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百五十四章 咋觉得不对劲呢/山野那些事儿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柳叶梅说:“这是老天爷的事儿,谁也管不了,全村人都眼睁睁看着,白撒急,反正站在地里也是烂,割回家也是烂,背着抱着一样沉了。”

蔡富贵说:“这还指望能收两千斤麦子呢,这下好了,来年吃啥?”

柳叶梅说:“你好好挣钱呗,买现成的面粉吃就是了。”

蔡富贵说:“谁知道呢,老板天天要写这写那的,只是隔三差五的给点零钱花,还不知道一回会怎么样呢。”

柳叶梅说:“没话你就回来呀,呆在那儿干嘛呢?”

蔡富贵说:“回去有什么用?在村里值个班也没啥意思。再说了,半道里回去了,不是不甘心嘛。毕竟干了这么多天了,老板肯定不会给钱的。”

“娘那个x,老板就没有一个好东西!全都黑了心肠!”柳叶梅竟然破口大骂起来。

蔡富贵说:“再等等看看吧,天不能老下雨吧,一旦好起来,能收多少收多少呗。”

“尽说些废话,还不如不说呢,收个屁,不指望啦!你好好挣钱就是了,我们娘俩全靠你养活了。”

“看情况吧,说不定那一天就回去了,反正你已经当村干部了,有工资了还愁啥?填饱肚子肯定是没问题的。”

“就知道指望个娘们儿,一个大老爷们家,你成吃软饭的了?没出息!”柳叶梅说着,被尤一手伸过来的一只脚轻轻踩了一下屁股。

柳叶梅知道尤一手是不想让她再说下去了,连她自己都觉得话说得有些无聊,很不投机,就说:“你还有事吗?没事我睡觉了。”

蔡富贵问:“小宝睡了?这一阵子学习怎么样?”

柳叶梅不耐烦地说:“还能咋样?就村里小学的那些老师,能教育出啥好学生来。”

蔡富贵说:“粮食不收成也就罢了,孩子的教育你可不能放松啊。”

柳叶梅说:“你不放心是不,那好,等你把他接到城里去读书吧,一来孩子有出息,二来我也好给你挣钱养家。”

蔡富贵说:“你让孩子来借读呀,那费用可高了,再说了,我那照顾了他呀,你说是不是?”

柳叶梅骂咧咧说:“你这个熊男人,钱挣不来,孩子不照顾,你还能干啥?要了你有啥用?简直就是个废物!”

“你瞧瞧你这个吊熊娘们儿,说话咋这么冲呢?是不是觉得自己当官了,就能得不行了!不就是个小小村干部嘛,牛气啥呀!”蔡富贵像是被激怒了,跟着大声叫嚷道。

“我咋了了我?喂……喂……你说话呀!”柳叶梅刚想反击,却听到了对方嘟嘟的挂机音。

柳叶梅手举着手机愣了一会儿,突然暴怒地骂了一声:“狗日的男人,没个好东西!”

“别……别……你那么大的声音干嘛呀?不怕邻居听到吗?”尤一手爬起来,怯然制止道。

柳叶梅往前挪动了几步,把手机放到了电视柜上,返身往床边走来,嘴里骂咧咧嘀咕道:“蔡富贵这个B养的,咋又半道里跑到了城里去了呢?连自己老婆孩子都不管了,本来我还想着拉他一把呢。”

“拉个屁啊!他又不是个傻子,我已经当了村干部,哪还有他的四五六,再在村委会转悠,那不成了半瓶子醋嘛。”

“我让他值夜班,不是也不错吗?一个月给个千儿八百的。”

“他一定是瞧不上那点小钱。”

“不对。”尤一手沉思了几秒钟,接着说,“他是不是在外头有人了?”

“他那个死样子吧,一毛钱都不值的熊货,女人能找他?”柳叶梅边骂咧咧,边走向了正躺在床上想入非非的“野男人”。

“那可难说,各人好的是一口,没准就有合了口味的女人。”尤一手说着,往一边靠了靠身子。

柳叶梅上床躺下来,说:“那好啊,有本事就让他翻天去,我比他更会耍,就不信了,离了他就活不成了!”

