室,一起上了高所长警车。

汽车开动后,坐在副驾驶座上尤一手对着高所长说:“你把警报打开吧,把声音往最大里调,听得越远越好。”

高明堂说:“老哥,呜呀个啥呀,又没发生啥案情。”

尤一手说:“有用……有用,你那警报一响,比我喊半天话都管用,一下子就把那鬼祟玩意儿给吓住了。”

高明堂嬉笑着说:“照你这么说,村里就不需要村干部了,只在大街上按个警报器就行了。”

尤一手说:“那可不一样,这警报器管用,那还是不是因为你,只要你高大所长开着警车在村子里这么一转,保准好几天都平安无事。”

“老尤你就是会说话,我成活阎王了。”高明堂喜笑颜开地说着,伸手就打开了警笛,警灯闪烁,唔哩哇啦地响起来。

村里街道上的人果然就警觉起来,伸头缩脑地盯着警车,满眼都是紧张与好奇。

尤一手故意往前探了探身子,几乎贴到了前头的挡风玻璃上,摇头晃脑地,唯恐外头的人看不到他坐在警车里面。

高所长明白尤一手的心思,就故意绕着村长转了一阵子。

直到大街小巷的都站满了人,高明堂才边开车边问道:“这下过瘾了吧?怕是连小鬼都给吓死了。”

尤一手嘿嘿笑着,夸张地说:“可别说,肯定管用……肯定管用,估计半年之内,天下太平了。”

高所长哧地笑出了声,一脸诡异。

尤一手侧过脸问他:“你笑啥?”

高所长说:“村民们不会以为我是来抓你的吧?”

“怎么可能?你这是领导的车,抓人不都是用那种铁笼子车嘛。再说了,抓了坏蛋还会让他这么舒服地待在前头,早就用铐子铐了,扔后头去了。”尤一手说道。

高所长说:“嗯,看不出哈,你老兄还蛮有经验的呢。”

尤一手胸脯拍得噗噗响,吹起了牛皮:“咱老尤是谁,那可是走过南闯过北的人,啥动静没听过?啥风景没见过?这点小事,那简直就不在话下!”

“好了……好了……你就别吹了,天都开始暗下来了,还是赶紧去干正事吧。”高所长说着,调转车头,朝着水库方向奔去。

等到了水库,车径直开进了水管所的院子里,停在了院子中央。

柳叶梅打一个打开车门,下了车,这才知道,天又开始下雨了。雨不大,细如牛毛,飘飘然然洒落下来,落在脸上柔柔的,有些微微的麻痒。

那间办公室兼老王头的门大敞着,尤一手就冲着里面喊:“老王……老王……在干嘛呢?还不赶紧出门迎接客人!”

喊了一会儿,却听不见一丝回声,尤一手叽咕道:老家伙,这么早就睡着了不成?

高所长催促道:“赶紧进屋吧,别在外头挨雨淋了。”

三个人便迈开步子快步进了屋,站在门口朝着里面打量着,果然不见王老头在屋里。

“老王……老王……你在吗?”尤一手边喊着边进了里屋,打眼一看,见老王头竟然蜷在炕尾的角落里,缩成一团,瑟瑟地抖个不停。

老王头抬起头,望了尤一手一眼,神情怯懦,嘴唇翕动着,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。

尤一手走过去,弯腰搀着他的胳膊,温和地问道:“老王,老王,你这是咋了?”

老王头往后缩着身子,脸色越发慌乱,语无伦次地说:“村长……村长……别……别……我都……都已经照着……照着你说的去办了。”

尤一手这才豁然醒悟过来,原来他是以为警察为了上次那事来抓他了,就打着哈哈说:“老哥……老哥……你想哪儿去了,我们这不是来值班嘛,顺便再找你玩一玩?”

老王头似乎不相信尤一手的话,紧张得嘴唇直哆嗦,问:“那怎么着连……连警察都来了?还……还开着一辆大警车。”

尤一手说:“老王,你误会了,他是派出所的高所长,也是来帮着咱们来防汛的。”

接着深躬下腰来,几乎含到了老王头的耳朵上,小声说道,“那事都已经办妥了,就连那个女人自己都已经忘了个一干二净,就像啥事都没发生一样,你还有啥好慌张的,起来……赶紧起来……出去跟高所长他们打个招呼去。”

“真的?村长你说的都是真的?不是哄我吧?”老王头仍在怀疑在自己的耳朵。

尤一手哈哈笑了起来,拍着老王头放肩膀说:“老王啊老王,我见过胆小的,可从来没见过你这么胆小的,起来吧……起来吧……一起弄菜喝酒了。”

老王头这才站了起来,但看上去腿还是软软的,随着尤一手走向了外屋,对着已经坐到了沙发上的高所长跟柳叶梅说:“这防汛期间,就不该让人家老王一个人值班,瞧把他累的,坐在地上就睡了。”

高所长瞄一眼高所长,见只是个干干巴巴的小老头,一脸不屑地说:“这么重要的工作,咋派这么个人来值守,这也太不负责人了吧?”

