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百四十二章 抱团取暖/山野那些事儿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柳叶梅干脆地回他:“村里穷得叮当响,不是他家的还能是哪里的?他还能去偷,去抢吗?”

高所长问:“他让你替他拿钱时是咋说的?”

柳叶梅说:“哦,这个他倒是没避讳我,对我说,你正打算提拔呢,需要钱疏通关系,手头一定很紧张,说这么多年,你对我们村,对他本人都不错,一直很照顾,总该回报一下,搭搭手帮一把的。”

高所长不由得感叹道:“看来老尤这个人还真够哥们儿,有情有义的,可交……可交啊!”

柳叶梅说:“是啊,恰恰是这一点他才提拔了我。”

高所长问:“你帮过他忙?”

柳叶梅说:“可不是,我帮给他解了好几回围呢,他就念及我的好了,想着法子让我当村干部了。”

高所长说:“我头一回见你,一打眼,就知道你这个女人不简单,能耐大着呢。”

柳叶梅心里一热,说:“你尽说好听的,一见面咋能看得出来。”

“我不但一眼就看出来你有能力,还一下子就喜欢上了你,说实话,你是个让男人心动的女人。”高所长说着,越发把怀中的女人抱得紧了。

……

也不知道过了多久,柳叶梅挣脱了一下,说:“该回去了,时间太久他会怀疑的。”

高所长声音粘粘地说:“怀疑啥啊,咱们在值班,还能干啥?我抱着你,是因为你怕冷,没有任何非分之想。再说了,老尤对我的人品人格还是有所了解的,你放心好了。”

柳叶梅说:“你也太相信人了,说不定村长他也怀疑你呢。”

“怀疑我什么?”

“怀疑你跟他一样,是条馋狗呗。”

高所长涩涩地笑一声,说:“他要是真的怀疑我,那就是拿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,他以为别人都像他啊。”

柳叶梅随改口说:“我也就是随便说说,你别当真。”

“怀疑也白搭,我又没干啥,更没有把柄握在他手上。”

“好了,咱们还是回去吧。”

“对了,柳叶梅,我还有一样东西要交给你呢。”高所长松开双手,夜色中盯着柳叶梅的脸说。

“啥东西?”柳叶梅好奇地问。

“你等着,一会儿拿给你。”高所长说着开了车门,擦身下了车,转到了驾驶员的座位上,嘴里叽咕道,“这雨越下越大了。”

柳叶梅说:“咱还是看一下水库吧,不会有啥情况吧。”

“一会儿到坝中央停下车再看吧,在这边太偏,看不全面。”高所长说着,伸手拉开了旁边的储物箱,摸摸索索从里面拿出了一样东西,翻身递给了柳叶梅,说,“藏好了,回家看去。”

“啥东西啊?”柳叶梅好奇地问。

“VCD,你拿着,回家关紧门,一个人好好看,估摸着你肯定喜欢。”高所长说着,再叮嘱一句,“你可记好了啊,千千万万别让孩子看见。”

柳叶梅接过来,见只是普普通通的一张VCD,就说:“这里面是啥呀?说得那么玄乎。”

高所长说:“路上捡的,你带回家,自己看去。”

“真的假的呀?路上还能捡到这个?”

“别问了,藏好回家自己看去,看完自己处置。”高所长说着,发动了汽车,一脚油门慢腾腾朝前移去。

“你告诉我,这究竟是啥东西?”

“看完你就明白了,赶紧收起来吧,别让老尤看见了。”高所长应道,接着说,“对了,一定不要说出是我给你的啊,传出去可了不得,这可是犯法的事情啊。”

“这么严重啊,那我不要了,你还是拿回去吧。”柳叶梅把碟片伸到了前边,冲着高所长的后脑后说道。

“瞧你这份出息吧,别不识好人心好不好?”高所长冷言冷语地说道。

柳叶梅不再作声,默默地把碟片放到了随身带着的手包里,拉紧了拉链,放在了腿上,心里又开始痒痒起来,满脑子胡思乱想着。

警车开到了坝中央停了下来,高所长说:“你呆在车上吧,我自己下去看看就行。”说完一手撑伞,一手拿手电,走到了库坝栏杆。

柳叶梅也跟着下了车,打伞走到了高所长身旁,紧盯着一柱亮白的手电光看上了水面。

“看上去水比之前大了一些。”高所长说。

“是啊,那会儿水面还是风平浪静的呢,这会儿就有波浪涌动了。”柳叶梅说着话,觉得身上一阵阵噬骨的寒冷。

高所长说:“是啊,又没刮风,怎么就起波浪了呢?”

