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百五十一章 兴奋起来/山野那些事儿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吴有贵内心一凛,表瞬间肃冷起来,问尤一手:“村长,你说啥?啥大难临头了?”

尤一手抿一口酒,说:“你在这儿说得有声有色、有滋有味,那么美好。可到了王大庆亲戚那边就全变味了,变得血腥、阴暗,把你吴有贵说成了一个惨无人道的恶魔,一个强x犯,杀人犯。”

吴有贵说:“他们在背后嚼舌,你也信?”

尤一手说:“不是我信,怕的是警察也跟着信。”

吴有贵问:“那他们都说啥了?”

尤一手说:“说你先翻墙入室强暴了尤雪梅,正在忙活着的时候,被王大庆回家撞见了,结果就跟你打了起来,你出手太重,就把人给打死了。”

吴有贵冷笑一声,说得:“那些逼养的真会编故事,我有那么大的能耐吗?轻易就把一个活蹦乱跳的大男人给打死了,那尸体呢?不会说是被我吃掉了吧?”

尤一手说:“你还别嘴硬,人家说得可是很符合逻辑,说你把打死人后,就用车把人运走了,找隐秘的地方掩埋起来了。”

“这哪儿跟哪儿呀?纯粹是在编故事,就跟恐怖片差不多了。村长你说,我有那么大的本事吗?”

尤一手说:“这事我说了可不算,关键是看警察的调查取证了。”

“警察真的插手调查了?”吴有贵面露惊色,问道。

尤一手说:“暂时还没有,我只是听说他们已经在着手准备材料了,还听说他们担心你买通了镇上的派出所,要直接去县里的公安局告你,看来是要动真的了。”

吴有贵忿忿地说:“简直是血口喷人,他们这是诬陷,是无中生有的诽谤!我就不信了,他们能把干屎抹到人身上。”

尤一手问他:“如果是没影的事情,你着啥急呢?是不是心虚了?”

吴有贵苦着脸说:“村长,连你都信不过我了?”

尤一手说:“不是我信不过,是你一听这话,就气急败坏,看上去好像很不正常。”

“村长啊村长,你可别也跟着糟践我了。你又不是不了解,我吴有贵有那么大的能耐吗?”

“老话说得好,人不可貌相,这事我可不敢随便下结论。就说你乱搞女人这事吧,我之前可是连想都不敢想的,可谁知道你就做出来了。”尤一手话说得毫不留情面。

吴有贵叹一口气,深埋了脑袋。

尤一手说:“这事吧,万一真的闹起来,影响可就大了。”

吴有贵气哼哼地说:“假的真不了,真的假不了,让他们闹去。等到有了结果,自然而然也就消停了。”

尤一手“语重心长”地说:“有贵老弟啊,实话说,我听到这消息后,也思前想后琢磨了很多,这事也许是虚的,是假的,可对一个人的影响那可是不可估量的。问题的关键在于,你是村里的干部,会比平常老百姓招眼,消息一旦传出去,上至县里,下至村里的各家各户,那还不成了重大新闻了,这期间断不了会有人添油加醋,把你丑化得猪狗不如,你以后还咋见人?脸面放在哪儿呢?这点你想到没有?”

吴有贵颓然说道:“这倒也是,对我影响实在是太坏了。”

尤一手接着说:“这只是对你一个人的影响,你想没想过对家庭的影响,对你宝贝儿子的影响呢?”

吴有贵抬起头,满目焦灼地问尤一手:“村长,你的意思是会影响到我儿子吴法天?”

“这还用得着问吗?”尤一手举起杯,冲着吴有贵晃了晃,说,“你也用不着弄出那个死熊模样来,既然还没形成事实,咱们想办法解决呗。来,干了这一杯再说。”

吴有贵举起杯,闭着眼满口灌了下去。

尤一手说:“其实影响最大的就是你儿子,那小子本来就惹是生非的,很多人都记恨在心,一旦有了这样的机会,那屎盆子、尿盆子的还不一个劲地往他头上倒嘛。”

“是啊,这倒是,那个不争气的狗东西惹了不少祸,怕的是有人借这个报复他。”

“可不是咋的,他还年轻啊,又没成家,一旦坏名声传出去,以后怕是连个媳妇都难找了。”尤一手一脸冷峻地说着。

“操,这事给闹的吧,简直是……简直是……”吴有贵说不下去了,深埋下头,苦思冥想起来。

尤一手说:“你用不着愁成那个熊样子,办法一定还是有的。”

“啥办法?还有啥办法呢?”吴有贵抬起头,瞪大眼睛问尤一手,“村长,你说尤雪梅能不能说服他男人王大庆,还有那些亲戚呢?”

尤一手打击他说:“你就拉倒吧,平日里风平浪静的时候跟你偷个情,捅个地漏子玩玩成,真要两家闹腾起来,拉开架势拼个你死我活的时候,女人还是向着自家男人的。”

“村长,事到如今,那你说该咋办?”吴有贵惶惑起来。

尤一手说:“先别着急,越急越慌,越慌就越没了谱气,来,先喝酒,边喝边想办法。”

吴有贵叹一口浊气,满脸愁容地说道:“村长,我咋喝得下呢?”

尤一手举着杯,送到吴有贵面前,碰得叮当作响,说道:“你放心喝吧,我老尤好人做到底,这一回就是豁出老命去,也得帮你把这事摆平了。”

吴有贵豁然抬起头,眼中有了一丝亮光,问道:“村长,你的意思是你有办法?”

尤一手说:“办法一定是有,就看能不能找准脉络了。”

吴有贵说:“那你觉得脉络在哪儿呢?”

尤一手抬手指了指自己的脑袋,说:“还能在哪儿,在这里呗,在脑袋瓜子里藏着呢。”

“那好,我喝……我喝……只要你能帮着我想办法……我就……”吴有贵说着话,仰头把满满一杯酒灌进了嗓子眼里。

尤一手对着柳叶梅说:“你一定饿了吧,赶紧吃菜,顺便也帮着吴支书想想办法,出出主意。”

柳叶梅摸起筷子,夹一口菜在手上掂着,说:“我一个女人家整天只知道围着锅台转,出了柴米油盐酱醋茶,别的可不行。不过有你一个就足够了,老将出马,一个顶俩,你肯定会想出高招来的。”

“是啊……是啊……这事可全靠你了。”吴有贵斟着酒说道。

尤一手沾了酒气,故意吹嘘道:“说实在话,咱上头也有人,可你家这事吧,仅仅靠上头灭火解决不了问题,最好是采取釜底抽薪的办法,把着火的柴禾抽掉了,锅里的水自然而然不就平静下来了嘛。”

“对啊……对啊……村长您果然是老谋深算,这法子好……这法子好……我们全家可全仰仗您了呀。”吴有贵兴奋起来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