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百四十四章 烫手的山芋/山野那些事儿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柳叶梅站定了,说:“他说前一阵子也下过,只是中间还能出会儿太阳,淋一阵晒一阵的,麦子就没变坏。这两天雨就直接停了,各家各户就开始忙着抢收了。”

“妈了个逼的!”尤一手骂一声,然后站起来,走到了门口处,抬头望着老天爷一张黑漆漆的脸,然后走过来,说,“真就邪道了,咋就不睁眼了呢?”

柳叶梅就把话题引到了黄仙姑那儿,说道:“我觉得黄仙姑的话还得好好掂量掂量的,说不定还真让她言中了,要不然就是我们惹怒她了,从中作祟糟践我们了。”

尤一手冷着脸说:“你就相信她有那么大的能耐?”

柳叶梅说:“这事儿可不好说,那些鬼呀怪呀的事情有时候真的说不清,事实摆在那儿,不信都不行。”

尤一手说:“就算是我们的罪她了,她会拿着全村老少一年的口粮来糟践?有本事对着我来呀!”

柳叶梅脸色暗淡地说:“谁知道呢,反正她之前说过的,说是全村老少都要跟着遭殃的话了。”

尤一手哼哧一声粗喘,阴着脸嚷道:“老妖婆说的那些怪话你也信,她本事再大,能大过天吗?能管得了老天爷吗?能耐了她啦!”

“是啊,我也觉得玄乎,可心里就是不踏实,要不这样好不好……”看一眼尤一手那张凶神恶煞的脸,柳叶梅又咬住了话把儿。

尤一手反又问她:“你想咋样?”

柳叶梅说:“咱就干脆把钱给她算了,一来也许真的她就显灵了,帮着把天上的云彩赶跑了,也好赶紧把麦子收回家;二来吧,咱自己心里也就安定了,免得整天胡思乱想的,老觉得她是成心跟咱过不去,耍阴招折腾咱。”

“这个老妖婆胃口也太大了,竟然开口就要五千块,你算算,五千块钱能买多少斤麦子?”

“账可不能这么个算法,如果真像她说的那样,那可是多少钱也买不来的呀!”柳叶梅表情忧悒地说道。

尤一手摔掉手中的烟头,恶狠狠地骂道:“她敢!她要是真敢跟我们玩阴的,我就先毁了她个老B!”

柳叶梅见一时无法说服尤一手,只得沉默下来,呆着脸,一声不吭坐在那儿直瞅脚尖。

“咋了?你还真被吓着了?”尤一手问道。

柳叶梅摇摇头,说:“我也不是怕啥,只是心里面老不踏实,像是真要出啥大事似的。”

尤一手说:“你都已经是干部了,咋还尽信那些牛鬼蛇神呢?打起精神来,很多工作等着你去做呢。”

柳叶梅抬起头,问道:“还有啥要做的吗?”

尤一手说:“这样吧,你代表村两委会成员,去医院探望一下吴有贵吧。”

“对啊,也不知道他情况咋样了。”

“谁知道呢,这两天只顾着忙防汛的事了,也没顾得上过问一下。看当时那个情形,说不定真就给报废了。”尤一手缓下声音说道。

“那你知道他住哪一家医院吗?”柳叶梅问道。

尤一手说:“当时是镇上的救护车来接的,如果没有特殊情况,我估计应该就住在镇上医院吧。”

柳叶梅说:“那好吧,我这就瞧瞧去。”

“行,我给你叫出租车来。”尤一手说着拿起了手机,随手拨起了号码。

柳叶梅赶忙制止道:“用不着叫出租车的,不就七八里路嘛,我骑自行车去就行了。”

尤一手没理她,只管跟出租车司机谈妥了,要他来村委会接人。

收起电话后,尤一手拉开抽屉,从里面拿出了一个信封,递给了柳叶梅,说:“这里面是一千块钱,你带上给吴有贵,就说是大伙的一点心意。”

柳叶梅默默收了起来,问:“还要不要买点别的啥东西呢?”

尤一手又拉开抽屉,从里面摸出了两张百元钞票,推到了她的面前,说:“你拿着,随便买点啥吧。”

柳叶梅说:“这就不要了,我用自己的钱买点水果就行了。”

尤一手吼了一声:“让你拿着你就拿着,又不是我自己的钱!”

