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百四十五章 可怜又可恨的女人/山野那些事儿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柳叶梅打眼一看,就知道是发炎了,甭说里面,就连外部都肿胀得像个奇形怪状的面包。

她目光直直地瞅着,却不情愿往里面细瞅,因为那条隐约的缝隙间,明显有黄浊的脓水渗出来,似乎还掺杂着细细的血丝在里头……

她觉得嗓子眼里有股热辣辣的东西在冲撞,赶紧回过头,强忍着咽了下去。然而再装模作样咳嗽了几声,朝着地上吐了几口。

“是不是发炎了?”女人恹恹问道。

柳叶梅毫不掩饰地说:“可不是,里里外外全都肿了,好像还有脓水呢,早知道出问题了,还不赶紧去看医生,拖出问题来咋办?”

王大庆女人嘤嘤哭了起来,双肩耸动着,抽噎着说:“我都这样了,还好意思找谁帮忙呢?连找你的勇气都没有了……”

柳叶梅问:“王大庆他……他就一直没回来?”

“那个狠心的死……死男人……”女人抹着眼泪,哭得更凶了。哭过一阵后,接着说,“谁知道他死哪儿去了,怕是这一辈子都不会……不会再回来了……呜呜……”

柳叶梅安抚道:“你就别胡思乱想了,我看还是先去医院吧,等治好身子再说。”

女人摇摇头,散乱着满头长发,说:“我就是死也不去医院,丢不起那个人呢!”

柳叶梅问:“那该咋办?”

女人哀求道:“你去给我买点消炎药来吧,好不好?柳叶梅。”

尤一手听到了,在外头喊一声:“柳叶梅你赶紧买药去,我有话顺便跟她说一说。”

“那好,我这就去。”柳叶梅答应着,然后对着王大庆家女人说,“你把衣服穿好了,坐起来,村长有话要跟你说呢。”

“好。”女人应一声,动手穿起了衣服。

柳叶梅走到外屋,对着尤一手低声说道:“话说慢些,可别吓唬人家,这女人不容易,遭罪了。”

“我知道,这还用得着你嘱咐嘛。”尤一手说着,进了屋。

女人别别扭扭穿上了衣服,吃力地坐起来,不忘记对着尤一手客套一句:“村长,老让你跟着操心了,真是不好意思。”

尤一手居高临下地站在床前,望着王大庆女人一张被泪水浸泡得惨白的脸,冷冷地问她:“王大庆回来过吗?”

女人低垂着眼帘,不敢正视尤一手,摇摇头,说:“没……没有。”

“真的假的?”

女人抬头怯怯望着尤一手,说:“我哪敢骗你呀。”

尤一手接着问:“你知道他去哪儿了吗?”

“不知道。”女人低下头,说,“他都对我下狠手了,明摆着是不想再跟我过下去了。”

尤一手说:“对你下狠手是不该,可作为一个男人,我倒是能够理解。”

女人呆着脸,没说话。

尤一手说:“男人最在意这个了,跟你说句掏心窝的话,如果我家娘们儿给我戴了绿帽子,我做得肯定比王大庆更过分,说不定……说不定就摸起菜刀直接剁下去了,先杀了那个奸夫,再砍了自家娘们儿,只有那样才解恨。”

女人头垂得更低了,凌乱的长发遮住了前额,双肩瑟瑟抖动着。

“当然,我这只是打个比方,我家娘们儿肯定不会做出那种事的。”尤一手从裤兜里摸出了香烟,点燃一支,抽一口,接着说,“你可一定要跟我说实话,不然我可就帮不了你们了。”

王大庆家女人抬起头,问一声:“村长,你想帮俺?”

尤一手说:“是啊,如果我不帮你们的话,怕是你们就大难临头了。”

“村长,你……你不会是在吓唬俺吧,有那么严重吗?”女人瞪大眼睛,质疑道。

尤一手仰头喷一口浓浓的烟雾,说:“你知道我今天为啥要来跟你说这些吗?那是因为王大庆闯下大祸了,要是吴有贵真的死了,那还不得一命抵命吗?还有你,也脱不了干系的,肯定也得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。”

“真……真有那么严重吗?你说吴有贵他要死了?”女人惊恐问道。

尤一手紧凝眉心,煞有介事地说:“可不是,刚才去医院问过了,因为病情恶化,已经转到省城的医院了。”

女人紧跟着问:“这是啥时候的事情?”

尤一手说:“三天前,三天前就转到省城了,听医生说,都已经下了病危通知了。”

“三天前?”女人呆着脸沉思了一阵,接着眉梢一挑,表情明显轻松下来,说,“说不定去了省城的大医院就会治好的,估计没啥大不了的,不就是踢了一脚嘛,觉得应该死不了人。”

尤一手心里一沉,不再说话,只是闷头抽烟。

等一支烟抽尽后,他猛然把烟头摔在地上,横眉瞪眼地大声喝问道:“你给我老实交代,这两天吴有贵跟你联系过吗?”