“就是,各忙各的,互不亏欠,这也算是公平合理。”尤一手说着,手就挑开了柳叶梅的衣襟,摸了上去。

“他那人犟驴似的,天天在一起真受不了,倒不如走得远远的,一眼不见为净。”柳叶梅气哼哼地嘀咕道。

“倒也是,一套设备,天天玩来玩去的就腻歪了,谁还稀罕。”

尤一手突然意识到了什么,问柳叶梅:“真的生气了?”

柳叶梅说:“没生气,咋了?”

“没生气咋就没情绪了?”

“咋就没情绪了?”

“有情绪还这个样子呀?就像皱巴巴的干布子。”

柳叶梅在他后背上狠狠拧了一把,责骂道:“你这个老驴,搂着人家老婆,还张口闭口的骂人家,你还是人嘛你?”

尤一手一笑说:“你不是说他不好嘛,我这不是帮你解恨吗?”

柳叶梅消停下来,说:“这一阵子我就是有一种感觉,特别是每一次跟他通电话,我都觉得对方的那个人不是自己家的男人,像是另外一个跟自己毫无关系的男人似的。”

尤一手说:“是你自己多想了吧,也可能是你变心了。”

“都这样了,我心早就脏了。”

尤一手嬉笑着问:“你是不是真的喜欢上我了?把我当成你的心上人了?”

柳叶梅泼一瓢冷水过来,说:“美的你,也就是借着你泻泻火罢了,过日子还得自家男人。”

尤一手颓然嘟囔道:“真伤人心,看起来就是逢场作戏跟俺玩玩了?”

柳叶梅说:“我问你,你说男人一旦出了轨,是不是自家老婆就有感觉?”

尤一手说:“谁知道呢,反正俺家那个娘们好像没感觉。”

柳叶梅说:“她是习以为常了,麻木了,肯定就感觉不到了。”

尤一手说:“一开始也没有,觉得她跟往常一个样。”

柳叶梅问:“那她就不想那事儿?她也是人啊。”

尤一手说:“原来的时候隔三差五的也喂喂呗,装装样子也成。”

“操,老驴!”柳叶梅骂一声,说:“你天天在外头偷腥,把身上的油水都泄干净了,拿啥打发人家呢?”

尤一手说:“就算是一天疯三回,也还是有存货的,不管咋说,‘公粮’还是得交的。”

柳叶梅问:“胡说,那……那还咋个交法呢?”

尤一手哧哧笑了,说:“想办法呗,各有各的招数。”

“死坏蛋,尽胡说八道!”柳叶梅骂一声,在他身上狠狠拧了一把。

尤一手说:“你以为女人都像你一样精明啊,还要调节情绪,还要保证质量,有些女人只知道躺在那儿,任你上去骑,上去疯,完事后看都不看一眼,爬起来就走人。”

柳叶梅说:“那样的话,还有啥意思?真就成玩物了。”

尤一手说:“你说的倒也是,就算是男人也不喜欢那样的,你知道遇到那样的女人,一起耍的时候像啥?”

“像啥?”

尤一手说:“就像是搂着一头死猪似的。”

“滚吧你,恶心人!”柳叶梅骂道。

尤一手说:“这不就是嘛,男女一起干那事的时候,还是得讲求一下质量的,没感觉的话趁早别弄,白忙活,只当活动了一下筋骨。”

柳叶梅说:“老东西,我心理是不是真的出毛病了?咋就觉得不对劲呢。”

尤一手问:“咋了?”

柳叶梅说:“眼前老晃动着蔡富贵跟女人睡觉的模样。”

尤一手说:“就算是真的还有啥了不起?让他耍去,在意个屁啊!”

柳叶梅说:“我也这样想啊,可心里就是不消停。”

尤一手又在那个地方划拉了一阵子,还是干巴巴的,就说:“你今天还真是不正常,会不会出毛病呢?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