柳叶梅说:“会不会是雨下得太急了,四周的水全都集中到水库里呢?要嘛,就是上游的小水坑溃堤了,不然水不会这么急的。”

高所长想了想,说:“要不这样吧,咱再返回坝尾看看吧,观察一下溢洪畅通不畅通。”

柳叶梅应一声,两个人上了车,掉转车头,朝着坝尾走去。

到了坝尾,下车看一下,见溢洪道里的水跟来时一样,只是平稳流淌,并不见啥异常。高所长就说:“看来没啥大不了的,只要能保证泄洪正常,坝体就不会出现问题的。”

柳叶梅说:“咱是外行,还是让村长跟那个老王头出来看看吧。”

“那也行,咱回去吧,待的时间也够长了。”高所长说着,先钻进了车里,等柳叶梅上了车后,脚踩油门朝前驶去。

车驶进院子,还不等停稳,尤一手就站在门口喊开了:“高所长,你累不累呀?咋就待这么长时间呢?”

高所长边停车边大声回应道:“可别说,还真的累得不行了,腰酸背痛的,都快散架子了。”

尤一手嚷嚷道:“大所长你也好意思说,一个大男人家,咋就连个女人都不如呢?”

“我哪儿不如女人了?”

尤一手说:“人家柳叶梅都没叫苦叫累呢,你倒报开了辛苦。”

高所长故意脏兮兮地说:“女人身上肉肉厚实着呢?比较耐折腾,你说是不是啊尤村长?”说完坏笑起来。

尤一手跟着逗笑道:“你咋知道厚实了?你摸过了不成?”

柳叶梅忿忿地大嚷一声:“别胡说八道成不成啊?你们这些臭男人,就知道拿女人寻开心。”

“好好……好好……不说了……不说了……你这姑奶奶也嘴下饶人,赶紧进屋吧。”尤一手告饶道。

进屋后,高所长就把水库的情况大概说了一遍。

尤一手听后,呆着脸想了想,说:“你分析的也许有道理,十年前,上游的一个小型水库就塌过坝,满满一库的水横冲直撞涌了下来,直接就把这座水库的坝体给冲垮了。”

“真有那么严重啊?”柳叶梅听后,禁不住失声问道。

尤一手说:“可不,那一次损失可惨了,冲毁了很多家的房屋,财产就没法计算了,单是人命就有五条。”

老王头愣住了,说:“那咱是不是赶紧报告给上头局里呢?”

尤一手淡然一笑说:“用不着惊慌,我只是给大家提个醒,其实现在就算是上游的水库冲垮了,所有的水全都涌过来,那也没啥的,因为这个坝体已经加固了很多次,连省里的专家都要测试过,确保安全的。再说了,现在水面不稳,也许只是雨下得太急的缘故,不见得就有险情。”

老王头说:“咱还是去看看吧,以防万一啊!”

尤一手说:“好,也轮到咱俩去值班了。”接着转过身,望着正坐在茶几前喝水的高所长,玩笑着说,“高大所长你倒是幸福,有美女陪着巡逻。轮到我们可就惨了,两个老爷们儿,要多无聊有多无聊!”

高所长说:“你可别提了,带着个女人,不但不能给自己壮胆,反倒还得关照她的安全,你说累不累?”

“累啥呀?你们不是呆在车里吗?磨磨嘴,逗逗趣,多美啊!我看你是赚了便宜卖乖!”尤一手一脚门里一脚门外嚷嚷道。

高所长急了,板着脸嚷嚷道:“尤村长你这就冤枉人了,我们在坝上巡逻可都是步行着的,来来回回好几趟呢,你说能不累吗?”

“好……好……我改日再给上头领导写封信,好好表扬表扬你。”尤一手说着,抬脚迈了出去。

高所长听他们的脚步已经走远,就对着坐在桌子前发呆的柳叶梅说:“你还是上炕休息一下吧。”

柳叶梅睁了睁困乏的眼睛,说:“是啊,这一回来才觉得真的累得不行了,真想好好睡一觉呢。”

高所长坏笑着说:“你可别睡沉了,男人一个个都是饿狼,三只饿狼围着你,小心把你给吃了。”

柳叶梅嗔怒道:“敢,看我不一个个给撕下来!”

“好……好……我是没那个胆量,你快去睡吧。”

“那你呢?”

“我得守护着你呀,免得被坏人给偷走了。”

“去你的吧,都半老徐娘了,谁还稀罕呀!”柳叶梅说着,起身朝着里间走去。

高所长又喝过了一阵子水,然后斜倚在沙发上,闭上眼睛,迷瞪了起来。

似睡非睡中,突然听到柳叶梅喊了一声:“你快进屋睡吧,别在那儿硬撑了,天都要快亮了。”

高所长心里豁然一动,爽快地答应着,起身进了屋。

走到炕前时,他竟然看到平躺在炕上的柳叶梅衣衫不整,腰间露出一截耀眼的白,满脸绯红,眼波烁烁,一副风情万种的样子……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