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百五十六章 墙上有黑影/山野那些事儿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你这个死丫头骗子,一定是在编瞎话糊弄人了。”尤一手嘴上骂咧咧着,心里还是好奇地纠结着,眼巴巴望着柳叶梅厚厚的红嘴唇,希望里面能吐出令他惊疑的结果来。

柳叶梅却淡然地很,慢吞吞地说:“一连好几天,我心里憋得要死,闷闷不乐的,茶饭不思,觉也睡不踏实,就像掉了魂一样。突然有一天,我在街上走着,心里忽悠一阵,突然脑子里就跳出一个人来。”

“谁?”

柳叶梅接着说:“我想起了那个被咬断舌头的人是谁了,那个人就是经常来卖货的货郎。”

“是货郎跟你大娘调情,被咬断舌头了?”尤一手问。

“肯定是,虽然他被咬断舌头,转身往外跑的一霎,是用手紧捂着嘴巴的,但我还是看到了他额头上一颗黑痣。巧合的是,一连很多天了,街上就没了那人的叫卖声,并且从此就消失了,再也没来过。”柳叶梅呆着脸说道。

尤一手问:“那你大娘家就那样了?没再发生啥事吧?”

柳叶梅说:“没有,跟之前一模一样。”

“可真是了不得,你大娘不是个一般的女人,出了那么大的事情,竟然不慌不乱的,跟没事人一般,不简单……真不简单……”尤一手咋舌赞叹道。

“谁知道呢,反正打那以后我很少去他们家玩了,就算跟着娘去个一回半回的,也怕得要命,总怕屋里钻出个大活人来。”

“我觉得你大娘一定是跟那个货郎通奸了,货郎没把她打发满意,她一气之下就把人家舌头咬断了。”

“这事可不能乱猜,兴许是货郎要强x我大娘呢。”

“那也不是没有那个可能。”

“可当时门也没关,他们都是穿着衣服的。”

“这男女之间的事情五花八门的,谁也说不准。”

“是啊,就说咱吧,谁还能猜得出来,咱睡在一张床上了。”

尤一手见柳叶梅眉目间有股淡淡的忧伤,怕影响到之后的情绪,就轻松一笑,问她:“打那以后,你就不敢跟人亲嘴了。”

柳叶梅回答:“不光不敢亲,看着就害怕。”

“哦,原来是这么回事。”尤一手不再关心柳叶梅大娘咬断人家舌头的事儿,一手揉着柳叶梅的胸脯,一手搭在自己身上,惋惜道,“哎哟,咋会那么狠心呢?竟然一下子给咬断了,可怕……可怕……太他娘的可怕了……想起来就起寒毛……”

“所以说嘛,男女之间还是不要天天想着那事儿,要不然早晚会出事的,你说是不是?”

“小娘们儿,你怕了?”

“你不怕吗?”

“操,老子怕个鸟啊!”尤一手三把两把扯掉了身上的衣服,就连里面的都没留,一身光溜,翻身跃了上去。

柳叶梅啊呀一声惨叫,抽身擦下床,惊秫地喊道:“有人……有人,外面有人啊!”

“真的?”尤一手也爬了起来,朝着窗口望去。

“不是在窗户上,好像是在院子里,弄出了一个怪动静。”

“啥动静?”

“咿咿呀呀的,我也说不上来是个什么动静,好像……好像还喊着你的名字似的。”

“喊我的名字?”

“是啊,隐约听见说要杀了你。”

“麻痹滴,这是怎么回事?”尤一手下了床,悄悄走到了窗前,透过玻璃朝外张望着。

突然返身回来,爬上床,后背倚在墙上,一声不吭。

柳叶梅问他怎么了。

他小声说:“别说话,累了就睡吧。”

柳叶梅心里就开始打鼓,难道他真的看到怪东西了?

又站了一阵子,也没听见外面再有什么动静,就坐到沙发上。

尤一手呆了几分钟,突然觉得心里一阵阵燥热起来,旋即间整个腹腔间就像是刮过了一阵夏日的风暴一般,火烧火燎得难受。

于是,他对着床上的柳叶梅说:“我觉得有些不对劲,出去走走。”

柳叶梅眼睛都没睁一下,低声问道:“不行,外面不是有坏人吗?你可不能出去,万一……”

“不行,必须要出去,要不然就憋死了。”

“哪儿不对劲了?”

“不知道,肚子里像是着火了,一阵一阵的烧得难受。”

“是不是吃啥坏东西了?”

“没有。”

“那就是闹腾厉害了,身子承受不起了,那你先喝点水压压吧。”柳叶梅听上去很关切。

尤一手突然竟有些鼻子发酸,想哭似的,怏怏地说:“不行,我还是出去走走吧,吹吹凉风就好了。”

柳叶梅说:“这么晚了,说不定坏人还在外面呢。”

尤一手说:“没事,我带刀子了,他要是敢靠近我,我就杀了他!”

柳叶梅说:“至于嘛,说不定是看花眼了。”

尤一手说:“没事,谁怕谁呀?你睡吧,我转转就回家,都好几天没回家了,也该回去看看了。”

柳叶梅说:“那好吧,也该回去看看你老婆了。”说着起身,披一件衣服,擦下了床。

尤一手说:“你睡吧,用不着你送。”

柳叶梅说:“谁送你了,我得把门关了。”

尤一手说:“那好吧。”走了几步,突然又说:“明天是星期天吧?”

柳叶梅说:“我也记不清了,咋了?”

尤一手说:“天明你看一下,如果是星期天的话,就待在家里陪陪孩子吧,村里有事的话,我就打你电话找你。”

柳叶梅觉得尤一手有些怪怪的,就问他:“你咋样?这么晚了一个人出去,不会有啥事吧?”

尽管尤一手心里软塌塌的,嘴上却硬棒得很,说:“还能有啥事儿,谁敢动老子一根毫毛试试,我不把他撕烂了才怪呢。”

“你就知道吹牛,你又不是铁打的,比人家也硬不到那里去。”柳叶梅说。

“没事,你放心吧。”尤一手说着,已经踏到了院子里。

“那好,你多加小心点儿。”柳叶梅低声叮咛着,那感觉就像对自己儿子一般呵护有加。

尤一手没接话,走到南墙根时,见一根木棍立在那儿,就顺手抄在了手里,掂了掂,说道:“看让你给说的吧,我都有点儿心虚了,带上它,比刀子好使,没准哪个倒霉蛋脑袋就会开花。”

“行了,赶紧回家吧,不会有事的。”

尤一手走出院子,进了胡同,听见身后柳叶梅小心翼翼地关了门。

一阵凉风扑面而来,把尤一手包裹在了其中。他浑身一下子凉了个透彻,觉得麻酥酥的,禁不住打了个寒噤。

不对啊,阴森森的,还夹杂着一股淡淡的血腥味道,是不是阴曹地府就是这种味道呢?

尤一手微微打着寒战,默默地叽咕道。

不对,的确是不对,一定是发生啥问题了。尤一手诡异地想着,他没有回家,竟然神使鬼差地奔着蔡疙瘩家走去了。

一路上他异常警觉,脚步轻移,双目圆睁,不停地四下里游移扫视着,特别是那些墙角旮旯,树林草垛,都无一放过。

等他慢慢接近蔡疙瘩家时,在一段乱石墙边停了下来,躲在暗处,朝着院门的方向凝神注视着。

突然间,一个人影从西边的一条小胡同闪身而出,快步如飞,就像个纸糊的人形一般,飘飘忽忽,悄无声息。

那黑影没有走正门,而是跃身上墙,翻进了院子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