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百四十八章 装起了孙子/山野那些事儿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果然,出租车驶下乡镇路,拐上通往桃花村的土路时,尤一手的手机响了起来。

尤一手从口袋里摸出手机,看一眼屏幕,骂道:“妈那个巴子的,反应够快的!”然后按键接听了。

电话正是吴有贵打来的,声音听上去可怜巴巴的,就像讨着要零食的孙子一般,说道:“村长……村长……我是吴有贵啊,你咋这么快就回去了呢?”

尤一手故作惊讶地问道:“培全呀!是你吗?我那个老天爷来,你这么快就好起来了啊!现在感觉咋样了?没事吧?”

吴有贵也不回答他,只是灰塌塌地问一声:“你们现在在哪儿呢?”

尤一手回答:“我们回村里了,再有十分钟就到家了。”

吴有贵说:“先别急着回家了,赶紧调头回来吧。”

尤一手问:“回去干嘛?”

吴有贵说:“咱们见个面,说说话吧。”

尤一手说:“你不是开玩笑吗?你不是在省城嘛,咱们咋见面呢?”

吴有贵苦笑一声说:“村长啊,一言难尽呢,你就先别问了,见面再详细谈吧。”

“咦,培全,这是唱的哪一曲呢?咋把我弄糊涂了呢?”尤一手疑问道。

吴有贵说:“这不是一句话半句话能说得清楚的,你还是回来吧。”

尤一手问:“你的意思是说,你现在就在镇上了?”

吴有贵答应着:“是啊,就在镇上呢。”

尤一手说:“你身体不是问题挺严重吗?呆在镇上咋行呢?”

吴有贵说:“你就别问了,见面就知道了。”

尤一手答应下来,问道:“我们去哪儿找你呢?”

吴有贵想了想,说:“这样吧,你们直接到镇驻地南边的醉仙楼吧,我这就过去等你们。”

“培全弟啊,我可真被你弄糊涂了,咋就赶紧像是在演戏呢?那好吧,我们这就返回去。”尤一手说道。

“好……好……我这就过去等你们。”

挂断电话后,尤一手对着司机说:“老侄子,调头回去。”

司机爽快答应一声,踩下刹车,急打方向,原路返回了。

柳叶梅问:“他原来没去省城呀?”

尤一手冷笑一声,说:“这还要问了,还不是明摆着的事情嘛。”

柳叶梅说:“你真是赛过诸葛亮了,料事如神啊!”

尤一手说:“他这人除了骗人,还有啥能耐?在他家时,我没当场把他给揪出来,就给他留足面子了。”

“你是说他就呆在家里?”柳叶梅问。

尤一手说:“不在家能在哪儿?你没看见他老婆的眼色老往里屋瞟嘛。”

柳叶梅说:“我还真没看见,你就是眼尖。”

尤一手叽咕道:“做事不能太绝了,总该给人家留下回旋的余地,你说是不是?”

柳叶梅点点头,突然听了什么,对着尤一手说:“还是你自己去跟他见面吧,我觉得很累,回家歇一会儿,夜里不是还要值班嘛。”

尤一手说:“夜里值班的事我早就安排妥了,让郑月娥跟朱群兵值去。咱们都连续值了好几天了,也该好好休息一下了。”

柳叶梅应一声,没在说话。

一会儿工夫,车就驶进了镇南的醉仙楼饭馆,停在了门前的空地上。

尤一手边下车边对着司机说:“大侄子你去忙自己的吧,啥时回去我再跟你联系。”

司机答应道:“好的,叔,一个电话,准时赶到!”

下车后,柳叶梅问尤一手:“他不会请咱在这儿吃饭吧?”