女人被吓得大张了嘴巴,翻着白眼直发愣。

尤一手往前迈了一步,两眼放光,直直盯着王大庆老婆,警告道:“你要是不跟我说实话,说不定就得去蹲大牢!你不信是吗?这可是公安局的一个副局长亲口告诉我的,我是为你着想,你自己看着办吧!”

女人脸色煞白,结结巴巴问道:“你咋……咋知道他跟我联系了?”

尤一手故弄虚玄地说道:“现在都啥年代了,科技这么发达,啥事能瞒得了人,实话告诉你,现在公安局有专门的窃听设备,只要打开开关,调好方向,就算是你放个屁,人家都能听得到。”

王大庆女人脸色陡然变得蜡黄,咬了一会儿嘴唇,才呐呐地说:“他是……是跟我联系过。”

尤一手追问道:“啥时候?”

女人说:“前天夜里。”

“夜里几点?”

“半夜十二点了。”

“你们都说啥了?”

“也没说啥,他只是问我王大庆揍没揍我,身体咋样了。”

“他没告诉你为啥要撒谎自己病重了,转到省城的医院里去了吗?”尤一手步步紧逼。

“这个……这个……他没告诉我,我……我真不知道。”女人那对躲躲闪闪的眼睛,分明已经告诉尤一手,她是在撒谎了。

尤一手倒背着手在屋里走了几个来回,然后站到了女人面前,板着脸骂了起来:“你说你们这对狗男女,玩玩身子也就罢了,还像模像样玩起感情来了,真他妈的不要脸!”

“没……没……一开始是他主动的,老来缠我,实在没办法,就……就跟他那样了。”女人唯唯诺诺地说道。

尤一手猥琐地骂道:“别他妈的既想当婊子,又想立牌坊,尽为自己解脱。我问你,母狗不劈腿,公狗能进去吗?”

“村长,你咋骂人呢?”女人脸上红一阵白一阵,难堪起来。

尤一手怒气冲冲地嚷道:“我不但想骂你,我还想揍你呢!”

“村长,你今天这是咋的了?又是吼又是骂的。”王大庆家心虚起来,目光慌乱地瞄着尤一手。

尤一手一针见血谴责道:“你说你这个娘们儿,就因为你的不守规矩,很可能就毁了两个大男人,如果两个男人真的被抓,蹲了大牢,那两个家庭也就同时完了,你可真是够罪大恶极的!”

女人被吓住了,瞠目结舌地望着尤一手,傻在了那儿。

“对不起啊,我可能说话的语气不大对头,可为了这事,我也被弄得焦头烂额的,又气又急,跑了很多腿,找了很多人,还把派出所长都请来了,帮着想办法,这都是为了谁?还不是为了你,为了你们两个家庭嘛!”尤一手很“动情”地说道。

“你真把派出所长都请来了?”

“可不是咋的,不信你问柳叶梅。”

女人垂着头沉吟了一阵子,然后抬起头来,眼睛直勾勾地问尤一手:“村长,那你说现在事情已经这样了,我该咋办?”

尤一手说:“现在你的角色很关键,你要想方设法稳住两个男人的情绪,别让他们过于冲动,尽快使事态平息下来,各人都大度一点,退一步海阔天空,知道了不?”

“那样就没事了?”

“可不是咋的,只要他们两个都消停下来,别再互相折腾了,警察也就不会继续追查下去了,那不就烟消云散了嘛。”

女人低眉垂眼地说:“其实,原来以为他们只是在争风吃醋,也没啥大不了的,没想到会弄到了这个地步。”

“还没啥大不了的?告诉你吧,这事已经严重影响到了社会的安定,败坏了干部形象,更何况还差点出了人命,本质上就发生变化了。还有这两个男人,一个是牛哄哄的村干部,一个是腰缠万贯的爆发户,谁都觉得自己了不起,不把事情往大里整才怪呢!”尤一手虚张声势地分析道。

“是啊,还真是这么回事儿。”女人低头应道。

尤一手缓下声音说:“话都跟你说到这份了,哪一头重,哪一头轻,你自己掂量吧,我也不多费唇舌了,反正又碍不着我吃喝过日子,跟你说这些,已经是咸吃萝卜淡操心了,关我屁事!”

“村长,你可不能这么说,俺知道都是为了俺们好,谢谢你了……谢谢你了……”

尤一手刚想再说些啥,见柳叶梅气喘吁吁跑了回来,手里拿着一个灰突突的纸包。

进屋后,柳叶梅就对着王大庆女人说:“为了给你拿点药,可把我给难为死了。”

王大庆女人问:“咋了?”

柳叶梅说:“人家医生刨根问底的,我咋解释呀,好不容易才驴唇不对马嘴地应付了过去。”说着,打开了药包,一样样拿了出来。

王大庆女人问她:“这些药都咋个用法?”

柳叶梅说:“有口服的,又搽到里面的,医生说了,你这种情况可马虎不得,赶紧用上吧。”

“要搽到下边吗?”女人问。

“是啊,不但要搽到下边,还要搽到最里面。”柳叶梅解释道。

“哦。”王大庆女人答应着,然后面露难色地问柳叶梅,“可……可那地方我自己咋个搽法呀?”

柳叶梅说:“你别急,不是还有我嘛,我来帮你搽。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