柳叶梅暗中用脚踩了一下高所长,嘴上说道:“这种地方,要啥没啥,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,年轻人能来吧?也只有上些岁数的人才蹲守得住,才能尽职尽责,你说是不是这个道理啊,高所长?”说着,又转过脸,朝着高所长使了一阵子眼色。

这又是踩脚,又是使眼色的,还有那几句替老头开脱的话,让高所长一时跌进了云雾里,一时弄不清她究竟是啥意思了,又不便开口问傻,只得木然地附和着:“也是……也是……柳叶梅你说得有道理……有道理……”

尤一手就手指着高所长介绍道:“老王,这为威风凛凛的大警察,就是派出所的高所长,其实你可以直接喊他老弟的。”

老王头躲躲闪闪地望了一眼高所长,随又耷拉下了脑袋,慌乱地说道:“不行……不行……人家是所长,咋好喊老弟呢……使不得……使不得……”

高明堂一脸漠然,在尤一手脸上扫了一眼,那意思很明显:这么个干瘪老头,干嘛称兄道弟的,有聊无聊啊!

尤一手又对着高所长解释起了老王头,刚想说啥,突然咬住了话头,眼珠子一转,说:“高所长,这位是县水利局派来的水官员,姓王,人不错,好人……好人呢。”

“哦。”高所长应一声,就侧过脸,跟柳叶梅低声说起了啥。

尤一手一看这阵势,就知道高明堂根本没把老王头放在眼里,甚至都不屑意正眼看一看人家的脸。

而老王头呢,因为上次酒后“强x”了女人,惹下了祸端,自认为是触动了法律,犯下了弥天大罪,心里就怕得要死,七上八下不踏实。再加上以前他蹲过几年大牢,肯定对穿警服的人从骨子充满了怯意与敬畏,所以就更加心魂不安,六神无主了。

他本想着早些把老王头是王县长哥哥的事实亮给高明堂,却又觉得直接告诉他少了些游戏色彩,过于直接了些。

倒不如借着这个机会,考量一下高所长这个的人品人格,看他到底十几个怎样的人,到底市侩不市。

于是,就对着老王头说:“车里有不少好吃好喝的,都是高所长给带来的,你过去拿出来,该加热的加热,该装盘的装盘,然后端到茶几上来,咱们一起喝酒。”

“哎,好……好……”老王头麻利地答应着,快步走进了院子里,拘束地拉开了警车后门,把里面几个大包小袋的东西拿了出来。

尤一手走过去,弯腰帮着老王头提起了一个袋子,小声说道:“老王你尽管放得开,把以前的事情都忘掉,你现在是高人一等的水利部门工作人员,该直起腰杆子来,趾高气扬地面对一切人,用不着畏畏缩缩的,连我都觉得不舒服,你说好不好?”

“哎……哎……好……好……”老王头答应着,又随口说道,“尤村长,你真是个好人……真是个好人……”

尤一手心头一荡,看来老王头已经对自己产生了信任,有了好感,这是个理想的开端,下一步,完全就可以跟他更加密切地交往下去,然后再利用他的关系,接近他弟弟高所长,那自己也算是依傍上一棵粗壮的大树了……

想到这些,他就不由得想起了让柳叶梅帮老王头找老伴的事情,就边走边随口问道:“老王,你想没想过找个女人来照顾你呢?”

老王头直摇头,说:“不行……不行……俺都这么一把年纪了,找个女人有啥用?”说完,红了脸,抿嘴笑着。

尤一手说:“还是有个伴好啊,至少有个陪着说话的,吃吃喝喝的也有人帮着弄,还有啊,万一有个小病小灾的,你一个人咋弄?这些你都没想过吧?”

老王头深叹了一口气,说:“先不说这个了,赶紧弄吃的吧。”

尤一手说:“这样吧,你如果有那个想法,就包在我身上了,好不好?等静下来,你好好想一想,打算找个啥条件的,然后告诉我,我就着手给你物色,你觉得中不中?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