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百五十二章 玩得跟个孙子一样/山野那些事儿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尤一手说:“你先别跟我客气,这事已经到了这个火候,可不是一把就能抓掉的,肯定是要费点气力的,甚至还要费些资本,你明白我的意思不……有贵老弟?”

吴有贵知道尤一手指的是啥,就说:“是啊,这个我知道,只要能平息下来,该花多少花多少,您尽管说。”

尤一手假惺惺埋怨起来:“有贵老弟你可真俗,我说到费资本你就想到钱上了,那只是一个方面。再说了,咱们兄弟一场,三千两千的钱我还出得起,咋能伸手向你讨嘛,你说是不是?看……看,你都把我想成啥人了这是……”

吴有贵说:“老兄,你这就跟我见外了,好兄弟明算账,需要多少钱,你尽管说,只要能把事情摆平了,一切都好说。”

“有贵老弟,本来这事吧,我不想插手的,既然你这么信任我,没把我当外人看,那我就管定了,不出三天,就彻彻底底给摆平了,保证不让你家伤一点点毫毛,你放心好了。”尤一手信誓旦旦地说完,举起杯,豪爽地一饮而尽。

“好!村长您痛快!”吴有贵一下子打起了精神,举起杯,昂首挺胸,也跟着把满满一杯酒灌进了嗓子眼里。

放下酒杯后,又各自夹点菜嚼起来。看上去都已经醉意沉沉了,特别是吴有贵,整张脸蛋已经红成了猴子屁股,血红的眼睛大瞪着,不停地眨巴着,看上去黏糊糊的,像是一不小心就要粘合在一起似的。

尤一手说:“行了,有贵老弟,酒就喝到这儿了吧,我们还急着回去坚守防汛岗位呢。”

“哎哟,可辛苦你们了。”吴有贵摇头晃脑地说着。

尤一手一脸无奈地说:“是啊,现在村里人手本来就少,你又出了这档子事儿,不辛苦那事假的,但又有啥办法呢?”

“对不起……对不起……都是我错……都是我的错……”吴有贵说着,从兜里掏出了一沓钱,啪一声拍到了尤一手面前,说,“这点钱你老兄你先拿着,如果不够的花你尽管说……尽管说!”

尤一手没急着接钱,而是煞有介事地对着吴有贵说:“其实也花不了多少钱,只是要去跟他们沟通,喝喝酒,吃吃饭是必须的。再说了,有必要的话,我还得赶紧去上头活动一下,免得立了案,就难办了。”

“老兄啊,您想的可真是太周到了,需求钱就尽管说话,钱咱有……有……”多了去了!”吴有贵看上去已经醉得不行了。

尤一手站起来,顺手把桌上的钱抓到了手里,说道:“那好,我这就着手去办。”说完对着柳叶梅使一下眼色。

柳叶梅会意,跟着站了起来,跟吴有贵说:“吴支书,那我们回去了。”

“好……好……回去吧……辛苦你们了……”吴有贵跟在后头,摇摇晃晃送出了门厅。

天已经黑了个透彻,饭馆院子里一盏昏黄的灯高悬着,一切都显得朦朦胧胧,影影绰绰。

也不知道尤一手是啥时打的电话,出租车早已候在了外头。

两个人上了车,尤一手冲着司机的背影催促道:“走,赶紧回去……赶紧了……”

司机应一声,一脚油门,车飞快地驶出了饭馆小院。

回到村子的时候,天又下起了蒙蒙的小雨。

尤一手让司机直接把柳叶梅送回了家。

下车的时候,尤一手对着柳叶梅说:“一会儿还得去水库值班呢,你赶紧加点衣服,我去办公室等着你。”

柳叶梅知道尤一手心里痒痒,又在耍猫腻了,就说:“你让我一个人去办公室啊,这黑灯瞎火的,我可不敢去。”

尤一手故作姿态地沉吟一阵,然后说:“那好,我就跟你一块吧。”说完,拉开车门下了车,对着司机说,“大侄子,你先回去吧,车费记好了,到时候一起跟你算。”

“好的,没问题。”司机应道,开车离去了。

尤一手跟在后头悄悄往屋里走着,边走边在在柳叶梅屁股上捏了一把,流里流气地说着:“饭馆老板娘那个大屁股可真大,就跟个小山头似的,真他妈想捏一把……”

或许是喝了酒的缘故,柳叶梅竟然没觉得反感,心里反倒跟着酥酥痒痒起来,那种难以抑制的欲念冲动火龙一般,在她腹腔内翻腾搅动着。

进门的一瞬间,她突然想到,高所长给的那个VCD还没看呢,正好让尤一手也跟着开一回眼界。

进屋后,尤一手随手便关了门,摸索着插严了门闩。

不等柳叶梅开灯,尤一手便伸出长长的手臂,黑影里准确无误地搂住柳叶梅滚圆的腰肢。

柳叶梅扭动身子挣脱着,不情愿地嘟囔着:“干嘛呀你,都一大把年纪了,还急躁得没个正型。”

尤一手喷着酒气的嘴巴贴在柳叶梅嫩滑的耳垂上,抑制不住满腔的兴奋,呼哧呼哧喘息着说:“小娘们儿,你猜一猜,吴有贵那家伙给了我多少钱?”

“爱多少多少,与我有啥关系?才懒得猜呢。”嘴上这样说着,心里却急切地想弄个究竟,说,“老东西,我觉得你根本就不是人……不像人……”

尤一手嘿嘿奸笑着,问:“我不是人,那是啥?是个野驴精?”

柳叶梅说:“比野驴精还熊!是鬼……是魔……是禽兽……”

尤一手松开一只手,隔着衣服摸到了柳叶梅的胸上,大把大把地揉捏起来,那个狠劲儿像是要把那玩意儿整个儿给撕下来一般。

“哎哟……哟……你轻点……轻点……疼……疼死了……”柳叶梅嘴上娇滴滴说着,身子却越发绵软起来。

尤一手手一边动着,一边轻蔑地说道:“外表上看他吴有贵很精明,精明得像个猴精,可实际上呢,笨得像头猪,甚至别猪都笨!”

柳叶梅说:“再精的人落到你手里,不成一头猪才怪呢,看你把人家耍得吧,跟个孙子一样,弄得我心里都跟着挺不是个味儿的。”

尤一手说:“你还心疼他?你忘记他背后在糟践我们了。哼,他是罪有应得,活该!报应!”

“你这次又弄了人家多少钱?可真有你的。”柳叶梅禁不住问道。

尤一手说:“上床吧,躺下再告诉你,站着太累了。”

柳叶梅说:“上床干嘛?你不是说还要去值班吗?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