柳叶梅只好接了过来,连同那个装钱的信封一起,放在了手包里,出门等车去了。

不大一会儿工夫,出租车便开了过来,接上柳叶梅,调转车头,朝着镇上疾驰而去。

到了医院后,柳叶梅去住院处一打听,才知道吴有贵已于三天前就因为病情恶化,转到省里的大医院去了。

柳叶梅走出镇医院的门诊楼,呆立在门柱前,心里面忽悠一阵,紧跟着凉飕飕糟乱起来。

看来王大庆下脚也真够毒辣的,硬生生就把人家打成了那样,直接打到省里的大医院里去了。

可反过来再一想,这也难怪,绿帽子这玩意儿谁都不乐意戴,毕竟对于一个男人来说,杀父之仇夺妻之恨,那可是不共戴天的,是可以豁出命去来捍卫的一份尊严。

而事件发生后,尤一手不但不积极地去想法子补救挽回,而是借此机会大发劫财,趁机捞一把,这或许就把事态搞得更加复杂化了。

万一他吴有贵真的有个三长两短,他们家一定不会跟王大庆善罢甘休的,定会不依不饶追究下去,那样以来,他尤一手可就处境尴尬,无路可逃了……

想到这些,柳叶梅不寒而栗,毕竟解铃还须系铃人,这事只能踢回到尤一手手里,山芋烫手不烫手,让他自己感受去。

她快步走到候在院子里的出租车前,拉开车门,钻了进去,急急火火返回了村子。

尤一手听到吴有贵转院的消息后,先是面露惊色,紧接着就一屁股坐了下来,沉默不语,只是大口大口吸着烟。

不知道是因为烟雾太大,把柳叶梅呛着了,还是刚才脚步太急,被风倒灌了,这时候嗓子一阵奇痒难耐,禁不住连声咳嗽起来,直可得脸红脖子粗。

“操,肺管子出问题了?”尤一手骂道。

“被你呛死了!”柳叶梅站起来,拿起地上的暖瓶,倒了一杯水,小口小口喝了起来。

见柳叶梅止住了咳声,尤一手说:“走,咱们去一趟王大庆家。”

柳叶梅问:“去他家干嘛?他又不在家。”

尤一手说:“他不在家,不是还有他老婆嘛。”

柳叶梅说:“他都把那个女人折腾成那个样子了,哪还有一点点夫妻情分呢?他一时半会儿肯定不会回来了。”

尤一手说:“再折腾,他们也是两口子,就算是找不到他的人,话肯定是能传到的。”

“你想让她传话?传啥话?”

“让他知道事态的严重性,有法子想法子,没法子跑远点。”

“能管用吗?”

“管用不管用都得试一试,你说,别有啥更好的办法?”尤一手目光软塌塌望着柳叶梅。

柳叶梅从那双游移不定的目光中看到了一丝慌乱,这在之前是难得一见的,看来尤一手意识到自己这一次真的是手捧刺猬,处境窘迫了。

“赶紧喝几口,走!”尤一手说着,站了起来,朝着外面走去。

柳叶梅放下水杯,踩着尤一手的脚后跟走了出去。

两个人来到王大庆家后,见高大的院门虚掩着,柳叶梅上前轻轻推开来,冲着里面喊一声:“在家吗?有人在家吗?”

“谁呀?”屋里传出了女人的应声。

柳叶梅就说:“我是柳叶梅,跟村长一起过来看看你。”

“哦,那就赶紧进屋吧。”听上去女人的声音很微弱。

两个人一前一后进了院子,推开同样虚掩的房门后,尤一手让柳叶梅走到了前头,自己则拉开距离,跟在了后头。

“柳叶梅……你可来了,我早就想找你了……”女人竟然带了哭腔。

柳叶梅听后,心里一颤,忙问:“咋的了?找我有事吗?”

王大庆女人叹一口气,哀婉地说:“柳叶梅……我……我下边肯定是发炎了,想着找你来……来帮我看一看。”

柳叶梅问:“你咋就知道发炎了?”

女人说:“又流水,又流脓的,还……还嚯嚯地一阵阵疼,里面火烧火燎的,你说不是发炎是咋了?”

柳叶梅问:“几天了?”

女人说:“差不多三天了吧,刚开始还轻些,只是撒x有些疼,是那种刺疼,到后来就越来越厉害了,这会儿连撒x都困难了。”

柳叶梅说:“那还是找医生来看看吧,我又不懂。”

“别……别……”女人大声制止道,说,“不要再对外声张了,丢死人了,俺这张脸以后还咋见人呢!”

柳叶梅安慰说:“事情都已经发生了,就该正确去面对,我还是去把赤脚医生喊来吧,也好仔细给你瞧一瞧。”

王大庆女人摇摇头,眼角洒出了一丝泪痕,央求道:“你就别找了,他是个男人,不好让他看,再看我还咋活呀!”

柳叶梅问她:“那不看医生咋治呢?”

女人说:“你大概给我看一下,里面到底咋样了,如果没有溃烂,只是肿了的话,你就帮我去买点消炎药吧。”

柳叶梅想了想,说:“那好吧,你能动的话,就调一下身子,朝向明处,也好看得清楚一些。”

女人答应着,手脚并用,慢吞吞挪动起了身子,就在转到面朝着门口的时候,她打眼看到了尤一手,蜡黄的脸上有了一抹红晕,羞怯地说:“村长,你先在外面等一等,中不中?”

尤一手嘴上好啊好啊地应承着,心里却在叽咕:**人,这会子顾得上要脸要面了,上次被折腾成那个熊样子,啥都顾不上了,浑身上上下下,里里外外,哪一样逃过自己眼睛了,就连腿旮旯里的东西都她娘的看得十二分清楚。边想着,边故意弄出踢踢踏踏的声音,退了出去。

女人平躺着,下身冲着明晃晃的窗口,岔开两条腿,双膝弯曲,把一方被糟蹋得变了形的地域全都暴露了出来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