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百五十五章 血腥记忆/山野那些事儿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柳叶梅也不回他的话,像是自言自语地说:“肯定是他在外头有人了,不然我心里不会是这样的滋味。不行……不行……绝对不能让他这样下去,他会把我们娘俩甩了的。”

尤一手说:“就算是你感觉是正确的,那也没那么严重,男男女女的凑到一块,不就是乐呵乐呵、放松一下嘛,他咋就会把你们娘俩甩了呢?看你吧,尽在自己折腾自己。”

柳叶梅说:“不……不对……他那腔调有问题,我一听就觉得味道不正,心里就乱,就不踏实。”

“你这娘们儿,今天这咋了?犯邪了不成?真是扫兴!”尤一手恼羞成怒地说着,呼一下坐了起来。

柳叶梅一看尤一手这架势,知道他是真的生气了,就起身娇声说道:“别生气……别生气啊,只是跟你说说心里话,看把你给气的吧,,不跟你说,你让我跟谁说去啊?”

尤一手说:“我都准备了半天了,我看你成心是拿冷水泼我的热身子,你知道多难受吗?”

柳叶梅说:“可我不把心里话说出来,就找不到感觉呀,你不是还要保证质量嘛。”

尤一手说:“你不想那些烂事不就成了,一心一意准能行。”

柳叶梅想了想,说:“那好,你等着,我让你随意一回。”说完擦身下了床,黑影里摸到了自己的手包,敞开来,从里面拿出了高所长给的那个碟片。

尤一手问道:“你干嘛呀?鬼鬼祟祟的。”

柳叶梅说:“你不是要调情嘛,先让你开开眼界,保证让你热火朝天,一会儿就浪涛滚滚开了锅。”

尤一手问:“啥玩意儿?”

“别问了,瞪大眼睛好好看。”柳叶梅说话间,已经摸索着打开了CD机的电源,开了门仓,把碟片放了进去,轻轻按下了播放键。

不等柳叶梅上床,屏幕上便有了影像,朦朦胧胧的夜色中,一男一女两个人在床前动作着……

“我靠,怎么这么模糊?”尤一手伸长了脖子,仔细瞧着。

“看不清吗?”柳叶梅回头一看,那竟然是自己跟那个已经死去的胡校长的录像,顿时怔住了。

“我曰,那不是胡善好吗?那个女人是谁,不会是你吧?”尤一手好奇地问道。

柳叶梅这才回过神来,返身关了机,慌乱地回应道:“哦,不是……不是……放错了。”

“打开,你给我打开!”尤一手看出了破绽,大声喝道。

柳叶梅心里纷乱起来,不停地自问着:姓吴的说过,那盘录像带早就弄丢了,怎么就落到高所长手里了呢?

再说了,那明明是录像带,这时候咋就成了CD片了呢?

难道是被人复制了?

然后交到了高所长手里?

……

“你发啥呆呀?”尤一手见柳叶梅定住了一样,一动不动,就走过去,动手按下了播放键。

电视上随即又出现了不堪入目的画面,好在自始至终都是胡善好在试探性地摸摸索索,而没有进入实战状态。

不等播放结束,柳叶梅就摊到了床上。

“妈了个逼的,那个狗日的校长真她娘的不是个好东西,该死!死上一千回都不过分!”尤一手关了CD机,走过去,抚摸着柳叶梅,非但没有责备她,反而安慰她说,“我知道,你也是无奈,不怪你。”

柳叶梅嘤嘤哭了起来。

“好了……好了……看来你真是个好女人,他都对你那样了,你都忍住了,都没有给他身子,这可不是一般女人能做到的。”

柳叶梅抹一把眼泪,哽咽着说:“他拿孩子威胁我,我要是连摸不让他摸,他就要不让小宝去上学了,就要开除他,我当时都快给他吓蒙了,所以才……才尽着他……”

“狗曰的!你这个傻女人,要是早点告诉我,我就直接杀了他!”尤一手咬牙切齿地骂道。

柳叶梅喃喃地说:“你以为我不想杀了他吗?可杀人不得偿命嘛,所以我就忍了。”

“好了……好了……都已经过去了,那个狗杂碎也已经遭了报应,死抽抽了,就不去想那事了,咱们该干啥干啥?”尤一手说着,又在柳叶梅身上动起了手脚,隔着衣服轻轻摩挲着。

柳叶梅柔声问他:“你还有心情吗?”

“有,当然有了。”

“我都那样了,你不讨厌我?”

“不但不讨厌,反倒更喜欢了。”尤一手说着,直接伏到了柳叶梅胸前,大口含了上去。

柳叶梅被心里轰然一阵,随即酥酥痒痒起来,腹腔间一阵阵热浪滚滚,她叹一口气,说:“你……你轻点儿,别心急,既然你对我好,那我就听你的,今夜里咱慢慢来,你没听到外面下雨了嘛,咱就算是防汛值班了。”

尤一手抽出嘴巴,问:“外面下雨了吗?”

柳叶梅说:“是啊,听到雨点声了,这天气,x他姥姥的,真是闹鬼了。”

尤一手在柳叶梅腮上亲一口,说:“你也学会骂脏话了。”

柳叶梅说:“想骂就骂呗,这世道本来就脏得要命,还差了我这一张嘴了,你说是不是?”

尤一手说:“你嘴不脏,干净得很,让我亲一回吧,好不好?”

