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百五十三章 欲擒故纵/山野那些事儿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尤一手说:“值个吊啊,不是跟你说了嘛,安排别人去了。刚才在车上那么说,只是跟出租车小师傅打个马虎眼罢了,省得他疑神疑鬼的。”

柳叶梅纤细的手指在尤一手胳膊上拧了一把,说:“你留下来也白搭,今夜里也让你沾不到腥味儿。”

尤一手问:“咋了?啥意思你?”

柳叶梅说:“那天不是就告诉你了嘛,身子来那事了,还没干净呢。”

“操,那正对我口味了,就是喜欢有滋有味的耍。”尤一手一副赖皮腔道说道。

柳叶梅也觉得浑身酸溜溜的,困乏得很,就甩了甩身子,说:“我躺一会,这几天跟着你四处跑,实在累得不行了。”

尤一手松开手,说:“好,你先上床吧。不过我实话告诉你,你就跟着我好好干吧,我不会让你白白付出的。”

柳叶梅脱掉鞋子上了床,默默躺到了最里面,叹息一声,低声说道:“也就是你对我好,要不然这差事真还干不了,一年不就是那三千两千的工资嘛,太不划算了。”

“胡说八道,咋不划算?我能让你只拿那点死工资嘛。”尤一手说着,也跟着上了床,紧贴着柳叶梅躺了下来。

“别上了我的床,才知道说好话,你拿啥给我?”柳叶梅冷冷地说。

尤一手从摸摸索索从兜里掏出了吴有贵给他的钱,对着柳叶梅摇了摇,说:“你知道这是多少吗?”

一股异样的清香弥散开来,萦绕着柳叶梅的鼻息间,她禁不住深吸了一下,说:“这钱是新提的,一股很冲的香味儿。”

尤一手说:“好像是,崭新崭新的,就跟齐刷刷的刀片一样。”

柳叶梅问:“多少?”

尤一手把钱放到了自己的鼻子下面,贪婪地闻吸着,说:“五千,整整五千呢。”

柳叶梅说:“我在一边看着,吴有贵都快被你编的那些事吓死了,能不多给你点嘛。”

尤一手说:“老子没要了他的小命就便宜他了,花他点钱一点都不委屈。对了,柳叶梅,你没觉得吴有贵跟尤雪梅两个人很像是电视里的两个人物嘛。”

“像谁?”

“西门庆与潘金莲啊!”

柳叶梅哧哧笑着,说:“那你说王大庆就是武大郎了?”

尤一手说:“他这角色就对不上号了,他比武大郎强硬,敢对着老婆下手,这熊玩意儿,亏他做得出来,竟然把土豆给掖进x里了,可让那个臊娘们儿过了一回瘾。”

柳叶梅说:“你又在惦记人家女人了吧?”

“操,谁还惦记她那个破玩意儿啊,简直都成大粪坑了。”尤一手说完嘿嘿奸笑起来。

柳叶梅接着说:“我感觉吴有贵就像没长脑子似的,任你说啥他都信,连一点点破绽都发现不了。”

尤一手轻蔑地说:“人不聪明也就罢了,心眼偏偏又小得像针鼻,天生成事不足,败事有余的货色,这样的人不吃亏才怪呢。”

柳叶梅伸手脱掉了自己的袜子,说:“他可没你说的那么笨,只是落到了你手里,就成虎口绵羊了。”

尤一手伸手往下打探着,摸上了柳叶梅的嫩脚丫,把玩着五根玉笋一般的脚趾,说:“这事吧,你知我知,天知地知,一定不要泄露出去了。要是让吴有贵家那个败家子知道了,不跟我拼命才怪呢。”

柳叶梅说:“你放心好,死了我也不会说出去。”

尤一手说:“那就好,我这就给你发奖金。”

柳叶梅一愣,问:“发啥奖金?”

尤一手没接话,放下柳叶梅的脚,黑影里唰唰地数起了钱。数了一会儿,塞进了柳叶梅上衣里,说:“这些都是你的了,算是对你的奖赏。”

“俺不要,平白无故的拿别人的钱算啥?”柳叶梅身子往后趔趄着,手却捂到了凉丝丝的钱上。

尤一手说:“给你你就拿着,装啥君子呀?这咋成平白无故了,是我们为他们付出所得的。”

柳叶梅说:“我只是跟着吃喝,又没干啥。”

尤一手说:“演戏不能只有演员呀,观众也很重要。再说了,你不是也没闲着嘛,时不时地给我递递眼色,提提醒,出个主意,这不就是帮了我很大的忙嘛。你就拿着吧,跟我还闹客气,真是没劲!”

柳叶梅心里还是有些不踏实,说:“我看这钱你还是先放一阵子吧,等双方的火气都平息下来,再拿出来花也不迟。”

尤一手粗鲁地说:“操,钱攥到了咱们手里,那就是咱的了,大胆花就是了,你那些担心全是多余的。”

柳叶梅问他:“那……那他们两家现在水火不容,拼死拼活的,你收了人家的钱,咋给人家平息呢?”