尤一手说:“这还要问了,要不然他能选这儿见面嘛。”

柳叶梅沉着脸叽咕道:“真不想跟他一起吃饭,还不如回去睡觉呢。”

尤一手坏笑着说:“不吃白不吃,干嘛不吃?管他呢,吃好喝好,回去我陪你睡觉。”

“滚!别胡说八道的,让人听见多不好。”柳叶梅低声斥责道。

“好,不说了,赴宴去!”尤一手收敛了笑容,走在前面,昂首阔步地朝着屋里面走去。

进屋后,妖冶的老板娘笑嘻嘻迎出来,冲着尤一手龇牙问道:“您就是尤村长吧?”

尤一手点点头说:“是啊。”

“哦,欢迎……欢迎……”尤一手笑得满脸皱纹,就像一朵开过了火的大菊花,示意道,“在楼上呢,请跟我来。”

尤一手像是不怎么待见眼前这个媚俗到家的老女人,表情僵硬着,几乎没正眼望她一眼,只是在上二楼台阶的时候,才盯着被紧身裤子勾勒出来的两瓣屁股,以及正中那条深深的沟壑痴痴看了一会儿,并咕咚咽下了一口唾沫。

这一细微动作,没有逃过柳叶梅的眼眸,拐角的地方,她悄悄地在尤一手背上捏了一把。

尤一手后背微微一阵痉挛,刻意地咳嗽了一声,赶忙挪开了视线。

老板娘把他们引领到了一间名曰“富贵厅”的雅间,站定了,敲了敲门,轻声说道:“孙老板,客人到了。”

猩红色的门这才豁然开了,里面站着的正是“病重已经被转到省城大医院的吴有贵”。

此时的他,看上去很是“完整”,只是面色有些惶遽不安,堆着一脸苦笑说道:“你们咋就走得那么快呢?紧赶慢赶你们就走远了。”

“咋了,你看见我们了?”尤一手问他。

吴有贵抬手挠了挠后脑勺,嗫嚅道:“可不是嘛,刚想出来呢,你们就离开了。”见老板娘正望着自己笑,就对着她说,“哦,你下去忙吧。”

“哎,好来!”老板娘爽快地答应一声,接着问吴有贵,“这会儿可以上菜了吗?”

“上吧……上吧……客人都来齐了。”吴有贵点头应道。

“好的。”老板娘又冲着尤一手点头哈腰客气道:“里面请……里面请……你们吃好喝好玩开心啊。”

尤一手笑脸答应着,然后又转过脸,目光不听使唤地盯在了老板娘那两瓣异常发达的后臀上。

“快到里面坐吧,都是一个村子的,瞎客气个屁啊!”柳叶梅粗鲁地骂一句,不易察觉地瞥一眼尤一手,目光里满是嘲弄。

“也是……也是……客气个啥呀。”吴有贵引领着走向了屋子正中放置的一张圆桌。

柳叶梅这才看见,吴有贵走路还是一跛一跛,有些不方便。

吴有贵坐到了主陪座位上,然后招呼着尤一手跟柳叶梅坐到了两侧。转脸笑着对尤一手说:“这一阵子给你们添了不少的麻烦,为了表达谢意,今天咱们放开来,畅快喝几杯。”

尤一手冷着脸,说道:“你先把事情说个明白,我们被蒙在鼓里,怎么能喝得下这个酒呢!”

吴有贵苦笑着说:“不急……不急……一会儿酒菜上齐了,我慢慢说给娘们听。”

“你还等酒菜上齐了再说?是不是打算闷死我们,省了你的酒菜钱呢?”尤一手冷着脸喝问道。

吴有贵脸色异常难堪,讪笑着说:“其实……其实也没你们想的多么复杂,还是等一会儿酒菜上齐了再说吧,免得服务员来来回回的不方便……不方便,村长你说好不好?”

“你还怕人听到啊!瞧瞧你身为一个支部书记,都干了些啥呀?真是的,我都为你脸红!”尤一手毫不客气地训斥道。

吴有贵红着脸,连连点着头说:“是啊……是啊……那些事是做得不好……过分了……过分了……”

正说着,响起了轻轻的敲门声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