柳叶梅说:“不是之前就跟你说好了嘛,我不喜欢被人亲,有啥好亲的,我从来不让男人亲。”

尤一手说:“我又不是不知道,你就这脾性,这有啥不好,你是不是嫌别人脏?”

柳叶梅说:“也不是。”

尤一手问:“那是为啥?”

柳叶梅说:“其实,我是被小时候偷偷看到过的一个情景吓着了。”

尤一手问:“啥情景?”

柳叶梅说:“其实都很几十年前的事情了,那时候我好像才五六岁的样子,去大娘家玩,见大娘家门虚掩着,就轻轻推开了,结果呢,就看到大娘正被一个男人死死地抱着,大娘死命地挣扎都无济于事,那个男人就去亲大娘的嘴,却被大娘一下子把舌板咬断了,我清清楚楚地听到了咔嚓一声,脆生生的,响起来浑身就发麻。”

“真的咬断了?”尤一手惊诧地问。

“可不是咋的,那个人嘴里的血呼一下就喷了出来,通红通红的,就跟杀了猪一样。”

“那后来呢?”

“那个人喷着满口的血转身就跑,还差点把我给撞倒了,扎眼就没了人影,只撒下了一路子的血。”

“那你大娘呢?”

“大娘衣衫不整地站在那儿,头发凌乱不堪,活像个女傻子,口子含着那被咬下来的半截舌板,还在往下滴着血。我以为大娘死了,就吓得哇一声哭了起来。这一哭,就把大娘吓醒了,她噗地吐出了那半截舌板,又不偏不倚,正好吐在我的脚下。你才怎么着?”

“怎么着?”

“那半截舌头就像个浑身裹满了血的小怪物,在我眼前跳来跳去,吓得我转身就跑,边跑边大声哭嚎着,就像被野狼追着一样。”柳叶梅静静是讲述着,脸上浮出了惊恐之色。

尤一手手脚都消停下来,呆呆望着柳叶梅,问道:“这……这到底是咋回事呢?”

柳叶梅说:“我跑回家后,爹娘都不在家,就钻到墙旮旯继续哭了一会儿,直到把自己哭晕了,才昏昏沉沉睡了一觉。醒过来后,就开始犯起了恶心,呕吐不止,几乎把肠子都吐出来了。等把该吐的东西都吐出来后,我就觉得嗓子眼里发干发紧,直接趴到了水缸上,咕咚咕咚喝了满满一肚子水。”

“然后呢?”

“然后就趴在缸沿上睡着了,娘后来后,吓得要命,嗷嗷地喊着我的小名,刚刚把我抱到怀里,却被我稀里哗啦吐了满满一怀的水。然后,娘问我咋的了,我支楞了大半天,才把大娘把男人舌板咬断的事说了出来。”

“你娘相信吗?”

“一开始她不相信,骂我胡说八道糟践大娘。后来她站在那儿发了一会儿呆,就找个板凳让我坐下来,她蹲在我身边,抚摸着我的头,问我你是不是做梦了。我就摇摇头,说不是做梦,是真的。于是,娘就去又让我把看到的一切。前前后后说了一遍。”

“这回你娘相信了?”

“她呆着脸,没说话,站起来,直接去了大娘家。”

“她去问清了?”

柳叶梅摇摇头,说:“没有,娘回来说,大娘好好的,正在家做饭呢,说我一定是做梦了。我就摇着头不承认,说自己明明看得清清楚楚的,大娘把那人的舌板咬掉了。可娘就横眉竖眼地朝我发着恨,骂我一个小屁孩心术不正,竟然做出那种叫人恶心的梦来,长大了肯定是个妖精。还吓唬我说,要是说出去就割掉我的舌条。”

尤一手问:“你是不是真做梦了?”

柳叶梅说:“肯定不是做梦,我鞋面上还有一小滩血迹呢。”

尤一手问:“那你没告诉你娘?”

柳叶梅说:“告诉了,可她不信?说我鞋上的血是那天去队上看人杀猪给溅上的,还嫌弃我一个闺女家整天价乱跑乱跳的,像个野小子,长大了肯定没人要。我委屈得不行,但又说不清,就气呼呼去了大娘家。”

“你去后看到啥了?”

柳叶梅说:“一进门,我都不相信自己的眼睛了,大娘真的坐在灶前烧火做饭,看上去衣服板板整整的,头发也纹丝不乱。我装着帮她续柴草,壮着胆子坐到了她身边,大娘竟然一丝一毫都不慌乱,跟平常一样,爱怜地摸着我的小辫子,左一声小宝贝,右一声小娇娇,弄得我真就像在做梦。正犯着迷瞪,一不小心,我被锅底下窜出来的火苗烧燎了一下,一阵灼痛过后,这才知道自己根本就不是在做梦,并且清醒得很,就歪着头,朝着大娘的嘴巴看过去,仔仔细细打量着,你知道我看到了啥?”

“你看到啥了?”

柳叶梅说:“我看到大娘的嘴巴干干净净的,唇红齿白,不见一丝一毫的血迹,连半点脏物都没有。”

“操,闹鬼了?”

柳叶梅说:“我也觉得奇怪了,就放下火棍站起来,在屋里寻觅了半天,也没见那半截舌板,然后我跑到了院子里,竟然连那些血迹也没有了,地上扫得光溜溜的,别说血了,就连一口唾沫都没有。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