尤一手问:“你看到火了吗?你看到水了吗?”

柳叶梅无语。

尤一手接着说:“那些所谓的水火,不都是咱们给编造出来的嘛,本来就是虚无的,还有啥好担心的呢?所以啊,咱们啥也不用做,无事人一般,尽管稳坐钓鱼台就行了!”

柳叶梅掂量着手中的钱,估摸着差不多有一千元,就试探着问尤一手:“你不会是喝多了吧?”

“哦,你说觉得我醉得不省人事了,才给你钱的吧?”

“也不是,只是……只是……突然给我这么多钱,觉得心里面有些过意不去呢。”

“你这个熊娘们儿,给你就拿着,别跟我磨磨唧唧瞎客气。”尤一手说着,手已经摸到了柳叶梅的小腿上,顺着裤管缓缓地往上爬。

柳叶梅被摸得痒酥酥的,但却仍平稳地躺着,悄无声息地把手中的钱掖到了床单下面,腾出一只手来,摸在了尤一手胡茬硬硬的嘴巴上。

尤一手喘息粗混起来,说:“柳叶梅,我都把你当成情人了,你还对我不冷不热的。”

“我怎么就不冷不热了?”

“你这个小娘们儿,都跟我一起多长时间了,还没正经给我一回。”

“什么叫正经给你呀?我们都是有家有室的人了,可不能没深没浅的胡来,打打闹闹也就罢了。”

“操,白白心痛你了!”尤一手嘴上骂着,手上更肆无忌惮了。

柳叶梅说:“你都这么一大把年纪了,还没稀罕够呀?”

“你这骚娘们儿,天生就是个宝贝,瞧瞧你这啥,还有这啥,还有……还有这秀气的腿……哪儿哪儿都好,怕是我一辈子都稀罕不够了。”尤一手边说着,边上上下下地摩挲着。

“男人就这样,想着耍人家了,就满嘴都是好听话,一旦玩腻了,就成垃圾桶了,你也一样,差不到那里去。”

尤一手说:“你别胡诌了,我现在清醒着,还没想着要耍你啊,不信你摸摸……你试试……还没灵醒起来呢。”

柳叶梅手仍在掐捏着他,说:“你这头老肥猪,肚子大,胸脯高,活像个老娘们儿。”

尤一手说:“有肉头才好啊,要不跟你一起的玩的时候,还不怪硌得慌嘛,你是不是啊?柳叶梅。”

边说着边抓起了柳叶梅的一只手,牵引到了自己身上,按了下去。

柳叶梅哦地叫唤了一声,像是被烫着了一样,弹跳了起来。

就在这时,一声电话铃声骤然响了起来。

两个人同时怔住了,柳叶梅抽回手,软塌塌爬了起来,嘴里叽咕道:“这么晚了,会是谁呢?”

尤一手说:“不会情人想你了吧?”

“滚!你就知道糟践我,除了你还有谁?”柳叶梅嗔怒道。

尤一手说:“你拿我当情人了吗?连一口正经的肉都不给我吃。”

“别吱声,是蔡富贵呢。”柳叶梅早已经摸起了手机,看到了屏幕上显示的电话号码。

尤一手噤声闭语,安静地躺在那儿,大气不敢出一声。

“喂……喂……谁呀,这么晚了还打来电话。”柳叶梅故意弄出一副从熟睡中被惊醒的腔调。

蔡富贵嚷道:“是我啊,咋就连我的号码都记不清了?”

柳叶梅说:“我都睡了半宿了,眼睛都睁不开了,咋看号码呢?”

“你咋睡那么早?是不是割麦子累着了?”蔡富贵关切地问道。

“你真不知道啊,还是装傻呢?县城离得这么近,你就没闻到麦子熟的味道?”柳叶梅话音里有了些火气。

听上去蔡富贵很无辜地问道:“我知道啥?有啥好装的?”

柳叶梅反问他:“你那边没下雨?”

蔡富贵答道:“我哪顾得上看天呀,忙得晕头转向的。对了,明天老板带我去超市有事儿,我想顺便买件夏天的衣服,你说买啥样的好?”

柳叶梅没好气地说:“买衣服还要问我了?”

蔡富贵说:“不问你咋知道买啥样的呢?”

柳叶梅说:“往年不都是你自己买嘛,今年咋就突然不懂了?”

蔡富贵说:“这不是怕买不好,你埋怨嘛。对了,你说家里的麦子什么时候开始割?”

柳叶梅软下来,说:“这老天一直阴着,还时不时地下起雨来,咋个割法呀?”

蔡富贵说:“那咋办?”

柳叶梅嚷道:“急也没用,都烂得差不多了。”

蔡富贵惊叫道:“我靠,那不是白种了吗?”

柳叶梅说:“可不是咋的,损失大了去了,一年的口粮也没了。”

蔡富贵问:“那可麻烦了。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